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605章 冯氏叔侄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铜雀台上,鱼不智和徐庶相对而立。

    经过最初的恐慌后,鱼不智很快平静下来。

    事情已经发生,再去责怪曲晨没有意义。

    曲晨不是嗜酒之人,况且当时他带着使命去北平见公孙瓒,公孙瓒对曲晨一直很好,曲晨本是至情至性之人,那种情形下道出龙领之事,以免公孙瓒对他无法帮助北平军产生误解,虽有失言,却也是人之常情。

    实际上,曲晨并非受到感动就管不住嘴。

    公孙瓒提议与领主结交,鱼不智的身份岂能轻易暴露?曲晨要是直接予以回绝,必定让公孙瓒心生不满,甚至可能影响到蚂蚁商队的战马业务,曲晨必须在很短的时间内作出反应,抛出龙领这一重磅消息,转移公孙瓒对飞鱼领主身份的关切,已经是他当时能想到的影响最小的化解办法。

    那种情况下,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

    鱼不智和徐庶都认为,曲晨失言对领地影响不大。

    曲晨当时只是提了在河套建立据点,具体位置和领地名都没有提,公孙瓒倘若要派人过来,只能是先去飞鱼领报到。到目前为止,北平的援军连影子都没看到,以公孙瓒的为人,断然没有答应别人却失信的道理。考虑到右北平到飞鱼领的路程,以及河北军事强人和新晋冀州牧矛盾已激化,河北地区战云密布,公孙瓒要么是暂时腾不出手,要么是喝醉不记得此事。

    河北争霸战会持续多年,一旦开打,公孙瓒未必还记得向飞鱼领派兵。

    公孙瓒记不得此事当然最好,即使他记得并派来援军,问题也不大。

    河套危机四伏,公孙瓒愿意派援军过来,对龙领是一件好事。只需要做好保密措施,以飞鱼领特别领地身份示人即可。

    负责河套地区事务的重要人物,曲晨是从飞鱼领过来的,翟冏是新人,不用担心被北平援军联想到逐鹿领。唯有鱼不智和徐庶得注意掩饰身份,对此逐鹿领有丰富的经验和手段,从最低端常用的烟巾蒙面,到较高级的易容密室,到时完全可以根据需要从容应对。

    以飞鱼领特别领地身份示人还有个好处,不用对援军掩饰野马镇。凭飞鱼领在海贼之夏剧情的表现,搞出个城市级附属领地再正常不过!

    如此一来,北平援军不仅不会添堵,还将成为保卫河套领地的助力。

    计议停当,鱼不智彻底放下心来。

    “元直,回去后跟阿晨说一声,罚俸两级,下不为例。”

    “诺。”徐庶应下。

    逐鹿领的薪俸水平出了名的高,时刻准备流血流汗的军人,更是领地内收入最高的群体。军中薪俸等级主要由能力、职务和资历等多因素决定,曲晨是王级武将,破虏骑主将,又是逐鹿军元老级人物,薪俸仅次于徐庶。这次被罚俸两级,经济损失不小,算是比较严厉的惩罚。

    曲晨失言情有可原,且没捅出大篓子,可毕竟是犯了错,责罚免不了。

    “主公最近似乎无意去河套?”

    徐庶心思玲珑,鱼不智和曲晨是结义兄弟,对曲晨的处罚按理说鱼不智亲自出面最好,但鱼不智却让他代为传达,摆明近期没有去河套的打算。

    “没错,”鱼不智坦然承认:“逐鹿领是我们的根本,长期丢给易风一个人扛着,总是不太好,况且巴郡太守府那边也得我亲自接洽为佳,所以我准备在逐鹿城呆一段时间。河套那边有你和阿晨、翟冏打理,我很放心。”

    徐庶默然点头。

    逐鹿领有陈到、王平和马袁义,赵部也没有倒台,领地安全不用担心,但他们都是武将,主城这边缺少能独当一面的人物。易风虽然勤勉又忠心,却限于资质,眼界不够开阔,易风是优秀政务官,但难以成为优秀决策者。此外,巴郡的谈判已持续数月时间,至今没有结果,前段时间对峙双方发生的那场冲突,证明益州府的耐心已经不多了,无论谈判解决还是开战,相信围绕巴郡归属问题的角力已进入关键阶段,随时可能出结果。

    这样的关键时刻,鱼不智确实应该留在巴郡。

    “既如此,属下先回去了。”

    徐庶作揖告辞,却被鱼不智唤住。

    “那边没什么急事,元直着什么急?最近你都在河套,老夫人多日未曾看到你,既然回来了,不妨在逐鹿城住上几天,以免老夫人担心。再说铜雀台刚建成,据说在铜雀台上登高望远,抒发情怀,更容易创作出佳作,元直乃我逐鹿领第一智者,好好感悟一番再走也不迟。”

    鱼不智盛意拳拳,徐庶感动不已。

    “既如此,属下明日再回河套。”

    徐庶至孝,在铜雀台上转了一圈,便匆匆告辞回家向老娘请安去了。

    鱼不智却是没走。

    铜雀台初建,新鲜劲还没过去,他对铜雀台吸引文系人才也抱有期待。毕竟是上了cctv的唯一性特殊建筑,广告投放范围遍及神州,说不定天下文士正向逐鹿城飞奔而来……虽说明知没可能那么快看到效果,鱼不智还是很愿意在台上多呆一会,做一番汉末智士冲上来纳头便拜的白日梦。

    “喂!”

    听见台下有人喊,转头一看,是久久发和咆哮光环等人。

    “干嘛?”

    台下理直气壮道:“这都看不出来吗?组团参观!”

    铜雀台是特殊建筑物,落成后有磐石营士兵驻守,不许闲杂人等登台。铜雀台对文系人才有吸引力,逐鹿领的秀才、官吏或谋士想上去不受限制,普通军民想上去看看也可以提前申请,领地外文士得登记获得允许后才行。玩家不是文士,直接被归入“闲杂人等”行列,军士虽知道天下众是领地盟友,但规定如此,没有命令断不敢放他们上来。

    看到十多名天下众被拦在石阶下不准登台,鱼不智忍俊不禁。

    挥手示意军士放行,一行人很快来到台上。

    鱼不智纳闷道;“有事不拨通讯手镯,在下面扯着嗓子喊不好吧?”

    天下众集体翻白眼:“你通讯手镯开了吗?”

    鱼不智哑然失笑。

    铜雀台建成上了系统公告,为避免骚扰他关了通讯手镯,倒是忘记了。

    为表示歉意并尽地主之谊,鱼不智主动带天下众游台。期间有人问起铜雀台来历,他也毫不避讳地告诉大家,铜雀台建筑图纸来自幸运轮盘,是讨伐董卓战役第一名获得的抽取机会。

    剧情商店中幸运轮盘是功勋兑换选项,大家对幸运轮盘有了普遍认知,省去他解释的麻烦,天下众对他的运气羡慕不已。不过,对某人在介绍过程中不遗余力夸耀自己人品的行为,天下众毫不客气地表达了鄙视态度。

    说话间,一名磐石营士兵沿着石阶跑了上来。

    “主公,有两位文士希望获准登台。”

    鱼不智道:“按照程序,外来参观者要先提出申请,由行政中心批复。”

    “我等有告诉他们规则,可他们说既然大人您在台上,何必舍近求远?大人英明大度,必不会让外来士人失望,请属下试着上来通报一声。易副城主有言在先,对希望登台的外来文士不得无礼,我等见那两人气度不凡,言谈间对大人又甚是尊崇,不敢怠慢,故而上来请示大人。”

    鱼不智哑然失笑。

    逐鹿人尊奉领主远近闻名,台下两人为能提前登台,想必是投其所好,说些好听的话让军士上来请示。鱼不智若不答应,想必配不上“英明大度”,虽说他并不在意别人的评价,但早点或晚点让人登台,与逐鹿领利益无关,对方既然煞费苦心提出请求,鱼不智也乐得成全。

    “让他们上来吧。”

    “诺!”

    未几,一老一少缘阶而上,皆峨冠儒袍,风度翩翩。

    “咦?”

    鱼不智本在陪天下众游台,见这二人上来,停下脚步,面色迟疑不定。他答应让这两人登台,不过是做个顺水人情,毕竟铜雀台刚刚建成没一会,系统公告发出去,想来也需要一段时间才可能见到效果,他从未奢望很快有不错的文系人才上门。但这两位登台文士气度不凡,让他顿时激动起来。

    跟天下众打了个招呼,鱼不智离开大队,迎向二人。

    行至近前,作了个揖礼,笑道:“在下鱼不智,这厢有礼了。”

    逐鹿领有多位历史人物,鱼不智又陆续见到赵部、刘焉、袁绍等诸侯,经常与历史人物打交道,为避免失礼导致不必要的损失,鱼不智特意抽时间跟荀衍系统学习这个时代的礼节,这揖礼作得十分标准,无可挑剔。

    两位文士忙还礼,礼仪和姿态同样无懈可击。

    左首老者年约五旬,右边这位大概三十左右,两人举止皆是淡定从容,面部轮廓也有几分相似。从年青人对老者的态度和一些细微动作看,两人即使不是父子,也应该有亲缘关系。

    年长者道:“原来是不智领主,领主大人许我等登台,我等感激不尽呢。”

    鱼不智笑道:“铜雀台刚建成,两位到来便是有缘,在下又怎忍心拒绝?”

    年长者拈须而笑:“实不相瞒,老夫与侄儿近日到附近拜访一位老朋友,未能得见,在逐鹿城等了几日毫无音讯,本想就此归去,得知铜雀台在逐鹿领落成,不揣冒昧恳请登台。如此凑巧,说不定真是与铜雀台有缘分……”

    “敢问两位尊姓大名,仙居何处?”

    “老夫冯允,这是我侄儿冯鸾,皆宕渠人氏。”

    鱼不智心头一动:“敢问二位,与冯车骑如何称呼?”

    冯允和冯鸾对视一眼,眸中都有几分惊讶。

    冯允叹道:“家兄离世二十余载,没想到还有人记得,不智城主有心了。”

    旁边的冯鸾没有吭声,再次向鱼不智作了一个深揖。

    鱼不智激动起来,没想到第一个登上铜雀台的,就是冯车骑的亲人。

    任何一位领主玩家,都有招揽历史人才的野望,通常都会查老巢附近有哪些历史人物,想办法拉关系套近乎,挖空心思琢磨如何才能收为已用。但是,随着对游戏了解不断加深,领主们逐渐明白,想通过如此肤浅的办法收服历史人物,无异于痴人说梦。

    就拿甘宁来说,都知道他是巴郡临江人,甘氏是当地大族,容易找到,可甘家庄是中立据点,找到了也进不去,浮屠完全不给大家机会。

    逐鹿领在巴郡,鱼不智早前对巴郡范围内的历史人物颇下了一番苦功。

    汉末巴郡最有名的人物,无疑是曾做过车骑将军的冯绲。

    冯绲是幽州刺史冯焕之子,东汉时期名将,历仕顺、冲、质、桓四朝。

    早年因帮助父亲洗罪而闻名,冯绲历任郎中、郡诸曹史、广汉属国都尉、御史中丞等职。以御史中丞持节、都督扬州诸军事,击破扬州盗贼。后调任陇西太守、辽东太守,在辽东时招纳鲜卑。又入朝拜为京兆尹,转任司隶校尉,迁任廷尉、太常。162年,冯绲拜车骑将军大破武陵蛮夷,纳降十余万,平定荆州。

    冯绲出仕后南征北战,功勋卓著,堪称四朝名将。

    冯绲乐善好施,性情刚烈正直,不行贿赂,不为宦官们所喜。后又核定宦官出身的已故车骑将军单超之弟、山阴太守单迁死罪,被宦官们诬告,后免罪还乡,167年去世,葬在宕渠,桓帝下诏赐谥号“桓”。

    冯允和冯鸾气度异于常人,又自称宕渠人氏,鱼不智立刻就想到冯绲。询问后果然如此,两人分别是冯绲的弟弟和儿子。

    冯允和冯鸾也是历史人物。

    《后汉书》有记载,冯允官至降虏校尉,冯鸾举孝廉,后任郎中。

    冯允现在文士打扮,在巴郡出没,为访友在逐鹿城住了几日,显然没有公职,不再担任降虏校尉职务。念其兄冯绲被宦官诬陷,逝世已20多年,冯允想必早就去职还乡,冯鸾的情况应该也是如此。

    冯氏叔侄都是历史人物,本地人氏,又没有官职,能不能撸过来?

    冯氏叔侄跟历史主线情节没有交集,在朝中的任职经历也已划上句号,具备被玩家势力挖的资质。这样的历史人物,最难的是如何与他们结识,铜雀台帮助逐鹿领跨越了这道天堑!

    鱼不智眼睛绿油油的,象狼一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