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578章 灵药出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海贼之夏剧情进行得如火如荼,逐鹿领的建设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

    多个建筑物相继完工。

    市集坐落在逐鹿城东部,紧靠城市中心区域。为建设这个综合性集市,易风在主城发起了一场小规模拆迁活动,选定区域的大片民居被全部拆掉,乡民被另行择址安置,由于民居向来是由领地出资修建并让乡民免费入住,乡民们并无怨言,踊跃配合领地整体规划。

    将市集放在城东,是考虑到让通商变得更加便利。

    逐鹿领已经成为巴郡商业重镇,巴郡是益州东部门户,因此逐鹿领实际上成了益州与荆州商家云集之地。益州府对巴郡的经济封锁虽有了松动,但离完全自由贸易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到目前为止,往来逐鹿领的客商暂时仍以荆州商人居多,市集放在城东,荆州商人入城可直接进入交易地点,省时省力,提升了商业活动效率。

    即便益州府不再从中作梗,逐鹿领的商业重心仍然是向东看。

    益州物产丰富,但终究只是神州一角,东方的市场更为广袤。

    鱼不智最近经常在市集转悠。

    “市集上有微小机率出现特殊人才”。

    实事求是地讲,鱼不智对这样的说辞完全不感冒,可最近两个特别领地去不了,在主城闲着也是闲着。龙领的传送阵建筑材料运送中,一俟材料到位,要不了多久邹谈老人就能恢复龙领传送功能,这点时间并不足以让他的等级有所变化,索性到市集上碰碰运气。

    时至今日,徒劳无功。

    鱼不智也不是太介意,这是意料之中的结果,跟浮屠计较概率没意义。对鱼不智而言,无非是略尽一点人事,成固可喜,不成也不会感到失望。

    市集建成后,逐鹿领的商业活动更加有序,税收明显提升。

    近期另一个建成的重要建筑物是大师府。

    大师府对领地的价值远胜市集。

    大师府位于领地中心区域,紧靠城主府。

    青石为墙,古朴厚重雕梁画栋,美而不妖朱檐琉瓦,彰显尊荣。整栋建筑并不高大煊赫,精致中透着几许沧桑,门外两尊石狻猊活灵活现。

    这就是大师府。

    大师府内有一神坛,将领地大师姓名、职业写进玉牌,再将玉牌置于神坛之上,该大师进驻仪式即算完成,从此正式对领地相关职业产生作用。

    大师府的功效是:相关职业生产效率额外提升30。

    无论从什么角度看,大师府的加成作用都强得难以置信。

    提升相关职业30生产效率,仅先祖赐福可与之媲美!

    领地可选择的先祖只有一个,唯有相关职业才能获得先祖加成,具有唯一性,相当于一锤子买卖大师府则不同,领地有相应大师级人才储备,对应职业就能获得明显提升,潜在受益群体更广,且允许后续添加。象逐鹿领这样人才济济的领地,获得大师府加成简直如虎添翼。

    不愧是拥有至少五位大师级人才,才会解封的隐藏建筑!

    逐鹿领第一时间完成了七位大师的入驻仪式,鱼不智亲自主持。

    招锋武师、张仲景医师、蒲元铁匠、郑何氏织工、苏三商人、禽迪机关师、石圣厨师入驻,领地相关产业因此而受益。

    另一个隐藏建筑铁匠府,同样建成投入使用。

    铁匠府:铁匠铺升级建筑,领地铁匠生产效率提升20。

    虽然铁匠府加成幅度比大师府稍逊,但20效率提升,也是难得一见的重要加成。相继得到大师府和铁匠府加成,逐鹿领铁匠生产效率非常高,唯一遗憾的是,领地至今没有与铁匠相关的高价值商品,倘若能开发出类似巴乡清、賨布或丝绸那样的重点商品,逐鹿领的铁匠群体,势必为领地创造难以估量的价值和财富。

    特产或高价值商品的开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鱼不智只能耐心等待,领地有蒲元这样的历史著名铁匠,开发出高价值铁匠产品的可能性相对更高一些,只是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取得突破,甚至可能永远都无法取得进展。

    尽管如此,铁匠生产效率提升对领地带来的好处仍然显而易见,包括各类特殊兵种装备打造、弩机生产,和先前相比进步很明显。更重要的是,铁匠经验累积速度、铁匠突破瓶颈机率均有提升,在吸引铁匠定居方面有天然优势,长此以往,逐鹿领的铁匠群体势必越来越强大。

    截止目前,三级城市新增建筑物,还有两个未能完成。

    这两个建筑物分别是:三级石制城墙和初级玉器铺。

    石制城墙是因为工程量浩大,没有一蹴而就的捷径可走,只能慢慢来。

    玉器铺则是受制于人才,鱼不智意识到自己似乎低估了这一冷门职业,玉匠入手难度之高,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一个职业可与其相提并论,甚至比公认难入手的织工更难搞定。当初鱼不智为获得织工固然动了不少脑筋,最后是求助赵部才得以搞定,成功获得多位高级人才,这次找玉匠同样找到了赵部,可整个巴郡太守府至今没有下文,以鱼不智和赵部的密切关系,显然不是赵部不尽心,而是根本没有进展。

    鱼不智心头已有明悟。

    出现这种情形,无外乎两种可能。

    其一、玉匠很可能象织工那样,属于极端难入手的人才。

    其二、逐鹿领规模领先于绝大部分领地,目前达到三级城市规模的领地屈指可数,系统释出的玉匠人才非常稀少。不过,按照游戏的基本规律,等到越来越多领地升为三级城市,游戏中的玉匠也会越来越多,到那个时候,为玉器铺找到主持人才会容易一些。

    有鉴于此,鱼不智对迟迟没找到玉匠并不是太着急。

    石制城墙竣工还有很久,领地有足够时间解决这一问题。

    这一日,鱼不智照例在市集徘徊。

    一名转职官吏找到他:“主公,仲景先生请您去一趟。”

    仲景先生就是张仲景,三国三大神医之一。

    这位神医本有机会入仕途,因替招锋治疗眼疾在逐鹿领住过一段时间,逐鹿领拥有的神农特别赐福,对张仲景有难以抵挡的吸引力,鱼不智有心抢在张仲景入仕前拉他加入,但未能如愿。再后来,鱼不智从幸运轮盘抽取到唯一特殊性建筑物神医庐,亲赴南阳邀请张仲景主持,并请到与张家亲近的赵部帮腔,最终成功说服张父,张仲景正式加入逐鹿领。

    “去哪,神医庐吗?”

    “是的。”

    鱼不智眉毛一挑,面露惊喜之色,对转职官吏道:“我这就去。”

    几分钟后,鱼不智来到神医庐外。

    小院幽静如故,竹影婆娑,碧波荡漾,药田里面的各种草药长势喜人,站在门口,已能闻到沁脾香气,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主公。”

    易风已先一步赶来,在草庐外等候。

    鱼不智略微点头,道:“仲景先生也有请你过来啊。”

    “其实没有。”

    易风脸上明显有点不好意思,道:“仲景先生醉心医道,除定期参加领地举办的医师交流会,平时几乎都呆在神医庐,绝少管外面的事。先生今日突然让人请主公过来,属下知道必有正事。算算时间神医庐建成已一年,差不多到了产出灵药的时候了,仲景先生没有请我,我还是想来亲眼看看。属下待会跟着主公进去,料想仲景先生也不好意思赶我出来。”

    神医庐定期产出灵药。

    产药周期长短取决于主持医师等级,高级医师两年,大师级医师一年,宗师级医师则只需半年。以张仲景在历史上的成就,晋级宗师应不在话下,不过他现在毕竟还很年青,仍处于原始积累阶段,成为大师时间并不长,离宗师境界还有一段遥不可及的距离。

    有张仲景这大师级医师主持神医庐,神医庐产药周期只需一年。

    自打易风从徐庶手中接过领地政务,逐鹿领的建设一直是由易风经手,神医庐的建造自然也不例外。鱼不智是出了名的甩手掌柜,易风日常公务繁忙,仍能记住神医庐的建成日期,足以证明他的责任心。

    虽说易风天资有限,完全达不到徐庶的水平,和后来加入领地的荀衍和翟冏相比也有一些差距,单以能力论,易风在三位副城主里面敬陪末席。但是,经过这些年磨砺和付出,易风凭着超乎寻常的认真负责,将天下第一城打理得井井有条,赢得了所有人的尊重,他的副城主之位稳如泰山。

    从易风身上,可以看到坚持的力量。

    面对重压,从不退缩,从不放弃,将所有困难踩在脚下,尽到自己对领地的责任。这个天资不算出众的鹿门山学子,于人生中最落魄的时候接到鱼不智递过的橄榄枝,为了那份沉甸甸的信任,拼尽全力

    易风通过自己的努力,证明了自己的价值。

    在这个过程中,易风的性情也悄然发生了改变。

    初到逐鹿领就被委以重任,但那时的易风明显缺乏信心,做事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为人小心翼翼规规矩矩。现在的易风,只看他主动跑到神医庐外等鱼不智,毫不避讳地告诉领主,自己想跟着进去看看传说中的灵药,不难看出他是自信从容,处变不惊。

    “你呀”

    鱼不智一边摇头,一边大笑着向院内走去。

    易风亦步亦趋,紧紧跟随。

    两人一前一后,踩着小径,穿过池塘和药田,走向草庐。

    草庐虚掩着,易风快走几步,赶在领主之前轻轻推开门扉,里面的情形一览无余。草庐内陈设非常简单,一桌、一席、一香炉,基本布置跟初建时一般无二,只是席上多了一个人。

    张仲景专注地盯着香炉,满脸虔诚。

    鱼不智走了过去,他始终不习惯这个时代的跪坐方式,选择盘腿而坐。

    “出来了吗?”

    张仲景这才察觉到有人进来,忙起身与两人见礼。

    礼毕,张仲景道:“还有片刻。灵药从香炉出,药成时自会有鸣音提示,不可提前,听音开炉,可得灵药。”

    鱼不智点头,张仲景是神医庐主持医师,这种事情当然听他的。

    “仲景先生,可知此番产出灵药功效?数量几何?”易风忍不住问道。

    “随机产出,无先例可循,结果难以预料,我现在也很期待呢。”

    张仲景眸中神采奕奕,说话时眼睛一直盯着香炉,似乎恨不得冲过去把香炉揭开看个仔细。事实上,易风问的这些问题,正是他迫切想知道的,作为一名醉心医术的天才医师、神医庐主持者,张仲景对灵药的期待比任何人都要迫切。可以说,这一年时间他每天都在琢磨灵药,脑子里萌生出种种猜测,在答案即将揭晓之前,他很愿意与他人分享。

    “故老相传,灵药有夺天地造化之功,侵日月玄机之妙,非人间能有,非凡人能窥其神妙,先贤留下的医经也无相关记载。吾辗转反思,窃以为,或可从神话传说着手,看似荒诞不经的传说,未必尽是胡言,须知关于灵药的记载全都是在传说中出现。”

    “神话志怪里出现的灵药无非以下几种:长生不老药、飞升药、返老还童药、增强身体机能的灵药”

    听到这些灵药名,鱼不智和易风心潮澎湃。

    鱼不智还稍好一些,对玩家而言,再牛逼的灵药都只是游戏中的数据,过过干瘾而已。易风和张仲景则不同,他们是,倘若真出现长生不老药或者返老还童药,对他们的诱惑力简直无以复加。

    张仲景突然向鱼不智提出:若灵药产量不止一颗,希望能给他一粒。

    鱼不智面现不悦,他非常不喜欢有人借机中饱私囊,哪怕是历史人物。

    但张仲景随后的一席话,让鱼不智看到了一位医者的仁心。

    “无论出现哪种灵药,都是天大的造化,如果我们能够参透灵药之秘,加以利用,研制出相近或相仿的药品,哪怕效果与正品灵药差十万八千里,也有可能成为一个突破口,推动医术发展,造福万民!”

    鱼不智慨然应诺:“好,只要有多,支持先生研究。”

    张仲景大喜,深深一揖。

    “叮!”

    香炉鸣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