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646章 恐怖的死法

时间:2017-10-12作者:懒猫不瘦

    破虏骑出谷,羌胡骑兵立刻迎上来接战。

    羌胡骑兵展示出更胜一筹的箭术和骑术,不断对破虏骑发起远程攻势。破虏骑则一改早前尽量避免接触的打法,主动寻求与羌胡骑兵近身搏杀,凭主将的超卓武力带动部队击溃正面的羌胡骑兵。

    战斗比黎明前那次突击更为激烈。

    破虏骑实力处于下风,只得充分利用地形保持机动,与羌胡骑兵周旋。冲阵对决中,曲晨的个人勇武显得可靠而高效,让羌胡骑兵吃了不少苦头。间或出现的军团技更是让羌胡骑兵心存忌惮,由于担心遭遇军团技地图炮,羌胡骑兵的阵形较为松散,遭遇破虏骑集团冲击时很难抵挡。

    正是因为曲晨的存在,才使得破虏骑有与羌胡骑兵对抗的能力。

    双方都不断有人落马,羌胡骑兵落马的人数竟然更多一些。

    虏骑信心在不断提升。

    这次更象是背水一战,不得已而为之,出战前很多破虏骑兵心情悲壮。可随着战斗进程的延续,乙方的表现比大家最初预计的还要好,羌胡骑兵肉搏战也没有大家想象的那样厉害,心气自然就高了,渐有士气如虹之势。

    原本打算袭扰得手即撤退,持续袭击阻挠羌胡骑兵堵路,曲晨将谷中破虏骑分成三批轮换出击。但看到羌胡骑兵因患得患失阻击不力,破虏骑打得有声有色,隐隐有与羌胡人分庭抗礼的迹象,且羌胡人首领遥遥在望,曲晨果断决定改变计划。

    士气可鼓不可泄!

    一声长啸,在谷口区域待命轮换的第二批骑兵奔出,与出击部队会合。千余破虏骑,全力向羌胡人首领所在方向突击。

    羌胡人随即作出反应,投入更多兵力阻击破虏骑。

    破虏骑的进展并不顺利。

    战场人数增加,反而使得他在战场上的控制力相对下降,虽破虏骑仍然占据主动,但双方战损比例逐渐拉近,破虏骑先前略占上风,如今却是旗鼓相当。这样的情势持续下去,兵力处于劣势的破虏骑显然更为不利,逐鹿领也很难承受此战损失大量骑兵的后果。

    退还是不退?

    继续进攻,破虏骑战损势必更加严重,失血过多。

    退而游击,距离羌胡人首领已是不远,前功尽弃。

    继续突击!

    龙领骑兵需要展现出强硬的战斗意志,况且前面已经付出了许多代价,就此退却将使得前面的牺牲毫无价值。击杀或击退敌军首领,是解决战斗的简便方法,哪怕需要付出更大代价,曲晨也在所不惜。

    又是一声长啸,第三批骑兵冲出山谷!

    与此同时,号角声在山谷中响起,东北和西北方向响起马蹄和喊杀声,潜伏的两支百人队出动了,迅速向谷口位置靠拢。

    一处山坡上,羌胡首领眉头微蹙。

    “居然还有伏兵,不愧是龙领,幸好我们也留有后手……”

    长号声起,谷外树林中一阵骚动,两千余羌胡骑兵从林中钻了出来,很快在北面完成集结。这支羌胡伏兵严阵以待,准备对东北、西北方杀出的龙领骑兵迎头痛击。与此同时,另有千余羌胡骑兵从侧翼出现,参与到对谷中杀出的龙领骑兵的战斗。

    曲晨脸色大变。

    羌胡居然还藏着三千伏兵,难怪敢大而化之地找破虏骑麻烦!

    客观地讲,若不是顾忌神龙的传,六千羌胡骑兵完全可以强攻龙领,更不用对付破虏骑了。

    东南方向也响起急促蹄声,直奔山谷战场方向而来。

    曲晨暗暗叫苦,羌胡还派了一支骑兵断破虏骑后路,倘若自己懵然不知率部突围,返程路上多半也会中埋伏。破虏骑一直在冲击羌胡首领方向,所处位置离谷口较远,且正与羌胡短兵相接,难以抽身退走,即便现在想撤回山谷已来不及,只得咬牙死战。

    六千羌胡骑兵,不是某个部落拿得出来的,这是有预谋的行动!

    破虏骑陷入绝境!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东南方出现的数百骑兵赶到战场后,并不与其他羌胡部队合围破虏骑,而是在战场边缘绕了大半圈,飞一般直奔羌胡首领所在位置而去。路过战场时,为首一名白袍少年还不忘向战阵中扔出一个军团技,数十名羌胡骑兵被当场轰杀,引发一阵混乱!

    李扶惊喜道:“大人,不是羌胡人,是援军!”

    曲晨当然也看到了,这支从后方冲出来的骑兵都是汉人打扮。

    哪来的援军?

    附近哪个汉人据点有数百骑兵?

    那名能放军团技的少年武将是何来路?

    种种疑问从曲晨脑海中一闪而过,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细节的时候,他看到援军部队冲向羌胡首领,顷刻间明白了白袍少年的打算。

    擒贼先擒王!

    援军五百余骑,和破虏骑加一块接近两千骑,数量不及羌胡骑兵一半。敌众我寡,战力稍逊,不宜力敌,唯有尽快将敌酋击杀才有希望化解危机。

    汉人援军冲向羌胡首领的行为,让羌胡骑兵产生了一些混乱。

    破虏骑倾巢而出,还出动了潜伏在北方的两支伏兵,看起来孤注一掷,羌胡骑兵也不再留力,出动伏兵围歼破虏骑,羌胡首领身边仅剩三百余骑。汉人援军从东南方杀出时,羌胡人虽感觉奇怪,但从蹄声判断出是部队,数百人的部队即便加入战团,最终结果不会有悬念,故羌胡人并不着急。

    汉人援军不加入主战场,反而冲向羌胡首领所在的山坡,羌胡人也没有着急。他们知道领地部队和他们有一定差距,龙领骑兵之所以较难缠,是因为主将有万夫不当之勇(羌胡人不知道逐鹿军享有魁塔加成,把所有功劳都算在曲晨身上),普通领地骑兵根本不是羌胡骑兵对手,首领身边的三百余骑即使不能迅速击败汉人援军,让对方无法接近首领应该不难。

    直到白袍少年发出军团技。

    那个在人群中爆裂的军团技,让羌胡人大吃一惊。

    五百领地骑兵未必是三百羌胡骑兵的对手。

    可如果由一名能施放军团技的武将带领,情况将截然不同!

    霎时间羌胡骑兵纠结无比,是继续围攻破虏骑,还是赶紧回援首领?

    两军交锋呈胶着状态,任何一方的犹豫都会导致形势发生变化,曲晨敏锐地察觉到羌胡骑兵发生了动摇,破虏骑承受的压力骤减。曲晨哪会不明白原因,向羌胡首领方向突击更加坚决,让对方难以返身回援羌胡首领,为援军的行动创造有利条件。

    从东南方杀出的数百骑兵,当然是赵云率领的北平骑兵。

    昨连夜赶到龙领,五百骑吃上了一顿热饭菜,洗了热水澡,换上干净衣服刚刚睡下,李扶派出的破虏骑兵回到领地,带回被游骑跟踪的消息。

    换作其他人,未必会太过紧张,毕竟只是被跟踪而已。

    可徐庶是王级谋士,慧眼如炬,其行事风格又格外追求对局面的控制,对潜在的危险有着非同一般的感知。

    徐庶第一时间就察觉到情况不大对劲,按照信使所言,破虏骑是在距龙领约五十里处分兵,由李扶带着人员和战利品先走,曲晨亲自断后,羌胡骑兵素来畏惧龙领,为何追到离龙领如此近仍不罢手?

    除此之外,信使返回情况证实了徐庶心中的不安。

    李扶派回龙领报信的信使有三批,分由不同的路线回城。

    这是徐庶为逐鹿军制订的标准流程,为的是防止信使在路上被人截杀,或出现某些意外情形,从而导致该传的消息不能及时传达到位,贻误战机。多路使者报信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大致判断是否有敌对势力出手。

    三批信使,只有一批顺利返回龙领。

    回到龙领的信使,临时设定的回城路线绕了一个大圈,最为曲折遥远。另外两批信使回城路线更近,却迟迟没有回城。虽不排除有信使途中因为下雨路滑出状况,但除非摔得不醒人事,按理怎么着都该回来了。两批信使同时在路上出意外,可能吗?

    徐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并没有拖到第二处理,当晚就派出援军。

    他没有派磐石营驰援。

    如果有羌胡骑兵在路上截杀,派步卒连夜出龙领,相当于肉包子打狗。绕路固然能减轻风险,但不要忘了步卒的行动力有限,泥泞路况更是加剧步卒驰援的难度,从龙领南面绕一大圈再北上,未必能在亮前到达。

    赵云的五百骑,成为唯一一支可快速驰援破虏骑的部队。

    赵云平静地接下驰援任务。

    刚赶到龙领的北平骑兵被唤醒,得知要马上出发时,骑兵们哀声一片,但赵云一声令下,再没有人嘀咕半句。一起走过那么远的路,北平骑兵们已经对赵云无比服膺,少年严格自律的操守也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所有人,龙领需要他们出动接应友军,以赵云的性情和人品,不可能拒绝。

    五百北平骑兵悄然出发。

    他们的战马远行疲惫,很多战马已累得脱了形,但龙领战马储备充足,青蛟龙发威一役就缴获了1600余匹上品战马,后来破虏骑屡次出去干坏事,陆续又有战马进帐,富余的战马装备五百骑兵绰绰有余。

    回城信使与北平骑兵同行,带领骑兵部队沿着他回来的路线前往山谷。既然他能顺利返回,明这条路线起码是安全的,以骑兵的移动速度,完全能够在亮前赶到目的地。

    北平骑兵其实亮前就到了。

    只是谷口被羌胡骑兵封锁,没有办法与山谷中的破虏骑取得联系。

    带路的破虏骑兵听得懂山谷号角,告诉赵云,谷中号角声示意外面的本方部队继续潜伏,那破虏骑兵离开山谷时知道有两个百人队布置在外面,但是不知道具体位置。赵云遂按兵不动等待战机,直到谷中号角示意总攻,羌胡伏兵也悉数杀出,破虏骑危在旦夕,赵云才率部杀出。

    北平骑兵全速冲向羌胡首领,赵云以一个军团技告诉破虏骑援军赶到,提升破虏骑士气。同时给羌胡骑兵一个强烈信号,让羌胡人知道首领处于危险之中,减轻破虏骑承受的压力。

    曲晨心领神会,率领部队一边抵抗身后羌胡骑兵,一边猛攻挡路之敌,让面前的羌胡骑兵疲于应付无法抽身回援首领,为北平骑兵擒王创造机会。敌我双方数千骑,对汉人援军最有信心的当属曲晨,他知道这支援军并非领地部队,而是诸侯军队,北平骑兵威名远播,战力绝不在羌胡骑兵之下。

    曲晨曾经在北平见过赵云,那是在公孙瓒安排的酒宴上。

    他和赵云顶多是一面之缘,战场上合作还是第一次。

    虽然是第一次合作,两位擅长骑战的少年英杰还是表现出了一份默契,不用言语交流,就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自己应该怎样配合。

    羌胡首领卫队从山坡上冲下,试图拦阻北平骑兵的进攻。

    一柄银枪如春花般绽放,耀起漫星光,星光稍纵即逝,空中多出一道道血箭,如喷泉般喷向四面八方。那些中枪的羌胡骑兵伸手按住咽喉,阻止了鲜血继续狂飙,却阻止不了生命的流逝,一个个颓然倒下。

    眨眼之间,与赵云对阵的羌胡骑兵无一幸免!

    细看发现,所有羌胡骑兵中枪部位都是咽喉!

    目睹这一幕的羌胡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好快的枪!

    好准的枪!

    不等羌胡人作出更多反应,赵云一马当先,风一般冲进羌胡骑兵群中,银花再绽,血泉再现,所过之处,惨呼、坠地、绝望的嚎叫此起彼伏。五百骑兵紧随其后,以狂猛的突进告诉所有羌胡人,北平骑兵的真实实力。

    山坡上的羌胡首领看着赵云部狂飙猛进,如坠冰窟,脑子里一片空白。

    龙领竟然还有一支如此强悍的骑兵?

    他们此前从未出现在战场上!

    是因为这次对破虏骑的试探行动,激怒了龙领吗?

    那个汉人据点到底还藏着多少秘密……

    羌胡首领楞在那里,如中魔怔,身边的十多名卫士见赵云部快速逼近,不敢再磨叽,一人扯过首领缰绳就跑。另一名羌胡卫士还唯恐跑得不够快,一刀扎在马屁股上,那战马吃痛半立跃起,好在羌胡首领骑术本能还在,楞是没有掉下来。

    这么一吓,羌胡首领总算恢复了正常。

    战马屁股上被捅了一刀,落下后必定会发疯一般地跑,脱险不成问题。

    人在半空中,首领还不忘回头再看看北平骑兵。

    他看到那白袍少年手中没有了银枪,而是一把弓,弓弦兀自在颤动。

    首领忽地毛骨悚然。

    可惜一切都已无法改变。

    一支箭矢破空而至,射穿首领脖颈余势未消,又射中马头,钉了进去!

    战马停止了狂嘶,从空中跌落。

    首领和坐骑的脑袋,被一支箭串在一起!

    好恐怖的死法!

    <font color=”red”>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说网,继续阅读</font>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