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668章 赎人

时间:2017-10-29作者:懒猫不瘦

    一“城墙还要几天完工?”鱼不智望向易风。

    “三天。”

    “三天啊,那敢情好,龙领这边刚好告一段落,如果龙领这边不安定,主城那边开始名城战也难安心呢。对了,巴郡府的攻城器械借到了没有?”

    “五天前就已借到,赵太守给了临冲吕公车,说吕公车攻城最为好用。”

    名城战不容有失,而逐鹿领军力有限,唯有想方设法提高名城战胜率,借攻城器械就是出于未雨绸缪的考虑,甭管用不用得上,反正咱有这门路,不借白不借。话说逐鹿领其实也有少许攻城器械,当初武陵军带攻城器械抵达逐鹿城外,后来成了逐鹿领战利品,只是完好的不多。

    “既如此,元直把龙领和野马镇的防务安排一下,随后跟我回逐鹿领。”

    “诺。”

    议事结束,易风和荀衍不敢久留,各自传送回城。

    两人身影从传送阵消失后不久,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镇外喧嚣起来。由于担心被玩家和赵云撞见,鱼不智躲在领主办公室不敢出门,心中纳闷不已,好在很快有人进来禀报情况。

    羌胡人来了。

    不过这次不是来打仗,是来交赎金换回被俘族人。

    羌胡几乎全民皆兵,有人才能牧马打仗,人多力量大的道理谁都明白。在赎金不算太离谱、自身能力又允许的情况下,通常都会选择把人赎回去,放任不管不仅损失人口,通常还会影响部落士气。三个小部落都有派人带着东西来赎人,唯有蛮牛部没动静。

    鱼不啧啧赞道:“那些羌胡人来得真快。”

    “不快不行啊,多呆一天多算一天饭食,赎金会增加。”徐庶走了进来。

    “也罢,早点处理完俘虏,了却一桩事情。”

    “是啊。几千名俘虏杀不能杀,留下来终究是个隐患。”

    鱼不智端起桌上的茶壶,满满地倒上两杯,以目示意徐庶自取,自个端起一杯喝了起来,边喝边问道:“龙领和野马镇军务安排好了没有?”

    “跟平常没多少分别,无非我不在的时候指定一位主将罢了。”

    鱼不智默默点头。

    徐庶为逐鹿军制定的规则推行已久,平日里早有执行,几位武将曲晨、赵云两人皆为智勇双全的王级武将,磐石营的刘纯和破虏骑的李扶都是转职武将中的佼佼者,进步神速。目前河套据点拥有步骑六千余人,只要没有羌胡大举来犯,拱卫两个乡镇级据点应无压力。

    “等我们在巴郡攻下名城,龙领差不多就该进入一级城市了,野马镇建设进度最多落后一个月。进入城市级就可以修建石制城墙,只要石制城墙竖起来,我们的压力会小很多,不过在那之前,不能有丝毫大意。”

    徐庶叹道:“主公所言甚是,可那样一来,这边需要的人口又会差很多。支撑两座城的发展,二将军他们得抢多少部落才够……”

    四族骑兵来犯之前,龙领各项建筑工程基本接近完工,但战斗过程中木制围墙多有损毁,战斗结束后领地在紧急修补,大概也就是两三天就能修补完好。至于所需人口,破虏骑前段时间多次出击,掳掠三个羌胡部落获得的人口分别充实龙领和野马镇,两边稍稍均一均,凑齐一个三级乡镇需要的八千人不在话下。

    可进入城市级领地,人口差得更多。

    一级城市人口上限两万,龙领和野马城加一起就要四万,不计算军队,现在两个据点总人口堪堪破万,升到城市级后缺人现象将更严重。偷袭羌胡小部落固然有收获,但抛开击溃部落抵抗意志中的伤亡和逃跑,以及返回途中可能面临的各种危险,平均下来,一趟能有一千多人进帐已属不易。

    攻打较大的部落收益更高,但目标部落越大,破虏骑面临的抵抗势必更强烈,部队损失也可能更多,未必划算。刺血领升级后自身人口都不足,再无法象从前那样向龙领输血,可如果继续靠骑兵掳掠,得抢到什么时候?

    羌胡不是傻瓜,接连多个小部落惨遭龙领毒手,其他小部落纷纷远离。哲罕部和四族骑兵来袭也给逐鹿领提了个醒,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尽管龙领有“神龙威慑”和“车骑护庇”光环加身,在河套干的坏事多了,说不定哪天就会遭报应。

    鱼不智对河套人口问题也感到头大,想了半晌仍是一筹莫展,怏怏道:“慢慢来吧,饭也得一口一口地吃。当务之急是先攻占名城,不能耽误逐鹿城的发展,等逐鹿领升级完成,再想办法也不迟,车到山前必有路。”

    说话间,翟冏喜气洋洋地走了进来。

    “看你这神情,俘虏换得不错吧?”

    “三个小部落的都换完了,一个不剩!”

    鱼不智愕然:“全部?”

    翟冏乐呵呵道:“是啊,属下也没想到如此顺利。”

    他特意询问了领地中的羌胡人,根据获得的情报,制定出相应交易标准。按照草原上的规矩,部落间赎人通常是用战马和牛羊,如果要赎的目标地位高贵或有其他价值,需要付出的战马和牛羊会多一些,比方说被俘的两位部落首府就相当值钱,普通俘虏的行情就要低很多。

    翟冏拟定的交易标准,大致上比照草原上的基本行情,最后增加了一个汉人奴隶选项。毕竟龙领和野马镇缺人口,而且为领地和谐和未来发展,决定尽可能多一些汉人,羌胡俘虏换汉人奴隶,直接就能增加人口。

    “换回多少战马?”徐庶是逐鹿军主帅,比较关心战马收获。

    “没有。”

    “那换来的是牛羊?”

    “也没有。他们送来的全是汉人,不错吧!”

    翟冏满脸幸福状,换来牲畜只能宰了吃肉,顺便搞到一些毛皮,汉人奴隶就不同了,这些都是领地需要的人口。

    徐庶皱眉,追问道:“全部都是汉人?”

    “是啊。”

    鱼不智和徐庶四目相对,神情都有些怪异。

    龙领北面二十里有一个山谷,四族联军突袭龙领前曾在此藏兵歇息。武帅又回到了这个山谷,但与上次来时的志得意满相比,现在的武帅明显憔悴了许多,偷袭龙领的惨痛失败对他打击很大,他们没能顺利踏平龙领,反而差点全军覆没,出兵最多的蛮牛部损失尤为严重。

    蛮牛部遭遇重创,被羌人和鲜卑联手打压的风险降低,但前途也没了,打造河套地区匈奴第一大部落的梦想,已经破灭。

    武帅恨透了龙领,因为龙领摧毁了他的希望。

    但他还得跟龙领打交道,解决遗留问题,起码先把被俘的族人换回来。

    联军被俘四千余人,蛮牛部就占了差不多一半,出征的都是青壮男丁,是确保部落发展壮大的宝贵战力,这么大的损失,足以让蛮牛部伤筋动骨。冲出重围后,武帅派人通知在东面截击龙领骑兵的族人回营,他领着残兵败将回到营地后立刻下令收拾东西,尽快离开。

    他不敢继续呆在这里,龙领太可怕了!

    神龙未现,但瓜兵、龙领防御体系和重装步卒,已经让武帅吓破了胆。

    没等营地收拾完,龙领放出的部落族人回来了,带回可以赎人的消息。

    四个部落为方便集体行动,营地离得很近,蛮牛部收到消息,另外三个小部落自然也收到了。两个小部落当即张罗着凑东西赎人,他们的首领还在龙领手上,执行首领命令没无话;死掉首领的那个部落稍稍麻烦一些,但也没慢多少,紧急选出新首领,然后新首领亲自带人去龙领赎人。

    武帅却犹豫了。

    他当然想赎回族人,却又担心是龙领设下的另一个陷阱。

    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交换条件?

    必然有诈!

    武帅坚信所谓的赎人是敌人的圈套,以龙领过往睚眦必报的行事作风,必是想将胆敢攻打龙领的部落一网打尽,提出所谓的赎人条件不过是幌子,龙领的部队说不定已经在前来驻地路上,得赶紧跑才行。

    可他终究没敢那样做。

    惨败已经使得部落士气低落,进攻龙领是武帅一力促成,战败后族人自然对武帅有怨,龙领允许赎人的消息已经传开了,他要敢抛弃被俘族人,族人肯定会更加愤怒。亲人被俘的部落族人,肯定不会服从他的命令。

    明知可能是个坑,武帅也只得往下跳。

    不过武帅也不是易与之辈,筹备物资拖延时间,三个小部落队伍走后,蛮牛部的准备工作迅速完成,武帅随即带着亲信出发。他没有追赶小部落,而是带着队伍来到这个山谷,把那三个小部落当作试金石。

    一匹快马飞奔入谷,径直来到武帅跟前:“报,三部赎人交易已完成。”

    “龙领可有留难他们?”

    “没有。三部赎回的族人已经上马离开,龙领骑兵没有追击!”

    武帅一脸困惑,剧情跟他设想的不太一样。

    等看到三部族人风一般奔向北方时,武帅终于怀疑是自己想多了。

    “我们走!”

    蛮牛部离开山谷,向龙领进发。

    抵达龙领后,武帅很快迎来当头一棒。

    “交易标准改了?为什么啊!”

    “你们来得太晚了。”负责接洽的转职官吏神色平静,指着据点道:“龙领只是一个乡镇据点,能接收人口有限,另外三个部落送来的全是汉人,现在我们已经没有多余空间接纳更多汉人,所以不得不调整汉人兑换标准,要怪只能怪你们太慢。我们龙领重视信誉,你们可以拿战马和牛羊来赎人,那些物品的交易标准没有改变。”

    “满员了?可你们没有中止用汉人兑换,原来是一个汉人换一个族人,现在四个汉人换一个族人,涨了四倍!”

    “我们有义舍,义舍能暂时收容流民,但流民不工作且持续消耗物资,我们接收得同胞越多,领地付出的代价越大,明白了吗?要不是我主仁厚不忍同胞流离失所,之前又开出接受汉人交易战俘的条件,不愿失信于人,我们这段时间本不该继续收留汉人。”

    武帅泪流满面。

    他此前坚信赎人有诈,是因为龙领开出的交易条件有明显漏洞,牛羊和战马的交换比例还算合理,问题就出在汉人选项。

    一名汉人换一名羌胡,简直不可思议!

    在河套地区,被羌胡部落掳掠的汉人奴隶,怎么可能跟羌胡战士等价?最近羌胡各部闹饥荒,汉人奴隶还要消耗一份粮食,加重部落负担,汉人能换回族人,比例还那么高,几个部落求之不得。

    几个部落风风火火地跑来交赎金,正是因为有这个漏洞。

    这是翟冏的工作失误。

    拟定交易条件的时候,他也没问汉人奴隶兑换比例是多少,想当然地认为“一命换一命”公平合理,不知道被掳去的汉人价值有时还不如牛羊。牛羊吃草繁衍种群创造财富,奴隶哪有这本事?

    三个小部落都拿汉人奴隶赎人,终于让大家察觉不对。

    找归附的羌胡一问,翟冏肠子都悔青了。

    失误啊,低级失误!

    所谓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幸好还有俘虏最多的一家没到,赶紧涨价!别看直接涨了四倍,就当前这饥荒时节,翟冏有把握对方肯定会接受。跟牛羊、战马的兑换价值比较,四换一的人口交换比例还是相对划算的。

    这时候武帅肠子也悔青了,太过小心害死人呢。

    为什么没早点来……

    刚该想到龙领接收不了太多人的……

    龙领临时提价,顿时打乱了蛮牛部全盘计划,蛮牛部被俘的族人最多,武帅把部落里面所有汉人奴隶算上都不够,还忍痛带来了一批战马和牛羊,龙领涨价让他措手不及。部落里已经没有汉人奴隶了,再换就得拿硬通货,可是……

    武帅指使族人苦苦哀求。

    “没得商量。”

    转职官吏脸色不善,这些家伙是攻打领地的敌人,不值得同情。

    “部落里真的没有奴隶了。”

    “你们没有,别的部落有啊,我们愿意长期收留落难汉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