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640章 中牟之行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讨要县城兵力布防图遭拒,鱼不智没有掩饰心中的恼怒,拂袖而去。

    逢纪看在眼里,叹息不已。

    逢纪很早就追随袁绍,即使袁绍成为冀州牧后帐下添了不少能人,譬如田丰、审配等人都得到重用,但逢纪这样的心腹在冀州府地位依然很高。

    袁绍因为飞鱼水师到北平境打击倭人,怀疑鱼不智暗助公孙瓒而不满,逢纪是知道的。虽然他并不认为逐鹿领主欲对冀州府不利,负责追查此事的田丰也认同逢纪的看法,可真正拿主意的人是袁绍。袁绍并不象他平时表现的那样宽宏大量,只要无法彻底排除鱼不智与公孙瓒勾结的可能,袁绍很难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即使不翻脸,也会加强对逐鹿领的提防。

    这种情形下,鱼不智跑来求兵力布防图,当然很难如愿。

    尽管鱼不智有正当且合理的理由,可县城兵力布防图属于军事信息,万一被公孙瓒拿到并利用,将会是冀州府的灾难。袁绍在冀州各郡国巡视,巡视是不会带玩家随行的,只会在有事时就近找有合作的军团玩家传话,州府很难联系上袁绍,没有州牧点头,没有人敢自作主张。

    鱼不智明显表达不满,在逢纪看来很正常。

    拿不到县城兵力分布图,影响到逐鹿领为名城战准备,心里高兴才怪。从两边首次打交道时开始,鱼不智就毫不避讳地展示出“浑人”、“土包子”禀性,指望这厮受挫后表现出修养和城府,是不切实际的奢望。高兴不高兴都挂在脸上,才是“土包子”的正常反应嘛。

    鱼不智的恼怒,反而让逢纪更加确信一件事。

    逐鹿领和北平应无勾结!

    如果真有勾结,鱼不智遭拒后应该因心虚而收敛脾气,而非表现愤怒。

    这时候的愤怒,恰恰说明逐鹿领的清白。

    冀州府今非昔比,但跟北平军相比没有明显优势,两边实力大致相当。逐鹿领虽然是玩家领地,却有着远超普通领地的战力和胆量,当初跟黑山军的冲突就是现成案例。逐鹿领跟冀州府和北平太守府都有联系,如果冀州府对逐鹿领疏远过甚,谁也说不清会不会把对方彻底推到北平那边。

    怀疑某人是敌人,潜在敌意作用,最终很可能让对方变成真正的敌人。

    因为猜疑把可能的助力变成确凿的阻力,是一件很不划算的事。

    逢纪认为,冀州府有必要重新审视对逐鹿领的态度!

    等袁绍巡视完回邺城,找个机会好好谈谈逐鹿领的事。

    离开州牧府,鱼不智踏上了传送阵。

    在冀州府碰壁,并没有打消他收集兵力布防图的决心。

    有交情的三大诸侯,赵部鞠躬尽瘁,袁绍一毛不拔,还剩下公孙瓒。但求助公孙瓒有暴露逐鹿领、北平县城少、刚吃败仗时机不佳等客观因素,而且曲晨此时率骑兵主动出击未归,河套的局势容不得曲晨离开太久……鱼不智思索再三,将公孙瓒从求援目标中划去。

    鱼不智找到了新的目标。

    一路传送到中牟县城,求见朱儁。

    走在县城街头,明显感觉到npc们有些压抑。

    一问才知道,前不久朱儁率部进攻董卓地盘,却被李傕和郭汜等人再次击败,让朱儁郁闷不已。并不是朱儁无能,而是董卓军兵力雄厚,后勤保障到位,这些都是朱儁没有的,仗还没开始打就落了下风,即便朱儁使尽浑身解数,最终还是寡不敌众,被迫又退了回来。

    这次战败,让朱儁既失望又愤怒。

    他一心讨伐董卓,清君侧,号召关东诸侯派兵过来,响应者寥寥无几。除了陶谦派了三千精兵过来,别的诸侯要么象征性的派些老弱残兵,要么索性装聋作哑,钱粮的支援也很少,使得朱儁分外窘迫。此番强行攻董卓,很大程度上是迫于无奈的放手一搏,希望能取得战果扩大地盘养兵,顺便以一场胜利提振关东诸侯信心,让更多诸侯投身到匡扶汉室的大业中来。

    然而他败了。

    积累很久的钱粮消耗一空,久经训练的精兵折损数千,朱儁元气大伤。

    朱儁未能扩大地盘,也没能让关东诸侯团结起来挥师西进。

    诸侯们一个个拥兵自重抢地盘,孙坚曾经让朱儁感到一丝安慰,可孙坚进攻董卓时后方被人偷袭,不得已退了回去,再不敢轻易西进。现在已经没有关东诸侯与董卓军作战了,挽救江山社稷的誓言早已成为过眼云烟。

    鱼不智见到朱儁时,明显感觉到这位汉室名将有些英雄气短。

    会面时朱儁神情如常,但鱼不智分明感觉到他已心灰意冷。

    听鱼不智道明来意,朱儁皱眉道:“不智城主需要县城兵力分布图,老夫管辖仅五县之地,未必能帮上忙,你为何不找袁本初?”

    “实不相瞒,在下刚从邺城过来。”

    鱼不智自嘲道:“冀州府官吏说袁本初外出巡视去了,仓促间联系不上,他们又不敢做主。袁本初入主冀州今非昔比,又忙着与公孙伯珪争夺河北,如今所谋皆是大事,顾不上理会在下这点小事,倒也不足为奇……”

    在朱儁面前毫不掩饰对袁绍的不满与愤怒,按理说不太合适,但鱼不智是有意为之。朱儁知道他和袁绍有交情,需要兵力分布图,不找袁绍反而跑来找朱儁明显不合情理,这个问题是他不能回避的。朱儁在朝中多年,虚言诳语多半被一眼看穿,还不如坦诚相告,以示真诚。

    即使承认碰了钉子,也大可不必表现出愤懑情绪。

    鱼不智偏偏这样做了。

    与众多历史人物接触,让他逐渐学晓如何因势利导。

    他分析过朱儁的处境和性情,判断朱儁应该对袁绍有看法!

    朱儁是汉室名将,一心讨伐董卓挽救江山社稷,号召关东诸侯共襄义举,但诸侯们大多无动于衷,反而内讧不断。

    细细想来,身为关东诸侯盟主的袁绍有很大责任。

    先说向中牟派兵调粮,袁绍以前在渤海钱粮不济也就罢了,当上冀州牧后钱粮充足,同样没有表示,至少说明袁绍对匡扶汉室大业并不热衷;其次是诸侯内斗抢地盘,袁绍公然谋夺了韩馥的冀州,自行任命地方诸侯,又与公孙瓒开战,就数这厮抢得最凶;第三,攻打董卓,抢地盘之后不但不打董卓,反而四处兴风作浪,唯一愿与董卓军交战的诸侯孙坚退兵自守,还不是因为袁绍派人袭击孙坚老巢?

    朱儁心向汉室,理应对袁绍的作为感到不满。

    既然如此,鱼不智也就不必在朱儁面前藏着掖着了,找共鸣比较重要。

    鱼不智猜得没错。

    朱儁对袁绍的怨念之深,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察觉到鱼不智对袁绍的怨念后,朱儁虽然没有说什么,对他的态度却亲近了许多。吩咐一名官吏去拿县城兵力布防图,朱儁没有就此结束会见,又叫人煮上一壶清茶,邀鱼不智共饮。

    鱼不智后来才咂摸出一些味道来,这中间还涉及到二袁的斗争。

    目前关东已形成两大集团,首领分别是袁绍和袁术,袁绍的主要盟友是曹操和刘表,袁术的主要盟友是陶谦和公孙瓒,另外两边各自竞相任命州郡官吏。两大阵营针尖对麦芒,明争暗斗日趋激烈。

    朱儁虽然忠于汉室,但他现在不在中枢,缺兵少粮,连小诸侯都不算,非常需要关东诸侯的各项援助。大环境如此,即使是朱儁这样的大汉名将,也面临着在二袁之间挑边站队的问题。

    以朱儁的身份地位,略微表现出一点倾向就够了。

    没有人逼着他旗帜鲜明的站队。

    即使朱儁想加某方,对方也未必愿意接受,因为朱儁朝野间声望太高,袁绍或袁术都是后辈,出身好一点,其他方面被完爆。除非朱儁公然投效,谁都不敢接这样一位功勋卓著的名将回去。朱儁没有实现自我升华的野心,也无意跟二袁抢地位,但朱儁错就错在不识时务,梦想着恢复汉天子地位,与尝到割据甜头的诸侯格格不入,不可能混到一起。

    在朱儁看来,不顾大义只知内斗的关东诸侯几乎都堕落了。

    朱儁在朝堂混了几十年,很清楚自己的处境。

    他没有在二袁间明确站队。

    朱儁既不拒绝与袁绍阵营合作,又努力经营与袁术阵营的关系。这是聪明的决定,不明确站队,才有两边捞好处的机会。

    虽然没有明确站队,但不代表他没有倾向,朱儁比较倾向于袁术阵营。

    为什么会倾向于袁术?

    、朱儁在中牟向各路诸侯要兵,最仗义的是陶谦,陶谦属于袁术阵营。

    、此前唯一真正对董卓作战的关东诸侯孙坚,也属于袁术阵营。

    袁术阵营有派精兵、有派大将对董卓作战,袁绍通通都没有,狗屁贡献没有。没有贡献也就罢了,居然趁孙坚打董卓的时候派人偷袭豫州,搞得孙坚不得不回师自救,再也不敢轻易出击。前线堪堪剩下中牟这支孤军,朱儁压力陡增,很想对袁绍说一句mmp,没有机会说出口。

    鱼不智曾经替袁绍送信,自带“袁绍阵营”标签,属于坏蛋同党之列,但鱼不智曾经给他留下的印象是“忠直之士”,朱儁又惦记着从袁绍处要援助的事情,于是耐着性子接见鱼不智。

    这一谈才知道,鱼不智并非代表袁绍而来,要援助的事肯定没指望了。

    鱼不智也对袁绍不满,给了朱儁些许安慰。

    ——不愧是“忠直之士”,跟袁绍决裂是迟早的事情!

    ——老夫也是这样啊~

    这就是朱儁破天荒地请鱼不智饮茶的原因。

    另一方面,一直在中牟苦撑的朱儁已经身心俱疲,他是军队的主心骨,世人心目中刚毅无畏的铁汉,满腹的委屈和辛酸无处倾诉。鱼不智是玩家,不属于任何一个阵营,没有利益纠葛,又被朱儁打上了“忠直之士”标签,朱儁很愿意跟他聊一聊,稍稍舒解心头苦闷。

    鱼不智最初对朱儁邀他茶饮不明所以,但他经常跟历史人物打交道,很快揣摩出一些端倪。

    想找个倾听者?

    没问题!

    本人有的是跟npc吹牛聊天的经验,当年跟普通乡民叨嗑是一把好手,跟历史人物聊的套路也是门儿清,聊呗!

    大多数时间,鱼不智都只是静静地听着,偶尔给一些必要的回应。他跟朱儁还没有熟到可以交换对天下大势看法的程度,对方似乎也不需要他的意见和看法,他知道自己此时应该扮演什么角色,那就是老老实实充当人形道具,让朱儁畅所欲言便是。

    鱼不智的想法是熬完时间走人,边听边打开论坛浏览消息。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朱儁越来越同情。

    朱儁不仅是对再次兵败感到苦闷,还有对匡扶汉室看不到希望的焦虑。朱儁在批评关东诸侯割据自重的同时,仍然对诸侯幡然醒悟抱有一些幻想,但他自己甚至都对是否会有那样的一天感到怀疑。

    漆漆漫漫前路,踉踉跄跄前行。

    看不到光明,找不到方向。

    朱儁侃侃而谈,没有疾言厉色,也没有感慨嗟叹,始终很平静,甚至不时调侃轻笑,但轻松表象后小心掩盖的沉重和迷惘,还是被鱼不智察觉。看着朱儁鬓间的斑白,看着他眼眸中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失落和绝望,还有对汉室未来的担忧,以及对自己未能力挽狂澜的拷问,鱼不智对这位老人肃然起敬。

    明知汉室大厦将倾,可怜老臣仍在殚精竭虑,绝望中挣扎。

    “大人切勿太过忧虑,虽然关东诸侯恐难止息干戈,但董卓倒行逆施,不得人心,朝中或许必生乱。汉室多舛,天子年幼,更需要国之栋梁扶助,大人不妨放宽心些,韬光养晦,集聚实力,时机来临时才能拨乱反正。”

    离开的时候,鱼不智忍不住对朱儁说道。

    鱼不智无法对朱儁剧透更多。

    游戏遵循历史主线情节,极少数玩家已经能接触到npc诸侯,系统不会容许因泄密导致主线情节被人为改变的情况发生。浮屠管不了玩家的嘴,却管得了npc的脑袋,就算现在玩家满世界讲董卓会死于吕布之手,也影响不了两人的父子情分,直接被屏蔽……

    朱儁没有说什么,欣然一笑,微微点头。

    中牟之行拿到一份兵力布防图。

    朱儁手中只有五个县,能找到一份缺失的图纸已殊为不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