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599章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管承很快见识到,何谓雷厉风行。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没等他在飞鱼领多转悠几天,便收到了袁绍方面对倭人入侵事件回复,从他将倭人俘虏移交开始算,飞鱼领满打满算只用了大约一天时间,就完成了赴南皮、报备和游说等环节,给了他一个明确回复。

    飞鱼领告诉管承:袁绍已经获悉倭人的阴谋,渤海郡会作必要的准备;因渤海军没有水师,袁绍方面无法帮助海贼抵御倭兵,但愿意接受海贼登岸从良;袁绍还承诺以关东盟主的名义通知其他沿海诸侯,让更多诸侯知晓邪马台国的阴谋,务必不给倭人可乘之机。

    管承第一反应是有诈,怀疑飞鱼领在讹他。

    进展如此顺利,可能吗?

    这么快就出结果,做梦吧!

    还让我们登岸从良,想啥呢!

    袁绍出自汝南袁氏,又是关东盟主,如此伟岸有来头的大人物,岂是一位领主想见便能见得?就算是想哄骗俺,飞鱼领能不能稍稍用心一点?当真以为俺们海贼是啥都不懂的土鳖乎?

    没等管承想好要不要揭破飞鱼领的谎言,渤海太守府的公告出来了。

    袁绍通过玩家公开发声:倭岛邪马台国觊觎神州,曾一度侵占沙门岛,后被渤海海贼和玩家水师联手夺回,邪马台国女王卑弥呼仅以身免。倭人狼子野心,彰显召著,或卷土重来,望沿海地区做好防备……

    管承泪流满面。

    人家的确做到了,没有半点水分!

    海贼之心度君子之腹,着实不应该!

    管承羞愧不已,再三向飞鱼领致谢,然后告辞而去。

    他从未奢望袁绍帮助他们抗击倭人,渤海军日子过得窘迫,没有水师,这些都是显而易见的事实。就算有水师,堂堂诸侯部跟海贼并肩作战,这画风太不和谐,袁绍的出身也不太可能明着跟海贼合作。打一开始管承就知道,不会有诸侯军队帮助海贼抗敌,能让诸侯正视倭人威胁,让倭人知难而退,也算是帮了海贼大忙。

    飞鱼领干脆利落的处事作风,给管承留下了深刻印象。

    更让他感到震惊的是,整个接洽过程中,体现出飞鱼领和渤海太守府非同寻常的信任和合作态势。

    鱼不智是玩家,到南皮直接传送便是,但倭人俘虏押到南皮得老老实实走完全程,路上差不多就要一天时间。从飞鱼领回复管承的时间分析,不难发现飞鱼领主在渤海太守府的行走毫无阻滞,几乎是人一到就敲定了结果,渤海太守府可能连必要的核实程序都没启动,就对飞鱼领主提报的事宜作出积极回应,并很快对外界公开发声。

    管承甚至怀疑,搞不好渤海太守府连俘虏都没看到,就作出了决定。

    飞鱼领主能量之大,颠覆了管承对玩家的认知。

    什么时候开始,玩家已经能轻松影响诸侯的决定,还是关东诸侯盟主?

    管承感慨不已。

    果然是在海岛逍遥惯了,对神州形势变化缺乏敏锐感知,当引以为戒!

    必须重新审视玩家势力!

    管承始终不明白,袁绍为什么如此配合飞鱼领,飞鱼领三下五去二地完成委托,速度之快,骇人听闻。但在鱼不智看来,这结果早在预料之中。

    接管承的委托时,他就知道袁绍一定会作出积极回应。

    首先,鱼不智建议袁绍在关东自封诸侯,让袁绍骤然找到破局突破口,袁绍对鱼不智好感度暴增。更何况,逐鹿领有实力、有资源又有利用价值,袁绍越来越重视逐鹿领。不客气地讲,鱼不智和袁绍现在正处于蜜月期,只要不损害渤海太守府重大利益或原则问题,袁绍多少会给鱼不智些薄面。

    其次,倭人入侵直接关系到渤海郡切身利益,甚至青州也有遇袭风险。青州刺史焦和是袁绍的人,正在竭尽全力让青州恢复秩序,青州黄巾军活动猖獗,焦和焦头烂额中,倘若再被倭人大军入侵,对焦和掌控青州不利。虽然倭人未必真敢对神州用兵,但袁绍仍然对鱼不智的提醒心怀感激。

    提防倭人入侵,袁绍不需要付出额外成本,没理由不配合。

    袁绍了解鱼不智,鱼不智虽然在涉及自身利益的问题上显得比较偏执,但绝不会信口开河,何况是跟袁绍切身利益有关的事,是故连核查也没有,直接作出了正面回应。

    袁绍关于倭岛邪马台国觊觎神州的公开声明,在玩家中引起轩然大波。

    倭人势力曾在海贼之夏剧情中出现,玩家对倭人势力缺乏足够重视,只道是剧情需要,剧情结束,倭人也就该销声匿迹了。任何有理智的玩家,都明白以汉末时倭岛发展水平,根本不配成为汉朝的对手,哪怕神州内乱。没想到剧情结束不久,袁绍突然来这么一嗓子,难道还有后续?

    想搞倭人的玩家很多,袁绍的那则声明,让无数人欣喜若狂。

    倭人会来吗?

    来了,不能放他们走吧?

    歼之,事情也不能就这样算了!

    陈汤曾经说过“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倭人敢入侵神州,不削回去对不起前辈。关东诸侯忙于圈地,或许顾不上倭岛那点破事,但玩家有的是热情,现行宣战制度下,玩家间开战成本很高,也很难一下子覆灭对手,倘若推出攻打倭岛任务,相信一定会有很多玩家愿意响应。

    于是玩家们热切期盼倭人势力快点来送死。

    时间一天天过去。

    倭人没有登陆,历史的车轮却没有停止转动。

    关东盟主袁绍将焦和推上青州刺史位后,冀州刺史韩馥对他更加忌惮,加大了对渤海的封锁力度,袁绍则以“共讨黑山军”为名,不断向冀州府催要粮草物资,双方矛盾更加激化。

    袁绍有心取代韩馥,可钱粮不足,担心事败失去立足之地,未敢轻动。

    现在袁绍声势越来越高,但实力并没有随之增长。

    渤海军是讨伐董卓时组建,当时得到冀州府大力支持,军势强于郡国。以渤海郡产出,无力长期维持现有规模,随着韩馥和袁绍矛盾日益明朗化,冀州府对渤海郡的援助越来越少,渤海军日子难过,无法靠内部挖潜化解。

    外援方面,同样指望不上。

    青州刺史焦和是袁绍的人,袁绍让焦和到青州上任,就是希望从青州持续得到补给和支持,帮助渤海郡渡过难关。但焦和进展并不顺利,青州黄巾势力很大,黄巾军规模高达数十万人,焦和上任后被黄巾军搞得头大如斗,现在只是勉强把州府的班子撑起来,让青州恢复安定仍然遥遥无期。焦和自顾不暇,也就无力给予袁绍支持。

    韩馥加大封锁力度,让袁绍苦不堪言。

    对袁绍而言,当前最省事的做法是放弃渤海,占据青州。但袁绍视冀州为争霸之本,放弃渤海意味着以后重夺冀州难度将大增,袁绍哪会甘心,咬牙也要死撑下去。

    袁绍不肯放弃渤海,可渤海郡缺钱少粮,没有直接兵戎相见的底气。

    不可力敌,只能智取。

    逢纪献计道:“韩馥乃平庸之辈,我们可以暗中与北平太守公孙瓒相约,让他南袭冀州。待公孙瓒大兵一动,韩馥必然惊慌失措,我们再趁机派遣能言善辩的人去和他说明利害关系,不怕他不让出冀州来。”

    袁绍深以为然。

    公孙瓒是河北著名军事强人,北平军以骁勇善战著称,打得幽州游牧民族没脾气,让公孙瓒作势攻冀州吓唬韩馥,那是再适合不过的人选了。

    带着袁绍亲笔信的使者赶赴北平。

    使者刚走不久,韩馥部下鞠义反叛,韩馥讨伐不利,袁绍派使者与鞠义结交,两人势力均弱于韩馥,抱团取暖乃大势所趋。这件事进一步激化了袁绍和韩馥的矛盾,冀州府切断对渤海郡的所有支援,彻底撕破了脸皮。

    按照历史主线情节,韩馥下课进入倒计时。

    冀州之争还没有水落石出,神州接连发生两起冲突。

    第一起冲突发生在益州,益州府军队和巴郡军动了手。

    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益州府和巴郡太守府关系紧张,刘焉决意将赵部从巴郡太守的位置上赶下台,但赵部也不是好对付的主,想尽办法自保。关东盟主袁绍和朝廷宿将朱儁公开声援赵部,让刘焉投鼠忌器,暂时放缓了对赵部的逼迫,大家试图在谈判桌上找到解决办法,但州府军队和巴郡军在边境地区长期对峙并没有结束。

    都知道上面在谈判,没必要在结果出来前把气氛搞得那么紧张,况且两支部队的将士很多彼此还认识,两边都保持着克制。

    冲突导火索,是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

    对峙地区有一条小河,两军隔河相望,前段时间一直相安无事。

    州府军声称:事发当日,巴郡军有几名士兵在河边冲着本方军营小便,当时正是开饭时间,上百名州府军士兵在河边用膳,认为巴郡军士兵的行为是明目张胆的挑衅。大家正吃饭呢,将裤裆里的玩艺掏出来是个啥意思?是打算慷慨地舍生取义给大家添个菜么?就算你们有这心,也得问问大家乐不乐意吧?据说有几名士兵恶心得连饭都吐出来了。

    州府军士兵遂渡河讨说法,与巴郡军展开舌战,随即动手,先是推搡,接着互相用拳头问候对方身体,但都没有下死手。直到有人鼻子遭受重创,面部被热情洋溢的拳头反复摩擦变形,情绪失控,一怒拔刀,捅伤了一人。

    动刀,见了血,冲突随之升级。

    冲突很快被两边的武将喝止,但有二十多人丧生,险些导致全面冲突。这次冲突过后,边境对峙气氛陡然紧张。

    巴郡局势微妙,发生这样的事情,着实让人担忧。

    逐鹿领是利益相关方,鱼不智特地跑了趟江州,劝赵部不要激化矛盾。

    赵部叫起了撞天屈。

    赵部坚决否认是本方寻衅,巴郡军处于劣势,怎么可能主动挑起事端?事件发生后,赵部立刻派人彻查,种种迹象表明,这很可能是州府军精心策划的蓄意挑衅事件。

    首先,冲突导火索令人啼笑皆非。

    用各种手段羞辱或激怒对手,以提升本方士气,在两军对峙中很常见,双方军士都乐此不疲,算是无聊对峙中难得的乐子。没点血性,别做军人。退万步说,隔着河冲对方尿尿怎么了?是尿骚味过得了河,还是尿液溅到对面那些军士碗里头?根本不会对对方造成实际伤害嘛。

    其次,对方反应太过夸张。

    两军对峙期间,为这么点破事,百多号人过河讨说法,这个反应不对。以往大家都能保持克制,从来没有发生过越界,小河就是边界,越过边界就意味着可能爆发战争,这么点人过来,不怕回不去吗?

    第三,州府军的人率先动刀。

    一百多号人过来,如果真是想讨说法,就不应该带武器,可对方带了。不管有心还是无意,带武器过来是非常危险的做法,对峙这么久,州府军不应该连这点规矩都不懂。率先动刀的也是州府军,且一支全副武装的州府部队很快从上游出现,幸好巴郡军的前线将领跟随赵部多年,经验丰富,及时发现并阻止了那支部队继续靠近事发地点,并喝止了斗殴,否则后果很可能不堪设想。

    综上,赵部坚信是益州府策划并实施了这次冲突!

    鱼不智同意赵部的看法。

    巴郡是弱势一方,主动挑起冲突无异于自取灭亡,赵部可不会那么傻。考虑到益州府和巴郡的谈判毫无进展,失去耐心的刘焉确有可能制造摩擦。

    虽然有袁绍和朱儁声援赵部,刘焉仍没有改变拿下赵部的决心,刘焉提出让赵部到州府任职,不惜许下高位。可赵部不是三岁小孩,离开巴郡后他将没有任何筹码,闹到这个地步,去州府任职绝对没有好果子吃,哪里会上当,一口咬定不会离开巴郡。

    陈琳能言善辩,但双方立场都很坚定,一个不愿退,一个不能退。

    谈判陷入僵局。

    冲突发生后,赵部处境更加危险。

    鱼不智担心刘焉强行拿下巴郡,不得不再次请袁绍和朱儁帮忙,重申对赵部的支持,希望此举能为赵部加持护身结界。至于有没有效果,鱼不智也没有把握,唯有听天由命。

    益州的小规模冲突没有掀起多少波澜。

    另一场冲突,成为近期游戏中的大事件。

    著名的东光之战爆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