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583章 立威刑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官道上,一支车队缓缓前行。

    五辆马车,载着一些行李和物品,看起来象是小规模迁移。

    十几名仆从与护卫,或端坐在车前,或随车前行。

    护卫们保护的重点是队伍居中的一辆马车,正值炎炎夏日,天气炎热,马车帘子被挑了起来。远远望去,可以看到里面坐着两个人,一位年近三旬的白面书生,另一位则是一名七八岁的幼童。

    一名老仆快步来到马车旁,拱手道:“老爷,我们已经进入巴郡地界。”

    书生点头道:“我知道了,福伯。”

    “诺。”

    福伯退下,青年却是叹了一口气。

    他并非益州本地人氏,原本是司隶河南尹偃师县人,父亲到益州做官,全家跟了过来。后来父亲客死异乡,天下大乱,他和家人不得不滞留益州。这次举家迁离繁荣的益州西部,非他所愿,乃不得已而为之。

    董卓挟天子西迁,洛阳城都化为焦土,故乡河南尹早已变得残破不堪。虽然他一心想回去,却也知道董卓与关东诸侯始终在紧张对峙,安全问题不容忽视。更何况,益州通往司隶的北方门户现在被张鲁占据,五斗米当道,连朝廷使者都过不来,他们如何回得去?

    既然回不去,最明智的做法是安心留在益州。

    以他一身所学,若肯为刘焉效力,不难谋个一官半职。

    然而他不能。

    他早已立下誓言,永不仕刘焉。

    他叫卻揖,是卻俭的儿子。

    卻俭花钱买得益州刺史职位,上任后横征暴敛,大肆贪污并搜刮民脂民膏,恶名远扬,甚至传到洛阳。于是朝廷任命刘焉为益州牧、监军使者,到益州拨乱反正,顺便拿卻俭问罪。还没等到刘焉入益州上任,马相造反,攻进雒县杀了卻俭,刘焉没有拿卻俭治罪的机会,但益州上下都知道此事。

    卻俭昏庸无能,贪污成性,罪不可恕,但毕竟是卻揖的父亲。

    要卻揖为准备干掉他父亲的刘焉效力,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历史上,卻揖的确从未仕过刘焉、刘璋父子,刘备入蜀后才出来做官。

    无法返乡,又不愿为刘焉效力,卻揖必须早做打算。

    他的选择不多。

    刘焉是益州牧,对益州军政有绝对管辖权,益南夷民叛乱引发的动荡,导致益州政坛大洗牌,刘焉轻而易举将益州几乎所有地区掌控在自己手中。除汉中和巴郡之外,所有地方都是亲近刘焉的势力。

    汉中是五斗米大本营,明确不遵朝廷号令,卻揖还没有当反贼的打算。

    所以他只能来巴郡。

    巴郡太守赵部,是仅存的从卻俭当政时就在位的太守。

    卻揖知道赵部最近的日子很难过,被刘焉逼到了悬崖边上,看起来随时可能掉下去,但卻揖没有更好的选择。赵部苦苦支撑到现在仍屹立不倒,已经是一个奇迹,随着关东盟主袁绍对赵部表示支持,奇迹有可能延续。

    时局纷乱,卻揖看不清以后会发生什么。

    他只能祈盼赵部能继续撑下去,否则的话,益州再无卻氏容身之地。

    倘若真到了那一步,又该何去何从?

    思索间,幼童突然道:“父亲,孩儿有一事不明。”

    卻揖眸中浮起一抹慈爱,道:“且说。”

    幼童道:“大父(古代称呼爷爷,指卻俭)罹难已三载,何以此时迁居?”

    卻俭死后,卻揖带着家人住在绵竹,虽没有出仕,不过卻氏家资颇丰,卻俭搜刮的财富可不是小数目,足够让后人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刘焉知道卻俭后人在绵竹,但卻俭已死,并没有追究卻氏家属的意思。卻揖突然决定迁居巴郡,在孩子看来太过匆忙,且毫无必要。

    七八岁的孩子提问,卻揖并没有敷衍了事,而是很认真地跟爱子交流。

    孩子自幼聪慧,卻揖将重振家族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个孩子身上。

    “汝可知道刘君郎(刘焉字)欲改换巴郡官吏?”

    “孩儿知。”

    “汝可知道赵太守得袁本初相助,勉力维持。”

    “孩儿知。”

    “刘君郎一时拿不下赵太守,杀人立威的事,你可知道?”

    孩子讶然:“州牧大人素来以恩义示人,怎会杀人立威?”

    卻揖轻叹道:“此一时,彼一时也。”

    杀人立威,是最近的事情。

    初入益州时面临叛乱,需要收买人心,刘焉以恩义示人,现在他在益州站稳脚跟,再没有那么多顾忌。尤其暗中指使张鲁杀掉张修,扼守汉中,益州割据之势已成,刘焉开始展现出铁血无情的一面,加快清除异己。

    益州少数民族众多,文化和科技较弱,世家豪强在蜀地各自垄断人口,只要不是明着反叛政府也不会有谁想要深入管理,这是多年来形成的惯例。但刘焉是抱着行帝王之业的目标入蜀,不比以前的那些益州官员,他要将益州绝对置于自己掌控之中,而不是放任地方豪族坐大。

    益州豪族势力庞大,有人向州府示好,也有人冷眼旁观。

    官位就那点,诸多世家豪族争夺,总会有人无法入愿,不如自在逍遥。况且当地豪族根本不知道刘焉的野心,还拿以往的官员行事风格判断刘焉,以为只要不明着造反,藐视官府也不会有麻烦,遂我行我素。

    误判的结果,就是刘焉挥起屠刀时,大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入蜀后的第一刀,刘焉砍向了巴郡豪强。

    巴郡是州府唯一未能实际控制的郡国,很多当地豪族都站在赵部那边。

    赵部得到袁绍和朱儁支持,一时间难以拿下,可刘焉是州牧,在益州境内有生杀予夺之权,虽说暂时不方便动赵部,但他要对付巴郡地方豪强,却是再容易不过。只要有稍微说得过去的理由,州府出手查办,巴郡太守府没有办法阻止,况且袁绍的使者正与益州府交涉,赵部还能指望和平解决争端,至少不会在这个时候为一些地方豪强,与州府拼个鱼死网破。

    十多天前,益州府借故诛杀了巴郡大姓王咸、李权等十余人立威刑。

    巴人性情刚烈,家族观念极重,世家多有通婚,从此对刘焉仇深似海。

    很多人只当刘焉此举是为了打击赵部,卻揖却看出没那么简单。

    他感到很不安。

    刘焉对巴郡豪强下如此狠手,可见并不是宽厚之人,他能砍出第一刀,自然也能砍出第二刀。刘焉容不下赵部,卻俭曾经是益州刺史,谁也说不准刘焉容不容得下卻氏后人。要知道卻俭官场名声很差,背负着巨大骂名,倘若刘焉提出追究卻俭贪赃责任,抄没卻氏家产,谁都不会说半个不字。

    这就是卻揖决心迁居的原因。

    汉中过不去,那就向巴郡方向走,反正不能留在刘焉控制的区域。

    幼童听得解释,越发不安起来。

    “父亲,赵太守自身难保,今往投奔,前景堪忧。州府有大父的把柄,我等去江州,倘若州府以调查大父往事作为借口,逼迫赵太守交我等交出,赵太守恐不敢不从,巴郡豪强就是前车之鉴。如此,我等岂不是自投虎口?”

    卻揖悚然而惊:“不去江州,又能去何处?”

    “巴郡乃益州大郡,可去之处甚多,找个偏僻所在隐居就能躲避灾祸,或者去一个不会轻易被官府胁迫之处,再不济,可走避荆州。”

    卻揖默然。

    卻氏家境很好,习惯了优裕生活,除非万不得已,隐居不会是可选项;至于走避荆州,卻俭的贪官之名连洛阳都知道,荆州牧刘表也是汉室宗亲,谁敢说刘表不会借题发挥秋后算帐?想来想去,还是找个不会轻易被官府胁迫之处,最合卻揖心意。

    什么地方能接纳他们,又不惧官府压力?

    十几个大豪族领袖,刘焉说杀就杀,豪族肯定指望不上……

    卻揖脑中灵光一闪:玩家领地!

    玩家领地是一个很特殊的群体,名义上受官府约束,但这种约束更象是一个象征。领地正常义务就是向官府缴纳税赋,其发展方向、军事力量、内政政策皆由自己作主,官府无法对玩家领地指手画脚。即便是全国战役,玩家领地明目张胆地反抗朝廷,事后也总能得到朝廷赦免。

    到玩家领地定居,虽然也会受到一些约束,却不用担心被州府清算!

    想来想去,还是投玩家领地最保险。

    “停车!”

    马车很快停了下来。

    福伯匆匆过来询问:“老爷,何故停车?”

    “我们不去江州了。”

    福伯莫名其妙:“不去江州?”

    卻揖点头:“嗯,巴郡什么领地比较富足强大?”

    不等福伯开口,幼童抢道:“孩儿知道……”

    载着卻氏族人的马车改道的时候,逐鹿领迎来一群不速之客。

    深夜,有风,月牙如钩。

    四周一片漆黑,火把在风中摇曳,火光忽明忽暗。

    从事酿酒业的五粮镇坐落在汉水之畔,和从事渔业的渔歌镇比邻而居,著名的巴乡清就是在这里生产,为领地带来源源不断的财富。随着石圣晋级为大师级厨师,领地厨师培训速度明显加快,带动巴乡清产量不断攀升,五粮镇对领地的重要性也越来越高。

    易风已经接取了五粮镇升级任务,以提升五粮镇的生产潜力。

    五粮镇自创建以来,从未遭受外敌攻击。

    但考虑到该附属领地对领地经济的重要性,逐鹿领对其完全极为重视。

    领地益州部分共5000磐石营,要守护主城和15个附属领地,还要保留一些兵力应付突发状况,兵力并不宽裕。很多附属领地只进驻一两百人,五粮镇常驻兵力就有500人,占常规兵力十分之一,足以看出领地对五粮镇的倚重程度。

    夜凉如水。

    一支巡逻队沿着固定路线走过,跟往常一样,没有任何发现。

    然而,在栅栏外面,火把看不到的黑暗处,潜伏着十多名人影。

    这支巡逻队渐行渐远,别的巡逻队暂时还没有过来,潜伏着的人影迅速行动,轻松翻越两人高的栅栏,利用建筑物做掩护,向镇内深处摸去。

    在此之前,他们曾多次派人潜入五粮镇侦察,把五粮镇守军岗哨分布、巡逻路线、换班时间、重要人物住处等信息掌握得一清二楚。所有的准备,都是为了今夜的行动。

    他们的目标是石圣。

    逐鹿领以高级人才升级图纸催生的大师级厨师,深知领地对他的期许。晋级之后,全力以赴为逐鹿领培养厨师人才,并想方设法提升巴乡清产能,以回报领主大人对他的厚爱。石圣是宝贵的大师人才,本该住在主城之内,但他主动要求进驻五粮镇,以便更好地为领地服务。

    掳走石圣,必然对逐鹿领最重要的支柱产业巴乡清带来打击。

    这种打击是全方位的。

    没有了石圣,逐鹿领厨师人才培训速度必然放缓;没有了石圣,逐鹿领将失去大师府对厨师生产效率的额外加成,直接影响产量;最关键的是,如此重要的大师级人才在领地内被掳走,对逐鹿领民心士气影响难以估量。

    高民心、高满意度,向来是逐鹿领最让人惊叹的一环。

    逐鹿领曾经多次遭遇强敌围攻。为了击退敌人,领地付出过惨重代价,但逐鹿乡民并未因此丧气或消沉,反而对领地更有信心,对领主全心拥戴。究其原因,或许跟逐鹿领面对入侵时总能击退强敌有直接关系。

    以逐鹿领现在的实力,强攻并非上策。

    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一些军队不容易办到的事情,对江湖高手却未必是一件难事。

    譬如掳人或暗杀。

    能参加今晚行动的没有一个是庸手,这十多位潜入五粮镇的不速之客,全都是高级武师。出动这么多高明武者,只为潜入一个防御体系漏洞百出的附属领地掳人,对他们而言并非一件难事,每个人对完成任务坚信不疑。

    兵分几路,快速摸向镇中心的一间小屋。

    只要找到石圣,本次任务就相当于完成大半。

    他们并不担心如何撤退。

    能摸进来,也能退出去,黑夜是最好的掩护,守军很难阻止他们离去。

    唯一的悬念在于,能不能顺利带走目标。

    如果目标不肯配合,惊动守军,难以带目标突围,他们会杀掉石圣。

    小屋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