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615章 尾行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一支队伍在官道上行进。

    队伍约三百多号人,其中有一百军士,其他的都是平民。

    游戏中玩家领地众多,象这种数百人的小队伍行动很寻常,大家早已屡见不鲜。不过这一次,这支队伍却被人盯上了,一举一动尽在别人眼底。

    官道旁一片小树林中,两名自由玩家一边监视,一边闲聊。

    “这些人出发好几天了吧。”

    “是啊,从司隶河内郡出发北上,这都到上党地界了,仍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们团长接的什么破任务啊”

    “别抱怨了,监视而已。雇主没那精力持续跟踪,委托我们军团帮忙,看他们最终打算去哪里,不用打打杀杀就能赚钱。军团兄弟姐妹分段承包,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我们这些在前面监视的还好,后面那些”

    “怎么不说了?你好象知道些什么,你马子负责军团外交,有内幕哇?”

    “不要乱讲话!”

    “好好好,知道你马子不会泄密,你快说吧”

    “这还差不多。我告诉你啊,雇主领地和被跟踪目标领地在同一个县,目标领地发展比较缓慢,实力相对较弱,最重要的是领主经常长时间不在,雇主就有了吃掉目标领地的心思。虽说宣战成本比较高,但如果能在对面领主不在的时段发起进攻,成功机率很大。

    雇主很早就开始做准备,试图找到对方领主上线规律。

    没等他找到对方领主上线规律,却意外发现该领地多次组织乡民迁移,目的地不明。据雇主前期统计,至少有六千乡民被送了出去,直到目标领地升到二级城市,大规模人口迁移才暂时告一段落。这支队伍出发,是近两个月来第一次,所以雇主特别雇佣我们军团仔细查一查。”

    “一个二级城市,有必要搞得这么隆重?”

    “你懂个屁!”

    曝料者道:“你能解释一下,为何那个叫刺血领的领地转移那么多乡民?还有,你知道刺血领乡民去了哪里?”

    “我要知道直接交差不就得了,还用守在这里啊?你还不是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他们去了河套!”

    “河套?怎么可能!”

    “千真万确。雇主派人跟踪过,亲眼见到从刺血领出来的队伍渡黄河,从上党境入平阳,再从平阳渡口登船过河。河套现在是被异族占领的区域,随处可见羌胡骑兵,雇主的军士进入河套盯梢不仅危险,还很容易被发现。

    雇主曾派出一支小部队进入河套跟踪,没几天领主手册看到全挂了,估计是被羌胡部落发现,集体光荣了。据说刺血领是隐藏领地,出现时间早在五千个隐藏领地信息披露之前,雇主怀疑刺血领主大有来历。不查清楚对方底细,他始终不敢对刺血领动手,所以才找了我们军团。我们在这边虽然无聊,但肯定比去河套好,那边连驿站传送都没有”

    刺血领的队伍渐渐远去,两名军团玩家任务完成。

    在军团聊天室报备后,两人离开这片小树林。

    军团委托任务采取轮流制,下一段行程,自有别的成员负责,除非这段征程长到让所有军团成员全部走一圈都无法结束,他们可自由支配时间。

    承担护送任务的刺血军百人队,完全不知道这一路被跟踪。

    刺血领主逆刺经常不在线,领地发展差强人意,刺血军民士气比较低。再加上战争申请系统建立后,非战役或阵营对抗任务时期,玩家势力间总体看趋向和平,悍然宣战的例子很少,刺血军缺乏斗争经验和意识,根本没有察觉早就被邻居窥视,行军时警惕性也非常低。

    还未进入河套地区,刺血军士缺乏危机意识。

    时隔数月,刺血领再次发起护送任务,送的并非平民。

    自从决定在野马镇完善正常领地应有建筑物,河套领地人才储备告急,紧急从主据抽调了第二批人才过来。这两百多人全是技能人才和转职官吏,他们千里迢迢从巴郡赶到河内,休整数日,便再次动身赶往龙领。

    这批乡民人数虽少,对龙领的重要性却是普通乡民无法企及的。

    队伍直抵平阳渡口,渡过黄河。

    一支五百人的骑兵等在对岸。

    骑兵和刺血军完成交接,护送着这些技能人才继续向龙领挺进。

    逐鹿乡民们情绪明显变得高涨起来,大家都知道这是逐鹿领的子弟兵,逐鹿军骁勇善战之名在领地深入人心,进入危险的河套地区,有自家子弟兵护送,大家有更多的安全感和亲切感。有加入领地较早的乡民告诉同伴,前来接应的骑兵,领头的就是领主大人义弟曲晨,有万夫不当之勇,并绘声绘色地讲述起二将军昔日光辉事迹,人群中不时传出阵阵惊呼。

    大家都知道领主大人有两位义兄弟,腼腆温和的禽迪是机关大师,另一位义兄弟却是能打能战的少年英雄,只是曲晨很早就去了冀州创建领地,很多人只闻其名,没见过曲晨本人,现在一看,果然英武不凡。

    队伍中有几人是逐鹿领老人,曲晨还有印象,主动过来跟他们打招呼,一阵寒暄,约定晚上宿营时再聊,这才策马离去。这个小插曲让曲晨顷刻间收获到更多好感,队伍中的欢笑声越来越多。

    “他就是二将军啊,好年青!”

    “我听说二将军很厉害,连白马将军都很看重他,想拉他过去呢。”

    “白马将军?我的天,那可是了不得的大人物!二将军答应去没去?”

    “你这问的都是什么话啊,二将军要是答应去了,还能在这里接我们?他跟领主大人有兄弟之谊,怎么舍得弃大人而去!”

    “也对。可二将军跟我原本以为的不大象。”

    “哪里不象?”

    “厉害的少年将军应该是眼高于顶吧?他一点架子都没有”

    “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看领主大人脾气多好,禽小哥也是,二将军身上哪会有那些恶习?别忘了,他可是领主大人义兄弟呢!”

    “有道理”

    队伍中一名看起来老实巴交的老农,安静地听着,安静地赶路。

    这名老农就是培瓜。

    河套领地不适合发展耕种,是以逐鹿领援河套领地第二批人才队伍里,几乎没有农夫,培瓜是个例外。培瓜加入到第二批援河套领地队伍,是徐庶钦点的结果,徐庶认为,培瓜的到来或有助于提升河套领地安全形势。

    逐鹿领向特别领地派遣人才,是由行政中心挑选合适的人选,再征求被选中者的意见,如果被选中的人才不愿意接受,领地通常不会强人所难。培瓜很满意在逐鹿领的生活,他更愿意留在夜雨镇,平时种地,闲时种瓜,安安稳稳地过日子。但领地官吏征询意见时,他二话不说便答应了下来。

    培瓜为避祸辗转数千里才到逐鹿领,深知成为一名逐鹿人是多么幸福,他很珍惜现在的生活,对领地充满感激。

    领地需要他去河套,他责无旁贷。

    培瓜不觉得自己很伟大,或作出了多大牺牲,他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同行的这些乡民,其实绝大多数都和他一样,更愿意留在逐鹿领,因为大家都知道河套比较危险,可领地需要他们过去时,大家纷纷选择响应号召。

    如果大家都只顾着自己的小九九,怎么对得起领主大人?

    破虏骑带来十几辆马车,供老弱妇孺乘坐,培瓜婆娘在其中一辆车上。

    “河套离老家比较近。”他是这样对自己的婆娘说的。

    实际上老家已经没什么人了,培瓜这样讲是想说服妻子,但他很快发现自己多此一举。培瓜妻子是巴郡本地人,鼠灾时逃到逐鹿领,比培瓜更早成为逐鹿人,对领地的归属感不在培瓜之下。得知领地希望培瓜去河套,一句废话也没有说,立刻开始收拾东西。

    “真是个傻婆娘呢”

    培瓜心里这么想,嘴角却不自觉地浮起一抹笑意。

    破虏骑多次执行接应任务,对如何护卫好乡民有丰富经验。

    河套广袤,提前察觉到敌人动向最为重要,破虏骑侦骑四出,撒向四面八方,其他骑兵百人队分别在队伍附近游荡,看似悠闲,毫无防备,可无论敌人从哪个方向冲来,至少会有一个百人队能迅速作出反应,抢在敌人到达之前,截断其接近乡民的道路,可谓外松内紧,似缓实疾。

    下午时分,后方一骑飞驰而来,找到曲晨。

    “报!后方有异界勇士活动。”

    曲晨眉头皱了起来,玩家的活动虽然对他们没有威胁,但龙领初建,原则上应尽量避免被玩家发现,如果有玩家跟着他们到达龙领,发现河套多了一个乡镇级领地,大为不妙。但这里离黄河很近,河对面就是朝廷控制地区,有玩家在这片区域出没不足为奇。

    曲晨需要先搞清楚,对方是有意跟踪,还是与队伍不期而遇。

    “多少人?行动方向如何?”

    “两个人,向西北方而去。”

    曲晨松了一口气。

    只是两个人,行进方向又与队伍有偏差,有意跟踪的可能性就比较低。虽说朝廷势力退出,可河套地区仍分布着一些玩家领地,钉子计划开始前,逐鹿领曾经对周边地区进行摸底,曲晨清楚地记得,往西北方前进三十里,就有一个城市级玩家领地,那两名玩家去那领地的可能性很大。

    “保持警戒,继续侦察。”

    “诺!”

    不久后方回报,两名玩家没有中途转向,已远离本方队伍。

    曲晨彻底放下心来,看来那两人的确是偶然遇到而已。

    曲晨很早就去了飞鱼领,很少与玩家打交道,不了解军团玩家的手段。两名玩家并非偶遇,而是那个接受跟踪委托的军团,安排的一次接近尝试。

    雇主有提供明确情报,刺血领的队伍会进入河套地区,军团早有准备。虽说先前因为保密和避免军团轮值玩家抵触,没有告诉大家需要跟进河套,预案却是早就做好了。可随着刺血领的队伍在平阳地区渡河,军团预案立刻启动,一张天罗地网悄然铺开。

    河套地区散布着一些玩家领地。

    朝廷势力退出河套时,河套玩家领地失去统属,但驿站传送功能还在,可直接从领地传送到离领地最近的、运作中的大汉县城,故领地仍然有与外界连通的渠道。只不过由于朝廷势力退却,带来种种不便,难以留住军团玩家,导致玩家军团纷纷迁出河套,但并不代表河套领地已成为绝地。

    受雇军团充分利用了这一点。

    雇主曾多次跟踪刺血领乡民迁移队伍,知道刺血领会选择在哪里渡河,爱雇军团有提前在渡河点附近布置了几名玩家,希望弄清楚队伍前进方向。为避免打草惊蛇,军团做了精心准备,精细到每组玩家暴露后的行进路线,被发现的那两名玩家就是如此,作势向某个领地前进,麻痹对手。

    不得不承认,游戏中藏龙卧虎,这个军团的策划者的确是个人才。

    有心算无心,成功地过了第一关,而没有引起怀疑。

    在曲晨看来,那两名玩家既然没有继续跟上来,那就没什么好怀疑的,如果玩家在后面跟踪,破虏骑没理由察觉不到。他对玩家的套路了解甚少,玩家根本不需要一直跟在后面,只消以散布在河套地区的各玩家领地为点,根据同伴查到的队伍行进方向,传送到下一个最适合铺开侦察网的领地,按区域分派军团成员守在高点或要道,不需要多少人手就能监控偌大一片区域,然后一站一站接力下去,直至终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