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608章 莫名其妙的州府使者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翌日。

    冯氏叔侄再次从约定地点无功而返,登上铜雀台时显得心事重重。

    “敢问冯先生,可是在等邹谈前辈?”

    鱼不智冷不丁的一句话,让冯允神色大变,不过随即大喜。他找不到邹谈正着急,有人主动提起当然求之不得,遂问道:“不智城主知道邹前辈?”

    “邹前辈隐居白虎山,白虎山在逐鹿领境内,前些时间前辈隐居地有些小麻烦,在下搭了把手,从此与前辈结识,算是忘年之交。”

    鱼不智不仅表明自己认识邹谈,还巧妙地交代了结识过程,包括邹谈姓名、隐居白虎山等信息,真实性毋庸置疑。冯允与邹谈名义是朋友,实有师徒之分,得知鱼不智和邹谈是忘年交,冯允神情变得更加庄重。

    “不智城主既与邹前辈相识,可知前辈何在?”

    “前辈出远门了,何时归来却是不知,他若回来,我会立刻派人告知。”

    鱼不智没有提邹凤就在逐鹿城,冯允并不知道邹凤其人,邹凤也没有见他的意思。将邹谈出远门的事告诉对方,是他现在唯一能为冯允做的。这番话落在冯允耳中感受又是不同,从鱼不智的描述不难看出,他分明跟邹谈很熟,有把握邹谈回来立刻派人告知,要么是邹谈归来会过来打招呼,要么逐鹿领能联系或随时进入邹谈隐居地,无论哪一种,关系都很不一般。

    冯允先前对“忘年之交”一说还有怀疑,现在却是信了。

    他和邹谈上次见面还是黄巾起义那会,好几年没见面,这次联系不上,原本担心邹谈已仙去。鱼不智带来的这个消息,让他终于放下心来。

    既然邹谈不在,冯允没有继续留在逐鹿领的必要,当即向鱼不智辞行,并邀他到宕渠冯家庄作客,鱼不智欣然答应,将两人送至城门,依依惜别。

    冯允和冯鸾离去后,徐庶出现在鱼不智身后。

    “主公,就这样让他们走了?”

    “要不然叱?昨天我已经邀请过了,这么快又提这码子事,操之过急,反为不美。还是等邹前辈回来再说,冯降虏与前辈有师徒之谊,跑不了的。”

    “也是。”

    徐庶点头,随即肃然道:“主公,飞鱼领刚传来两个消息。”

    鱼不智心头一凛:“右北平当真派人来了?”

    “那倒不是,两则消息均与冀州府有关……”

    第一个消息:袁绍为平息右北平的怒火,正式任命公孙瓒堂弟公孙范为渤海太守,希望与公孙瓒化干戈为玉帛。但公孙范一到南皮,立刻背叛袁绍投入公孙瓒帐下,目前右北平仍在加紧备战,并无退兵之意。袁绍想以一郡之地换和平的计划彻底失败,河北的战火看来已不可避免。

    第二个消息:冀州府有使者来到飞鱼领,荀衍将使者迎入城主办公室,询问使者来意。孰料使者落座后一句话都没有说,竟毅然决然地转身离开,尽管荀衍是出自颍川荀氏的名士,也被这状况搞得不知所措,当场懵圈。

    渤海郡归属改变,是历史上一定会发生的情节,鱼不智对此毫不意外。

    可冀州府使者到飞鱼领后什么都没说就走人,算怎么回事?

    徐庶道:“会不会是休若无意间得罪了使者?”

    鱼不智断然否定:“不可能!”

    荀衍乃荀氏子弟,待人接物的风度和礼仪无可挑剔,这方面就连徐庶都赶不上荀衍,出错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就算他有什么地方疏忽,也不至于使者当场离去还没反应过来!况且荀衍身怀特性,易获得好感,以荀衍的风度和亲和力,得多不近人情的家伙才会对他如此无礼?

    鱼不智和袁绍最近打得火热,使者莫名其妙到飞鱼领甩脸子,没病吧?

    冀州府使者的行为令人费解,完全没有道理可言。

    鱼不智当即赶往冀州,当面问个清楚。

    传送飞鱼领,找到当事人,荀衍陈述了当时的种种细节,鱼不智没有发现任何失礼或疏漏之处。以荀衍待人接物的能力,如果连他都出现问题,逐鹿领任何人对上那使者都将是炮灰。

    飞冀州治所邺县,找袁绍!

    把守州牧府的军士仍是以前的老面孔,知道鱼不智是贵客,不敢怠慢,当即派人入内禀报,并将鱼不智领到会客厅。在会客厅却是等了好一阵子,才有官吏领鱼不智去见袁绍,成为冀州牧后,与担任渤海任太守时相比有明显不同,府内人员多了,流程更复杂,规矩也更为森严。

    袁绍眼中有血丝,明显最近日子不太好过。

    “冀州初定,尚未安稳,公孙瓒那厮又执意挑起事端,最近比较忙碌,怠慢了不智,切莫在意。”

    袁绍态度诚恳,鱼不智也就不计较在外面等了那么久,哥就是大度……

    直奔主题,问起州府使者到飞鱼领后莫名其妙离开的事。

    “本来是有件事情想跟你商量,但中途情况发生改变,使者就回来了。”

    鱼不智满脸狐疑:“中途情况改变?”

    袁绍苦笑道:“我新任命的渤海太守公孙范叛变了,不智应该知道吧?”

    鱼不智点头。

    两个消息同时送到逐鹿领,他当然知道。

    公孙范到达南皮后宣布叛变,打了袁绍一个措手不及。袁绍言下之意,分明是说正是因为公孙范叛变,导致州府使者无法按照原定计划完成使命,不得不中途返回。如此说来,很可能是与渤海郡归属发生改变有关。

    “本初原本要找我商量什么事,还正儿八经地派个使者过去……”

    袁绍只是摇头,不肯说。

    对方越是不说,鱼不智越是好奇,哥专程跑冀州来容易吗?其实容易,但就是想知道真相,继续软磨硬泡。

    “别问了,我这是为你好。”

    袁绍不胜其扰,最后扔出一句话,就以公务繁忙为由结束了这次会面。

    鱼不智走出州牧府时,一行人来到非鱼城外。

    “来者何人?”

    “徐州刺史府掾吏,奉陶刺史之命前来,贵领主可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