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二十四章 婚典

时间:2021-12-23作者:关关公子

    “左员外,恭喜恭喜啊……”

    “客气啦……”

    “两年没见,老七比往日更俊了,我那小侄女听说他今天办婚事,哭得是死去活来,劝都劝不住……”

    “哈哈哈……”

    腊月十八,左府内外红灯高挂,鞭炮响声和宾客的喧闹此起彼伏。

    左家大门外,提着礼盒的亲朋陆续登门,左寒禄站在门口迎接。

    左凌泉则站在身后,招呼过来的叔伯长辈进去落座,面对俗世长辈的调侃,有点应接不暇,但心里还是以高兴居多。

    三天以来,左凌泉都在忙着婚礼的筹办。

    俗世办喜事,可不是到了时间拜个天地就完了,提前筹备的地方很多,哪怕没有大操大办,贴喜字挂红灯笼,还有筹备当天的宴席,三天时间也捉襟见肘。

    左凌泉作为新郎官,自然不能在屋里躺着等婚礼开始,几天下来都在给爹娘搭手,会见过来看望的叔伯亲戚。

    静煣那边,左凌泉过去探望了一次,但没想到老祖以大姐的身份守在静煣门口,给他来了句“按照民俗,婚前男女不得相见”,把他给撵了回去。

    民间是有这风俗,左凌泉也拗不过老祖紧绷有力的大腿,只能暂且忍下了短暂的相思之苦,等着婚宴开始。

    其他几个姑娘,这几天自然也在忙活。

    姜怡作为名正言顺的大媳妇,这几天和左凌泉形影不离,会见亲朋好友。

    清婉则整天凑在左夫人跟前搭手,一口一个“娘”,叫得左夫人都快把清婉当亲闺女看了。

    灵烨倒是比较后知后觉,往日都在宫里操盘全局,对家长里短的事儿接触甚少,起初不晓得该干啥,在屋里和冷竹一起剪‘囍’字;但剪着剪着,就发现不对劲——再这么下去,别说老大,她在左夫人心里,恐怕要沦落到和冷竹平起平坐了。

    于是灵烨坐不住了,也开始围着左夫人转,忙前忙后地帮忙。

    左夫人自然能看出两个儿媳妇的心思,为了不让儿子晚上跪搓衣板,端水碗的功夫那叫一个出神入化,分寸拿捏得死死的,言谈之间把灵烨和清婉哄得眉开眼笑,但谁都看不出娘亲喜欢谁多一点。

    至于谢秋桃和桃花尊主,两人是客人,不可能让她们帮忙,谢秋桃这两天都不是在院子里研究大炮仗,就是四处遛团子。

    桃花尊主则比较特殊,‘天机神算’王先生说了那句‘桃花劫’后,桃花尊主没放在心上,左家长辈可是记下来。

    左夫人早就相中了这个好生养的姑娘,得知后自然上了心,每天都过来嘘寒问暖,明里暗里都在劝桃花尊主听风水先生的话,就着这个机会把婚事一起办了,甚至带着灵烨和清婉一起劝。

    左夫人盛情难却,桃花尊主不好拒绝,但也不可能答应呀!

    因此这几天都在东躲xz,白天基本见不得人,知道今天婚典开始才成功躲过去。

    随着客人逐渐抵达,时间也到了黄昏。

    西宅装饰一新的院落外,挤了一堆嬉嬉闹闹的丫鬟,汤静煣所在的房间里,倒是带着几分严肃。

    汤静煣身着火红的家裙,坐在妆台之前,妆容精美,唇瓣如同樱桃般鲜翠欲滴,用的正是左凌泉第一次送的红花蜜。

    汤静煣本就肤色极白,如同鲜嫩多汁的水豆腐,此时配上艳丽的妆容,美的惊心动魄,比天上仙子多了几分专属于人间的柔媚,却又比俗世美人多了三分不食人间烟火的出尘。

    如果再笑上一下,恐怕连早已经熟悉静煣面貌的左凌泉,都能看呆上片刻。

    但汤静煣此时此刻,却笑不出来。

    马上就要出嫁,晚上就得破瓜,对从未经历过的女子来说确实很紧张;但要嫁的人是心中挚爱,这点紧张,还不至于影响到汤静煣,让她此时坐在妆台前苦着脸的,是洞房之前要学的东西还没学完。

    汤静煣眉间满是委屈,手里捧着古籍,还在认真地翻阅;团子穿着红色的小马甲,规规矩矩蹲在妆台上,小声“咕咕唧唧~”,从模样来看,应该是在小声唱着: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

    盛装打扮的上官老祖,站在汤静煣的背后,手里拿着木梳,梳理着柔顺的秀发,姿态如同送女儿出嫁的娘亲,眼神却一如既往地不苟言笑:

    “还有一刻钟,再记不完,你今天就别嫁人了,换灵烨来,反正盖着盖头,外人也不知道是谁。”

    汤静煣三天以来都没歇息过,在老祖的高强度监督下,记肯定记住了,但她根本没有‘实操’经验,记得再清楚,也不晓得那时候会不会出岔子呀。

    “好姐姐,我都没弄过这些,万一晚上出岔子……”

    “我弄过?”

    上官老祖把静煣脑袋扶正,沉声道:

    “修行道要自食其力,书都给你了,你自己不摸索,还指望我帮你到什么时候?”

    汤静煣迟疑了下:“我真弄不来,要不我把书给小左,让他来……”

    “我亲自教你,你都没学会,你怎么教左凌泉?”

    “要是真把火给小左了,他岂不是要渡劫?洞房的时候一个雷劈下来……”

    “只是把本命火给他,炼化为己用的时候,才会引发雷劫。”

    “哦……”

    ……

    汤静煣问东问西几句,也没话说了,眼见拜堂的时间越来越近,她心思难免会放在今天的大日子上,想了想又道:

    “给本命火的事儿,好像也不急吧?能不能等明天……或者下次同房的时候,再研究这个?”

    这个提议,理论上自然可以。

    但汤静煣今晚上不集中精神研究法门,那就只是单纯的洞房,躺着放松身心纯享受。

    汤静煣分心,上官老祖受到的刺激自然小些,要是被弄得翻白眼吐舌头,她封闭六识恐怕都拦不住……

    上官老祖严肃道:“随你,但我没用过此法,万一此法要求必须是处子,左凌泉可就彻底错过了。”

    汤静煣脸色一苦,只得扫去了心里的侥幸心理,继续硬着头皮记住各种细节。

    不多时,房间外响起了脚步声,还有谢秋桃笑嘻嘻的话语:

    “新郎官来啦!静煣姐在里面恐怕都等急了……”

    汤静煣见此迅速把书本收进袖子里,起身回到床榻旁坐着,摆出乖乖小姐的模样。

    上官老祖眼底显出了刹那的纠结,但还是把红盖头拿过去来,盖在了汤静煣的头上。

    吱呀——

    房门打开,杂乱的脚步声涌了进来。

    汤静煣盖着盖头看不到,但依旧能感知到进来的人是谁——左凌泉走在前面,旁边跟着谢秋桃、桃花尊主、冷竹,还有一帮小丫鬟,欢欢闹闹的声音也随之入耳:

    “玉堂姐……”

    “叫二姐!”

    “额……呵呵……”

    “莹莹,别挡道误了时辰,让他背着新娘子出去吧。”

    “是啊,快让左公子接新娘子吧,团子还等着吃席呢。”

    “叽?”

    汤静煣咬着下唇,其实很想插话,但这种时候不敢开口,只是紧张地捏着裙摆。

    很快,一双绣工精美的靴子,出现在了床榻前的地面,她紧扣的双手被大手握住,熟悉的嗓音从面前传来:

    “煣儿,走拜堂了……”

    几天以来,汤静煣心思都放在双修的事情上,潜意识里觉得拜堂只是水到渠成时走的一个过场罢了。

    但真听到未婚夫说出这三个字,拜堂的时刻即将来临,汤静煣脑子还是变成了一片空白,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同时涌上了心头。

    “哦……小左……”

    “嘘……”

    盖头下出现的男子的脊背,紧扣的双手被分开,搭在了男子的肩头。

    汤静煣不知为何,心里慌得不行,好在盖头遮住了脸颊,稍微缓解了心里的紧张。她微微前倾,趴在了男人的背上,腿弯被搂住,让男人背了起来。

    “哦~”

    “哈哈,快让路……”

    汤静煣听着耳畔的欢闹,脸颊臊得通红,却不敢乱动,但越往外走,周围的人越多,还能听见身边响起了鞭炮声。

    可能是察觉到了她的紧张,身前的男子,柔声安慰道:

    “别害羞,都是自家人。”

    “我没害羞,就是没拜过堂,死婆娘光教我……没教我怎么拜堂……”

    “呵呵,简单地很,待会把你放下来,听司仪的话,跨过火盆,然后拜天地就行了,和戏台子上面差不多……”

    “是吗?你要把我拉着哈……”

    “那是自然……”

    汤静煣不敢大庭广众抱住左凌泉的脖子,只是紧紧捏着肩头的衣袍,感觉走了好久好久,才进入了大堂,在铺好的红毯上落脚,面前摆着一个火盆。

    汤静煣的手被拉住,身边传来了一个婶婶的喜气呼喊:

    “新娘过门跨火烟,明年添财又添丁;孝敬公婆人不恼,家庭和睦万事兴……”

    汤静煣知道要嫁过去,但有点紧张,没控住力道,轻点脚尖,差点原地弹射起飞。

    好在有两个尊主看护,出不了岔子,背后传来无形之力,把她按了下来,轻飘飘地过了火盆,高朋满座的大厅里又响起一阵欢笑……

    ————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

    司仪中气十足的吆喝声传遍大厅内外,数百宾客或站在两侧,或坐在席间,观摩身着红衣的两位新人,对着堂前二老躬身行礼。

    大厅很宽敞,靠前位置坐着几桌女客,跟随左凌泉回来的姑娘都位列其中,坐在一张桌子上。

    瞧见左府喜气洋洋的气氛,几个常年在修行道摸爬滚打的姑娘,眼神各有不同。

    姜怡满脸笑意,大妇仪态一展无余,眼神却酸溜溜地望着汤静煣的背影,手指都快把裙子捏烂了。

    毕竟作为左家的大儿媳,姜怡却没拜过天地,以前和左凌泉定亲签婚书什么的流程都走完了,还没来得及办新婚大典,两个人就跑去了外面。

    修行中人亲友都不多,常年四处漂泊,结为道侣都是对天地或向师长起势,没有大摆宴席的习惯,姜怡自然也入乡随俗了,但此时才发现,盖着盖头当新娘子真让人羡慕。

    吴清婉同样没拜过堂,甚至是先上车后补票,洞房前连海誓山盟都没有,眼底自然也有点小念想。发现姜怡眼神儿酸溜溜,她柔声道:

    “你是公主吗,下次回来,让凌泉在京城给你办个大的,我……我到时候陪你出嫁。”

    “可以吗?”

    “本来就该办一场,有什么不可以……”

    上官灵烨坐在旁边,手儿撑着侧脸,看似不甚在意,但心里面也挺羡慕这种俗世之间拜天地的感觉。

    见姜怡和清婉商量起办场婚典,上官灵烨也有所意动,迟疑了下,望向身侧:

    “师尊,我和左凌泉成亲,九宗知之甚少,现在还以为我是大燕的皇太妃,要不要……师尊?”

    上官老祖身着华美冬裙,在桌子上坐着,哪怕没有显山露水,其实还是把一桌姑娘压得死死的,外人一看就知道谁是话事人。

    但不知为何,上官老祖此时有点出神,目光放在左凌泉身上,根本没听灵烨的话,等灵烨呼唤,才收回目光,平静道:

    “你自己的私事,自己拿主意。”

    “哦。”

    上官灵烨见师尊不否决,轻轻笑了下。

    桃花尊主坐在上官老祖的身侧,察觉了她方才的出神,疑惑道:

    “玉堂,想什么呢?难不成也和她们一样,想拜堂了?”

    上官老祖想的哪儿是拜堂,她想的是洞房!

    不过这话不能告知外人,上官老祖微微摇头:

    “弟子禀报宗门事务,分心了。”

    要在万里之外和徒子徒孙沟通,必然得产生灵气或者神魂波动,桃花尊主坐在身边没有半点察觉,对此有点不信;不过上官老祖道行高,桃花尊主也没在这个问题上深究。

    谢秋桃也坐在桌子上,正抱着团子喂饭饭,瞧见新人礼毕送入洞房了,有些坐不住,小声道;

    “晚上是不是要闹洞房啊?什么时候过去?”

    对于闹静煣洞房这件事儿,曾经趴着被静煣观摩三个媳妇,自然很热衷。

    上官灵烨正想和清婉眼神交流,让她把尾巴准备好,晚上送过去,哪想到身边的师尊,插话道:

    “阴阳相合是大事儿,不要干涉他们。”

    上官灵烨觉得闹洞房闹不出大事儿,顶多让静煣羞得无地自容,但师尊开了口,她只能打消了念头,几个跃跃欲试的姑娘,自然也都点了头。

    婚典上的酒宴很热闹,虽然新娘子送入了洞房,但左凌泉总不能撂下满场宾客不管,直接就开始舔白玉老虎。

    把静煣送到婚房里后,左凌泉就开始给满场宾客敬酒,媳妇这一桌子自然也在其中。

    正常来说,亲眷知道新郎晚上有大事,不会猛灌,但几个醋海翻波的媳妇哪里会管这规矩。

    姜怡笑眯眯地说着“早得贵子”之类的吉利话,手里拿着酒壶,恨不得往左凌泉嘴里硬灌,灵烨也差不多,也就清婉稍微含蓄点。

    左凌泉本以为到了老祖和桃花尊主这里,能稍微消停点,哪想到老祖比三个小媳妇还热情,把桃花尊主的酒葫芦都摸来了,笑眯眯闲谈,就是不让左凌泉走,那架势完全是想把左凌泉灌翻到桌子底下去。

    桃花尊主就不用说了,给上官老祖敬酒了,敢不给她敬?少一杯都得记你一辈子。

    好在左凌泉修为再不济,几杯酒还是灌不翻,磨了许久摆平两位尊主后,才借着醒酒的名义,告别诸多宾客,回了后宅。

    桌上的女子,瞧见此景,自然明白左凌泉要去干什么了,眼神都比较古怪。

    上官老祖知道今晚不好熬过去,为防左凌泉猴急直接开干,她放下了手中酒杯:

    “你们吃吧,莹莹,你随我来。”

    桃花尊主酒过三巡,正在兴头上,听见这口气,肯跟着走就奇怪了,她眉头微蹙:

    “饭都没吃完,你离什么席?懂不懂规矩,回来坐下。”

    上官老祖哪里敢坐下,却也不好说重话,柔声道:“过来帮个忙。”转身离去。

    桃花尊主稍显疑惑,迟疑了下,还是放下酒杯,跟着上官老祖走向后宅:

    “神神叨叨,有什么不能等喝完酒再说……”

    ……

    ————

    今天写少了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