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647章 追杀八百里!

时间:2017-10-12作者:懒猫不瘦

    羌胡首领的死,改变了战场形势。 x

    为了方便观察和指挥,羌胡首领站在高处,他被射杀的情形被众多羌胡骑兵目睹。一箭穿两头,那名白袍少年臂力强得可怕,更可怕的是箭术,羌胡首领战马吃痛人立而起,带着羌胡首领身形移动,白袍少年在电光火石间射出一箭,精准命中羌胡首领咽喉,即使是以箭术精湛著称的羌胡人,对白袍少年的箭术也不得不服气。

    羌胡首领被射杀,让羌胡骑兵顿时大乱。

    曲晨抓住机会率部狂攻猛打,赵云也带着北平骑兵飞奔过来,两支骑兵前后夹击,迅速将从山坡下来的羌胡骑兵击溃,紧接着合兵一处,向主战场的羌胡伏兵发起进攻。羌胡伏兵见首领被射杀,两支汉人骑兵向他们猛冲过来,再不敢恋战,唿哨一声,作鸟兽散。

    破虏骑和北平骑兵哪里肯舍,衔尾急追,拿弓箭向羌胡骑兵打招呼。

    破虏骑骑术欠佳,奔射准头惨不忍睹。

    北平骑兵却是不然,骑术和射术俱佳,第二次系统大更新后等级提升,实力更胜一筹。紧紧眼随赵云的数十骑奔射之术十分扎实,奔射鲜有失手,表现惊艳,在北平骑兵精准的远程打击之下,溃退的羌胡骑兵更加慌乱,再没有利用兵力优势与汉人骑兵决战的勇气。

    又一个军团技飞出,在羌胡骑兵群中爆裂。

    曲晨这个军团技威力明显不如从前,很多破虏骑兵军团力量已被抽空,只有第三批参战的骑兵还能为军团技提供力量,故军团技杀伤力略显寒碜。然而,此时羌胡骑兵已成了惊弓之鸟,破虏骑的这个军团技虽然杀伤不强,对羌胡骑兵带来的心理震慑却是不轻。

    相当于再次提醒他们,龙领骑兵有一条能施放军团技的猛人。

    还有比这更糟糕的情形吗?

    有,那就是遭遇的不是一条猛人,是两条!

    曲晨和赵云各自率领本队追击,与羌胡骑兵始终保持着数十步距离,驱赶敌人向北方逃窜。北面两千羌骑本准备迎击东北和西北方的龙领骑兵,不想身后羌胡首领受到威胁,两千羌胡分兵来救,可终究还是没有来得及,眼眨眨看着首领被射杀。

    紧接着,主战场的同伴一触即溃,被汉人骑兵撵得跟野狗似的。

    北面羌骑本待来救,但东北和西北方有破虏骑伏兵未至,本方部队又被撵得阵脚大乱,完全看不出有重整再战打算,且溃败友军直奔他们而来。败兵被追得甚急,连必要的避让都顾不上,照这情形势必冲散他们的阵形,北面两千羌胡无奈之下,只得催动战马向斜刺里跑开,以避免被友军冲散,同时避过更北方伏兵的纠缠。

    于是乎,战场上出现一幕奇景。

    三千多羌胡骑兵,被不到两千汉人骑兵追杀!

    有些羌胡骑兵原本想利用自身骑术优势,先跟龙领追兵拉开一段距离,再重整军阵或战或退,最不济且战且退,不至于被撵得上无路入地无门。可他们很快发现,追兵骑术虽不怎么样,速度却比他们只快不慢!

    怎么可能?

    羌胡骑兵百思不得其解,这种情形让他们感觉无比诡异,遂更加惊惶。

    他们与汉人骑兵强的是攻防、骑术和箭术,并没有速度优势。可无论如何不该比汉人骑兵跑得慢,“没有速度优势”不等于“速度处于劣势”吧?

    龙领骑兵速度占优势的原因,其实并不复杂,因为有速度加成。

    鱼不智是魁塔守护者,张忠开启白虎魁塔,逐鹿军全属性均提升一成,其中就包括速度,破虏骑跑得本就比普通骑兵快。除此之外,破虏骑还享有主将的加成光环,曲晨身怀特性可提升骑兵部队20%速度。前后算下来,破虏骑共有30%速度加成,羌胡骑兵自然无法比拟。

    北平骑兵并不隶属于逐鹿领,不过赵云显然也有加成速度的武将特性,无论历史还是游戏中,常山少年都是以骑将身份示人,对麾下骑兵的加成幅度应该不会逊色于曲晨。

    实际上,赵云同样有特性。

    赵云的第二个军团技放了出来,与第一个军团技刚好间隔了五分钟。

    赵云显然也是一名王级武将。

    被两名拥有王级武将实力的骑将追击,羌胡骑兵休想获得翻盘的机会!

    羌胡骑兵亡命逃窜,破虏骑和北平骑兵穷追不舍。

    中途两支破虏骑百人队加入,兵合一处,继续追杀。

    曲晨恨羌胡骑兵围困本军,要不是北平骑兵赶到龙领,关键时刻杀出,破虏骑很可能吃不了兜着走。虽未必会全军覆没,但想突围而出势必付出惨痛代价,且掳掠到的人口、战利品都将失去。更让曲晨担心的是,此战失败对龙领安全形势的影响,如果这是羌胡骑兵对龙领实力的试探此时他基本认定事实就是如此,很可能成为龙领在河套地区地位的转折点。

    胜了,龙领继续保持神秘感和威慑力。

    败了,龙领现在还不能造石制城墙,根本无力抵御羌胡部落持续进攻,被从河套地区连根拔起只是迟早的问题。

    幸亏赢了……

    曲晨决定追杀到底。

    不是他嗜杀成性,而是情势所需。

    曲晨敏锐地意识到,破虏骑被围困是一个危险的信号,羌胡骑兵在试探龙领的反应和实力。这一仗打到现在,破虏骑在实力和兵力均处于劣势的情况下,击杀羌胡骑兵千余人(多为军团技斩获),己方阵亡者不到五百,平心而论,这样的战绩完全值得好好夸耀一番。

    但曲晨觉得还不够,还远远不够。

    这次不能让羌胡骑兵痛彻心脾,或许羌胡骑兵下一波试探会紧随而至。

    既然比羌胡人跑得更快,既然占据了主动,为什么不赶尽杀绝?

    曲晨一声令下,破虏骑毅然决然地追了下去。

    赵云到河套来本就是为了帮助龙领打羌胡骑兵,履行公孙瓒对曲晨的承诺,既然曲晨打定主意要继续追杀羌胡,赵云断然没有独自收兵的道理,率领北平骑兵一路相随。

    这一追就是三两夜,沿途跨越八百余里!

    败退羌胡骑兵被追得吐血数升。

    他们压根没想到汉人骑兵会不依不饶,加起来不到两千汉骑,竟敢追着三千多羌胡骑兵北上。他们最初以为汉骑意思意思就行了,到长城必退,孰料汉骑越过长城仍然不作罢,生生追进羌胡部落众多的河套中北部地区,哪来的那么大胆?路上随便遇上一些强大部落,合力反扑,都能让这些汉骑灰飞烟灭,可汉骑就是不管不顾,认准他们不肯撒手。

    两支骑兵一追一逃,汉骑兵不断以箭矢向羌胡骑兵致以最诚挚的恨意,羌胡骑兵衷心感激破虏骑箭下留情,然后众口一词声讨北平骑兵不够良善。大家同行几百里,再怎么也该有点感情才对,何若射得吾等惊骇欲绝?

    不厚道!

    追兵的奔射固然难缠,但好在射术良莠不齐,只要不被汉骑援军中的厉害射手盯上,活下来的希望还是很大的。最令羌胡骑兵深恶痛绝的是军团技,隔三差五来那么一下,范围打击,有效打击范围内任谁都难以幸免,逃亡的羌胡骑兵大部分死于军团技之下。

    羌胡骑兵只盼能遇到羌胡部落,让汉骑知难而退。

    羌胡各部居无定所,现在是冬末春初,水草还没有长出来,通过既往水草分布判断部落营地变得困难;近期因为粮食危机羌胡各部间厮杀不断,部分部落离开越冬地点避祸,这些倒霉的羌胡骑兵连续跑了两个越冬地点,都没能遇见族人,不得不继续向北方逃命。

    第二上午,羌胡逃兵终于发现一个向南方迁移的部落。

    可跑近了一看,羌胡逃兵泪流满面。

    该部落是鲜卑人,被龙领骑兵追得想死的羌胡是匈奴人,大家不同族,河套羌胡各部并不是铁板一块,彼此间仇杀兼并屡见不鲜。最近粮食吃紧,羌人部落见到匈奴骑兵逼近,族中勇士飞快摆好了阵势,刀出鞘,箭上弦,喝令匈奴骑兵放亮招子,给劳资有多远死多远。

    匈奴骑兵试图喊话套近乎,呼吁羌胡共抗汉骑。

    迎接匈奴骑兵的是呼啸而来的箭矢……

    匈奴骑兵不敢再自讨没趣,抱头鼠窜。

    破虏骑和北平骑兵紧随其后,并不理会这支羌人部落,继续追杀逃兵。

    羌人部落的老老少少瞪大眼睛面面相觑,直到两支骑兵部队去得远了,部落里才爆发出阵阵惊呼。

    “可能最近太累了,刚才好象匈奴人被汉人骑兵追呢。”

    “我也看到了,一定是眼花了……”

    “我刚才就觉得好神奇,汉人骑兵怎敢在河套追杀羌胡?绝对不可能!”

    “如果没看错的话,那些匈奴人的旗号属于哲罕部。哲罕部可是河套南部最大的匈奴部落,其首领希帅更是以老谋深算著称,我们羌人和鲜卑大部落都不愿轻易招惹哲罕部,汉人被哲罕部盯上怕是连反抗勇气都没有,怎么可能追杀哲罕部……”

    “一定是幻觉!”

    “对,肯定是幻觉!”

    当下午,哲罕部骑兵遇到第二个羌胡部落。

    可怜见,这是个匈奴人的部落,且跟哲罕部关系不错。

    匈奴人部落见哲罕部骑兵飞奔而来,并未象第一个羌人部落那样绝情,见哲罕部骑兵十分狼狈,身后不过错有追兵逼近,同族友爱精神占据上风,打算伸出友谊之手接应同族。此时哲罕部残部接近两千骑,加上这个部落的一千五百骑,完全有能力让追兵知难而退,让希帅欠下一个人情。

    他们高估了自己的实力,更低估了汉骑追击的决心。

    哲罕部骑兵刚开始败退的时候,兵力不比现在残部加友好部落兵力少,何况现在早已被追得吓破了胆,而汉骑信心和斗志越来越高。

    曲晨不带丝毫犹豫,一声厉喝,率破虏骑强冲羌胡部落阵营!

    赵云也没有二话,银枪一指,北平骑兵从另一侧冲阵!

    人未至,两个军团技先后爆开!

    这个羌胡部落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就被两个军团技报两百多人。紧跟着两名汉人将打马突进,一个用戟,一个使枪,所过之处人仰马翻,族人纷纷坠马,惨呼声一片。哲罕部骑兵本打算与同族合力逼退龙领骑兵,谁知龙领骑兵毫不客气地追杀进来,打得同族难以招架,哲罕部骑兵顿时打消了回身参战的心思,一声呐喊,穿过营地继续逃命。

    曲晨和赵云同时喝道:“追!”

    两人对战局的判断一致。

    以破虏骑和北平骑兵现在的战斗力,要击败这个羌胡部落不是难事,但势必耗费一些时间,原先追击的目标会借此机会逃脱。追杀哲罕部骑兵是为了立威,让羌胡各部以后再想捋龙领虎须时多掂量掂量,宣示龙领对来犯之敌绝不姑息的铁血立场,实不宜节外生枝。

    破虏骑和北平骑兵不再与眼前之敌过多纠缠,沿两名王级武将杀出的血路迅速脱身,冲出营地,继续追击先前的敌人。

    羌胡部落不幸替哲罕部挡了刀,郁闷得想吐血,听到汉骑要继续追,他们也顾不得让希帅欠人情了,部落首领赶紧令族人停止攻击,目送这些汉人骑兵离去,免得汉骑改变主意。

    荒凉的大草原上,一支汉骑赶着一支羌胡骑兵,穷追猛打。

    三两夜,追杀八百里!

    沿途至少十多个羌胡部落亲眼看到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其中两个羌胡部落遭了池鱼之祸,试图帮助哲罕部骑兵被汉骑连带攻击。要不是汉骑认准目标不愿放手,没有人怀疑他们有覆灭那两个部落的能力。尽管战斗持续时间不长,两名汉人将的神勇却足以让所有亲历者铭记在心。

    持续北上,羌胡部落越来越多,且不乏一些中型部落。

    羌胡内部各有族属,抑或汉骑追杀哲罕部骑兵的壮举让各部目瞪口呆,沿途羌胡部落不约而同选择观望。连哲罕部都被追得象丧家之犬,没有人愿意主动接受考验。

    三后的傍晚,曲晨和赵云结束了追杀。

    深入羌胡腹地,且士卒疲惫不堪,不退恐有失。

    汉骑退走时,三千多哲罕骑败军,生还者不到四百人!

    消息传出,河套震动!rw

    </br>

    <font color=”red”>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说网,继续阅读</font>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