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591章 强攻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大火一起,北岛倭寇蜂拥而至。

    甘静估算的没有错,北岛倭寇数量高达两千余人。

    并不是倭寇缩减了南岛兵力,在北岛这里布置了大量擟力,而是又一批倭寇临时赶到,为便于区分统属,将北岛作为驻地。这也使得,南北二岛的倭寇总兵力比管承预计的要多一些。

    如果有玩家在这里开通直播,会发现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和南岛倭寇相比,北岛倭寇装备更精良,战斗力似乎也更强一些!

    把倭寇按战力划分等级的话,北岛这边俨然是倭寇的精锐。

    发现敌人后,倭寇呐喊着冲杀过来。

    他们从最早占据沙门岛的倭寇处获悉,海贼在试图重新夺回这些群岛,抢回他们的巢穴,前些天多次交战。

    倭寇认为,海贼缺乏拼死一战的勇气,尽管大家实力相差无几,可每当他们展现出亡命徒气势时,海贼们通常会胆怯,会退缩,于是倭寇打心眼里不怎么看得起海贼。新来的这批倭寇单独驻守北岛,南岛倭寇有告诉他们如何应付海贼。

    海贼就是海贼,保命第一,跟真正训练有素的军队没得比。

    北岛倭寇现在就是这样做的,在他们看来,敢上沙门岛的必然是海贼。

    可惜他们遇到的不是海贼,是飞鱼水师。

    同样是50级部队,单体实力不相上下,不过斩蛟营是水师,部队编制,而且还是一位王级武将率领的部队。甘宁桀骜不驯,水师里面的锦帆旧部有一股普通水贼身上少见的狠劲,有着远超普通水贼的战斗意志,这也是锦帆贼在巴郡一带极其著名的原因。后来锦帆贼追随甘宁集体加入斩蛟营,成为正规水师,接受逐鹿军严格的战术纪律锤炼,已经跟当初有很大不同。

    现在的斩蛟营,既保留了锦帆贼的血性和悍勇,又被揉入纪律和坚韧,再也不是以前那支只会好勇斗狠的水贼。甘静来到飞鱼领后,帮助甘宁对水师进行了更多改革,成效显著。

    倭寇以为能够吓退斩蛟营,无疑是一个笑话。

    他们很快遭遇迎头痛击。

    黄色光球在倭寇最密集的地方爆裂,炸得倭寇人仰马翻,王级武将的军团技威力不俗,近百倭寇人间蒸发。倭寇对如此暴烈的打击段毫无心理准备,就看到一个黄色光球过来,附近同伴纷纷被轰杀,这样的段对他们而言难以理解,太过诡异,不由得他们不害怕,冲锋之势一滞。

    没能在气势上压制对,倭寇自己反而先心生恐惧。

    见倭寇气势被军团技所夺,斩蛟营哪会放过痛打落水狗的会。前方的水师战士端起弩正面点名,后面的水师将士在甘静指挥下,挽弓搭箭,向更远处指定区域覆盖射击,弥补弩射程短、只能平射前方敌人之不足。

    箭者不断,倭寇阵惨呼声此起彼伏。

    见本军出现慌乱,一名衣甲鲜明的头目厉声呵斥,催促部下继续向前。

    “咻!”

    一支箭呼啸着飞过百多步距离,直奔倭寇头目而去。

    那头目躲避不及,咽喉箭,颓然倒下。

    不过他临死前说的那些话显然起到了效果,倭寇虽然被射得战战兢兢,却没有人敢退缩,嚎叫着全速向斩蛟营冲来。

    甘宁不再看那箭垂死的倭寇头目,继续操弓施射,箭无虚发。

    斩蛟营见主将如此威势,士气大振,弩和弓箭远近结合,射得倭寇叫苦不迭,步兵队不断有人倒下,死伤遍地。

    倭寇的弓箭从远处跑过来,试图支援步兵队进攻,却发现对选择的阻击位置被山壁和零散树木掩蔽,给他们留下可利用的射界非常有限,没有充足的作战位置。更让倭寇弓箭吐血的是,斩蛟营给他们留下的位置恰好在本方弓有效射程之内,且射界开阔,一旦倭寇弓箭进入射程,立刻会成为众多水师弓的目标,堪称死位。

    就这样,倭寇弓始终未能给冲锋的步兵队更帮助。

    倭寇步兵队在箭雨前行,死伤惨重,痛骂弓箭队全是废物。

    弓箭队委屈地泪流满面,骂前是不是应该看看后面躺了多少弓箭?不是弓箭队不努力,是敌人太狡猾啊,本方只能一字长蛇阵过去,对方以逸待劳兵力展开良好,轻轻松松扇形攻击,怎么打?

    斩蛟营愉快地收割倭寇人头,对甘静的评价又高了几分。

    不愧是随军谋士,这位置选得太特么犯规了!

    飞鱼水师远程火力之强悍,大大出乎倭寇预料。

    这片区域山石纷乱树木丛生,弓箭抛射威胁不大,却很适合弩直射。飞鱼水师几乎人一支弩,弓箭轮番点杀后方倭寇弓箭,后面还有不少战士因为地势有限没会上阵,正好帮同伴给使用过的弩重新装箭,使得水师的弩攻势具备很强的连续性,射得倭寇欲哭无泪。

    付出惨重代价后,倭寇好不容易挺进到接近斩蛟营的位置。

    这一路被射杀得欲仙欲死,倭寇一肚子火,终于捱到有近战会,很多倭寇步兵简直有想哭的冲动。结束了,被几百支箭瞄着的恐怖感终于结束,接下来的近战总该轮到他们发威了吧?按照常理,远程打击能力强的部队,通常近战能力会弱一些,对面敌人远程打击能力惊人,那么,近身肉搏战很可能不怎么样,会来了!

    数十名水师将士前冲,提前截住倭寇,不让倭寇靠近本方射。

    甘静挑选阻击地点时颇花了些心思,这一片区域北宽南窄,易守难攻。上前近战的水师,阻击地点是一段狭道,两面有山壁包围,数十名斩蛟营战士冲上去一堵,轻轻松松封死出口,倭寇弓箭也很难对他们构成威胁。

    在近战部队掩护下,远程部队分批后撤。

    见斩蛟营被迫放弃阵地,倭寇士气大振,拼命向前,试图冲破封锁线。

    “退!”

    听到命令,负责堵截的水师将士逼退倭寇,头也不回地向后面跑去。

    倭寇大喜过望,衔尾直追。

    刚冲出狭道,箭雨再次来袭,将这伙倭寇射得哭爹喊娘,痛不欲生。趁着同伴拼命阻截的工夫,斩蛟营完成了撤退,并在原阻击地点后方十步完成第二道防线,同样是有利于防守方的位置。

    敌众我寡,以空间换杀伤是明智的做法。

    又一群倭寇从狭道钻出,这伙倭寇明显汲取了教训,人一面盾牌。

    然而,黄色小光球再次出现……

    倭寇们欲哭无泪,什么时候是个头?

    一些倭寇心生退意,可他们不能。

    如果他们保护的人出了意外,岛上每个人都会死得很难看,不仅如此,南岛的那位怕是也脱不了干系。事实上,从这伙敌人踏上北岛的那一刻起,他们就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击退敌人,要么全部战死在这里。

    他们别无选择。

    别无选择呢……

    倭寇攻势更猛,前仆后继冲向斩蛟营,状若疯虎。

    甘静皱眉道:“这些倭寇要拼命了,不能让他们近身,我带人上前堵路。”

    一把大弓挡在他面前。

    甘宁杀气腾腾:“少逞能,就你那点脚猫功夫,还是在后面老实待着,我去。想跟我比横?这些倭寇还差得远呢。”

    将大弓往甘静怀里一塞,甘宁顺抄起一把刀。

    他自幼勤练武艺,十八般武器不敢说样样精通,但大多都有不俗实力,随便什么武器,上都能使得虎虎生风。因为精通的武器比较多,甘宁有能力根据不同场合选择最相称的武器,弓箭随时可使用,水战时多用双戟,攻城战喜用铁链,这次随联合水师出战带的本是双戟,但管承避开了海岛战,双戟在夺岛肉搏战里不是太好用,索性换成了刀。

    一个百人队跟随甘宁,迎向从狭道冲出来的倭寇。

    王级武将亲自上阵,出凌厉无匹,刀下无一合之将,一番短暂而激烈的搏杀,以斩蛟营大获全胜告终。甘宁部将陆续来到狭道外的百多倭寇尽数留了下来,刀若游龙,人随刀走,所过之处血流成河,杀得倭寇魂飞魄散。

    到最后,狭道内的倭寇眼睁睁看着同伴被斩杀,楞是不敢出来。

    他们从未见过如此威猛的武将,被吓破了胆。

    后方倭将见势不妙,厉声喝斥着,亲自拔刀来战甘宁。

    这员倭将在倭寇以勇武著称,可对上甘宁,也没能坚持完合。

    起!

    刀落!

    人头落地!

    倭寇主将被杀,一阵混乱。

    甘宁一马当先,冲进狭道,数十息后杀透敌阵,在狭道另一端出现。斩蛟将士齐声呐喊,追随主将,向倭寇发起凌厉反击。甘静知道不可失,一声令下,斩蛟营由守转攻,或跟进支援,或抢占高点掩护,或循着小道迅猛穿插,吹响了反攻的号角。

    倭寇主将被杀,先前又持续遭受斩蛟营远程打击,有生力量受损严重,再加上甘宁的悍勇让很多倭寇心胆俱寒,面对斩蛟营排山倒海般猛烈反击,再也无法坚持下去,兵败如山倒。

    水师将士开始由北向南扫荡。

    循着倭寇退走路线,不难找到对方老巢。

    倭寇并不甘心束就擒,虽无力抵挡斩蛟营正面强攻,却没有人敢就此脱离战场自顾逃生,身后有他们必须拼命保护的贵人。更何况,北岛这边战船被烧,火光至今没有熄灭,南岛那边想必已发现北岛有变,不出意料的话,援军应该正在向北岛这边赶来,因为南岛主将同样无法承受北岛贵人有失的后果,事实上,没有人能够承受。

    无论多么艰难,无论对多么强大,他们也只能撑下去。

    北岛倭寇想尽一切办法迟滞斩蛟营的进攻,只为争取到更多时间。

    斩蛟营的追击部队,不得不与依托地利誓死抵抗的倭寇火拼,每抢下一个隘口,一段道路,都有人流血或倒下。当然,由于前面的战斗消耗了倭寇大量有生力量,斩蛟营的人数已经超过倭寇余部,再加上占据着主动,士气高昂,肉搏战仍然是斩蛟营占据上风。

    遇水师战士一时间难以攻下的隘口,斩蛟营转职武将会轮流上去强攻,就连随军谋士甘静都不甘寂寞。若是连转职武将都难以得,还有甘宁这大杀器,对倭寇而言,甘宁俨然bug一般的存在,无视对、地形……

    打到现在,斩蛟营已建立起不可动摇的心理优势。

    水师将士并不惧怕与倭寇短兵相接,因为他们总是胜多负少。

    正面交战对斩蛟营没有太大威胁,反倒是倭寇的偷袭更有成效。

    倭寇充分利用了熟悉北岛地形的优势,和斩蛟营急于向前推进的迫切,一些倭寇藏身在隐密处,待水师先头部队过去,伺对后面陆续经过的水师下。水师对倭寇的战术变化缺乏警惕,接连发生多起遇袭,虽然暴露的倭寇难逃一死,但水师自身伤亡也大了起来,因偷袭先后折损了0余人。

    甘宁勃然大怒。

    斩蛟营随之作出调整:前方追击依然坚决,后面将士也开始提高警惕,以什为队,队与队保持随时可以驰援的距离,队部分士兵弩严阵以待,发现倭寇直接射杀,弩直射,短距离杀伤力惊人,一旦命目标,倭寇即便没死,也难以实现偷袭目标,最后唯有被当场击杀。

    事实证明,这个战术调整十分对路。

    水师战损明显下降,几个百人队轮番冲击倭寇阻截,攻势如惊涛拍岸。一路穷追猛打,不断压缩倭寇活动空间,从北向南,势如破竹碾压而过。

    北岛倭寇残部见无力阻挡斩蛟营迅猛攻势,索性将人悉数撤了回去,纠集百余人死守一个雅致小院。

    斩蛟营追至,包围了这里。

    最后的决战。

    这时候天已大亮,可斩蛟营为了让辛苦抵抗的倭寇感到温暖,慷慨地先向小院发射了几轮火箭,院子随即四处冒烟,感激涕零的倭寇奔走呼号。

    施放出最后一个军团技,甘宁挥舞着战刀,率先冲进燃烧的小院。

    斩蛟营紧随其后。

    战斗很快结束,小院被大火吞噬。

    不是所有倭寇都死在院里,水师从里面抓住两名俘虏。

    一位是衣甲鲜亮的倭将,另一位则是婢女打扮的倭女。

    那个房间外面,甘宁等人击毙的倭寇超过百人,尸体甚至将门廊堵住。

    (1、夕快乐!

    2、单身狗请无视上面那句-0-)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