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659章 四族之战 下

时间:2017-10-20作者:懒猫不瘦

    羌胡大军上前,龙领面临的压力猛增。

    被破坏的木制围墙和拒马越来越多,据点防御漏洞越来越明显。刚投入战斗的羌胡骑兵绕过镇北正面防线,向龙领东西两翼穿插,开辟新战场,徐庶不得不将磐石营预备队派了出去,曲晨也开始进入一线作战,凭其盖世武力掌控一片区域,大戟寒光迫人,挥舞间总有羌胡殒命,稳住了阵脚。

    战斗初开时龙领施放过一个军团技,此后再没使用,但随着压力大增,曲晨和徐庶再不敢有所保留,接连放出两个军团技。

    羌胡骑兵实力上有明显优势,领主部队其实难以抵挡,可是磐石营有魁塔和徐庶的加成,又占据防守之利,实战中倒也没有落了下风,反而局部还有些许优势,羌胡的碾压战生生打成了消耗战。到这个时候,双方兵力上的差距成为关键,前期的战斗中羌胡虽然吃亏不小,折损两千余骑,剩余部队仍在龙领守军两倍以上,两军对耗,龙领也吃不消。

    如果龙领外围防线被突破,就只能全线弃守外围,在镇内与敌巷战。

    三级乡镇面积有限,进入巷战阶段,骑兵凭借兵力和机动力优势可以迅速完成区域分割,各个击破,龙领守军将陷入更大被动。虽说留有后手,可把镇内作为主战场,战斗结束后龙领多半也被打得稀巴烂。龙领的三级乡镇建设任务接近尾声,即将冲击一级城市阶段,经不起如此折腾。

    围绕龙领外围防线的战斗越发激烈。

    “羌胡首领决心很大啊,要不要从逐鹿领紧急调兵过来?”鱼不智道。

    逐鹿领传送体系已成,主据和特别领地连成一片,必要时可远程调兵。龙领和野马镇因此毗邻的缘故传送费非常便宜,其他据点间传送费用高昂,逐鹿领到龙领的传送费是6000金/人,虽比传送到飞鱼领的万金便宜不少,但成规模调动部队的开销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此时鱼不智无比怀念賨人,如果賨人在这里,大门板阵往前线一排,守军会轻松许多,可惜红菽部落迁移五龙山刚刚起步,赶不上这场战斗。

    逐鹿领最近扩军准备打名城,领地经济相当拮据,但突袭哲罕部之后,龙领被围攻的风险大增,鱼不智于是找两大军团和紫风领借钱。他知道正常调兵劳师远征来不及,且羌胡是否真的来犯在两可之间,虽说传送部队代价昂贵,却是当前最靠谱的选择。

    鱼不智借到三百万金,最多可以从逐鹿领紧急传送500人过来。

    徐庶摇头道:“算了吧,这种规模的战斗,多五百人少五百人差别不大。名城战快开始了,白毦和飞军是名城战主力,传送过来的部队还得赶回去,又是一大笔钱,易副城主可经不起这么折腾。”

    鱼不智不再多说什么,他了解徐庶的性情和作风,拒绝传送部队过来,说明战局仍在掌握之中,有把握击退难犯之敌。逐鹿领兵事都是徐庶在抓,鱼不智知道大概,提出派援军只是担心磐石营扛不住羌胡猛攻,影响后续计划实现,既然徐庶这样讲,鱼不智也就彻底放下心来。

    想到易风抓狂的模样,鱼不智嘴角微微翘了起来。

    三支响箭飞上天空,发出凄厉的尖叫。

    正率领后队奔向龙领的武帅心中一凛,这些响箭让他涌起强烈的不安。但仔细一琢磨,龙领应该玩不出更多花样,就算那两千多龙领骑兵赶回来,对阵万余羌胡骑兵也只有跪的份,挽救不了龙领破灭的命运。

    从目前形势看,龙领守军不过是在勉力支撑,不可能扛太久。

    攻破龙领,蛮牛部才有光明的未来!

    武帅不再犹豫,喝令部队全速前进。

    “咿咿!”

    十多个瓜兵从烟暗中跑了出来,如果不是习惯性地发出声音,恐怕没有多少羌胡骑兵会注意到这些小家伙。瓜兵圆滚滚的身材跑动时颇有喜态,与其说它们在跑,倒不如说滚来得形象。

    “又来了啊。”

    武帅皱起眉头,他见识过瓜兵的战斗力,这些小东西刚出场时挺吓人,但交上手就原形毕露,虚有其表而已,羌胡骑兵的战斗力足以把它们打爆。武帅知道龙领必定有会术法的巫师,巫师会让人感到害怕,但恐慌程度和神龙比完全是两个概念,神龙让人不敢抵抗,巫师的法术却是可以承受的。

    在瓜田那边,瓜兵的神秘面纱就被揭开了,羌胡骑兵已经知道马刀可以轻松解决掉这些小东西,爆掉瓜兵的速度越来越快。龙领的巫师要么是法术渐渐不济,要么是意识到瓜兵再难吓到人,召唤瓜兵的间隔越来越长,且召唤的数量也在逐渐减少,最近一次只召唤了三个瓜兵出来捣蛋。瓜兵已经有一阵子没出现过了,原来龙领巫师将战场改到了据点附近。

    不等武帅下令,十多名骑兵离开大队,准备打爆瓜兵。

    这些瓜兵却不象在瓜田时硬碰硬,咿咿地叫着,将精巧的小烟刀一收,迈着两条小短腿开跑。虽说瓜兵跑的速度不快,但个头矮有时候也是好事,随便往马群里一钻,追兵就失去了目标。

    只有四个瓜兵被拦住,其余的都逃过了追杀,跑得影子也不见了。

    武帅对此并不在意,吓人的小伎俩而已,跑没跑掉无关大局。

    忽然一阵马嘶和惊呼,一支骑兵前队毫无征兆地集体摔跟头,绊倒了后面的同伴,于是后面跟着倒了一片,还发生了踩踏事件。摔跟头的原因,是地面上突然荡起一根绳索,绊马索对付奔行中的骑兵很好用。

    问题是事发地点在镇外,龙领全面被围,谁拉的绊马绳?

    一个圆滚滚的东西飞了过来,落地之后弹起,撞到战马或人身上转向,速度渐渐慢了下来,最终停在众人面前。

    “咿咿!”

    武帅倒吸了一口凉气。

    龙领守军出不来,能溜到外面拉绳的显然是瓜兵无疑,难怪这些瓜兵刀都收起来了,也不象先前那样跟羌胡骑兵正面刚,敢情是专门来干坏事。以瓜兵的小身板,吃不消战马冲击绳索的力量,被反弹之力震得到处乱滚,但它们已经完成了任务,前面的战马倒下,后面的骑兵根本来不及反应。

    瓜兵们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带东西,绳索应该是守军提前布下,只需力大的军士用枪尖在地上划一条浅沟,将绳索铺在沟里,烟暗之中羌胡骑兵根本看不到,战马行进间也很难让绳索移位。守军却清楚知道绳索的位置,临战时派一些小瓜兵出来,两边一拉,绊马索就成了。

    这种手段能反复使用,谁也不知道龙领在镇外布置了多少绳索,即使那些使用过的绳索也不会凭空消失,有废物利用的条件。

    好巧妙的手段!

    好厉害的瓜兵!

    这些瓜兵不会是成了精吧?

    哪来这么厉害的巫师?

    被反震之力弹到人前的小瓜兵,没能逃过羌胡骑兵的围剿,被几把马刀叮叮当当一阵猛敲打回原形,恢复烟色瓜籽形态。但其他地方接连有瓜兵发难,两两一组,拉绊马索不亦乐乎,羌胡骑兵一阵大乱。

    几个瓜兵摇摇晃晃地跑到一块空地,将铺着地上的布扯起,布下面是一条沟,沟里堆满了干柴。这时候镇内射出数十支火箭,绝大多数都落在空地上,仅三支箭落在沟里,腾地一下升起偌大的火头,显然沟里有火油。大火越烧越旺,迅速连成一条线,没有扯开布的地方也很快烧起来,形成一道长达数百步的隔离带,隔离带外面的骑兵不得不绕道。

    龙领有备而战,火沟一开,哪会给羌胡绕道进击的机会。

    更多地方陆续起火,火沟带迅速蔓延,很快在龙领外围八十步的区域连成一线,成功将羌胡骑兵分隔开来。怕火是马的天性,在大火熄灭之前,圈内的羌胡出不去,圈外的羌胡进不来。

    武帅的后队被隔在圈外,望着火势一筹莫展。

    被火势封锁在里面的羌胡骑兵约有四五千人,仍占据优势和战场主动,包括三个小部落的首领也在里面,部队指挥不成问题。龙领守军战力存在差距,且已苦战有小半天,疲态渐显,正常情况下,火沟隔离带里面的羌胡骑兵足以攻破龙领,但龙领祭出的守城手段层出不穷,对地形、环境的利用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尤其瓜兵的活跃,让武帅头大如斗,对本方能否攻破龙领完全没自信。

    武帅的担心是对的。

    火沟隔离带已顺利点燃,接连用绊马索暗算导致羌胡骑兵提高了警惕,且圈内骑兵多处于接战或即将接战状态,无需策马狂奔,再想靠绊马索阴人已变得越来越困难。瓜兵的附带任务原本已经完成,接下来的时间无非是用它们的小烟刀砍马腿,给羌胡骑兵添乱,但某位领主想到一个新创意,培瓜开始了全新尝试。

    羌胡骑兵后援进不来,防线暂时轻松了一些。

    曲晨被从前线召回,配合培瓜做实验。

    “我要怎么做?”曲晨看着地上抱成一团的小瓜兵,一脸茫然。

    “用力把它打出去,让它去撞羌胡,人或马都行。”鱼不智一脸坏笑。

    曲晨很快明白了自己的义兄想做什么。

    瓜兵砍马腿虽说能制造些麻烦,可牵制效果并不是太理想,而且要不了多久就会被敌人打爆,培瓜剩余法力支撑不了多久。再者按照领地计划,被火沟带围住的这些羌胡骑兵,已经被提前划入战利品行列,瓜兵砍马腿,弄伤了战马还是逐鹿领吃亏,所以有必要改变落后的战斗方式。

    鱼不智一直在观察战况,从瓜兵被弹飞获得启发。

    瓜兵实际战斗力有限,玩具似的小烟刀再怎么剁,划拉下的肉也不多。既然如此,还不如把瓜兵换个用法,刚才有些瓜兵受到外力作用弹来弹去,让鱼不智隐约有撞球既视感,把瓜兵当撞球打出去,会不会更有杀伤力?

    瓜兵虽然看起来卡通,却是全副武装的小战士,羌胡骑兵马刀砍在身上发出的声音跟打铁一般,瓜兵被打爆是因为体内法力耗尽,而不是铠甲质量不好。瓜兵身体浑圆,从实战看弹性貌似相当不错,比篮球大的沙包打在身上是什么感觉,只是想想都觉得痛。

    鱼不智希望瓜兵象撞球在敌群中乱碰,取得一球击出敌阵自乱的效果,这就需要瓜兵出发时有足够的初始速度,鱼不智琢磨着回头得让禽迪发明个类似发射器的东西出来,现在事急从权,把曲晨叫回来当人形发射器。

    “用力打出去是吧……”

    曲晨喃喃自语着,将大戟插在地上,接过一根棍子猛地一击。

    “呯”。

    曲晨望向前方,瓜兵呢?

    鱼不智面无表情:“轻点,被你打爆了。”

    曲晨默默转身,培瓜默默地召唤出新的瓜兵,继续试验。

    尽管曲晨减轻了力道,第二个瓜兵依然被他一棍子打回原形。

    第三个瓜兵成功地飞了出去,准确地轰在一名羌胡骑兵身上,骑兵当场毙命,但期望的连续撞击没有发生,庞大的冲击力耗尽瓜兵最后的法力,归根结底,还是曲晨手太重的缘故。

    第四个瓜兵不幸打偏落靶。

    好在第五个瓜兵争气,命中首个目标后接连与敌骑撞了三次,每次撞击瞬间,在空中飞行的瓜兵都在尝试用手脚调整方向和借力,以便找到下个目标,有点自动追踪导弹的味道。美中不足的是瓜兵手脚稍稍短了些,变向调整的幅度和成功率受影响,但撞球效果初步显现出来。

    曲晨眸中精芒闪烁。

    他对充当人形发射器并无抵触,击打瓜兵杀敌效率远逊于他亲自动手,却胜在覆盖范围够大,可以照顾到大戟的区域,而且带来的混乱效果显著。他继续调整着击打力度,将瓜兵因撞击报废的时间尽可能延后。

    天空中瓜兵呼啸来去。

    逐鹿军的滚瓜战术,首次在游戏中出现。

    空中姿态调整靠培瓜,但落在羌胡眼中却是另一种解读,亡魂大冒。外面的数千羌胡骑兵只能以箭矢远程支援同伴,射不射得中完全不敢指望,聊尽人事,表示你们并不孤单。

    等到武帅决定壮士断腕赶紧开溜的时候,却发现他们已经被包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