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642章 炮灰

时间:2017-10-06作者:懒猫不瘦

    徐庶和鱼不智都意识到,得采取措施应对城防设施。

    城防设施大致可分为两类:明城防和暗城防。

    明城防是箭楼,箭楼是唯一一种可持续输出伤害的城防设施,或许这就是箭楼显示状态有别的于暗城防的原因。如果箭楼跟暗城防一样不显形,战场上凭空飞出冷箭,攻方部队想打下县城无异于痴人说梦。

    由于至今没有玩家势力有机会攻击到箭楼,箭楼耐久度未知,倘若按暗城防设施的标准估量,箭楼耐久度应不会太高,可即便如此,其射程超过百步,足以对攻城部队带来巨大威胁。

    箭楼射程很远,但还是有很多办法可以有效应对。

    对付战场上箭楼的任务交给了禽迪,希望借大师级机关师的专业知识,找到远程摧毁箭楼的有效方法。逐鹿村时代,禽迪就曾制造出小型投石车,凭借150步射程迫使逃兵出击,帮助逐鹿军有惊无险地攻破8级山寨。奇袭木角领一役,刚从墨家宗门归来的禽迪拿出了飞石炮塔,可打出真实伤害的飞石炮塔非常适合对付建筑物,箭楼当然也不会例外。

    就算禽迪没能顺利解决箭楼,组成盾阵强拆就是。

    真正让逐鹿领担心的是暗城防。

    暗城防是一次性设施,触发后出现,坑人于无形。

    发现暗城防的时候,攻方部队已经付出了代价,无法提前摧毁。要破解暗城防其实不难,派人将前进道路上的暗城防设施一一触发便是,但部队势必付出代价,逐鹿领可没有那么多人命肆意挥霍。

    徐庶提出了一个建议:“主公,我们不妨向墨家宗门求助。”

    “请墨者出手?会不会……”

    墨家死士身手不凡,面对危险时心理素质过硬,请墨家死士出马探索暗城防,的确有可能比让战士探路稳妥一些。以墨家和逐鹿领的友好关系,临时让墨者加入逐鹿领不是难事,参战资格可轻易解决。

    鱼不智犹豫的是,触发暗城防风险非常大,墨家死士虽个个武艺高强,但他们毕竟不是变形金刚,以血肉之躯触发各种陷阱,跟拆弹专家赤膊上阵没太大区别,安全风险不容忽视。

    用墨者蹚地雷,貌似不太厚道。

    徐庶很快反应过来,哭笑不得道:“非也,属下的意思是找机关师帮忙。”

    “机关师?”

    “对,用机关兽。”

    鱼不智恍然大悟。

    破除暗城防的风险在于触发,现在还没有领地部队有攻打名城的资格,从目前情形来看,除苏离的丰产领,很难有领地抢在逐鹿领之前攻打名城,无从知晓暗城防对领地部队具体杀伤力如何。

    无法预知暗城防真实威力,拟定作战方略时只得往厉害的方向假设。

    逐鹿领能出动的部队有限,对付一万重步兵已相当不容易,倘若暗城防设施是触发即死类型,无疑会给整个军事行动带来极大压力。

    用机关兽蹚地雷,逐鹿将士无需承担不必要的风险!

    “墨家机关师一脉式微已久,没多少人吧?”

    “据属下所知,三、五十人还是有的,每人带些机关兽负责触发城防,就算机关兽撞不完,也可以减轻战士们的伤亡。不过有两个问题不可不察,一是墨家敢不敢让大量机关师参加名城战,二是机关兽损毁的赔付,易副城主的油水怕是被榨干了……”

    徐庶苦笑不已。

    赔付是小事,逐鹿领的经济不可能一直这么紧张。

    难点在如何说服墨家派遣机关师参加名城战。

    名城战无法撤退,进入虚拟战斗空间要么分出胜负,要么等时间耗完,一旦战斗失利,搞不好就会全军覆没。逐鹿领将士职责所在,不可能退缩,墨家机关师却不然。机关师是技术人员,跟视死如归的墨家死士大不一样,宗门向来重视保护机关师,让宝贵的机关师参加一场没有退路的玉碎之战,墨家宗门能放心才是怪事。

    鱼不智微微蹙眉,这的确是个难题。

    逐鹿领和墨家关系亲密,如果正式提出请求,再让禽迪出面帮衬一番,墨家应允机率很大,但心头是否乐意两说。墨家过往多次无私帮助逐鹿领,墨者牺牲也从无怨言,可机关师关系到一脉传承,对方有顾虑再正常不过。机关师不参加,用机关兽撞城防的构想就无法实现。

    鱼不智忽地笑了起来:“不必强人所难,我想到一个更好的办法……”

    天下军团驻地。

    咆哮光环皱眉:“让我们临时加入逐鹿领?”

    吃饭兄满面于思:“缺人口了?不象啊……”

    久久发有点担心地望着鱼不智:“你没事吧?”

    雪音神情淡漠:“理由?”

    得知鱼不智来意,几个天下核心成员一时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众所周知,逐鹿领从未接受过玩家定居。

    鱼不智公然宣称不信任玩家的操守,他更愿意相信npc的忠诚和自律。除此之外,玩家不可能象npc乡民那样辛苦劳作或从事生产,对领地经营发展几乎没有贡献。逐鹿领又是一个不差人口的领地,不会象某些领地病急乱投医,打一开始就旗帜鲜明的禁止玩家定居。

    现在鱼不智居然主动邀请天下众定居,有没有搞错?

    “名城战城防设施不好解决,我需要找到一批不怕死的炮灰……”

    破解暗城防的关键在于触发,没有生命的机关兽当然可以胜任,但成本太高,邀请动机关师出马既麻烦又欠人情,远不及请玩家出马方便。

    更重要的是,机关兽损坏需要赔偿,就算墨家只收成本价,成本支出也不会少,且损坏后便无法使用;玩家则不同,只要复活卷轴管够,死多少次都能重新站起来,称得上经济适用,比机关兽蹚地雷好用多了。

    天下众集体翻白眼,有这样求人的吗?

    “炮灰?”

    “你说谁呢!”

    “过分了啊……”

    “就冲你这句话,绝对不去!”

    鱼不智对天下众的反弹视若无睹,继续道:“不需要太多人,随便几个参加就够了,复活卷轴我包。我只有一个要求:保密。参与者得绝对可靠,攻城战过程不能录像,事后也不能对外提起相关细节……”

    咆哮光环一脸不爽:“等一下!”

    吃饭最重要杀气腾腾:“我们好象还没有答应你吧?”

    久久发幽幽道:“你不妨先解释一下炮灰……”

    雪音最淡定:“说好处。”

    鱼不智叹道:“凭我们纯洁的革命友谊,帮点忙还要给好处?”

    雪音面无表情,难得地说了一大通:“当然要。本来没那个心思,但考虑到炮灰也是有尊严的,不收点出场费有些说不过去。而且你还要求保密,秘密憋久了容易内伤,给点封口费不为过吧?”

    咆哮光环和吃饭兄对视一眼,均心有戚戚。

    两人对“秘密憋久了容易内伤”深有感慨,飞鱼领之秘就是前车之鉴。

    鱼不智苦笑道:“参与者每人1万金,外加1组,怎么样?”

    天下众:“成交!”

    鱼不智:“逐鹿领关闭了玩家定居申请,你们的名单确定后早点说一声,我好手动邀请加入。我再多一句嘴,人少点没关系,必须是绝对信得过的。”

    天下众理解鱼不智的再次提醒。

    攻打名城关系到领地能否晋级为都城,结果决定领地能否进一步发展,且名城战具有无法撤退的特殊性,迫使进攻方使出浑身解数。鱼不智向来有藏着掖着的习惯,不喜领地机密外泄,外界很难知道他手上有多少好牌。从鱼不智接连强调保密性来看,名城战应有不便示人之处。

    咆哮光环心有明悟:多半会抽调飞鱼领战力。

    “名单现在就可以给你,多一个人多一分风险,就我们四个吧。”

    “我和吃饭刚升过级,身上没经验,久久发和雪音则是对经验无所谓,人虽然少了点,大家到时候多死几次也就行了。”

    鱼不智笑了起来:“也行,加上我有五个炮灰,应该足够应付了。”

    咆哮光环开始后悔答应得太爽快。

    炮灰是一个褒义词吗?

    某人喜欢当炮灰,不要带上其他人好不好!

    “对了,飞鱼领的秘密,你可以告诉久久发和雪音……”

    漫步在逐鹿城街头,鱼不智步履轻松。

    顺利搞定暗城防威胁,心情甚佳。

    他主动提出让久久发和雪音接触飞鱼领秘密,一是出于对两人的信任,二是两人将参加名城战,如果没有特殊原因,曲晨和甘宁至少有一人出战,与其被久久发和雪音认出来,还不如早点坦白从宽。

    走过两个街口,拐进一条小巷,看到一间清幽的小院。

    院门虚掩。

    鱼不智也不敲门,轻车熟路地走了进去。

    穿堂入室,直入后院。

    随处可以看到机械配件或模型,禽迪工作的地方总是如此。

    几名工匠助手看到领主到来,纷纷起身打招呼,鱼不智笑着颌首回应。

    禽迪正在专心致志地摆弄一门飞石炮塔,没有留意到院中多了一个人。墨家少年手上拿着一把锯子,从炮塔上拆下一个部件,半跪在地上做处理,白色衣袍上到处都是污迹,头发上也有很多淡黄色木屑。

    看到少年略显憔悴的面庞,鱼不智微微蹙眉。

    “小迪,昨晚开夜车了?”

    禽迪身形一滞,下意识地试图整理衣襟,才发现衣服上的污迹不是他用手掸几下就能去掉的,垂头丧气地吱唔了一声,不敢看义兄。

    鱼不智走到禽迪面前,伸手帮他清理头上的木屑,问道:“又多久没睡?”

    “没,没注意……”

    禽迪象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般,脸涨得通红。

    鱼不智不动声色地望向工匠,有人偷偷比出三根手指,然后飞快收回。逐鹿乡民对领主爱戴有加,鱼不智想知道什么事情,有的是人当兼职密探。

    “三天?”

    鱼不智愠怒地瞪着禽迪,可看到少年眼中的血丝,满腔怒火化于无形。

    “说过多少次了,可你就是不听。”

    “你再这样下去,要是熬坏了身体,谁来将墨家机关术继续发扬光大?”

    “大哥说的话不管用是吧?要不要我请孟进前辈专门派几个墨者过来?什么时候该吃什么时候该睡,由他们督促,不听话就门规伺候……”

    禽迪本来有些不安,闻言噗哧一下笑了出来。

    鱼不智也不忍心斥责这个墨家少年,指着炮塔道:“用它对付箭楼吗?”

    说到机械,少年顿时精神大振,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

    “禀兄长,正是。”

    “箭楼射程超过百步,只是摧毁箭楼,150步的小型投石车足以胜任,飞石炮塔射程略显不足。但兄长提到城墙上还有箭塔,居高临下射程更远,更难被攻击到,小型投石车应付起来会比较吃力。除此之外,小型投石车命中率低的问题始终难以解决,攻击威力也难以提升,名城战有时间限制,小型投石车的这些问题,可能直接影响到攻城战结果……”

    “思之再三,小弟倾向于使用能打出真实伤害的飞石炮塔!”

    “飞石炮塔准确度和威力都比小型投石车优胜,还可以用于对付敌军,唯一短板是射程,好在射程可以通过改变石弹大小调整。我将标准石弹重量改为原来的一半,射程可达180步,打到城墙上的箭塔绝无问题……”

    鱼不智眼前一亮:“这不是好事吗,你为何还这么没日没夜地干?”

    禽迪黯然道:“射程是上去了,但石弹威力下降得厉害。”

    飞石炮塔原先的石弹约是成年人拳头大小,本来就不大,重量减掉一半后破坏力更是大幅度衰减。用石弹砸守军应该有些效果,就算砸不死人,制造伤害和混乱还是可以的,可用来攻击建筑物就显得太过卡通了。

    飞石炮塔最重要的真实伤害效果,同样需要石弹重量做保障。

    石弹越重,威力越强。

    机关包容量有限,飞石炮塔威力和射程难以兼顾的问题由来已久,鱼不智是知道的,禽迪想了很多办法都没能攻克。

    事到如今,唯有做好两手准备。

    炮塔要是改造不好,就只能用小型投石车清战场上的箭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