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620章 倭人的远大目标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月华如水,秋露如珠。

    幽州大地上,一支骑兵在官道上飞驰,带起些许尘土,马鼻里喷出朵朵白云,看起来已经赶了很多路,但他们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骑兵们在马背上用干粮和水填饱肚子,继续前进。部队奔驰如风,但整体队伍始终保持得很好,即使猝然遇敌,部队也能很快作出反应。

    率队武将偶尔发出简短命令,骑兵们依令调整,绝没有出半句废话。绝大多数时候,只能听到错落有致马蹄声。这些沉默的骑士只是策马奔驰,没有豪言壮语,也没有呼喝冲杀,并不张扬,却自有一种惊心动魄的力量,

    这支骑兵素质之强,世所罕见。

    月光从空中落下,仿佛给战马抹上一层白霜,连战马都成了白色。

    被月光染成白色当然是一个笑话,这些战马本都是神骏的白马,两千多骑白马呼啸而过,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整个幽州,整个河北,乃至整片神州大地,再找不出第二支这样的骑兵部队。

    他们是公孙瓒麾下最精锐的部队,名震下的白马义从!

    界桥大战随时可能爆发,大后方有倭人出现,公孙瓒断然派出最精锐的白马义从回援。骑兵机动最强,白马义从战力冠绝河北,唯有这支王牌,才有可能在最短时间内平定倭人,化解后顾之忧。

    白马义从昼夜兼程,风一般穿过渤海和渔阳,直扑北平。

    第三傍晚,白马义从回到右北平境内,发现沿海村镇大多遭受劫掠。白马义从从最近的一个玩家领地获悉,倭兵劫掠了沿海村镇后并没有收手,继续向北平北部地区挺进,正准备攻打土垠县城,倭人兵力应不低于两万!

    还在磐河与袁绍对峙的公孙瓒,也已经知道倭人的后续动作。

    他无比庆幸自己派去的是白马义从,而非股骑兵。

    后方急报倭人登陆,公孙瓒最初认为倭人和普通海贼或游牧民族一样,掳掠一番闪人。要知道北方游牧民族都知道公孙瓒不好惹,即便这次北平军精锐尽出与袁绍开战,乌桓人、鲜卑人也没敢趁机捣蛋,就是怕被秋后算帐,公孙瓒打异族出了名的狠,北平境之外有异族犯事他都会出兵,直接跑到公孙瓒老巢干坏事,不被他扒掉几层皮下来,事情没那么容易算了。

    飞鱼领前段时间有送来消息,称倭人正卷土重来,但公孙瓒没太在意。

    游牧民族都被他打得心胆俱寒,不开化的倭人,算什么东西?无非是仗着倭岛在海上,路途遥远,北平军又没有水师,认为可以逃过惩罚,于是趁着北平军主力出动之际在后面占便宜,抢些东西自会见好就收。

    公孙瓒对异族入侵零容忍,再加上倭人登陆时机太巧,担心倭人与袁绍勾结,才派出白马义从前去镇压。唯有平定了在大后方趁火打劫的倭人,公孙瓒才能集中力量与袁绍在冀州决战。

    倭人掳掠了沿海村镇不退,反而北上围县城,显然有更大图谋!

    倭人的确有更为远大的目标:在右北平攻城掠地抢地盘。

    听起来象是一个玩笑。

    但倭人是认真的,并且坚信他们的计划有可能成功……

    海贼之夏剧情让倭人提前与神州大地产生交集,岛国寡民,夜郎自大,倭岛土地少,自然灾害频繁发生,做梦都想在大陆上有一栖身之地。正值东汉王朝这个巨人近年来内忧外患,百病缠身,日益衰弱,关东王令不行,更是让倭人认为是赐良机,趁关东诸侯割据之际,倘若能以快打慢抢下一块地盘,为立足大陆奠定根基,岂不美滋滋?

    打定主意,接下来就是选定合适目标。

    刚好公孙瓒与袁绍对峙,兵力集结前线,后方空虚,挑一个绕击其后,顺势攻城掠地,易如反掌!由于倭人进攻东汉大陆的野心萌生不久,情报收集仍处于起步阶段,仅掌握了一些相对肤浅的信息,一番简单对比之后,倭人选择了以公孙瓒为目标。

    选公孙瓒下手,倭人是经过深思熟喊的。

    首先,地位。袁绍是冀州牧,公孙瓒是北平太守,州牧摆明比太守大。

    再来,出身。袁绍出自名门,又是关东盟主,豪杰多归附于他,不能惹;公孙瓒的出身是地方豪强,普通诸侯,看起来好惹一些。

    第三,战局。邪马台倭兵从海路进击,冀州靠海的郡国是渤海和平原,渤海目前是公孙瓒的地盘,平原在袁绍手中,但双方大军正在磐河-界桥一带对峙,渤海和平原离战场太近,难收奇袭之效。反倒是公孙瓒老巢北平,同样靠海,位于大后方,行动快一些的话,完全可以赶在北平军回援之前,占领北平全境。公孙瓒老巢被夺,又得抵御袁绍的威胁,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彻底放弃北平,经营冀州,与袁绍一决高下。那样一来,邪马台国就可将援军源源不断的送到北平,巩固地盘,将北平牢牢控制在手中。

    第四、地理。北平在神州北部边陲,远离中原,更容易守住!

    这就是倭人的盘算。

    捱到界桥对峙,大战即将爆发之机偷袭北平,他们坚信成功机率很大。

    只可惜,倭人并不了解公孙瓒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倭人更不知道,北平军是一支怎么样的部队。

    如果倭人有更多时间收集情报,相信他们绝对不会轻易选公孙瓒开战。

    河北军事强人,堂堂白马将军,是阿猫阿狗都能惹的?

    如果谁的官职大谁就厉害,冀州牧应该是韩馥而非袁绍,幽州牧刘虞也不用容忍公孙瓒对异族的极端强硬。事实上,这次界桥对峙是公孙瓒主动挑起战端,冀州牧袁绍是被动迎战。

    倭人并不了解这些。

    邪马台国渡海远征,以沙门岛为前进基地,但沙门岛出产有限,倭人远征军没办法在沙门岛停留太久,所携军粮便会消耗殆尽。倭人不等界桥之战打响,在大军对峙阶段便迫不及待的登陆北平,正是因为后勤有困难。

    倭人拖不起,只能铤而走险。

    登陆后,倭人才发现北平并不象他们预计的那样唾手可得。

    北平军精锐尽出,村镇防御形同虚设,仅县城保留有少量兵力。县城有石制城墙保护,部队去了完全是送死,倭人不得不集结兵力,攻打离海岸线最近的土垠县城。

    土垠守军仅两千人,是倭兵的十分之一。

    北平军不愧是精锐之师,两千人楞是抗住了两万倭兵夜以继日的猛攻,为白马义从回援争取到时间。

    黎明时分,土垠县城外响起急促的马蹄声。

    白马义从鬼魅般从黑暗中杀出,冲进倭兵大营!

    <font color=”red”>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说网,继续阅读</font>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