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653章 龙凑之战

时间:2017-10-19作者:懒猫不瘦

    192年的这个春天,给人的印象不是生机和希望,而是死亡和毁灭,充斥着肃杀萧瑟之意。

    羌胡大举南侵,寇击司隶多地,董卓的部队忙着四处灭火。

    羌胡骑兵来去如风,所幸董卓麾下骑兵也相当强悍,无论他亲自带出来的西凉铁骑,还是跟随吕布等将领倒过来的并州狼骑,都是长年与异族作战的精锐骑兵。部队素质不弱于羌骑,武将能力则更胜一筹,与羌胡骑兵交手明显占据上风,接连有羌胡骑兵受挫的消息传出。

    可羌胡部落普遍有粮食不足的问题,为了部落生存发展,无论如何也得抢些粮食回去,所以明知董卓的部队如狼似虎,也必须硬着头皮撑下去。各个羌胡部落几乎都有参与行动,算得上倾巢而出,目前兵力上占据优势,具备与司隶守军硬撼的能力,羌胡与董卓部队在很多地方交手,互有胜负,谁都没有办法迅速确立胜势,混乱的时局看来还会延续。

    与此同时,河北战事再起风云。

    界桥之战以袁绍获胜告终,迫使公孙瓒退回幽州,但界桥之战双方的战损并不是太大,公孙瓒和袁绍各自调兵遣将,积蓄力量,准备再次对决。

    赢得界桥之战的袁绍,占据着场面的主动,趁公孙瓒被迫撤退的机会,派部将崔巨业率兵进入幽州,围攻被公孙瓒占据的故安县城,但久攻不下,撤退时被公孙瓒派三万人追击,在巨马水大破袁绍军,杀七八千人。

    这就是巨马水之战。

    巨马水之战的胜利,让公孙瓒再次看到逐鹿中原的希望,趁冀州军兵败混乱之际乘胜追击,挥师南下。公孙瓒所部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收复渤海,攻入平原境内,一直打到黄河,袁绍才重新集结起大军,在临近古黄河渡口的龙凑城,与公孙瓒再次发起火星撞地球的大会战。

    河北争霸的第三次大会战,龙凑之战开始!

    公孙瓒和袁绍开战以来,双方军队你来我往,时而南军压倒北军,时而北军压倒南军,但总体而言,都在按照历史主线剧本推进。

    界桥之战如是。

    巨马水之战如是。

    包括在龙凑第三次大对决,也是史料中有明确记载的。

    按照历史主线情节,公孙瓒在龙凑被袁绍打败,不得不再次退回幽州,从此被压制在幽州境内,彻底失去锐气,在与袁绍的长期战争中耗尽兵粮,最终陷入颓势不能自拔,落得饮恨败亡。

    (巨马水之战和龙凑之战资料很少,孰先孰后有不同看法,本书采巨马水爆发在前、龙凑爆发在后立场)

    龙凑之战却与历史主线出现了一些偏差。

    冀州军与北平军在龙凑对决,鏖战月余,两军均损失惨重,但北平军并未象历史主线情节中那样被击败,而是和冀州军战了个旗鼓相当,大家谁都奈何不了谁。两军激战正酣之时,袁绍后院起火,魏郡有叛军勾结黑山军的于毒造反,攻陷邺城,州治老巢被攻占,袁绍不得不留下部分军队与北平军对峙,自己亲率主力回师平叛。

    冀州军仓皇撤退,北平军并未死死咬住不放。

    并非公孙瓒坐失良机,而是条件不允许。

    巨马水之战结束后,公孙瓒将得胜之师南击,从幽州进入冀州渤海境,收复渤海后继续南下。龙凑在平原境,平原属于青州地盘,北平军从幽州打到冀州、再打到青州,士卒已显疲态,由于前线与幽州大本营离得太远,粮草供给也渐渐吃紧,北平军迫切需要休整和调运粮草。另一方面,袁绍虽退走,却留下一部精兵与北平军对峙,公孙瓒没有胜算,见好就收。

    龙凑之战的结果,显然与历史主线情节不尽相符。

    两军在龙凑战和,结果影响深远。

    两位诸侯的控制区域与历史上不同。

    龙凑之战结束后,公孙瓒势力原本应该彻底退回幽州,袁绍收复失地,不久前刚刚被公孙瓒占据的渤海郡再度易主,复归袁绍。可游戏中由于袁绍退兵回攻邺城,没能击退平原境内的北平军,更不可能收复渤海。实际上,公孙瓒的收获远不止渤海一郡,还包括青州平原郡大部分领土,占领了平原东部全部区域,势力范围直抵黄河下游。

    公孙瓒不仅获得了更多土地和人口,还有更多。

    北平军重新获得战略主动权。

    幽州-渤海郡-平原郡,由北到南连成一线,尽在公孙瓒掌握之中,再加上袁绍老巢被黑山军攻占,战略主动权在公孙瓒这边姑。按照目前态势,北平军对冀州军形成了北面和东面夹击之势,与历史上被逼退回幽州境内,形成南北对峙之局,情势上显著不同。

    另一方面,北平军占据平原东部,有利于同袁绍争夺青州。

    历史上公孙瓒任命的青州牧田楷,以平原为据点与袁绍长子袁谭交战。

    那时候刘玄德就归田楷节制,赵子龙出任骑将,苦战两年最终被击败。要知道青州并不是主战场,没有资料显示袁绍有给袁谭配置强人,譬如说河北四庭柱那个级别的猛将,以关张赵的盖世勇武,即使颜良文丑张郃高览同在青州,也应该有一战之力,但实际情况是田楷败退逃回幽州。

    究其原因,很可能是龙凑之战后公孙瓒败退幽州,渤海郡被袁绍收回,切断了幽州和青州的陆路联系,田楷孤立无援,落败是迟早的事情。现在渤海回到公孙瓒手中,青州田楷部可源源不断地获得幽州的支持,生存环境与历史上的困窘大相径庭,未来战局如何发展,怕是谁都说不清楚。

    为什么出现有悖于主线情节的结果?

    玩家虽被排除在河北争霸战之外,但这并不影响玩家关注这场大对决,并探寻出现这种状况的原因。

    有玩家认为,是黑山军攻陷邺城所致。

    邺城不失,袁绍未必会退,毕竟当时龙凑大战两军基本保持着均势。有玩家质疑说邺城被攻破匪夷所思,怀疑与袁绍与黑山军深刻矛盾的缘故,导致游戏中出现了邺城陷落的情形,算是意外事件影响主线情节的铁证。

    但随即有玩家指定,邺城被攻陷确有发生。

    《魏志》中记载,袁绍在某年的三月三日上巳节在薄落津大宴宾客,席间突有探马来报魏郡有叛军勾结黑山军的于毒造反,攻陷了邺城,席间宾客闻此大变都惊慌失措,唯有袁绍神态自若、指挥若定。《英雄记》中则记载这件事情发生于袁绍破公孙瓒之后。

    有资料显示,黑山军的于毒在193年6月就被袁绍在鹿肠山剿灭了,因此袁绍于三月在薄落津宴请宾客的事情应该是发生在193年以前,某次战胜公孙瓒的战争以后,确切地讲,是192年或193年。再结合《英雄记》描述,历史上三大会战第二场巨马水会战是公孙瓒胜,袁绍赢下的是第一场界桥之战和第三场龙凑之战,不过游戏中龙凑之战当时未分出胜负,只有界桥之战满足条件。

    邺城被黑山军攻破事件,只能发生在192年春。

    此时距袁绍入主冀州不久,人心不稳,韩馥旧部发动叛乱并不奇怪。

    因此,这时候魏郡叛军勾结黑山军于毒造反攻破邺城,是合乎情理的。从相关历史资料看,邺城显然很快被袁绍收复,考虑到袁绍当时与公孙瓒激烈对抗,公孙瓒不可能放弃袁绍后院起火的机会,很可能是黑山军得手时龙凑之战已分出胜负,袁绍击败了公孙瓒再回师邺城。

    如此说来,邺城失陷合乎历史情节走势,并非影响龙凑之战的主因!

    有玩家指出:龙凑之战结果改变,是因为冀州军未能迅速击败北平军。

    细细想来确实有几分道理。

    从幽州一路推到青州平原境内,北平军已经是强弩之末,本来难以避免被袁绍击破,从袁绍主力回师邺城而公孙瓒没有追击,不难看出北平军多么疲惫。冀州军本有机会迅速在龙凑打败北平军,可惜错失了获胜机会,战事持续了一个多月尚未分出胜负,邺城兵变依时发生,只能黯然退走。

    不是冀州军延误战机,是北平军太过顽强。

    随着更多细节被扒出,大家发现有一支部队对战局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这支部队就是白马义从!

    冥冥之中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跟大家开了个玩家。

    白马义从本来不应该出现在龙凑之战!

    按照历史轨迹,白马义从应该在界桥之战覆灭,成就了鞠义统领的先登死士威名,可游戏中由于海贼之夏剧本提前、导致邪马台倭人势力早早就开始觊觎神州,白马义从战前紧急赶回北平镇压倭人。界桥之战被先登死士射杀的只是普通北平骑兵,名震天下的白马义从避免了覆亡厄运。

    这个意外,直接影响了龙凑之战的结果。

    龙凑战场,白马义从一次次冲杀奋战,锐不可挡,给冀州军带来极大杀伤和震慑,使得疲惫的北平军能够与冀州军分庭抗礼。正是因为这支传奇部队的存在,为北平军保留住了最后的希望,拖到邺城兵变事件发生!

    据说白马义从在龙凑会战中损失也很大,但不可否认的是,白马义从为公孙瓒争取到极其有利的大势。和广大玩家知道的历史走势相比,公孙瓒现在的局面当真是不能更好,白马义从的牺牲非常有价值。

    更重要的是,这支传奇部队仍然能够为北平军作出贡献!

    如果龙凑之战按历史主线发展,公孙瓒败退幽州,南下被冀州军封锁,只能以幽州的人口和资源与袁绍争雄,先天不足是显而易见的。后来公孙瓒和刘虞翻脸,无法排除是为了整合幽州资源对抗袁绍,虽然干掉了刘虞,却结下了更多仇敌,幽州游牧民族纷纷打着为刘虞报仇的旗号,帮助袁绍扯公孙瓒后腿,著名的民族主义者、白马将军在围攻下一步步走向了末路。

    龙凑之战打和,公孙瓒势力横跨幽冀青三州,并且掌握着战略主动权,自然无需跟幽州牧刘虞抢地盘抢人口,两人未必会走到直接对抗的那一步。对河北霸权争夺会带来怎样的变数,现在谁都说不清楚。

    挥师赶回邺城的路上,袁绍神色阴郁。

    界桥之战结束时,他志得意满意气风发,随后就吞下巨马水战败苦果,龙凑会战未能击退公孙瓒,连老巢都被人端了,形势急转直下。

    袁绍心急如焚,却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每天通过玩家收集相关情报。只要能给出满意的报酬,多的是玩家愿意接受雇佣,随军行进也不是难事。

    宿营时,别驾田丰带来了最新的情报。

    “主公,叛军和黑山于毒部仍在邺城盘踞,暂时没看出有离开的迹象。属下已通过异界勇士传令,让魏郡周边县府派人到邺城散布流言,制造冀州大军从东、北、南三路合围邺城的假象,恐吓叛军和黑山军。属下以为,敌军应会主动放弃邺城、退入山区,我军有望不费一兵一卒收回邺城。”

    “元皓之计甚好,北平军动向如何?”

    “没有异动。”

    田丰沉声道:“北平军主力征战数月,师老兵疲,军中战心不振,渤海和平原各县需安排人手消化,兼后方粮草运抵需时,吾料三个月之内,北平军不可能有大行动。我军回师收复邺城时间充裕,不过……”

    “不过什么?”

    “河内太守王匡暗中发来消息:半个月前,朱车骑突然放弃中牟诸县,率部进入河内。但朱车骑并未向西进攻董卓军,也没有向太守府作出说明,继续向北疾进,王太守以为他要去上党,且朱车骑乃朝廷名将,未作阻拦。前日联系上党太守张杨才知道,朱车骑并未过去,如今朱车骑部不知所踪。”

    袁绍楞住:“朱儁离开中牟了?真是古怪,可现在我们管不了那么多了。”

    田丰皱眉道:“王太守知会我等,别有深意。”

    “元皓不妨直言。”

    “朱车骑会不会正赶往邺城?”

    “什么!”

    袁绍如坠冰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