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661章 名臣之心

时间:2017-10-22作者:懒猫不瘦

    近期羌胡大举南下,所到之处,玩家据点无不望风而靡。

    城市级领地还可靠石制城墙独善其身,村镇级据点却没有那样的待遇,被羌胡骑兵抢掠的不计其数,大家敢怒不敢言。

    原以为城市级据点够安全,但有人曝料河套地区一个叫神兵领的二级城市被围攻。视频中可以看到,羌胡骑兵居然正儿八经地扛着长梯攻城,引得玩家世界一片哗然,领主们尤其悲愤。游牧骑兵这是想做什么?要是连攻城都能玩转,玩家以后还怎么活?npc势力有必要这样全面发展吗?

    虽神兵领被攻打是特例,而且发生在东汉朝廷势力鞭长莫及的河套,可神兵领的遭遇还是让很多领主后怕,唯恐自家的据点成为下一个受害者。于是这几领主们情绪普遍不稳定,痛骂官方厚颜无耻,怒斥浮屠不作为,理由也很充分:你丫的把npc部队等级调那么高,害玩家据点打不过异族!

    龙领发生的事情,让许多领主停止了碎碎念。

    一个乡镇级据点打退万余羌胡骑兵?

    太夸张了!

    一定是幻觉!

    可视频中的战马和俘虏分明不是p出来的……

    龙领不是普通领地,这一点大家有共识,疑似子龙的少年武将在龙领,单凭这个,龙领打出漂亮仗是理所当然的。但羌胡侵犯龙领的时候,疑似子龙带走了所有骑兵,龙领剩下四千多步卒,竟然也扛住了羌胡骑兵进攻,最后大获全胜,浮屠是不是应该出来解释一下合理性?

    即使后来有一万多步卒出来助阵,这战果也太过分了!

    太过分了!

    太过分了!

    龙领匪夷所思的胜利,难道不是开挂的结果?

    还有,这一万多重装步卒是什么来路?

    为什么会进入朝廷舍弃的河套?

    他们为什么帮助龙领?

    龙领之主到底是何方神圣?

    所有人都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整个世界好象被问号充斥着。

    神兵领。

    “劳资昨晚还担心龙领被打爆,逆刺因我们求援把帐算到神兵领头上,平白增添一个死敌,没想到打个盹的功夫,那边赢了?”雨夜明显有点懵。

    金坷垃也被龙领的战绩震惊了,一脸便秘道:“我也没想到……”

    “话龙领的骑兵到底来没来?到现在都没有动静,劳资的城在挨打!”

    夜雨有些抓狂,他确信龙领之主无法拒绝他开出的报酬,也得知龙领派出了骑兵,为首者正是疑似子龙的将。可龙领骑兵出来的已经相当久,昨中午就有出发,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出现,难道是路上遭遇到羌胡骑兵?

    金坷垃默默转头,他最初非常不情愿夜雨以那件东西作为救援的报酬,更希望用别的条件换取龙领出兵,但雨夜对神兵领灌注了太多感情,只要能确保神兵领不失,不惜付出任何代价。金坷垃理解雨夜,这位老朋友动辄称神兵领是“劳资的城”,虽是过过嘴瘾,却能明领地在他心中的份量。拿那件东西作为报酬虽显可惜,却能让龙领尽力援救特别领地,两相对比,感觉还是特别领地重要一些,也就答应了雨夜的计划。

    龙领骑兵迟迟未现身,金坷垃难免忐忑。

    跑到龙领求援的雨夜没见到领主本人,接见雨夜的是一位翟姓副镇长,这是意料之中的事,逆刺至始至终没承认跟龙领有关系,不出面是正常的,但龙领之主必然是那个拍板的人。但龙领之主未现身给金坷垃带来了困扰,他们没办法直接跟龙领领主询问援军的进展,既然龙领骑兵昨就有出发,那个翟副镇长同样不清楚骑兵当前位置,神兵领只能继续等待。

    羌胡对神兵领的进攻没有收手的迹象,攻势越来越猛。

    金坷垃心中越来越不安。

    要是援军路上碰到别的羌胡骑兵,神兵领的麻烦可就大了……

    金坷垃和雨夜忧心忡忡的时候,龙领办公室,鱼不智正带着徐庶等人,与一位面貌清癯的老者谈笑正欢。

    鱼不智拎起一个酒坛,拍开封泥,浓郁酒香扩散开来,令人闻之欲醉。

    老者深吸一口气,仔细品味着酒香,问道:“这就是传中的巴乡清?”

    “大人明鉴。”

    鱼不智满面笑容,起身亲自将巴乡清倒进青铜酒爵中,双手捧给老者,老者欣然接过,鱼不智自端起一爵,敬老者道:“大人率虎狼之师进军河套,不惜冒险进军援助龙领,深明大义,高风亮节,不智钦佩万分。昨晚一战,歼灭俘获羌胡近万,一扫我河套汉人只能被动挨打之颓势,龙领也得以幸存,皆大人之功,容在下满饮此爵,敬大人和麾下将士!”

    老者笑容收敛起来,哂道:“高风亮节言过其实,中牟诸县破败不可守,关东诸侯又不肯支援老夫对抗董卓,势单力孤,事不可哦,老夫自当另寻去处,为朝廷保留一支勤王之师,以待来时。老夫本可占据州郡割据一方,但为朝廷效命多年,不愿如关东诸侯那样私相攻立,败坏朝纲,自坏名节,不得不隐忍至今,不幸再为宵所败,还连累颍川、陈留生灵涂炭。”

    “老夫反躬自省忧愤难平,渐有僭越之念,心中更是惶恐。”

    “进退两难之际,知不智在河套建据点,敢以乡镇之力与羌胡争锋,不愧是我大汉朝忠直之士。就冲这一点,既知龙领有难,老夫不可不救!”

    “再中牟不能再呆了,不智敢在河套开拓进取,老夫安能落后于汝?吾不愿效法乱臣贼子割据地方,又不齿与董贼同殿为臣,到河套为我大汉朝收复失地,不违朝制,不损名节,岂不是一个好归宿?起来还要感谢不智向老夫求援,让老夫茅塞顿开……”

    这位老者就是大汉名臣宿将、车骑将士朱儁。

    袁绍担心朱儁进军魏郡,率冀州军主力拼命往邺城跑,殊不知朱儁压根没有象他想的那样抢夺地盘,而是率部悄然转进河套。

    非不能,实不愿也。

    朱儁对汉室的忠诚、对人臣名节的坚守,令人钦佩。

    名臣之心,可昭日月。

    鱼不智对这位长者肃然起敬,将青铜爵高高举起,道:“大人,请!”

    “请!”

    爵中美酒一饮而尽,两人相视一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