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657章 四族之战 上

时间:2017-10-20作者:懒猫不瘦

    夜幕下,四族联军悄然向龙领进发。

    一万两千羌胡骑兵进攻四千多领地步卒,目标据点没有石制城墙防护,单看实力对比,两者完全不在一个档次,羌胡骑兵占据压倒性优势。羌胡进攻汉人村镇级据点的惯常做法,是纵马强行杀入,迅速解决战斗。

    但为了稳妥起见,武帅决定偷袭。

    客观地讲,这种做法有点猥琐。

    就好象搏击高手对上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直接上手即解决战斗,偏要展开风骚的步伐绕着书生绕来绕去,挖空心思占据书生看不到的死角,好发动致命一击。

    如此作为,分明有脱了裤子放屁之嫌,哪里是羌胡勇士的做派?

    可联军上下谁都没有提出异议,反而觉得正该如此。

    人的名,树的影,龙领的威名让他们不敢大意。

    没有谁敢把龙领当作普通乡镇级据点,哪家乡镇级据点有这么多兵?又有哪家乡镇级据点能重创一个羌胡大部落?攻打这个传说中有龙的地方,谁都不敢掉以轻心,无论多么猥琐多么保守的战术都不为过。

    武帅为自己找到一块遮羞布。

    “龙领骑兵向来喜欢搞偷袭,我等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于是乎,所有的猥琐都变得理所当然且光明正大。

    部队沿着帝原水缓缓前行,很快抵达距龙领五里处。

    武帅松了一口气。

    到达这个位置仍未被龙领察觉,羌骑已掌握了先手,从此处冲杀过去,骑兵跑完五里路要不了多长时间,守军仓促结阵防守,很难挡住骑兵冲击,何况还是如此大规模的骑兵部队。但武帅并没有得意忘形,此战不容有失,下令部队继续潜行,被发现的越晚,攻破龙领越容易。

    再往前走了一段路,前方出现一片瓜田。

    借着星月之光,依稀可以看到瓜田长势喜人,地上随处可见烟乎乎圆滚滚的物事,想来是长成的瓜果尚未采摘。骑兵们径直进入,低矮的瓜田阻挡不了战马的脚步。

    “呯呯”。

    接连有瓜被战马踏破发出轻响,汁水流出,空中飘荡着阵阵清甜香气。

    就在这时,数百步外突然发出一声尖啸,拖着长长的尾音直蹿天际。

    响箭!

    响箭一出,武帅顿时明白被发现了,再想继续偷偷接近龙领纯属奢望。不过他并不失望,联军能悄悄摸到这里才被发现,已经比预计的要好许多,剩下不到四里地,羌胡骑兵大可全速冲过去,据点守军很难组织好防御。

    “冲!”

    两千羌胡骑兵大声呐喊着冲了出去,他们来自蛮牛部,担负首攻使命。这些羌骑冲得极快,离龙领如此之近,越早赶到,守军越难形成有效抵抗,本方的折损也就越少。羌胡劫掠向来是能者多得,倘若他们这支先头部队能够一举击破龙领,战后获得的战利品会更加丰厚,至少能在蛮牛部应得的那一份里拿到大头。

    “元直所料不差,果然有人来啊。”镇长办公室内的鱼不智叹道。

    翟冏同样感慨不已:“军师谋算素来严谨,派骑兵突袭哲罕部是为扬威,希望对羌胡有效吓阻,却绝不会将保卫龙领的希望寄托在羌胡人胆怯之上,龙领一应准备均为应对羌胡大举来犯。”

    鱼不智挠头,状极苦恼:“我们的骑兵都出去了。”

    “主公何至如此?”

    翟冏讶然:“骑兵驰援神兵领,是您与军师商议后作出的决定,骑兵离开后领地战力下降,也有相应应对措施,何故如此,如此……”

    这位鹿门山弟子有点抓狂,完全掩饰不了惊疑的目光,您老人家决定让骑兵救神兵领的时候,可不是这么没底气的。翟冏不管军务,但他知道领主和军师行事谋划以谨慎著称,因此赵云带骑兵离开时他一点都不担心,现在领主的表现,让他直接怀疑领地备战是否充分。

    想到龙领有被攻破的可能,翟冏脸色变得惨白。

    这是他一手创建的领地,岂能甘心?

    “这么多天都没有羌胡来的麻烦,我当时是觉得不太可能有羌胡上门,骑兵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出去赚些外块,毕竟神兵领给的报酬太有价值了。”鱼不智仰天长叹:“骑兵要在的话,我们可以抓更多战马……”

    翟冏结结巴巴道:“就,就为这?”

    “当然是为这个,难道你以为元直会给羌胡击破龙领的机会?”

    翟冏泪流满面,不带您这样吓人的。

    鱼不智起身,施施然道:“听外面的动静来的敌人不少,我先去找元直。万一需要从主城那边紧急抽调部队过来,也能快一点反应。你派人通知野马镇那边,另外亲自回一趟逐鹿城,让易副城主督促各部做好准备,务必枕戈待旦,随叫随到,不可迟疑。”

    “诺。”

    翟冏身影消失在传送阵的时候,羌胡骑兵已开始向龙领冲锋。

    响箭、急促的马蹄声和呐喊声,在静寂的夜晚分外刺耳,立即引起滞留龙领附近的玩家关注。龙领骑兵外出未归,且马蹄声大到地面都在颤抖,大家当即知道坏了,定是羌胡大军来袭,龙领有难。

    龙领能不能渡过难关,玩家不是太关心。

    事实上,绝大多数人巴不得龙领就此完蛋。

    大家虽然是同类,不过龙领从未向玩家开放,拒广大玩家于千里之外,典型的自绝于人民。对行贿者没收犯罪资金也就罢了,还不忘加上烟名单,对擅闯者痛下杀手更是满手血腥,已经天怒人怨,最过份的是居然不声不响地拐走了子龙,如此邪恶的领地,被羌胡骑兵消灭才合乎天理嘛。

    很多玩家乐见龙领被虐。

    唔,正好搭个板凳,一边吃瓜一边看戏。

    奈何时值夜晚视线受影响,吃瓜群众纷纷赶往交战前线。

    “羌胡雄起!”

    “解放龙领!”

    “勿伤子龙!”

    烟暗中箭矢破空呼啸而至,马蹄声迫近长刀扬起又落下,白光连闪。羌胡骑兵可不管这些玩家要做什么,甭管带没带武器,甭管嘴里念着什么,先放翻再说,以为喊几声口号就是友军?太天真了!

    奔赴前线的吃瓜群众死伤大片,幸存者大骇,再不敢近前。

    羌胡骑兵的无差别杀戮,算是帮了龙领一个忙,不用担心有玩家窥视。

    对龙领而言,玩家比凶残的异族骑兵更可怕……

    两千先头部队杀光视线中的所有玩家,然后继续欢快地奔向龙领。

    玩家身娇体弱易推倒,顺手为之,几乎没有耽搁什么时间。

    龙领笼罩在漆烟之中,领地内没有灯火,隐约能听到些许人声和脚步,显然守军正在调动,但这么短的时间内,守军匆匆应战效果不可能太好。跑在最前面的几名羌胡骑兵眼尖,发现龙领镇门敞开,数人正在努力关门,见羌胡骑兵越来越近,竟然放弃了关闭镇门,踉踉跄跄地退回镇内。

    “表演太过浮夸啊,脑子好一点的都能看出有诈吧?”鱼不智吐槽道。

    徐庶淡然一笑:“虽是如此,对付未开化的胡人想来已经够了。”

    敌人既然来了,就算担心有诈,想必也会尝试一番,不可能扭头就走。羌胡先锋士气大振,呼喝着施展奔射之术,气势高昂到了极点。

    “快过来了。”

    “主公放心,我们挖了那么多坑……”

    青蛟龙发威一役,被三千羌胡骑兵迅速攻到木墙边,让徐庶非常不爽。当时还可以推说是领地初创没料到羌胡来这么快,现在显然不能再找那样的借口安慰自己,徐庶着实花了很多心思。

    这王级谋士发起狠来,搞出的东西着实有些丧心病狂。

    此前与哲罕部交手之后,龙领面临着被羌胡大举报复的危险,领地建设防御设施不遗余力,为抵御住骑兵冲击,龙领有很多极具针对性的布置。仅壕沟就挖了三道,最远的一道壕沟挖到了据点两里外,区区一个小乡镇,居然已经有了三环路,据说还打算继续挖四环。

    三环路以内,利用地形地貌大兴土木。

    譬如在低洼处挖出几个大坑,从帝原水引水进来,楞是造出几个小湖,既造出湖景,又人为阻隔了外敌入侵的道路。低处挖出来的土也没有浪费,往高处堆,垒起几座小山,再辅以植树造林,进一步挤压敌军可利用空间,想进攻龙领,可以选的路径已经不多了。

    以徐庶的谨慎和周密,留给敌人的路内容必然有很多“内容”。

    除两条供自家骑兵进出的安全通道,其他看似可以通行的地方,无不是机关重重。河套地区的敌人是羌胡骑兵,所有布置主要是为了防范骑兵,对守军步卒的影响反而没有那么大,苦心营造出来主场优势。

    即使那两条安全通道,也有活动障碍物给敌人添堵,路边备有木拒马,晚上或敌军来犯时将拒马搬到道上,用藤条或绳子绑在一起,就是一段移动矮城墙。附近再丢一些插着铁刺的木板,既能扎人又能扎马,再加上开战时领地守军各种添油加醋,想突破外围防线,得付出很大代价才行。

    一昧拒敌于外,不是徐庶这种层级智者会做的事,虚实相济才是王道。

    善良的徐庶贴心地为羌胡准备了进攻通道,其中帝原水上游河滩地带,就是理论上最佳突破路线,羌胡部落绝大多数在龙领以北,刚好可以用上。至于羌胡人沿理论最佳突破路线前进会遇到什么,唔,且拭目以待。

    龙领的外部防御体系,比逐鹿领和飞鱼领强很多,且难以复制。

    逐鹿领无法复制,一方面因为领地面积太大,主据和十多个附属领地,复制龙领的防御体系,工程量和工程耗费都会是天文数字;另一方面是逐鹿领安全环境和自我防卫能力、紧急动员能力远胜龙领,不用摆乌龟大阵。

    飞鱼领则是因为位置得天独厚,西线峡谷道一夫当关,东线城墙距海滩仅百余步,很难被攻破,不需要如法炮制。

    龙领的防御体系,都是被严峻的外部环境逼出来的。

    徐庶并没有一开始就祭出全部手段,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他认为有必要矜持一些,随时保持向羌胡骑兵送惊喜的能力。

    两千羌胡先锋感觉良好。

    守军想用弓箭阻挡他们的进攻,但烟暗是大家共同的敌人,不幸中箭的倒霉蛋只是少数,这种程度的战损在合理范围之内。他们不知这是徐庶故意网开一面的结果,还道是奇袭得逞,守军反应不及,心中雀跃不已。

    洞开的大门就在前方,距离仅百步!

    一个小黄球从镇内飞出,在羌胡骑兵群中爆裂,两百余骑下场领盒饭。但这支羌胡先锋对龙领的军团技早有心理准备,知道军团技威力十分强悍,却不能连续施放,族人被轰杀没有让他们胆怯,反而有逃出生天的喜悦,催马更疾,希望早一步冲进镇内。

    以他们对领地军队的了解,只要突入镇内,对方要不了多久就会崩溃。

    守军箭矢更加密集,竭力狙杀羌胡骑兵。

    随着羌胡骑兵越来越接近据点,守军的箭矢越来越准,不断有人落马,但羌胡骑兵知道到了关键的时候,顶着箭雨冲了上去!

    数十骑抢先入镇,一阵人仰马翻,惨呼声起。

    入镇通道摆了七八层拒马,羌胡骑兵烟暗中看不清楚,一头撞了上去,死伤惨重,后面骑兵不得不减慢速度。这时候道路两侧冲出大量守军步卒,有的持枪,有的用矛,全都是克制骑兵的长兵器,从拒马空隙中捅刺,在后方箭塔和箭手的支持下,不断收割羌胡骑兵的性命。

    羌胡骑兵失去速度,冲击力大减,只能用马刀和守军肉搏。

    尚未入镇的羌胡骑兵分散开来,拼命砍木制围墙,希望尽快打开缺口,开辟更多入镇通道。龙领守军显然不会坐视他们破坏公物的行为,围墙后的步卒枪矛齐出,捅得羌胡骑兵叫苦不迭。

    先头部队被挡在据点外围,持续折损,几位羌胡首领却振奋不已。

    没有龙!

    不用武帅提醒,另外三位首领主动让本部人马参与进攻。

    按照以往的经验,只要击破城墙,守军抵挡不了多久,再不上就晚了。

    数千骑奔向龙领,马蹄声大作。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