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623章 自古真情留不住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界桥之战结束,鱼不智立即赶往飞鱼领。

    公孙瓒和袁绍争斗冀州,逐鹿领选择保持中立,两不相帮。

    作为与两位诸侯都有密切联系的玩家势力,采取这样的立场无可厚非。况且界桥之战是诸侯战争,浮屠自始至终没有给玩家参与的机会,逐鹿领更没理由主动冲进风暴中心,不能仗着人脉广欺负广大没门路的玩家不是。

    中立归中立,该有的礼数不能废。

    战争结束了,跟胜利者打个招呼、刷刷存在感还是很有必要的,尤其渤海郡归属权再次发生改变。为了冀州特别领地今后的日子过得舒坦一些,去邺城当面向袁绍道贺就显得更有必要。

    “庸俗啊,哥堕落了……”

    鱼不智一边感慨,一边愉快地走进驿站。

    到邺城,还是很快被带进州牧府内,但这一次等待的时间更久。

    再次见到袁绍时,袁绍的精气神明显比上次见面时好得多。

    上一次来,袁绍正面临着公孙瓒带来的巨大压力,那时候公孙瓒实力明显强过袁绍,又有河北军事强人的光环威慑,袁绍心中忐忑不安。这一次拜访,袁绍刚刚赢得界桥之战,不仅阻止了公孙瓒南下的企图,还成功破除了北平军难以战胜的心障,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言语间自信彰显,睥睨天下,顾盼自雄,气质威势自然与以前不可同日而语。

    鱼不智祝贺袁绍赢得大战,并成功收回渤海郡,袁绍表示感谢。

    袁绍和颜悦色,礼貌回应,气度礼节都无可挑剔,但鱼不智还是察觉到些许不同。他跟袁绍打交道不是一次两次了,前段时间的交情相当不错,这次见面袁绍看似礼仪周全,却也因为太过客气而显得少了一些亲近,隐隐透出几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远感。

    鱼不智相信自己的直觉。

    这种直觉并非无病shen yin。

    逐鹿领有荀衍这样的名门子弟,抽出来的荀衍自带“忠贞不二”属性,鱼不智想知道什么,荀衍向来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正常情况下绝对不能说的东西也是和盘托出,因此鱼不智对名门子弟的认知相当深刻。

    荀衍告诉他,名门子弟不会随便交朋友。

    名门子弟与人打交道,首先看门弟是否相当,大家以朋友论交的前提,最起码门弟差距不能太大;如果门弟不够,那就得有足够的价值或者潜力,潜力其实也可以视作“未来的价值”,而价值高低决定了大家关系能走多近,但通过“价值”路线结交,通常很难被名门子弟真正以朋友相待,熟识程度往往会随着价值的变化发生改变。

    名门对门弟、价值的定义非常复杂,具体到实例,还需要参考大环境、地位、权势、地域、师承等诸多因素,相处时一个眼神一个称谓都有内涵,其复杂程度超乎想象,俨然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局外人难以看出端倪,局内人却心有灵犀,一颦一笑皆文章,鱼不智听得头晕脑胀也没搞清楚。

    鱼不智非常惭愧。

    哥好歹也算是在社会上混过的,楞是没法理解这些名门弟子的套路。

    不过有一点他很确定:名门子弟很现实。

    袁绍成为冀州牧后,荀衍就曾提醒鱼不智,袁绍不再是原来的袁绍。

    时移势易。

    鱼不智是一位领主,虽说领主玩家实力不断提升,但在很多npc眼中,玩家大多是目无法纪又无惧生死的狂徒,中立npc对玩家的评价普遍不高。

    普通中立npc尚且如此,袁绍这样的历史诸侯更不用讲。

    鱼不智和袁绍相识,源于在讨伐董卓战役表现优异,得浮屠牵线搭桥,是系统对优秀玩家势力的奖励,如果没有这一层,很难想象逐鹿领能和渤海太守府建交。毕竟袁绍出自汝南袁氏,声望高到四方豪杰多愿归附于他,玩家势力能入他法眼才是怪事。当时袁绍处境窘迫,逐鹿领又充分展示了自身价值,才得以和袁绍走得越来越近。

    袁绍现在是冀州牧,不再是渤海太守。

    发达了。

    膨胀了。

    嫌弃糟糠了。

    唔,好象有哪里不对劲……

    上次见袁绍,疏离的感觉并不是太明显,因为当时袁绍受公孙瓒威胁,还没有底气把尾巴翘很高。界桥之战给了袁绍充足的底气,名门子弟、关东盟主的气派自然而然地拾了起来。

    再联想到这次会面等待的时间,鱼不智心中已有明悟。

    领主玩家没有所谓的出身,那就只剩下价值。

    界桥之战过后,鱼不智对袁绍的价值已大大降低,关系趋冷是必然的。

    自古真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

    逐鹿领和北平军的亲密关系,也必将成为袁绍疏远鱼不智的重要因素,除非鱼不智愿意放弃公孙瓒,彻底投向袁绍这一边。但公孙瓒待曲晨甚厚,鱼不智必须顾及义弟曲晨的感受,很难如此决绝。鱼不智在逐鹿人眼中的形象堪称完美,因袁绍起势而放弃公孙瓒,有损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光辉形象,很可能重挫领地满意度和历史人物相性契合度,未来影响难以估量。

    此外,鱼不智知道两位诸侯的斗争会持续数年时间,渤海郡几易其主,就算为了飞鱼领的安危,逐鹿领也不可能选边站。

    退一万步,以袁绍的名门出身,放弃公孙瓒就能重获信任?

    不可能!

    一定要选一边站队的话,鱼不智更愿意选公孙瓒,公孙瓒没有名门弟子出身,也没有那么现实。最起码,公孙瓒飞黄腾达后拿架子的机率较低,还有曲晨这层关系在,怎么着也不至于坑逐鹿领。

    可惜公孙瓒注定赢不了,保持中立最符合逐鹿领的利益。

    与袁绍渐行渐远,已不可避免。

    但蜜月期结束如此之快,还是出乎了鱼不智意料。

    他此时并不知道还有别的原因,有些意兴阑珊。

    再次提醒袁绍帮赵部斡旋之后,起身告辞而去。

    鱼不智离开后,一名文士走了进来,是别驾田丰。

    “元皓(田丰字),飞鱼水师的事可查实了?”

    “属实。”田丰点头:“但情况可能跟我们最初认为的有些出入。”

    “何意?”

    “冀州和并州沿海领地出动水师赶往北平的很多,并非只有飞鱼水师,种种迹象表明,异界勇士对倭人极为反感,这是一起针对倭人的自发行动,参与者众。属下以为,不能就此认定飞鱼领暗中帮助北平军。”

    袁绍陷入沉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