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十九章 左公子不就好这口吗

时间:2021-12-23作者:关关公子

    左凌泉听不到师徒俩的对话,也不知现在出去方不方便,在画卷前等待良久后,才来到门口看了眼——正厅里空荡荡,只能看到门外不停倒退的流云和星光。

    虽然阁楼里有庇护阵法,寒风吹不进来,但大晚上门开着终是古怪,左凌泉把大门关上后,才从大厅后方的楼梯上了二层,刚刚踏上二层的地步,就听到远处传来:

    “呦呦呦~小灵烨,没吃饭呀……”

    “脚步不稳、身法太虚、双手无力,你以后还是安心当小媳妇生娃奶孩子算了,针线活更适合你……”

    ……

    极致嘴臭,嘲讽的语气能把人气个半死。

    左凌泉眼神错愕,觉得声音像是个小孩子,很陌生,便往里面走去。

    二层算是工作间,炼器、炼丹的房间都在这里,演武厅在最末尾。

    此时廊道的窗口,不知什么时候跑下来的汤静煣,正拿着一把瓜子,饶有兴致地往里看着。

    左凌泉快步来到窗外,看向演武厅,却见灵烨换上了一袭英姿飒爽的劲装,如同刚刚开始锤炼体魄的宗门学徒,正在竭尽全力地攻击对手。

    而作为对手的,不是上官老祖,而是一个敦实小丫头,身着麻衣,穿着一双草鞋,肩膀上扛着木棍。

    敦实丫头的身法堪称恐怖,嘴臭的同时,抽冷子就敲灵烨一下,气得灵烨火冒三丈却摸不着衣角,只能无能狂怒。

    更让灵烨受不了的,恐怕是师尊的无视。

    演武厅角落放着师长观战的茶案,身材修长的上官老祖在茶案旁就坐,目光甚至懒得望向战场,手里端着茶杯,随意看着茶案上的一方水幕,水幕里应该是铁簇府的长老,正恭敬说着话:

    “……北疆情况稳定,已经联系距离最近的桃花潭,派遣医师过去协助善后……”

    好不容易汇报完了,老祖依旧没被灵烨的全力以赴引起兴趣,竟然随手换了个台,水幕上冒出打擂的场景,还有人在解说:

    “……不愧是雷公姜太清曾经的嫡传,这手剑法当真漂流,落剑山没胜算了……俗言知耻而后勇,自从被逐出师门,云正阳剑道又上了一个台阶,东洲能媲美的,恐怕只有东洲女武神那新冒出来的弟子……”

    话语听得不清不楚,可以确定不在玉瑶洲。

    宁可在万里之外观战其他人弟子的搏杀,也懒得看身旁嫡传的全力以赴,对灵烨的刺激有多大可想而知,脸色涨红咬着牙压榨体魄,想引起师尊的兴趣。

    左凌泉见媳妇被虐这么惨,自然心疼,但身为习武中人,明白温室里养不出虎狼,适当刺激更能激起武者的斗志,这种法子有益无害,而且灵烨的拳脚火候确实不咋地,老祖能盯着认真看才不合理。

    因此,左凌泉也没有打扰,只是和静煣一起在外面旁观。

    看了小半个时辰,见灵烨一边倒受虐,被对面嘴臭的小丫头喷得胸脯都快气炸了,左凌泉摇头之余,也有点手痒。

    坐在里面的上官老祖,肯定晓得左凌泉在窗口,见他跃跃欲试,就让灵烨休息片刻,换左凌泉进来。

    左凌泉对此自信满满,抱着给媳妇找场子的架势,撸起袖子就进去收拾这小丫头片子,结果……

    不提也罢。

    敦实丫头是上官老祖的仙兵打神锏幻化而来,能拥有多少战力,全看老祖心意,左凌泉要是能干翻就见鬼了。

    虽然左凌泉打得更有门道,但场面和灵烨没啥区别,对手永远比你快一点,想方设法都是挨打,还得面对敦实丫头的嘴臭,比如什么:

    “腿都站不稳还敢自称武修,你用拐杖比用剑合适……”

    “就这腰,以后多吃点龙虎丹补补,看着和肾虚似的……”

    ……

    敦实丫头也不知跟谁学的,言语荤素不忌,发现点瑕疵就逮着嘲讽,左凌泉的心境都被气的不轻,却又拿着死丫头没办法,被收拾久了,甚至怀疑老祖在故意借这个机会收拾他,报以前被亲被摸之仇。

    不过以老祖的宏伟胸襟,左凌泉觉得应该不会,因此硬扛着身理心理的双重折磨,咬牙坚持到彻底脱力,才和灵烨一起出了演武厅。

    灵烨在画卷前调情,本来还有点馋意,此时被练得怀疑人生,连话都不想说了,扶着楼梯上楼,门一开就趴在了地毯上,门都懒得关。

    左凌泉胳膊都抬不起来,瞧着灵烨浑圆的臀线,有心也无力,本来扶着墙,静煣帮忙把门关上后,又钻到他的胳膊下拖着他,才两人一起往谢秋桃屋里行去。

    汤静煣武学造诣只限菜刀,旁观的时候不敢多言,此时到了私下里,瞧见左凌泉连摸她的力气都没了,身体死沉死沉的,心里舍不得,嘀咕道:

    “那死婆娘,没轻没重,我看她是在故意收拾你,哪有教徒弟这么教的呀?”

    “灵烨比我还惨,怎么会是故意。”

    “那就是连灵烨妹子一起收拾,刚才我就是感觉到死婆娘心里憋屈,才下来看看……”

    “憋屈?”

    “嗯,有苦说不出那种感觉,也不知道是桃花前辈惹得,还是灵烨惹得……”

    左凌泉略一思量,以三人的关系来看,肯定是桃花尊主把老祖气到了,这种事儿不好过问,就没有再多说。

    三楼是起居之处,空间极为豪横,客房都有几间,最深处是老祖的练气室,桃花尊住在那里养伤,其余人都在外面。

    左凌泉来到谢秋桃的房间,进门就瞧见团子把小龙龟翻了过来,放在桌上当摇摇椅,四仰八叉躺在上面,小爪爪朝天,“咕咕叽叽~”哼着歌,脑袋跟前还放着一盒小鱼干,晃两下就来一口。

    这种家长不在家的嚣张姿势,自然不敢被静煣瞧见,发现门打开,团子就一头翻起来,摆出了乖乖鸟的模样。

    左凌泉看到小龙龟,才想起此行的目的,是给龙龟开灵智;不晓得今天奎亀神力四散,小龙龟受益没有,此时看不出来,他目光也没有多做停留,转向了里侧的床榻。

    谢秋桃气象已经平稳,安静躺在枕头上,身上盖着薄被,应该是在调理气息,没有任何异样。

    因为是姑娘家,左凌泉没有走到跟前细看,见秋桃无碍,在屋里喝茶休息片刻后,就起身道:

    “我去画舫休息,刚好照看清婉,这里都是女子,我在这待着不方便。”

    两位仙家高人在跟前,汤静煣总不能偷偷摸摸和左凌泉一起去画舫过夜,没有制止,关切道:

    “你行不行?要不我送你过去?”

    男人怎么可能说自己不行,左凌泉低头在静煣脸蛋儿上亲了口后,就出了房门。

    浑身酸软、脚步虚浮的滋味并不好受,左凌泉在门口揉了揉老腰,感觉和被灵烨、清婉加姜怡不知怜惜地压榨了一个月似的。

    他本想直接离开,但桃花尊主尚未探望,不晓得伤势如何,犹豫了下,还是来到了里侧的炼气室外,正想倾听下里面的动静,一道声音就从背后传来:

    “还有力气的话,本尊再陪你练练,练体要练到极限,有余力就是半途而废。”

    “……”

    左凌泉一滴都不剩下了,刚刚喝茶恢复了点儿而已,哪里经得起老祖的摧残。他转过身来,看向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的上官老祖:

    “已经尽全力,再练恐怕就伤及根本了。嗯……我就过来看看,桃花前辈伤势如何?”

    “放心,医道走到最后,战力不强但想死真不容易,她命硬得和臭石头一样,最多三月就能恢复如初。”

    三月时间看似很长,但对于尊主级别的修士来说,已经可以算瞬息康复了,要知道荒山尊主去年被打个半死,到现在还苟在不为人知的地方修养。

    “那就好。”左凌泉闻言自然松了口气,和老祖一起往外行走。

    老祖走在前面,修身龙鳞勾勒着比例完美无瑕的身段儿,背影有多惊心动魄不言自明。

    但左凌泉哪里敢盯着老祖的背影打量,目光放在廊道两侧,想了想道:

    “方才灵烨说,过年请前辈去左家做客,前辈照顾我这么久,若是有空的话,我确实想尽地主之谊……”

    提到过年,上官老祖就想起了灵烨无懈可击的安排,想起了洞房花烛夜、碧玉破瓜时……

    她忽然回身,抬手隔空印在左凌泉胸口,指尖显出金色流光。

    左凌泉自然撞不进老祖怀里,正疑惑之际,就发现一股暖流涌入身体,继而四肢百骸的酸痛无力,开始迅速恢复,不过转瞬之间,体魄已经恢复全盛,精力充沛至极,感觉能把几媳妇一起收拾得爬不起来。

    “嗯?”

    左凌泉低头看了看,眼中满是惊讶和佩服,但“多谢”两字尚未出口,就听见老祖不夹杂任何感情的说道:

    “看你闲着没事儿,再练练吧,修行道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

    左凌泉表情一僵,第一反应是回想自己哪说错话了,但他邀请老祖去家里做客而已,感觉没毛病啊。

    上官老祖微微抬指,两个人就重新出现在了演武厅内。

    小母龙幻化的敦实丫头,出现在了厅中,叉着腰面色不屑:

    “哟~这才多久,又来讨打,够勤奋的呀。要不要我让你两条腿一只手外加四个指头?”

    上官老祖一言不发,来到茶案旁坐下,端起茶杯,继续看起了乱七八糟的九州秘闻。

    左凌泉张了张嘴,有苦难言……

    ----

    在燕家庄时,左凌泉曾起过念头,成为一名‘剑医’,把人打个半死救起,然后再打个半死又救起。

    这种无聊的恶趣味,只是心中想想,并不准备付诸实践,但左凌泉万万没想到,他竟然有切身体会这种恶趣味的一天,而且体会的还是被打个半死又救起的那个人。

    悬空阁楼一路往南,跨过中洲大漠,来到伏龙山南侧的桃花潭,用了三天。

    三天时间里,左凌泉待在演武厅没出来过,和敦实丫头互殴到爬不起来后,老祖就十分贴心地施展神通,让他原地满血复活。

    如果只是单纯把体魄压榨到极限倒也罢了,左凌泉自幼如此,扛得住;但扛不住的是敦实丫头的毒舌。

    各种乱七八糟的嘲讽话语,三天不带重样的,左凌泉起初还碍于老祖在场,不搭理,但拳脚功夫实在奈何不了敦实丫头,忍不住就回敬了丫头一句:

    “圆脸小身板,长得和豆芽菜顶着个包子似的……”

    因为气得不轻,说这话前左凌泉并未细想,张嘴就出去了。

    敦实丫头对此自然没生气,还哈哈大笑,对着老祖来了句:

    “听见没有?他说你小时候长得丑,豆芽菜顶着个包子,哈哈哈……”

    老祖神色无波无澜,对此并未回应,可之后敦实丫头下手就更狠了,显然是对这番形容有很大意见!

    训练过程很痛苦,不过锤炼体魄本就是如此,高强度折磨的成效也立竿见影。

    左凌泉虽然没法提升境界,但与万法皆通的敦实丫头搏杀,对敌策略、本能反应这些必须靠实战积累的战斗经验,得到了巨大提升,可以说把境界锤扎实了。

    灵烨被拾掇过一次,起床后不敢再跑来观战,或许是怕被老祖拉过来折腾,直接连阁楼都不敢呆了,以处理公务为名,在画舫门都不出,硬躲了三天。

    静煣看到自个男人这么惨,自然舍不得,但修行的事儿她不好打岔,只是在窗外默默看着。

    三天时间在左凌泉看来无比漫长,好在最终熬过去了。

    等悬空阁楼出现在千里灵田之上,已经是三天后黄昏;老祖不可能一直待在身边,把桃花尊主护送到家后,就自己回了胤恒山。

    桃花尊主调理体魄,一直在三楼闭关,什么时候能出来尚未可知,因此阁楼会留在桃花潭,左凌泉想去接姜怡,还得乘坐画舫。

    不过在去接姜怡之前,得等谢秋桃渡完劫。

    谢秋桃炼化了奎亀神力,成功踏入幽篁的大门,尚未苏醒,雷劫便如约而至。

    雷劫是修士从天地手中夺取力量,引发的天地反馈,得靠肉体硬抗,扛过了,体魄受雷霆锤炼,彻底掌握这股力量,抗不过就灰飞烟灭;借用外力可以削减雷劫威力避免生死道消,但借用的太多的话,体魄得不到全面锤炼,掌握不住天地之力,雷劫还会继续来。

    因此谢秋桃不能躲在悬空阁楼里渡劫,上官灵烨把她搬到了灵田之中,在周围布下了阵法。

    入幽篁的小雷劫,威力不算太大,以谢秋桃的身体底子,无惊无险便顺利过了关。

    等到天空雷云散去,天色也暗了下来。

    被白雪覆盖的田野上,谢秋桃端正盘坐,周身环绕的雾气一点点汇入体内,气息逐渐归于平稳,睁开了眼帘。

    左凌泉抱着剑站在附近,见此来到了跟前,酝酿少许,却不知该用什么话起头。

    谢秋桃白皙如玉脸蛋儿,没了往日的小雀斑,但也少了以前的那股活泼灵动,有些淡淡的伤感。

    她先是抬头看了眼北方,才把目光转向了左凌泉:

    “回九宗了呀……北边的事情弄完了?”

    “嗯。葫芦打碎了,差事没出岔子,不过那几个人跑了没追上。”

    左凌泉想了想,在谢秋桃旁边坐了下来,长剑平放膝上,笑了下:

    “你也别担心,你爹……”

    “那不是我爹。”

    谢秋桃收起了盘坐的姿态,转而抱着膝盖坐着:

    “我谢家祖祖辈辈都以除魔卫道为己任,我爹虽然是上门女婿,但也是我谢家人,怎么可能为异族所用,肯定是那群邪魔外道做了手脚。”

    左凌泉点了点头:“我觉得也是。”

    “就算我爹心志不坚,我娘也不会答应。我娘可是谢家的后人,落魄世家的大小姐也是大小姐,以前把我和我爹管得死死的,经常和我们说,我们要是敢做违背祖训的事儿,就亲手送我们走;她哪天要是心智不坚误入歧途,也让我们别手软,我谢家人从来如此,宁可全族死绝,也不会给祖宗抹黑……”

    左凌泉轻轻叹了口气,不知该如何接话。

    谢秋桃生性开朗,不想在旁人面前自怨自艾,嘀咕片刻后,慢慢压下了心绪,脸上的伤感消散,露出了一个笑脸,给自己打气道:

    “嘻~左公子其实不用为我担心啦,我应该高兴才是。以前以为爹娘都走了,再也见不到,现在至少身体还在,有找回来的机会嘛。”

    笑得很甜,虽然有点勉强。

    左凌泉点了点头,也露出个明朗笑容:

    “是啊,想开了就好。”

    谢秋桃站起身来,拍了拍裙子,踩着积雪往远处的阁楼走去:

    “这有什么想不开,无论发生什么,路都得继续走不是。不说这个了,我的小乌龟呢?这几天露头没有?”

    “呵……没人的时候应该露头了,老是被团子当坐垫,小龙龟可能不乐意,昨晚上偷偷钻到了床底下躲着,可惜还是被团子找到了……”

    “团子还是调皮……左公子接下来准备去哪儿啊?”

    “马上年关了,准备回老家过年,谢姑娘要不要去我家坐坐?”

    “去你家?怪不好意思的。”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又不是和我一个人回去,灵烨她们都在。”

    “她们都是左公子相好呀,我跟着过去,若是被误会……唉~好像也误会不了,我一个小丫头片子,和上官姐姐比不得,最多被误会成丫鬟。”

    “怎么会,我介绍一下不就行了……”

    “过完年呢?左公子不会一直在家待着吧?我还想去北边看看呢,好不容易找到点线索。”

    左凌泉思索了下,摇头一笑:“过完年后看情况吧,我想去北边的婆娑洲一趟,那边在打仗,几个相熟的朋友在那里,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过去。”

    “婆娑洲在西北边,离我家挺远的,从这儿过去,要横穿华钧洲。左公子要是真去,我可以给你当向导,不是我吹,我在华钧洲混得可开了,各大宗门都有熟人,认识的仙子不计其数,各个美若天仙!”

    “是吗?……不对,提仙子做什么?”

    “给左公子介绍呀,左公子不就好这口吗?”

    “嗯?谢姑娘,看来你对我有所误解,我……”

    “放心,上官姐姐不在跟前,我注意着呢。左公子喜欢什么样的姑娘?说来听听,我看有没有认识的。”

    “唉……”

    “别不好意思,咱们过命的交情,有什么不可以聊的?其实我看得出来,左公子喜欢那种比较成熟、身段儿长相都拔尖儿的,是不是?”

    “……”

    “嘻嘻~看来我猜对了。”

    “猜什么对,我从不以貌娶人……”

    ……

    夕阳西下,两道人影,在田野上渐行渐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