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662章 老夫想借个人

时间:2017-10-23作者:懒猫不瘦

    “大人既决定进军河套,可有想好以何处为据?”

    鱼不智端起酒坛,一边斟酒一边问道。

    龙领最近失去了青蛟龙这一杀手锏,面临羌胡部落严峻挑战,徐庶认为龙领遭遇袭击的可能性很大,必须赢下一场漂亮仗,才能震慑众多羌胡部落,免得陷入持续不断的袭扰战中。仅凭逐鹿领自身力量很难到这一点,但朱儁出人意料地准备进军河套,让徐庶看到希望,为避免走漏消息打草惊蛇,朱儁部最近一直藏在五龙山,一万五千余人的给养由野马镇提供。

    朱儁欣然应允帮逐鹿领这个忙,不仅因为某人是他看重的“忠直之士”,也不仅仅是对逐鹿领在河套开拓的欣赏,跟他自身处境也有关系。放弃中牟后朱儁失去立锥之地,要想在危险的河套生存,离不开当地势力的支持,逐鹿领能在河套搅起几多风云,大家交情又不错,妥妥的上佳合作对象。

    另一方面,朱儁进军河套不是打算逃难,而是要大干一场,以一己之力收复朝廷放弃的大好河山,他需要做点什么,譬如给羌胡一个下马威,再譬如放个炮仗振奋下汉人信心,让大家愿意团结在朱儁周围。客观讲,朱儁的一万五千重装步卒在河套地区威力大减,进攻不足,顶多就是适合防守作战,机动力不足的硬伤没法改变。帮助龙领打击来犯的羌胡部落,能帮助龙领,又能让自己立威,朱儁当然愿意做。

    朱儁拈须笑道:“想好了,就肤施。”

    鱼不智和徐庶对视一眼,这个决定在两人意料之中。

    朱儁打算在河套扎根,根据地选址非常重要。

    不能太靠北,否则羌胡骑兵的袭扰会多得要死,以后难得有安宁日子;也不能太往南,因为不排除董卓派部队从司隶北上,断然剔除北面的威胁。总体而言,羌胡的威胁更现实也更迫切,所以朱儁最好在河套南部选个地方落脚,跟司隶保持点距离就行。

    肤施就非常适合。

    按照大汉朝行政划分,龙领就在上郡肤施县境,肤舒在龙领南面25里,离司隶接近三百里,董卓军就算想扼杀朱儁在河套的事业,也需要做准备,没办法来一场走就走的野游。

    至于羌胡,肤施离北面的古长城距离百里,等以后站稳脚跟步入正轨,将兵力推进到长城一线,治下安全将大幅提升。况且还有个龙领挡在前面,以羌胡各部对龙领的忌惮或痛恨,要么不敢过来,要来也是先找龙领麻烦,朱儁到时派部队帮衬一下就好。

    初来乍到,前途叵测,安全肯定得摆在第一位。

    此外肤施曾经是上郡治所,底子扎实,从未来发展的角度看也很不错。

    鱼不智对此求之不得。

    大汉朝势力重新进入河套,谁也不清羌胡会做出怎样的反应,朱儁是久经战阵的名将,自然懂得如何保全自己。如果只有他的一万五千重步,朱儁未必会进入河套,可逐鹿领提前在河套设下据点,后勤补给体系已成,逐鹿领的实力也有资格和他开展合作,朱儁才敢痛下决心。

    朱儁将肤施作为据点,与龙领形成守望相助之势,龙领安全系数大增。

    在河套这么危险的地方,有一座靠山实在太重要了。

    “昔日朝廷逐渐放弃河套之地,郡县废驰,百姓迁居内地,土地荒芜。肤施县城离龙领这么近,我曾经专程跑去看过,生活和城防设施大多完好,稍事整修就可使用,盘踞在县城的贼寇也不难对付。最大问题是城市没人,老百姓早就跑得没有了影子,重新收拢流民恐怕没那么容易。”鱼不智叹道。

    城是现成的,设施也是现成的,拿过来就能用,可城里没有人。

    朱儁要想在河套立足,需要大量人口支持。

    有人口就有税收,有人口就能从事生产,兵员也是从百姓中征募而来,什么都离不开人,但河套最缺的恰恰就是人。

    鱼不智其实特别不理解朱儁到河套发展的决定。

    河套汉人老百姓都跑得没多少了,发展个毛线?龙领要不是为了解决人口,恐怕也不至于跟羌胡大打出手。最后徐庶揣测,朱儁很可能是在打司隶、并州的主意,董卓在司隶倒行逆施,并州军精锐随吕布投了董卓导致异族侵犯并州日甚,朱儁在河套揭竿而起,表示施行仁政并提供安全保护,百姓自然会迁过来。虽然看到成效慢一点,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朱儁对此却只是笑了笑,毫不在意的样子。

    “等老夫占据县城,将县府班子搭起来,流民自会纷至沓来。”

    鱼不智和徐庶面面相觑,在两人看来这真是谜之自信,但朱儁显然是认真的,应该有办法解决人口问题,否则他也不会放弃中牟跑到河套吹风。鱼不智对此乐见其成,朱儁越强大,龙领越安全。

    “既如此,先恭贺大人旗开得胜,大展宏图。”

    朱儁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点头道:“虽是如此,前期还需不智襄助。”

    鱼不智慨然道:“力所能及之事,不敢推辞!”

    他的并非客套话,朱儁能不能在河套扎下根,直接影响到龙领安危,有一位大汉名将在上郡坐镇,只要不是混得太差,羌胡骑兵轻易不敢放肆。就凭朱儁跑到河套帮龙领击退羌胡的情分,逐鹿领涌泉相报也是应该的。

    朱儁也不客套,直接道:“老夫想借个人。”

    “借人?”

    鱼不智有些发毛,朱儁这样的人物眼界非常高,该不会是看上了徐庶?徐庶的才华就象黑暗中的火把,遮都遮不住。朱儁部在五龙山潜伏这些,徐庶有跟朱儁接触过,相谈甚欢,可徐庶是逐鹿军主帅,也是领地唯一的王级谋士,其重要性无可替代,朱儁要真是看中了徐庶该如何是好?

    “大人想借谁?”鱼不智硬着头皮道。

    “治理郡县离不开精干官吏,老夫在中牟讨伐董卓,帐下多军中健儿,文职官员甚是缺乏。为管辖诸县就地征辟了一些官吏,然而才能普遍不彰,应付吏的差事勉强能胜任,更重要的事情却是不敢指望。老夫需要一个能统筹管理众吏的主事者,另外就是河套形势与别的地方不一样,面临的外部威胁更大一些,主事之人需有胆识,最好懂得一些军事……”

    鱼不智越听脸色越难看。

    敢情还是看上了我家元直啊!

    难道你以为资历老、帮了本城主的忙、外加一长串看起来客观的理由,本城主就会把徐庶交给你?做梦!哪怕是借也不行。

    朱儁在朝为官多年,见鱼不智下意识望徐庶,哪会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朱儁来河套没多久,跟徐庶打交道次数不多,徐庶的能力却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当然很想要徐庶,此子不仅政略高明,谋略之才更是让他惊叹,朱儁甚至旁敲侧击地让人调查徐庶。

    得知徐庶出身寒门,而不是那些世家,朱儁自忖把徐庶拉过去帮他的把握相当大。鱼不智在领主中算是混得不错了,但官职也就是一个六品勇毅护军,杂号,朱儁却是车骑将军,仅次于大将军和骠骑大将军,位次上卿,或比三公,身份地位完全不是一个档次,他要谁过来帮忙,难道不应该开心得赶紧过来?

    可正是因为做过调查,朱儁彻底断了对徐庶的念想。

    原因很简单:朱儁欣赏鱼不智这“忠直之士”,徐庶对鱼不智太重要了。他若是真要挖徐庶,鱼不智妥妥跟他离心离德,既寒了一位忠直义士的心,又会失去一位强援——在河套地区,逐鹿领很可能是他能找到的最强援兵。

    朱儁知道绝不能那样做。

    所以他决定让鱼不智清楚,他为什么找逐鹿领借人,理由是很充分的,而且他真的是打算“借”,而不是变相挖墙角。

    不过自己刚才的解释,似乎让鱼不智更加担心……

    见鱼不智明显想歪了,朱儁笑道:“老夫想借冯车骑之子。”

    鱼不智一惊:“冯鸾?”

    “正是。老夫已派亲信去长安暗中招揽故旧,等我的那些故旧过来了,就可将冯车骑之子送还,不智可愿割爱暂借于我?”

    原来是冯鸾!

    朱儁部藏身五龙山期间,粮食补给悉由野马镇提供,冯鸾尽地主之谊。朱儁起初压根没想到,鱼不智在龙领十里之外还有一个据点,而且准备往城市级规模发展,那时候朱儁就在感慨鱼不智大手笔,两个城市级据点呢,就这样放在河套地区,鱼不智的胆儿有多肥,朱儁算是有了个初略认知。

    可朱儁很快发现,他还是低估了逐鹿领的冢底。

    野马镇那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年青人,居然是冯车骑之子?

    刚得知这个消息时,朱儁第一反应是惊讶,第二反应是生气。

    冯车骑何许人也?

    大汉四朝名将,战功彪柄且又正直无私,过世十余载而威名至今不坠!

    仔细起来,朱儁和冯绲有很多相似之处。

    都是出身地方豪族,都是朝廷名将,都有镇压叛军的丰富经验,都做到了车骑将军,都对朝廷忠心耿耿(这点尤其重要)……如今的朱儁已经算是汉室少有的名将,可朱儁自问功绩、品行和人望都不及当年的冯绲,冯绲不仅是他的前辈,也是他衷心钦佩的榜样。

    在河套意外地遇见冯车骑之子,朱儁心中欢喜莫名。

    朱儁认识冯绲和冯允,但不认识冯鸾,只知道冯车骑之子有任过郎中,后来因父亲得罪宦官集团的缘故,索性和叔叔冯允一起辞官回乡。冯氏是巴郡豪族,被鱼不智请出山倒也不奇怪,可你把堂堂车骑之子怎么安置的?在一个附属领地任主事官吏!

    浪费人才啊!

    这样安排置冯车骑于何地?

    朱儁当时就生气了,认为鱼不智薄待了冯鸾,打算把冯鸾挖过来重用。可惜冯鸾却不领情,直言冯氏对朝廷已彻底失去信心,无意再为朝廷做事,且加入逐鹿领后已正式出仕,领主待他不薄,离弃则不忠不义云云。

    朱儁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了,但他还是认为冯鸾这样的人才有点被埋没,刚好他身边缺一个有能力的政务官,就萌生了借调冯鸾的想法。朱儁有些眼红鱼不智帐下有那么多人才,徐庶就不了,龙领主事者是鹿门山弟子,野马镇主事者是冯车骑之子,河套领地就放了三位能干的谋士和官吏,如此浪费人才你好意思吗?

    没什么好的,借一个!

    徐庶不能借,冯鸾总可以吗?

    名家之后,任过郎中,父辈有治军经验,冯鸾胆识应该不会差,受家学熏陶多少有些军事知识,正好帮他管理官僚体系。

    鱼不智泪流满面。

    您老要冯鸾直接名字多好,干嘛扯那么多别的,心脏病差点吓出来,以为您老打徐庶的主意呢。借徐庶肯定没门,可若是借调冯鸾大可以商量,把冯鸾放在野马镇是为了看起来更象是一个独立据点,毕竟野马镇还没有发展起来,传送体系的完善意味着翟冏可以两边都抓,或者另外派个转职官吏过去就是了。

    如今龙领和朱儁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把冯鸾借给朱儁,可以帮他更快打开局面,又能让双方联系更加紧密,那就没什么好犹豫的,借了!

    见鱼不智爽快应诺,朱儁老怀大慰。

    不愧是老夫看好的忠直之士呢……

    这时候翟冏走进来,带来了战场清点结果。

    此役缴获兵甲若干,兵甲不怎么值钱,主要看战马。

    战斗中伤残战马数量未予统计,缴获上品战马4200余匹,其中约3000匹基本无伤损,另外1200余匹需治伤调养后才知道能否正常使用。

    朱儁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么多!

    当听到鱼不智,那三千匹完好战马归他的时候,朱儁难得地激动了。虽联合作战战利品大家分,朱儁出兵多占大头也得过去,但鱼不智的仗义还是让朱儁非常感动。

    他没有推辞,在河套混没骑兵可不行,迫切需要这批战马。

    翟冏又道:“投降的羌胡有四千余人,应如何处置?”

    鱼不智还没吭声,朱儁下意识地来了一句:“通通杀了就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