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592章 女王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南岛这边,战斗进展异常顺利。

    南岛倭寇总人数约五千余人,进攻南岛的水师和海贼联军高达一万二,倭寇本就处于劣势。发现北岛有变后,南岛倭寇拼命向北岛方向派出增援,冲出去千余人,但若是加那些为此而直接丧命的倭寇,南岛一下子少了两千兵力,仅剩三千余倭寇守在南岛。

    三千对一万二,兵力有四倍差距,战斗结果不会有悬念。

    联合水师势如破竹,迅速占领岛各战略要地,完成了对倭寇的合围。

    剩下的就是蚕食和扫荡。

    四面进击,铁壁合围。

    双方战力相若,但联合水师兵力占据着绝对优势,又有海贼当带路党,水师没有不熟悉地形的困扰,故而倭寇毫无机会。南岛倭寇绝望的抵抗,却无法阻挡联合水师进攻的步伐。

    实力悬殊,身陷重围,在管承看来倭寇只能请求投降。

    但南岛倭寇选择了顽抗到底。

    管承对此深感震惊。

    倭寇本质是海贼,趋吉避凶是海贼的天性,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逃,逃不了就投降,向来是贼寇安身立命的不二法门。管承恼恨倭寇背信弃义,暗算盟友,但并没有将倭寇斩尽杀绝的意思,南岛倭寇却中了邪似的拼命抵抗,誓死不投降,这么脑残的海贼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倭寇不肯投降,管承也不会对这些在背后捅刀子的小人客气。

    事实,即使他想手下留情也做不到,冲在第一线的是玩家水师部队。管承早就宣布战利品分配取决于战场表现,各路水师立功心切,如狼似虎,恨不得把视线内的所有倭寇砍翻在地,战斗进行到尾声阶段,各部水师抢夺战功无所不用其极,略微有失控迹象,前线形势不在管承绝对掌控之中。

    狼群捕猎,前仆后继。

    倭寇以肉眼可及的速度迅速减少。

    到最后,南岛倭寇主将也未能幸免,倭将拒绝投降,理所当然地成为各路玩家水师追逐目标。那倭将手底下颇有实力,和十来名亲兵守着屋子,利用地形打退水师多次进攻,并先后击杀三十多人,最终享受到乱箭射杀待遇,几乎被射成刺猬,当场阵亡。

    倭寇陨,南岛倭寇再无法形成有组织的抵抗,战斗很快结束。

    领主们在欢庆胜利,管承却是神情凝重。

    这些倭寇一点儿都不象贼寇……

    审问抓到的倭寇俘虏,管承的怀疑获得证实。

    这些所谓的“倭寇”,的确不是倭岛贼寇,而是倭岛邪马台**人!

    倭人早就觊觎神州繁荣和灿烂文明,可即使风雨飘摇的大汉朝也不是他们能轻易招惹的,遂利用部分海贼寻求外部帮助的机会,以“倭寇”身份为幌子参战,摸清情况后占据了海贼巢穴,以贼寇身份逐步扩张……

    倭人希望趁华夏内乱的机会,进军神州。

    倭国援军正在向海贼巢穴集结,不过因为路途遥远、海贼巢穴食物产量和战船运输能力,倭人援军规模有限。只要他们的先遣部队能占据更多适合人居的海岛或土地,倭人就会源源不断地过来。

    管承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海贼不为官府见容,但管承经历比较特殊,拉队伍当海贼乃迫于无奈。历史,管承以平民之身起事造反是想掩护袁氏逃亡,他站出来帮助袁氏,是因为袁氏入主青州后深得民心,纯粹是出于感恩才起兵对抗强大的曹军,失败是必然的,兵败后不得不出海躲避。从他起事的过程不难看出,管承这个人是比较忠义的。

    倭寇觊觎神州,让管承深感忧虑。

    从大的方面讲,倭寇是异族,异族窥伺神州,关系到国家民族大义,管承虽然是海贼,却跟那些浑浑噩噩混日子的海贼有些区别,心中有大义,对倭寇的狼子野心非常反感往小了说,倭寇图谋神州的计划,是以海贼巢穴作为跳板,不挫败倭寇的阴谋,他的海贼队伍将无处容身。

    无论大义还是私利,都决定了管承与倭寇天然对立。

    管承知道仅靠海贼力量无法对抗倭人,忙召集在场领主商量对策。

    领主们的反应让他大失所望。

    大家似乎没把倭人的阴谋当一回事……

    由于历史原因,玩家普遍对倭国没什么好感,按理说应该很来劲才对,但玩家们同样很清楚,所谓倭人入侵根本没可能发生。

    东汉时的倭岛贫穷落后,是一片未开化的蛮夷之地,相当于原始社会,甚至还没有形成统一政权。这时候的倭岛还没有“兵”的概念,平时务农,打仗时召集起来说是所谓的兵,所使武器也相当简陋,顶多算是民兵部队。借给倭人十个胆,他们也没有能力对神州制造任何威胁。

    当然,游戏中倭人势力未必那么弱鸡,太弱,玩家虐起来没有成就感,但以尊重历史为准则的奥丁公司再没节操,也断不可能把倭人势力改得跟超级赛亚人一样强大。现在是海贼之夏,特殊剧情中出现倭人入侵的消息,当作剧情背景任务就好,没必要当真。

    管承不明白这些,仍试图让大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据俘虏交代,南岛被射杀的倭寇首领名叫阿昙,本是邪马台国大将。北岛那边的倭人地位更为尊崇,邪马台女王在那边……”

    “女王?”好好大叫一声。

    “没错,邪马台女王亲自到前线犒军,听说那位女王精通鬼道,这些倭兵因为担心女王有失,全军遭祸,故死战不退……”

    “晕死,你早说啊!”

    好好匆匆忙忙跑去招呼步兵领水师,向北面跑去,身后传来一阵哄笑。步兵领主的理想是到倭岛跟女王“聊天”,大家有听说,不过多认为是戏言,现在看到好好这火急火燎的模样,不禁让大家哑然失笑起来。

    按照俘虏交代的信息,北岛倭寇是女王直属卫队,约两千人。

    攻打北岛的飞鱼水师仅一千人,兵力处于劣势,不过之前见北岛火起,南岛倭寇拼命向北岛增援,引起了管承的警惕。当时不知道北岛倭寇兵力,但南岛冲过去有千余人,足够让飞鱼水师喝一壶,管承不可能视若无睹。

    登石阶的倭寇追之不及,管承当即让一千海贼登船,从海向北岛方向驶去,力争抢在倭寇到达之前抢占石阶另一端的隘口,让飞鱼水师不至于腹背受敌。五里石阶路,只要风向适合,海贼战船完全有可能抢先一步赶到,只要将路口封住,冲过去增援的倭寇就会成为瓮中之鳖。

    管承庆幸第一时间向北岛派出增援的决定。

    现在还不是欢庆胜利的时候。

    即便率先赶过去的海贼成功抢占并扼守石阶,但女王卫队有两千之众,飞鱼水师很可能仍在苦战之中。留下足够人手打扫战场和封锁南岛石阶口,联合水师主力再次登船,向北岛方向驶去。

    即将到达北岛时,远远望见倭寇被堵在石阶。

    首批增援北岛的海贼不负众望,成功截住了倭寇。等离得更近了一些,才发现封锁石阶的不止是海贼,分明还有飞鱼水师,大家不由得松了口气。飞鱼水师出现在这里,说明北岛倭寇并未对他们形成绝对压制,要么双方一时间难以分出胜负,要么根本就没有大打出手。

    谁都没想到,北岛战斗已经结束。

    北岛是邪马台女王和她的女王卫队,从南岛倭寇不惜代价增援北岛看,女王卫队的抵抗只会更加顽强,更加坚决。在南岛,联合水师有兵力优势,可对敌人围而歼之,负责进攻北岛的飞鱼水师却不行,飞鱼水师是兵力处于劣势的一方,而且遭遇的对手更不好对付,没有人指望飞鱼水师独自解决对手。

    随行的领主玩家中,有的人开始幸灾乐祸。

    登岛之前,甘宁公然将两名领主扔到海里淹死,虽说那两人咎由自取,找死有道,可毕竟是对玩家下手,性质极其恶劣。即便大家并不同情那两个倒霉蛋,感情也会自然而然地偏向玩家,对飞鱼领生出疏远之心。

    飞鱼领向来神秘低调,鲜少与外界交流,最近破天荒尝试对玩家开放,也仅仅是想在剧情期间出售战位,会争夺战位的都是自由玩家,领主玩家无法因此受益,也不能因此与飞鱼领亲近或深化合作。疏离一个原本就没有机会亲近的领地,谁都不会感到遗憾。

    飞鱼水师坚持独自攻打北岛,也让一些领主玩家感到不满。

    战利品由战场表现决定,大家都希望杀敌立功,南岛是倭寇主力驻地,攻打南岛的是联合水师主力,僧多粥少,竞争激烈,一些领主有意率部前往北岛作战。但甘宁坚持单独行动,扼杀了他们的念想,有人理解这是飞鱼水师是出于避免泄密的考虑,也有人认为飞鱼水师是打算独吞北岛战功,从而心生不满。

    获悉北岛有邪马台女王和女王卫队之后,那些玩家心中不满到达顶峰。如果甘宁当初答应和其他领地水师一起行动,很可能大家他们将北岛拿下,参战领地都能获得不少功劳,而不是象现在这样,和大部队一起雨露均沾。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涉及到自身利益,有人会选择性遗忘,夺岛任务是飞鱼领接下……

    大部队靠岸的时候,管承等人正好听到好好的声音。步兵水师先行一步,更早赶到北岛。

    “你怎么在这里?女王呢?”

    “什么女王?”

    “邪马台女王,就是那个会巫术,鬼道治国的妖女卑弥呼……”

    邪马台国位于九州岛,汉桓帝、灵帝时期发生内乱,邪马台国王被推翻,几十个属国争斗不止,彼此之间频繁征战,杀得血流成河,却没有人能够统一全国。后来民间出现了一位名叫卑弥呼的女子,以鬼道之术掌握了政权,被各属国推举为女王,平定了邪马台国内乱。

    所谓鬼道,可以理解为巫术、法术。

    汉代时倭岛还没有开化,生产力低下,连文字都没有,神秘的鬼道巫术可以轻易让愚民心生敬畏,故而在倭岛极具影响力。卑弥呼以女子之身,慑服众多属国并登女王之位,足以看出鬼道在倭岛是多么吃得开。

    奥丁开发的众多三国游戏里面,卑弥呼是倭国首领,智力和武力设定都很高。只是大家没想到,传说中的倭国女王会在特殊剧情海贼之夏出现,而且是以犒军的理由来到沙门岛。

    渤海联合水师开通的直播间,个个热闹非凡。

    既然撞见了,谁都想亲眼看一看。

    管承快步向石阶赶去。

    飞鱼水师攻打小院时,增援海贼已经在石阶口跟南岛过来的倭寇交战,海贼们一边封锁石阶,一边派人寻找飞鱼水师,通风报信。

    小院攻破不久,甘宁正准备审讯那两名俘虏,报信的海贼循着喊杀声找了过来。友军帮拦截敌人援军交战正酣,甘宁哪能心安理得的袖手旁观,当即亲率部分水师赶往石阶参战,不过也没忘记让斩蛟营把弩机收起来。

    第一批增援的海贼,并不知道北岛有倭国女王。

    甘宁没来得及审讯就赶来参战,被好好问得一头雾水,好在他知道步兵领跟飞鱼领有长期合作,对好好比较客气。

    “女王?北岛倭寇已经被我们灭掉了,就抓到一名倭将,没有女王。”

    “没有女王?南岛战俘明明说这边是女王和女王卫队……”

    “真没有。女的就一个婢女,跟那倭将一起被我们擒住,当时她脸都吓白了,站都站不起来,一直在那发抖……”

    甘宁停了下来,面色大变。

    好好说,北岛倭寇并非真正的倭寇,而是邪马台女王和她的直属卫队,帮助甘宁解开了心中一个疑惑。他是水贼出身,交战时早就感觉倭寇的抵抗太过顽强,不似贼寇作风,卫队保护女王,拼死作战就说得过去了。

    攻进那房间时,里面就一男一女。

    甘宁不知倭国有女王,进去看到一男一女,下意识将那倭将视为正主。

    难道那“婢女”就是女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