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588章 甘静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为避免被官府轻易追缉,海贼巢穴离陆地比较远。

    联合水师在海上行了两天,虽然实际上两天相当于现实中的六个小时,可随行领主出海的新鲜劲早已过去,再也没有最初的兴奋,各自想办法打发时间,或上网找乐子消遣,或关注另外两支联合水师进展,度日如年。

    第二天傍晚,在前面领路的渤海海贼船队终于停了下来。

    几条海贼斥候船飞一般向玩家水师驶来,船上的海贼一路大声吆喝着,请参战各部派代表到首领座船议事。

    众人精神一振。

    两个小时前,东海联合水师就有开过战前动员会,不久就与倭寇开战。

    管承让人通知大家议事,说明好戏终于要开场了。

    几艘满载着领主的战船向海贼旗舰。

    管承的旗舰是一艘中型战船,名为海鹘,这种船头低尾高,前大后小,如海鸟状,舷下左右置浮板形如鹘翅,其船随风浪涨跌,无有倾倒,背上左右张生牛皮为城,牙旗、金鼓如战船之制。

    官方公布的战船序列,海鹘是第五款战船,也是首款出现的中型战船。

    海鹘前面四款,由低到高分别是斥候、游艇、走舸和赤马舟,飞鱼领前段时间研发出来的走舸,代表目前玩家领地战船制造最高水准。第四款小型战船赤马舟,每日刷新的剧情人形怪里有出现过,疾如奔马。

    海贼船队只有旗舰是中型战船,东海海贼和黄海海贼同样如此,想来是为了让海贼首领看起来没那么寒碜,给了点小福利。

    领主们还在路上,甘宁已经先上船。

    鱼不智和徐庶不方便来,水师由甘宁做主。

    甘宁身怀特性,对战船速度有加成,让他得以捷足先登。登上海鹘后,甘宁对这艘船眼红不已,管承看在眼里,心中洋洋自得。

    领主们姗姗来迟,鱼贯登船。

    中间发生了一个小插曲,管承的旗舰虽是中型船,容量比小型战船大,但还是架不住御驾亲征的领主太多,旗舰上没那么多空余地方容下所有人。管承倍感尴尬,最终只得让后面的领主战船靠上来,隔船议事。

    不出所料,这是一场战前动员会。

    管承告诉大家,被倭寇占据的海贼巢穴快到了。

    联合水师在这里休息一晚,养精蓄锐,待明日一早再走完最后一段路。

    正戏即将鸣锣,领主们兴奋不已。

    更让大家雀跃的,是管承在动员会上承诺,待击败倭寇收复海岛之后,获得的战利品,会根据各部水师作战表现分配。这个消息让大家摩拳擦掌,散会后纷纷跑去给自家水师打气,激励水师奋勇作战。

    渤海联合水师里面,斩蛟营是一个特殊存在。

    飞鱼水师主事者甘宁是npc身份,跟随队领主没有共同语言。

    水师出发前得到告知,尽量避免与其他水师深入接触,斩蛟营忠实地执行了这个命令,摆明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架势,表现得比较孤僻。

    其他参战领地受名额所限,能来的部队不多,但飞鱼领是任务接受者,要派出领地所有水师出战,谁都不能跟飞鱼领计较。一千斩蛟营全体出动,行进间战船排列分外严整,规模独大又训练有素,格外引人注目。

    整个联合水师,明显以建制整体出现的,只有斩蛟营和管承所部。

    甘宁回去后,立刻召集水师骨干做战前动员。

    他的动员简单粗暴,主题就一个字:干。

    为了战利品,得干死倭寇!

    要证明斩蛟营的能力,得干死倭寇!

    “开战就给小爷往死里打,我等当勇往直前,直捣倭寇老巢,定要打出斩蛟营的威风,谁都不准掉链子!听懂了没有?”

    “收到!”

    “大哥放心!”

    “我愿打头阵,谁都别跟我抢!”

    水师骨干多是锦帆旧部,多是桀骜不驯,可打心眼里服膺甘宁这一套,甘宁鸡血一打,士气瞬间满值。几位在冀州加入水师的转职武将原本持重,但锦帆旧部这么一煽动,且水师视此战为正名之战,也开始热血沸腾起来。

    只有一个人没有受到影响。

    “甘将军,主公和军师有交待,此行以稳为主,切勿轻敌冒进。”

    现场顿时安静下来,全都看着说话者,包括甘宁。

    讲话的青年不为所动,只是望着甘宁认真道:“甘将军有答应过……”

    “停!小静,你刚才叫我什么?”

    “水师出战,应称军职。”

    甘宁竖指成戟,怒道:“你小子来冀州才多久,就敢不把族兄放在眼里,还甘将军,信不信把你赶回巴郡!”

    甘静面色如常:“族长命我来辅佐族兄,族兄若不要甘静,可与族长说。”

    听到“族长”二字,甘宁顿时泄气。

    锦帆旧部挤眉弄眼,忍着不敢笑出来。

    甘氏族长,正是甘宁老爹。

    甘氏是巴郡望族,在当地极有势力,甘宁是族长嫡子,为人豪气干云,又习得一身好武艺,深受族老们喜爱,被族中视为甘氏下任族长首选人物。甘宁在巴郡组渠师为非作歹,族里也没有过多干涉,反而暗地里多有维护。要知道锦帆贼手上有好几件人命案子,官府始终没有认真追捕,就是因为族中疏通了关节,官府收了好处,乐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别看甘宁在外威风八面,在家中却是孝子一枚。

    据说甘宁老爹年轻时也孟浪过,对甘宁胡作非为颇能包容,指望着甘宁作够了,哪一天就浪子回头,他当年就是这样过来的,后来当上了族长。

    可包容归包容,该管教的还是得管教。

    所谓知子莫如父,甘宁老爹深知甘宁脾性,以前甘宁组织锦帆贼乱来,大多是在巴郡一带活动,即便是捅出篓子,族中也有能力帮他摆平。但甘宁后来加入逐鹿领,很快前往飞鱼领组建水师,由于飞鱼领属于领地机密,甘宁没敢跟家里说实话,只是说有任务要出去一段时间。

    这一走,几年不见踪影。

    甘氏族中知道甘宁不喜欢被约束,不敢派人到领地询问他行踪,只是偷偷派人到逐鹿领打探消息。甘宁一直没在逐鹿领出现,也没有回过家族,族长担心得要死,生怕爱子在外面出了意外,一直饱受煎熬。

    不仅甘宁没回来,他的锦帆旧部也是一个都没看到!

    最后甘氏族长不堪折磨,亲自到逐鹿领登门拜访。

    族长甚至做了甘宁已亡故的心理准备,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鱼不智这才知道甘宁没有把真实情况告知家人,也没和族中保持联络,赶忙安抚甘氏族长的情绪,又派了个阴阳家学徒到飞鱼领把甘宁给叫回来。父子二人重逢,甘宁第一次见到父亲流泪,深受触动,场面甚是感人。

    看到这一幕,鱼不智也是不胜唏嘘。

    为让甘宁父亲安心,鱼不智主动将甘宁去向、飞鱼领等消息和盘托出,并且告诉对方,逐鹿领和飞鱼领之间有传送阵,他以后要是想看甘宁,来逐鹿领就是。甘宁父亲能坐稳族长之位,也是知情识趣之人,知道鱼不智告诉他这些是冒着风险的,表示一定会为逐鹿领保守秘密。

    族长看到甘宁安然无恙,心下安定。鱼不智坦然相告飞鱼领和传送阵等秘密,让他既感动,又看到逐鹿领不为人知的强大之处,他以前其实并不支持甘宁到玩家领地效力,认为没前途,经过这件事后彻底改变了看法。

    他知道甘宁性子急躁容易冲动,决定派个人跟在身边,时时提点。

    甘氏族长回去后不久,带着一名青年再次拜访逐鹿领。

    那青年就是甘静。

    甘静是甘宁族弟,同年,两人从小玩到大,感情甚笃,只是性格迥异。

    甘宁一点都不“宁”,甘静却是真的“静”。

    甘氏是巴郡望族,虽说跟颍川荀氏、汝南袁氏等名门差得很远,可培养族长接班人也不是随随便便选个人出来就行。一旦被选中为族长接班人,家族会动用资源为其接班作准备,包括提前在家族里为未来族长培养帮手。交接族长权力和义务的同时,事先培养好的帮手也会走上前台,帮助新任族长迅速扎下根基,稳定局面。

    什么样的帮手最可靠,最能彼此信任?

    当然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

    甘静,就是甘氏为甘宁接任族长着意培养的帮手。

    既然甘宁的水师长驻冀州已成定局,而且看起来他没有接替族长之意,甘氏索性将甘静也送过来,让甘静跟随在甘宁身边,从旁辅佐,随时提点,族中也能放心一些。甘静冷静有智,跟暴躁冲动的甘宁能形成互补,最难得的是两人一块儿长大,情同手足,甘静不会在甘宁的淫威面前退缩。

    逐鹿军没有客卿从军的先例,甘静也正式加入,成为领地一份子。

    甘静初始武力值52,比王戣和熊栋略低,但他初始智力值高达58点,获得领地称号加成后智力值达到60点,堪堪跨入中级人才门槛。

    甘静这种情况,可以转职武将,也可以转文职。

    徐庶认为,以甘静的资质转职为武将有些可惜,逐鹿军能力跟他相仿的转职武将很多,不缺他一个。徐庶建议他走谋士路线,谋士也可以从军,做随军谋士更能帮助甘宁。甘静欣然接受,成为逐鹿领首个通过转职途径成就的谋士,而且还是中级谋士!

    甘静刚来的时候,甘宁热烈欢迎。

    甘静加入水师后,接手后勤管理等琐事,并在很短时间内改进并完善了水师框架、纪律和流程,推行之后,效果显著,斩蛟营气象为之一新,很快获得水师上下一致认可。从工作的角度看,甘静是不可多得的好帮手,交给他的事都能办得妥妥当当,责任心也没得说,任劳任怨,尽心尽力。

    可没过多久,甘宁的态度发生180度大转弯。

    甘宁发现,与其说甘静是族里派来辅佐他的,倒不如说是来管他的人。甘静来了,随心所欲的好日子走到尽头,行差踏错会被甘静毫不客气指出,督促他改正,不改就一直念……水师事务这样较真也就罢了,甘静有时甚至会对他的不良习惯提出批评,甘宁抓狂不已。

    甘宁性情急躁,不喜受人管束。

    面对从小玩大到的族弟,他束手无策。

    讲道理,道理始终在甘静那边;武力镇压是他擅长的,可那是对外人,对族弟哪下得去手,而且甘静现在也是逐鹿军人,可不是他想打就能打的。甘宁拿这位族弟毫无办法,试图诳甘静回去,奈何对方根本不上当,有时被管得恼羞成怒想赶他走人,甘静搬出族长,甘宁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譬如现在。

    见甘宁半晌不吭声,甘静再次说道:“甘将军,你答应过不轻敌冒进。”

    甘宁恨恨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

    甘静不为所动:“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是军情或局势发生重大变化,或紧急情况下为服从大局作出的临时决断。敢问甘将军,截止到目前为止,出现了什么不得已的变故,需要推翻主公和军师战前定下的行动准则?”

    甘宁语塞,额头青筋直跳。

    甘静继续道:“先抛开军中职责不谈,君子重诺,匹夫有义,甘氏子弟可快意恩仇拔剑杀人,却不可不守诺言……”

    甘宁大怒:“这是谁说的?”

    “族长。”

    甘宁泪流满面。

    他不知道,水师出发之前,徐庶有私下找过甘静。

    徐庶明知甘宁立功心切,蠢蠢欲动,当然会提前做些安排。

    甘静就是他的后手。

    作为逐鹿军主帅,徐庶不仅智计过人,更难得是知人善任。

    甘静加入水师时间不长,但甘静到飞鱼领后,斩蛟营的变化他都知道,甘静对甘宁的约束作用更是一清二楚。别看徐庶最近几乎没来过飞鱼领,可他还兼着情报中心,领地内外的重要情报都会送给他过目。

    此次斩蛟营参加海岛战,若不是他对甘静牵制和督促甘宁有一定信心,徐庶说不定宁愿冒险扮作普通水师战士,也要跟着过来压阵。

    甘静没有让他失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