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584章 你们才来啊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几条黑影抢出。

    卸门的卸门,开窗的开窗,动作娴熟流畅,整个过程几乎没发出声音。

    为首的蒙面武师暗自点头。

    大家都是高级武师,从这些细节不难看出,有些人还掌握了别的技能,即便以后不再当武师,有这份开门破户的本领傍身,当飞贼是绰绰有余。

    短短数息,小屋门户洞开,

    首领扭头看了看四周,小屋周围寂静无声,跟先前没有两样。

    就在首领查看周边动静这点时间,率先进屋的两名武师,已完成对屋内的检查,打出手势示意安全。首领不再犹豫,快步走进屋内,其他蒙面武师将门窗关上,然后迅速隐没在黑暗中。

    外面的人刚隐匿好,一支巡逻队出现在附近。

    巡逻队没有发现任何异状,沿着既定路线远去。

    首领从窗户缝隙里看到巡逻队离开,心头彻底松了一口气。按照他们提前总结出来的守军巡逻路线和频率,接下来五分钟不会有守军接近小屋,他们可以暂时放松一下,等下一支巡逻队经过后,是他们撤退的最佳时机。

    首领转身,看着榻上一动不动的黑影,道:“还没醒?”

    “嗯,睡得跟死猪一样。”

    “他们以为逐鹿领很安全,殊不知,我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两名武师取下蒙面黑巾,桀桀笑着,脸上满是不屑。

    首领皱眉:“别废话了,先把人打晕绑起来,记得嘴里塞块布。”

    见首领神情不悦,两名武师不敢再多话,一左一右上前准备制服石圣。两名接受过特别训练的高级武师,对付一名没有战斗力的厨师,自然不会有任何悬念,左边一人竖掌成刀拍向榻上人额头,右边那名武师看也不看,径直取出绳子,准备把石圣好好绑起来。

    眼看左边武师手掌即将拍到额头,身形忽地一滞。

    右边武师整理好绳子,见同伴迟迟没动静,催促道:“快点,别磨蹭……”

    话音未落,眼前一花,脸上中了一脚,仰面而倒。

    鲜血从嘴里流出来,随鲜血一起出来的还有两颗大牙。

    “敢说老夫象死猪,没规矩!要你两颗牙,让你娃儿长长记性。”

    床上的人坐了起来。

    首领心头一凉。

    右边那武师催同伴的时候,他就有了警觉,可他还没来得及出声提醒,第二名武师也中了暗算。其实不能说是暗算,对方出手太快,且室内很暗,即使换他自己全神贯注提防,恐怕还是不能逃过那一脚,结局还是得躺下。

    首领悄然向房门方向退去。

    对方能轻而易举地解决他的两名同伴,顿时让他没了放手一搏的决心。他的武艺比那两人要好一点,否则坐不稳首领位置,可毕竟都是高级武师,即使是强一些,幅度也很有限。他自忖没有可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击败两人,而对手做到了,他瞬间明白自己跟对手不是同一个档次。

    没想到石圣居然是一名深藏不露的高手!

    难怪堂堂大师敢长驻附属领地!

    今晚怕是要栽了……

    “想活的话,就别动!”

    首领打了个激灵,果真不敢再往后退。

    “哧。”

    火石亮了起来,点起了桌上的油灯,也照亮了点灯的人。

    “你,你不是石圣!”首领结结巴巴道姑。

    他没见过石圣,前期侦察工作他也没有参与,但情报说得很清楚,石圣是一名孰实的年青人,身形略有些胖。年纪轻轻就晋级大师,石圣的未来一片光明,领主给他们的首要命令是掳走石圣,万不得已时才可下杀手,很大程度就是希望将这名前途元量的年轻人收为己用。

    点灯的人,是一名老头。

    须发皆白,身材枯瘦,跟情报中那个敦实的年轻人完全不一样。

    老头笑了,嘴一咧开,赫然现出几个洞。

    首领脑海中蓦地冒出一个奇怪念头:“这老头一言不合就打掉别人牙齿,是因为他自己的牙齿也不齐了吧……”

    老头把火石收入怀中,道:“你们才来啊。”

    首领一楞:“逐鹿领知道我们要来?”

    话刚说完,他就知道这绝对是一句废话。对方要不是知道他们会过来,怎么会提前把石圣转移,换作一位高手在屋里等着他们?从这老头的外貌,首领已经猜出对方身份,分明就是那位传奇武师招锋。

    首领心中苦涩不安。

    今晚参与行动的一共有12人,除1人留在镇外接应,外面还有8个人,只要他发出一声号令,那8个人立刻就能冲进来。但首领根本不敢那样做,他相当肯定,招锋有能力抢在同伴冲进来之前干掉他,他不想拿自己的命开玩笑。更何况,招锋既然在这里,外面怎么会没有安排?

    他有点庆幸刚才没有抢先出手拼命。

    在大师级武师面前拼命,最终只会拼掉自己的命,而不是别人的。

    除了不安,还有愤怒。

    逐鹿领怎么知道他们今晚会来?

    是谁走漏了消息?抑或是有人泄密?

    他很快明白,事情并不是象他想的那样。

    老头好整以暇地搬开椅子坐下:“这年头,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太多了。”

    “知道老头子我在逐鹿领,还敢动歪脑筋,当真以为我的剑不利了么?就算我不出马,逐鹿领也不是阿猫阿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鱼不智那小子很早就着手组建墨卫,那群后生小辈一个个比猴还精,你们偷偷派人潜入五粮镇,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殊不知早就被他们发现……”

    “这,这不可能!”首领失声道。

    “不可能?”

    招老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摇头道:“你们一共侦察6次,总计10人。”

    “墨卫第一次发现你们大约在半个月前,他们没有打草惊蛇,一是要顺藤摸瓜,二是想看看你们想搞什么名堂。可笑你们尚不自知,鬼鬼祟祟地磨蹭了很久都不动手,老夫在这屋子里等了你们六个晚上,今晚你们总算想通了。你们要再不动手,搞不好那混小子派墨卫去你们那里搞事情……”

    首领毛骨悚然。

    他万万没想到,本方的一切行动都在逐鹿领掌握之中。

    顺藤摸瓜,逐鹿领分明已经查到他们底细!

    被逐鹿领发现……

    完了!

    首领眸中掠过一抹厉芒,他不想束手就擒,那就只能赌一把。

    无论如何,先逃出去再说。

    “我是被逼的,前辈饶命!”

    首领双膝跪地,手掌一翻,两把飞刀出现在掌中,利用地面晦暗不明,向招锋袭去。飞刀一出手,首领双掌在地面一拍,借着反震之力扑向房门,也不开门,径直将木门撞出一个大洞,飞也似的向镇外奔去。

    “风紧,扯呼!”

    首领没忘记提醒同伴撤退。

    他进入屋内的时间不长,刚才在屋里时,没有听到外面有激烈打斗声,说明逐鹿领的武师还没有发难,要么还没做好准备,要么招锋是虚张声势。无论哪种情况,都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只要招锋不刻意盯着他,他趁乱逃脱的把握很大。

    至于那两把飞刀能否重创或杀死招锋,他不敢抱任何希望。

    大师级武师如果连这点阴招都避不过,恐怕早就死了无数次。

    果不其然,潜伏在小屋四周的同伴刚现身往外跑,招锋已经从屋内冲了出来,手里拿着的不是宝剑,而是一根竹枝,似乎打算以竹枝作为武器。他是武林前辈,又是大师级高手,用剑对付一群后辈的确容易被大家诟病,到了招锋这种层级,落叶飞花皆可杀人,对付高级武师,一根竹枝已足够。

    “想走……”

    老头话还没说完,脚下接连踩到两个小球,砰砰两声,黑烟弥漫开来。

    那首领知道老头不好对付,提前为他准备了几个小礼物,这些黑烟不至于伤人性命,但困住敌人片刻却是不难。

    招锋泪流满面,今晚糗大了。

    无奈之下,他只得让墨卫提前动手:“拦下!”

    黑暗中冒出几条人影,个个黑衣黑靠,身手矫捷,开始劫击不速之客。

    附近现身的墨卫仅有四人,远处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按照原定计划,墨卫会扮作一支巡逻队靠近这里,然后与先期潜伏的同伴一起收网,将这伙敌人一网打尽。但招锋有些托大,以为自己一出马,对方必定吓得屁滚尿流,洗干净脖子等他拿剑砍,谁知敌方首领不甘束手,不惜冒险也要逃回去,一下子打乱了全盘计划,以至于敌人纷纷开始外逃,墨卫的人手还没有全部到位。

    四名墨卫,想拦住九名一心突围的高级武师,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几名潜入五粮镇的武师见墨卫人少,索性相互靠拢,准备强行杀出去。

    他们知道,墨卫入围门槛是中级武师。

    而今晚潜入五粮镇的12人,个个都是高级武师。

    9名高级武师,对付4名中高级武师,当然占据绝对优势。速战速决,赶在逐鹿领的大师级武师到达之前解决掉这几名对手,再四散而逃,逃出生天的把握会大许多。

    对手如果够聪明,就应该让开一条路,避免他们做困兽之斗。

    然而,四名墨卫一声不吭,拔剑冲了上去。

    甫一交手,入侵武师就感觉到不妙。

    从这几名墨卫的身手看,显然都是高级武师水准。这一点在意料之中,逐鹿领不想打草惊蛇,敢潜到近处的都是身手高强之辈,以免被他们发现。可这四名逐鹿武师的战斗风格让他们很不适应,或许是因为实力处于劣势,这几名墨卫竟然只攻不守,杀伐狠辣,招招搏命,反而打得他们狼狈不堪。

    有人很快反应过来:“是墨者!”

    逐鹿领墨卫以墨者为骨干组建,不仅接受墨家死士一脉部分技击传承,还秉承了墨家死士视死如归的精神气质。墨卫里面最弱的是中级武师,可代表宗门在外行走的墨家死士,几乎清一色的都是高级武师,这四名墨卫,正是墨者出身,指望墨者畏惧退让,简直比登天还难。

    只有战死的墨者,没有逃跑的墨者。

    首领头大如斗,无奈道:“分开走!”

    入侵者四散奔逃,四名墨者无论如何也拦不住。

    就这一点工夫,招锋从黑雾中冲出,脸上全是黑色粉末,气得直瞪眼。

    “鼠辈,找死!”

    “尔等准备接受游侠的怒火吧!”

    老头提着手中竹枝,猱身而上。

    动了真怒的老游侠,再次开启话痨模式,一边追击,一边大声吟哦。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两名不幸被墨者拦截的入侵武师倒了大霉,老头经过战团,竹枝微点,两人腰间一麻,竟然被他在电光石火间制住气血,随即被墨者放翻在地。

    两人倒地时,老头已冲出十多步。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暴怒的老头火力全开,在空中留下一道道残影,又有两人倒地。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一名入侵武师被他追上,颓然仆倒。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念到最后一句,在逃的入侵武师被招锋一一放翻,只有首领仍在狂奔。他武功最高身法最快,况且前面暗算了招锋两把,知道招锋必定恨他入骨,打一开始就不敢迎战,落在后面的同伴被招锋一个个拿下,成功地为他争取到宝贵时间。首领利用身法优势突破包围圈,来到栅栏一线。

    首领精神一振。

    只要越过栅栏,跳入汉水,逃脱的希望很大!

    他不敢停留,大鸟般刚刚跃起。

    就在这时,一根竹枝破空而至,正好撞在他腰间。

    首领腰间一麻,顿时失去平衡,脑袋重重撞在栅栏上,当即眼前一黑,晕了过去。昏迷前的那一刻,首领只希望留在镇外的那名同伴能够逃回去,把此间发生的一切告诉领主。

    他不知道的是,留在外面接应的那名武师,早就被徐飘渺亲自拿下。

    12名高级武师,全军覆没!

    招锋缓缓踱到栅栏边,一脚踢在首领大腿上,生生把此人痛醒。

    倒不是老游侠睚眦必报,他很担心对方刚才光顾着逃命,没有来得及听他吟诵的诗句。这首《侠客行》,是他从鱼不智那里听来,甚合他的心意,只可惜念诗比练剑难太多,老头学了很久才学会前四句,最近逐鹿城这边又没什么战事,老头憋了很久,才等到在敌人面前刷逼格的机会,哪肯放过。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老头大声吟哦,负手而去,前辈高人风范尽显。

    徐飘渺远远看着,叹了一口气。

    老头脸是黑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