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603章 酒后失言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系统公告宣布铜雀台建成的时候,徐庶正和曲晨一起监督破虏骑训练。

    徐庶感慨道:“铜雀台啊,真想回去看一看……”

    曲晨漫不经心道:“哦。”

    徐庶对曲晨的反应不太满意,如此振奋人心的消息,对方竟无动于衷,纯粹只是礼貌性的敷衍。不过徐庶也知道曲晨是武将,跟文系人才不沾边,对铜雀台不关心也在意料之中,他决定讲一些曲晨肯定会关心的事情。

    “破虏骑新近招募的这批战士,整体素质比较高,最明显的就是骑术,河套地区的乡民,虽说并非所有人都会骑马,但选骑兵还是更容易一些。”

    “哦。”

    “你去北平那段时间,李扶带破虏骑中规中矩,可以好好培养一下。”

    “哦。”

    徐庶皱起眉头,问道:“出了什么事?”

    曲晨猛然清醒,嚅嚅道:“什么啊?”

    “从北平回来一直心不在焉,忧心忡忡的样子,跟你讲话也爱理不理,如果没有事你会这样?先前我还以为或许是往来奔波劳累,过两天就会好,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徐庶眼眸如深潭般,清澈明亮又深不见底。

    “没有,就是累了……”

    见曲晨还想抵赖,徐庶决定曝点猛料,彻底打消他的幻想。

    “是吗,你前几天故意躲着我和主公又是怎么一回事,也是因为累了?”

    曲晨面色大变,埋头不语。

    徐庶心中更加笃定,悠然道:“说吧,早晚都是一刀。”

    曲晨叹了口气,徐庶既已察觉,瞒是瞒不住的,还是老实交代为好。

    “我前些日子去北平找公孙大哥,先生知道吧?”

    “知道。”

    “公孙大哥为人豪爽,我去拜访他并祝贺东光大捷,公孙大哥很高兴。当晚设宴款待,把当初那些曾经一起打过鲜卑骑兵的将领们都找了过来,还把我介绍给北平军新晋将领,忆昔日并肩作战时的情谊,把盏言欢……”

    徐庶没好气地瞪了曲晨一眼,道:“说重点!”

    “到重点了,把盏言欢啊……”

    徐庶心中一凛,飞快问道:“你喝醉了?”

    曲晨捂着脸道:“我,我不想喝的,可当时没办法……”

    十分钟后,徐庶回到逐鹿城,神情凝重。

    进到城主办公室,发现鱼不智没有在里面,询问办公室外值守卫兵后,徐庶匆匆赶往城北。找到铜雀台,特殊建筑物下方已经有磐石营士兵把守,把守石阶的士兵证实了领主在面,徐庶这才松了一口气,快步奔了去。

    易风琐事缠身,先前就已告退,台仅鱼不智一人。

    看到徐庶突然回城,鱼不智大感惊讶。

    “元直?是我考虑不周,该叫你一起回来看铜雀台。”

    徐庶摇头:“有件事需禀报主公……”

    “岂有此理!”

    听到曲晨承认喝醉,鱼不智一巴掌拍在栏杆。

    “主公息怒!”

    徐庶抱拳道:“二将军带着交好任务而去,白马将军设宴,他不能不喝。北人善饮,二将军并非好酒之人,以往他在飞鱼领时的情形属下不很清楚,但在龙领这段时间他鲜少喝过酒,当晚喝的是他带去的巴乡清,后劲极大,二将军喝醉情有可原。现在当务之急不是责备二将军,而是如何消除影响。”

    “我气的不是那小子捅了篓子,而是为什么事后不立刻禀报?”

    “属下也这样问过二将军,他自己拿不准,不敢妄报……”

    鱼不智默然半晌,问道:“既拿不准,何以如何惶恐?”

    徐庶叹道“当晚大宴散场后,白马将军觉得不尽兴,又邀二将军独饮。大宴之时,二将军有把握没有说错话,就是担心小宴期间出问题。白马将军豪气干云,又是海量,两人私下喝的时候各自抱着酒坛开干,二将军哪里扛得住这种喝法?没多久就头晕脑热。”

    “二将军说,白马将军先跟他提起与异族打仗往事,又说到天下纷乱,关东无主,诸侯割据,他有心挥师南下与天下英雄争锋。恰好前番他被袁本初欺骗,言明出兵后瓜分冀州,结果冀州被袁本初独占,白马将军甚恼,誓要向袁本初讨个说法,但袁氏势力非同凡响,占得冀州后不复昔日窘迫,北平欲起兵,还需豪杰之士相助,言下之意还是想二将军到北平帮他。”

    “白马将军知二将军与主公有兄弟之谊,希望与主公结识,以结盟形式让二将军助他,如此既不让二将军为难,北平军也能多一员虎将……”

    “公孙瓒知道我身份了?”鱼不智打断道。

    “没有,他说的是与飞鱼领主结交。”

    鱼不智长出了一口气:“那就好,还以为阿晨连这都说出去了。公孙瓒连与袁本初的仇怨都没有避讳,为了拉阿晨过去,不惜提出与飞鱼领结交,可见是真的看重阿晨,其意甚诚。”

    “正是。”

    听领主道出“阿晨”二字,徐庶知他怒火已消去不少,忙趁热打铁道:“二将军也是至情至性之人,白马将军如此抬爱,感动莫名,但他知道领地最近用兵之处甚多,不敢从命,又不愿白马将军误会伤感,遂道出飞鱼领正在河套建立据点,前些日子已与羌胡骑兵开战,短时间内难以抽身……”

    鱼不智又是一掌拍在栏杆。

    “混帐东西,酒喝多了乱嚼舌头!”

    “可不是嘛……”

    鱼不智想了想,道:“那小子若只是说飞鱼领在河套建立据点,这个事情不算太严重,如果让公孙瓒就此断了拉阿晨过去的念想,倒也不是坏事。怎么的,难道对方还是不死心?”

    徐庶道:“那倒没有。”

    “白马将军为人豪爽,既知此事,不会再让二将军难做。白马将军向来对异族没有好感,对朝廷放弃河套更是不满到极点,只恨自己无暇抽身,知二将军在河套与羌胡打仗,当即鼓励他奋勇作战,扬我汉军声威……”

    鱼不智困惑不已:“既如此,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徐庶叹道:“白马将军痛恨异族,又看重二将军,说是要派点部队过来,支援我军作战。”

    “晕!”

    “大致情况就是这样,二将军没报,是不确定白马将军是否酒后之言,清醒后未必记得……”

    知道谁会来吗0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