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627章 尔不仁,我自不义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日产量只有2000份。

    物以稀为贵。

    面向高端玩家市场的话,确实不用愁买家。

    雪音给出了建议售价,鱼不智果断往高里靠,对外售价30金/份,再次暴露其唯利是图的卑劣本性。不过鱼不智对朋友还算厚道,慨然承诺每天定额供给天下军团200份,友情价20金/份。

    鱼不智打算向傲视ti gong同样待遇。

    扣除两大军团固定份额,能对外xiao shou的变得更少。

    鱼不智计算营收,以现有产量,对外公开chu shou和两大军团友情价,每个游戏日为领地带来56000金收入,而药材成本仅相当于零头,日净收入超过五万金,毛利率更是横扫领地所有产业。毛利率虽做不得准,逐鹿领最大的支出向来是人工薪资,可即便扣除所有成本,医师群体凭翻身是确凿无疑的,就此成为领地新的经济增长点。

    发财了!

    鱼不智笑得合不拢嘴。

    顺便说一句,被系统认定为特产,并给了鱼不智50点声望,这是逐鹿领获得賨布和巴乡清技术时未曾有过的。

    鱼不智知道是什么原因。

    关于的系统提示中,有出现“自创特产”字样,賨布和巴乡清都是賨人的技术,被逐鹿领拿来使用而已,是自行研发出来。

    不愧是医圣开发出来的特产!

    的问世,再次证明高端人才多么宝贵。

    雪音突然问道:“张机也在逐鹿领?”

    “嗯。”

    鱼不智大大方方地承认了,即使他想藏着掖着也不可能。的说明中分明写着“名医张机的独门秘药”,而这个说明信息是一开始就有的,并不是因为鱼不智命名为才出现。即便他将新药命名为大力丸、摇头丸,张机的名字也会在药物说明中出现,根本藏不住。

    雪音又问:“定居了?”

    “当然。”

    雪音竖了个大拇指:“厉害!”

    咆哮光环有些莫名其妙,问道:“张机是谁?你培养出来的厉害医师?”

    鱼不智用鄙夷的目光看着咆哮光环。

    搞了半天,原来这厮还不知道张机是谁。

    雪音叹了一口气:“张仲景知道吗?”

    “当过长沙太守的医圣,怎么会不知道?”

    “张机就是张仲景……”

    雪音说完,不再理会陷入石化状态的咆哮光环,施施然离去。

    鱼不智也不管咆哮光环,叫人找来易风,告诉易风的定价。

    易副城主激动不已。

    逐鹿领的重要产业大多在主据这边,领地收支大头都发生在主据,易风是逐鹿领钱袋子实际掌管者,不仅要维持主据正常运作,还时不时地得支援两个特别领地建设,需要用钱的地方很多。前段时间响应非鱼领众筹,鱼不智几乎将领地资金抽调一空,易风最近压力山大,抠门属性自动激活,能卖出这样的高价,易风就差没有振臂高呼了。

    易风提议:重奖新药研发有功人员,以彰显领地鼓励发明创新的态度,激励领地技能人才的创新热情。

    鱼不智对领地军民向来大方,这样的提议当然不会拒绝。

    两人随即商定了补偿标准:参与研发的医师,每人一次性奖励2000金;发挥主导作用并作出杰出贡献的张机,一次性奖励50000金。

    逐鹿人生活富足,可这次领地的奖励丰厚程度还是足以让所有人惊叹。更重要的是,以公告形式宣布这件事,是对医师的莫大褒奖,对一个以富庶和高满意度著称的领地民众来说,荣耀往往比物质奖励更让人心动。

    商议完毕,易风匆匆离去。

    “还不走,是打算让我请吃饭吗?”鱼不智对咆哮光环道。

    “张仲景来逐鹿领多久了?”

    “没多久,也就一年多。”

    咆哮光环叹道:“你到底藏着多少秘密?”

    鱼不智矢口否认:“哪还有什么秘密,没有了。”

    轮到咆哮光环目光中满是鄙夷,面无表情道:“我在飞鱼领看到个熟人。”

    鱼不智笑容一凝。

    “很久没看到王戣,原来跑到冀州去了……”

    “干嘛呢,两家搞军事交流?”

    咆哮光环摊牌了。

    他和吃饭最重要都很后悔无意中发现飞鱼领秘密,所有人都以为飞鱼领是非鱼领特别领地,每每听到大家对飞鱼领的误解,两人瞥得难受至极,有时还不得不随声附和,内心之挣扎可想而知。

    保守秘密不易,单方面保守更不易。

    咆哮光环其实早有跟鱼不智摊牌的打算,不为别的,多个人说话就好,顺便套点内幕满足一下好奇心。可他拿不准那样是否会对鱼不智带来困惑,只得继续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倍受煎熬。

    原本打算继续保守这个秘密,没想到鱼不智这厮不知感恩,竟然拿狐狸精的梗嘲讽他,咆哮光环大怒。跟狐狸说话,还不是因飞鱼领的事憋的?别人拿那个梗笑话他也就罢了,唯独接受不了鱼不智提这事,鱼不智刚才那一说,顿时让他生出“一片冰心照夜壶”的失落感。

    所以他决定打开天窗说亮话。

    哥忍得多不容易啊,丫的不识好人心。

    尔不仁,我自不义!

    “你那位很能打的义弟也失踪很久,我特地找到很久以前的战斗shi pin,怎么越看越象飞鱼骑将……”

    “我还记得有个叫荀衍的家伙高调加入逐鹿领,后来很久没有露面了,是不是也交流到飞鱼领去了啊……”

    见鱼不智目光呆滞,满脸的震惊,咆哮光环大感快意。

    从未如此神清气爽!

    看你还得瑟!

    鱼不智苦笑,铁证如山,这个没法抵赖。

    “好吧,飞鱼领是我的,这事哪些人知道?”

    “就我和吃饭。”

    鱼不智松了一口气,就两个人知晓,还都是老朋友,不必太紧张。

    “你们既然早就知道了,怎么现在才说出来?”

    “还不是为了……”

    咆哮光环将前段时间的辛酸故事和盘托出,不料鱼不智越听越是欢乐,最后竟抱着肚子大笑。

    咆哮不满:“笑个屁!给封口费不?”

    “给,让我再笑一会…说来听听。”

    咆哮光环咬牙道:“1组,还有跟你讲狐狸事件的人的名字。”

    药品99个为1组,算下来区区两千金,咆哮光环主要是想知道后者。“狐狸事件”被视为军团丑闻,说好不得外传,没想到鱼不智也知道了。

    “要药没问题,给你4组,带2组给吃饭。”

    鱼不智大义凛然道:“谁说的不能讲,我绝对不会出卖久久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