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572章 怂蛟龙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月光下,三千多羌胡骑兵呼啸而过。

    为了隐藏行踪,江南骑兵晚间也没有点火驱逐野兽,因为郝昭知道,在河套地区,对本方威胁最大的不是四处游荡的野兽,人比野兽危险得多。部队严格执行了郝昭的命令,羌胡人没有发现这支汉人骑兵。

    羌胡人没发现他们,郝昭也不会主动招惹羌胡人。

    这年头,汉人在河套地区没有大声说话的底气。

    对方人多势众,而且都是从小在马背上长大的游牧民族,无论兵力还是个人战力,实力相差悬殊。两边若交上手,江南骑兵惨败是必然的,即使率领江南骑兵的是郝昭,也无法改变双方实力上的巨大沟壑。

    羌胡骑兵离开后,郝昭久久无法平静。

    他注意到这支羌胡骑兵来自不同族群,有匈奴人,有羌人,甚至还有鲜卑人。虽说他们在河套都被称为羌胡,可不同族群、不同部落之间存在的矛盾和冲突难以抹灭,彼此之间经常爆发战争。不同族群的羌胡人把臂同行,平时并不多见,说明他们很可能有共同的目标。

    又有哪个汉人领地被羌胡盯上了吗?

    三千多骑兵是一支不容忽视的强大力量,但他们没有能力攻击城市,对付乡镇级领地又相当于杀鸡用宰牛刀,很难判断羌胡骑兵到底要做什么。

    郝昭决定派出几名骑兵,缀在后面,侦察敌情。

    并非他愿意多管闲事,职责使然。

    江南领在西河郡,西河郡黄河以西的区域都已被朝廷放弃,东岸勉强维持着正常状态。江南领紧靠河套地区,羌胡人的行动很可能直接影响到领地利益,既然撞见这支羌胡联军异动,顺便跟过去看看情况也是应该的。

    郝昭为何如此关心河套羌胡人异动?

    原因很简单:江南领在河套有利益。

    江南领是游戏中的老牌强藩,是最早进入乡镇规模且建造先祖祠的领地之一,因此江南领也获得了一张特别领地建筑图纸。金坷垃没有鱼不智那样好高骛远,他将特别领地放在并州境内,既便于从主据这边获得支持,面临外部威胁时,主据和特别领地互相驰援也更容易。

    为发挥特别领地战略支点作用,江南领的特别领地不在西河,在河套。

    金坷垃是根据领地实际情形作出的判断,是他综合权衡后能作出的最好选择,唯一遗憾的是,他漏算了河套地区会被朝廷逐步放弃!对于普通玩家而言,谁能想到游戏开始时还正常的一片区域,过段时间就不宜居住?

    等到发现情况不对,江南领已经失去了抽身离开的机会。

    特别领地落地,可不是想搬就能搬的。

    要么放弃,要么坚守。

    金坷垃骑虎难下,但无论如何,他不会轻易放弃苦心经营的特别领地。于是只能咬牙向特别领地投入更多资源,让特别领地在危险的河套地区能继续发展下去。金坷垃的那位军师朋友入了江南领,在特别领地主持大局,最近河套羌胡人动作频频,军师压力山大,紧急召唤郝昭过去压阵,这就是江南骑兵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也正是因为江南领在河套有重要利益,郝昭很重视收集羌胡人的情报。

    夜色深沉。

    龙领中心区域,却仍有一群人在忙碌着。

    龙领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羌胡人盯上,一场大祸迫在眉睫。

    下午,领主派阴阳家学徒带话过来,青蛟龙需要从这里借道前往冀州,要求龙领立即着手清理传送阵周围,并确保没有玩家在龙领附近逗留。徐庶和翟冏等人立刻作出安排,突然有玩家出现在周围的可能性不大,但徐庶还是扩大了警戒范围。

    传送阵周边区域清理,也已进入尾声。

    “徐先生,待会过来的真的是蛟龙?”翟冏忍不住问道。

    翟冏加入逐鹿领的时间比较短,没过多久又被派到河套地区开疆拓土,听说过领地有青蛟龙守护,却还从未有机会一睹真颜。实际上,除那些亲身经历过与青蛟龙战斗的人员之外,其他逐鹿人也不知道青蛟龙长什么样,连长驻主城的易风都没有机会,更不用说其他人了。

    徐庶笑道:“是一条四爪蛟龙。”

    曲晨啧啧有声:“甘兴霸跟我说过,那青蛟差一点就能化龙,厉害得紧。当初若不是把它诱到岸上,用特大号扎马钉断了退路,未必能轻松把它给降服。甘兴霸向来胆壮,破虏骑上下很想看看,他口中如此厉害的青蛟龙,到底是什么模样。”

    收服青蛟龙一役,曲晨远在冀州无缘参战,明显有些跃跃欲试。

    徐庶似笑非笑:“所以你带着破虏骑半夜不睡,等在这里集体看热闹?”

    “不是!”

    曲晨心中一凛,矢口否认。

    “龙领扩大警戒,是由磐石营负责执行,不过刘纯是第一次执掌一军,相对缺乏应对突发情况的经验,而我们破虏骑现在驻守在龙领,理应自觉做好应对紧急情况的战斗准备,协助兄弟部队顺利完成任务!”

    一旁的刘纯哭笑不得,脸涨得通红,却又不好辩驳。

    徐庶不置可否,道:“这么说来,飞军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列队待命喽?”

    王平资历没曲晨老,脸皮也没曲晨厚,嚅嚅半晌,不敢承认想带大家开眼界的事实,也不好意思打出帮助兄弟部队警戒的旗号,索性什么都不讲,一个劲地傻笑。

    徐庶无奈道:“差点忘了,降伏青蛟龙时飞军有出战,可你没有参与……也罢,你们主动要求帮磐石营看场子,我也没理由拦着,但明天谁要是打不起精神耽误正事,休怪我不客气。”

    众人一片欢呼。

    传送阵蓝光闪过,鱼不智率先传了过来,脸色不怎么好。

    “都在这里啊?”

    徐庶以为鱼不智心生不悦,上前低声道:“主公,将士们都想看看守护兽青蛟龙长什么样子。属下以为,龙领周边羌胡人环伺,大家的弦一直崩得很紧,让他们看看青蛟龙不是一件坏事,故而没有阻止,请主公恕罪。”

    鱼不智道:“元直思虑周全,何罪之有?”

    “驻守龙领的将士远离安全地区,远离亲人,还时时刻刻需要提防羌胡人来犯,刚好青蛟龙需要从龙领过境,让将士们看一看,既满足了大家的好奇心,又能提振士气,我怎么会怪你!”

    徐庶松了一口气,以他对鱼不智的了解,的确不至于为这点小事不快。

    他很快明白了鱼不智脸色难看的原因。

    青蛟龙已经到了逐鹿城,这四爪蛟龙第一次享受传送待遇,惊惶失措,忘记了传送时要尽量控制住自己的身体,直接将伪装传送阵的大屋子撑爆。也幸亏鱼不智有先见之明,将传送时间定在深夜,并临时在主城实施宵禁,若非如此,不小心被玩家撞见,论坛上立刻会出现相关新闻。

    为这事,鱼不智把青蛟龙骂得半死。

    鱼不智不是因为建筑物被毁生气。

    为将青蛟龙送到冀州,逐鹿领要搭上两座造价不菲的传送阵,与建设传送阵的支出相比,些许建筑物损失不值一提。让鱼不智非常不爽的是,青蛟龙好歹是活了几百年、能够兴风作浪、差一步就可以化龙的牛逼存在,不过经历一次传送而已,至于怂成这样?

    没错,就是怂!

    怂蛟龙!

    这么大块头,看起来威慑力十足,有什么资格害怕?

    就这模样还敢自称蛟龙,让别的蛟龙情何已堪?

    还带鳞、四爪,我去!

    青蛟龙大气都不敢吭一声,羞愧不已……

    平心而论,鱼不智反应略显过度。

    青蛟龙是很威猛,战斗力也不俗,但这不代表它无所畏惧,自然界有太多东西值得敬畏,越是有灵性有智慧的生物,越清楚这个道理。青蛟龙从没有坐过传送阵,对传送过程怀有恐惧心理,其实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鱼不智将它的正常反应解读为“怂”,这就有点诛心了。

    说起来,还是青蛟龙显赫出身和庞大体型惹的祸。

    逐鹿领两大守护兽,境遇迥异。

    灵猫汤姆小巧玲珑,自带卖萌属性,又是深受乡民们爱戴的领主的猫,在逐鹿领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无数乡民乐于当它的铲屎官,小猫坐在领主头顶招摇过市的场面让大家津津乐道。倘若小汤姆坐传送阵吓得屁滚尿流,估计谁都不会感觉讶异,呵护安抚还来不及,绝对不会有人骂它“怂猫”。

    青蛟龙不同,蛟是神话生物,蛟龙更是远超普通蛟的存在,凶名昭著,加上它庞大的体型身量,直接被定义为战斗型守护兽。高大威猛的战斗型守护兽坐传送阵慌了神,这哪里成?

    表现与期望落差太大,难免遭到鄙视。

    鱼不智余怒未消:“它等下就过来了,龙领传送阵的房子估计保不住。”

    徐庶淡然一笑:“无妨,龙领这边没外人,重建也方便。”

    鱼不智道:“我担心的是飞鱼领……”

    说话间,夜空中传来低沉的马蹄声。

    马蹄声由远而近,声音越来越大,蹄声也越来越沉重,仿佛黑暗中有人敲响数十面战鼓,鼓声急促有力,径直向着龙领而来。

    众人同时色变。

    “不对劲!”

    “哪里来的骑兵?”

    “应该是冲我们来的!”

    沉闷的马蹄声越来越近,暂时无法分辨对方是否怀有敌意。

    徐庶断然下令,准备战斗!

    在混乱的河套草原,不可能等到对方骑兵来到家门前再判断敌我。

    逐鹿领敢进军河套,在羌胡人占据的地盘上建立据点,对如何应付羌胡骑兵来犯有充分准备,各部纷纷按照预案行动起来。

    在河套被骑兵攻击,必须依据领地做好防守。

    无当飞军争分夺秒地在领地外围撒扎马钉,仅留下几条通道供本方部队出击;磐石营在栅栏后面集中,盾牌在前,枪矛在后;破虏骑最为轻松,现阶段只需原地待命,可一旦战局出现变化,如敌人败退或本方支撑不住,就到了骑兵出击的时候。由于羌胡骑兵实力在破虏骑之上,骑兵对决向来以惨烈著称,破虏骑肩上的担子丝毫不轻。

    与此同时,外围警戒人员开始回撤,

    如果对方骑兵冲着龙领而来,在外围警戒的小部队根本没有还手之力,还不如把分散的人手全部拉回来,集中兵力,严阵以待。

    骑兵终于出现视线中。

    三千余骑在距离龙领约千步的地方停了下来,大声聒噪。

    龙领镇门紧闭,完全没有出镇迎击的意思,偶尔能听到内有战马嘶鸣。

    羌胡骑兵渐渐按捺不住。

    他们来自不同部落、不同种族,一起来到此处,就是为了攻破这据点,掠夺里面的财货和人口。而在此之前,他们当中有很多人怀疑,一个乡镇级据点怎么可能拥有千人左右的骑兵部队,等到他们亲耳听见龙领传出的马嘶声,再也没有人怀疑,这个据点油水丰厚!

    强烈的贪欲,不断催促羌胡骑兵发起行动。

    多个部落联合行动,能得到多少战利品全看自己,手快有手慢无。

    一骑冲出,打破了短暂的平静。

    数千匹战马启动,羌胡骑兵向龙领发起了进攻。

    马蹄如雷,雷鸣般蹄声中,羌胡骑兵挽弓搭箭准备着。一旦进入射程,先用箭矢招呼,甭管能带来多少杀伤,最起码能够制造一些混乱。

    然而,没等他们进入有效射程,便遭遇了扎马钉。

    夜幕下,羌胡人对扎马钉毫无察觉。

    各部为抢夺到更多战利品,各不相让,呈半圆形包抄前进,导致中招的骑兵非常多,到处人仰马翻。但祸兮福所依,正因为羌胡人多方位出击,飞军故意留出来的两条安全通道被发现,后面的羌胡骑兵急忙转向,顺着两条安全通道冲了过来。

    弓弦震动声大作,两军开始对射!

    逐鹿军有栅栏为依托,盾牌护着弓手,并不惧怕对射,但羌胡人马术精湛,再加上夜晚视线不好,杀伤效果不佳。羌胡人很快冲到镇前,顶着镇内守军的枪矛,用马刀拼命破坏外围栅栏。

    栅栏一破,就是肉搏。

    刘纯握紧了手中刀,他带领的磐石营即将迎来一场血腥考验。

    就在这时,龙领中心区域,闪起一串蓝芒。

    逐鹿领那边不知道龙领出现变故,仍然按计划将青蛟龙传送过来。

    青蛟龙闭着眼睛坐在传送阵上,老神在在,八风不动。

    它没有忘记,第一次传送惊惶鱼不智是怎么骂它的,太丢蛟龙脸了。

    不能怂!

    绝对不能再怂!

    咦,怎么没人说话……

    难道又搞砸了?

    胆颤心惊的青蛟龙不敢睁眼,偷偷用神识探查四周。

    有敌人?

    “哞!”

    一声牛叫,却有蛟龙之威!js3v3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