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二十五章 红烛如火

时间:2021-12-23作者:关关公子

    “咕叽叽~咕叽叽……”

    红烛如火,点缀贴着喜字的婚房,红绸锦被铺在雕刻鸳鸯的架子床上,绣有龙凤纹饰的幔帐上挂着红花,数道金穗垂下,身着火红嫁衣的女子,乖巧坐在其中,安静等待着新郎。

    穿着红马甲的团子,懒洋洋地在鸳鸯被上打滚儿,或许是等得太久有点无聊,哼起了“红伞伞……”之类的不知名民谣。

    外宅的宾客喧闹仍在继续,坐在婚房之中遥遥可闻,新郎不知还有多久才会过来。

    汤静煣自然不急着洞房,但长时间的等待,以及对男女之事的未知,难免让她心底越来越紧张。

    本来是想让团子陪着,结果团子半点不体恤娘亲,还和没事儿人似的在旁边哼歌,汤静煣心里有点恼火,拈起压床的桂圆松子,不动声色丢向团子。

    “叽?”

    团子脑壳被砸了下,一头翻了起来,先是左右张望,然后跳到了汤静煣的腿根,歪头从盖头下面的缝隙张望。

    “看什么看?我都要嫁人了,也不知道哭一场,白养你这么多年……”

    团子满眼茫然——从来都是女儿出嫁对着娘哭,哪有娘出嫁闺女哭的道理?

    不过老娘这么说了,团子自然不敢抗命,用翅膀抱着汤静煣,脑袋蹭了蹭肚子,一副舍不得的模样。

    有只鸟陪伴,汤静煣心底的紧张自然消减不少,她揉着软绵绵团子,想用心声和婆娘聊上几句,但婆娘那边毫无反应,连人都感知不到了,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这婆娘,还害羞不成……躲着也好,免得待会捣乱……”

    轻声嘀咕间,汤静煣捋了捋团子身上的小马甲,询问道:

    “这衣裳谁给你做的?”

    团子翅膀比划几下,示意是心灵手巧的桃桃,还颇为显摆地在汤静煣腿上转了一圈儿。

    汤静煣轻轻哼了一声,拈起被褥下的松子,拨开后放在手心:

    “说,恭喜恭喜!”

    “咕叽咕叽!”

    ……

    正逗弄团子之际,幽静婚房之外,忽然响起了脚步:

    踏踏——

    汤静煣笑容一凝,脸儿猛地红了下,忙把团子撵下去,规规矩矩地做好。

    团子倒是很机灵,小跳着来到门口,迎接新郎官的到来。

    吱呀——

    很快,房门轻柔打开。

    带着三分酒意的左凌泉,面带笑意进入屋里,俯身把嗷嗷待哺的团子捧起来,喂了颗灵果后,跑到了门外,插上了门栓。

    “叽?!”

    房门外响起团子震惊的咕叽,还用小爪爪踹了两下门。

    汤静煣双手紧扣坐着,闻声训道:

    “找你奶娘去,别在这捣乱。”

    “叽……”

    左凌泉满眼笑意,挑开珠帘走进里屋。

    幽幽红烛映衬下,身着红色嫁衣的静煣,规规矩矩坐在幔帐之间,腰下曲线圆润,鼓囊囊的衣襟,因为紧张憋气绷得很紧,哪怕盖着盖头,风韵的身段儿依旧让人很难移开眼神。

    似是察觉到了男人的打量,静煣盖着红盖头的脸颊动了动,最后又低着头,双手紧扣,指节都微微发白了。

    左凌泉自然不会猴急着扑上去,拿起了放在案台上的秤杆,来到跟前,轻柔挑起了红盖头。

    随着红盖头一寸寸挑起,水嫩柔美的脸颊呈现在烛光下,杏眼朱唇,肌肤犹如刚出水的豆腐般白腻,哪怕左凌泉已经朝夕相处好几年,此时此刻瞧见此景,眼中依旧流露出了惊艳。

    汤静煣脸色肉眼可见地转为地涨红,不太敢四目相对,有些躲闪地望向脚下,小声道:

    “嗯……死婆娘给我点的妆,怪……怪艳的,我拗不过她……”

    “是吗?没想到老祖也会化妆,真漂亮。”

    “是嘛……”

    汤静煣想抬手摸摸脸颊,又觉得不规矩,所以就没动。

    左凌泉微微俯身,看着面前的新娘子,含笑道:

    “娘子。”

    “……”

    汤静煣虽然没被娘亲教过洞府礼节,但自幼从市井婆姨的口中,听说过大概流程。她抿了抿嘴,小声道:

    “相公。”

    从‘小左’换成‘相公’,不过是改了一个称呼,但真正出口后,汤静煣却感觉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毕竟从这一刻起,她就从汤家孤女,彻底变成左家人了。

    汤静煣眨了眨眼睛,不由自主地回忆起出生以来经历的辛酸孤苦,嘴角勾起轻轻笑着,眸子里却压不住地现出些许水雾。

    左凌泉感觉到了静煣眼神的变化,拿来的酒杯,在身边坐了下来,声音轻柔:

    “从今以后,我就是煣煣相公,什么事都有我扛着,煣煣再也不用担心被人欺负了……”

    “要是死婆娘欺负我呢?”

    “……”

    左凌泉张了张嘴。

    汤静煣“噗——”地笑了下,接过酒杯,用肩头轻撞了左凌泉一下:

    “我比你大,应该我护着你才对。从今以后,谁敢欺负你,我就帮你算账,哪怕是死婆娘欺负你,我都把她拾掇服气,让她给你洗脚搓背赔罪……”

    左凌泉很想展现大男子主义,但媳妇太虎,有时候真没办法。他无奈笑了下:

    “好啦,知道啦,待会让老祖听见,又把我拉到演武厅练几个月,我可没处说理。”

    汤静煣端着交杯酒,穿过左凌泉的手腕:

    “她答应好的,哪里会在今天听墙根,你放心……放心弄你的就是了,别管她。”

    左凌泉知道老祖不会在花烛夜打岔,但一想到能影响到老祖的心境,还是有一种被老祖看着洞房的感觉,压力颇大。

    不过这种时候,压力再大也得给静煣一个美好的夜晚,不留遗憾,他点头一笑,将桃花尊主专门送的仙家陈酿一饮而尽。

    汤静煣一杯酒下肚,脸颊上的红晕又浓了几分,紧张之感稍有缓解,她放下酒杯,左右四顾,又偷偷瞄了下左凌泉。

    两人虽然早就躺一起亲密过,但来真的,静煣肯定紧张。左凌泉见此,转身拾捡被褥下的桂圆莲子,想让静煣先放松下来。

    但汤静煣还有很重要的事情,怕太放松等会把正事儿全忘了,稍作纠结,还是抬手开始解左凌泉的腰带:

    “别捡了,我……我不嫌硌,你……你直接来吧。”

    “嗯?”

    左凌泉一愣,有些好笑地握住静煣的手:

    “着急啦?”

    “没有,我怎么会着急。”

    汤静煣连忙摇头,连带着头上的珠钗跟着摇晃:“就是,就是婆娘给我说了点事儿……”

    汤静煣强自镇定,把获取本命火的法门大略说了一遍。

    左凌泉现在才知道,心里自然有欣喜,不过花烛之夜,讨论修行之事,总感觉太功利,他摇头道:

    “既然是双修法门,岂会要求必须第一次,女方没有经验的情况下,再好的法门都不可能在那种情况下一次成功,那些个修行世家不会想不到这点的。”

    这个推断很合理,但汤静煣不大放心:“死婆娘这么说的,万一……你不是错过了吗。”

    左凌泉知道静煣操心他的修行,想了想,靠在了床头,让静煣靠在怀里,拿出她那本古籍,前后翻阅了一遍。

    世间修行法门秘籍,如果有特殊前提条件的话,必然会放在醒目之处,就比如‘欲练此功、必先自宫’等等,不可能隐晦藏在字里行间祸害人。

    如果真有第一次的要求,第一页就该写上提醒,但左凌泉翻遍古籍,上面全是运功路线,根本没提及此事,唯一的注意事项,就是在卷末提了句‘阳阳爆体、阴阴散功,切勿动用此法’——意思倒也好理解,同性之间别瞎搞,会死人。

    左凌泉大略看了一眼后,放下心来,笑道:

    “放心好了,没这要求,今晚放心当新娘子就是了。”

    汤静煣不太放心,但左凌泉如此笃定,她也不说什么了,轻轻“嗯。”了一声,抱着左凌泉的胳膊靠在了肩头。

    左凌泉不太想猴急,但馋了白玉老虎两年,往日只能摸摸头,如今可以名正言顺喂竹子了,心里免不了有点波澜。

    左凌泉感受着胳膊被夹住的触感,和怀里传来的淡淡幽香,眼神起了点变化,把大红喜被拉起来,盖在静煣肩膀,手探入被褥,柔声道:

    “这几天老祖都在教你这个?”

    汤静煣脸色更红了,却没乱动,微微把领子挑开了些,露出下面的红色鸳鸯肚兜,和一枚翡翠吊坠的轮廓:

    “是啊。她可凶了,逼着我学,她也是个黄花老闺女,我看她自己都没弄懂,讲的时候眼神特别古怪……”

    左凌泉再放肆,也不会在背后调侃老祖,手下意识老实了些。

    虽然很细微,但汤静煣如何感觉不出男人的停顿,她眉儿微蹙:

    “说好了别管她,你怕她过来收拾你,咱们怎么洞房吗?”

    左凌泉见新娘子不满意了,讪讪一笑:“相公知错,咱们不聊别的了,认真办事行吧?”

    “嗯……”

    汤静煣感觉到左凌泉手不老实,被褥下的身段儿轻轻扭了下,但最后还是放松下来,没乱动。

    以前经常旁观清婉修炼,汤静煣也算是见过世面的姑娘,心中稍加对比,觉得左凌泉在她面前太斯文,没有在清婉面前那么热情如火。

    念及此处,汤静煣又开口道:

    “你也别紧张,随着性子来就行了,和……和对付清婉那样,你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又不是外人。”

    左凌泉修婉婉热情如火,可是有无数次的循序渐进为铺垫,静煣才拜完堂,他哪里会没轻没重地乱来,对于这番大胆邀请,只是摇头:

    “什么外人,你扛不住,乖乖靠着就是了。”

    汤静煣不大相信,她性格本就好强,而且境界和灵烨差不多,清婉都扛得住,她怎么扛不住?

    汤静煣见左凌泉这么说,自是不乐意了:

    “你是不是怕把婆娘弄过来了?”

    左凌泉认真摇头:“没有,你真扛不住。”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

    汤静煣还来劲儿了,转念一想,躲开了左凌泉的手,从他腰间摸出玲珑阁开始翻找。

    左凌泉稍显疑惑,用有些水迹的手指,刮了下静煣的脸蛋儿:

    “找什么呢?”

    “狐狸尾巴,你不是最喜欢这个吗?”

    ??

    左凌泉眼神一呆。

    正常阴阳相合,老祖过来打岔是老祖理亏,弄狐狸尾巴……

    左凌泉背后一寒,都不想象老祖那时候过来的场景,忙把静煣的手握住:

    “额……”

    汤静煣抬起眼帘,有些委屈了:

    “怎么?你怕死婆娘过来?”

    左凌泉敢说是,静煣说不定就对他用强了,因此只能和颜悦色地道:

    “唉,下次吧。狐狸尾巴都让灵烨没收了,我这里没有,过些日子让清婉给你做一个。”

    汤静煣知道这事儿,只得才悻悻然作罢:

    “那今天就先饶了你,下次再敢推脱,哼……”

    饶了我……

    左凌泉眨了眨眼睛,都分不清这是谁饶了谁了,他不知该作何言语,干脆凑上前,堵住了静煣的言语。

    汤静煣保持着凶巴巴的模样,眼神却难掩紧张,规规矩矩亲了片刻,才抬起双手,抱住了左凌泉的脖子,慢慢往下躺在了枕头上。

    双唇相合,温润如蜜。

    幽幽烛火照应着缓慢放下的红色幔帐,渐渐只能看到两个相拥在一起的影子。

    窸窸窣窣的声音幔帐间传出,又停顿下来,变成了男女小声蜜语。

    随着一声轻“呜!”后,话语才彻底停下,婚房之中能瞧见的,只有幔帐上垂下的金穗,在烛光下无风自动,微微摇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