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565章 人到用时方恨少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渤海太守府。

    将朱儁同意声讨黑山军,愿替袁绍壮声势的消息和盘托出,袁绍大悦。

    鱼不智顺势提起赵部的艰难处境,直言不讳指出,赵部现在急需帮助。

    袁绍沉默半晌,正容道:“先前我派出联合调查组公然干涉越境事件,已经让刘益州十分不满,只是因为大义,刘益州不便表露出来。曹寅已死,再无法以调查越境事件为借口。赵巴郡与刘益州的矛盾,是益州内部事务,即使明知道刘益州要拿下赵部,旁人也难以插手。”

    鱼不智不禁苦笑,袁绍说的是事实。

    但是,袁绍的支持,是赵部现在唯一能指望的救命稻草。

    “赵太守曾响应义举,被刘焉打压,本初作为关东盟主应能出面。”

    “本初出面,未必救得了赵太守,但至少有几分希望;本初若不出面,赵太守要不了多久必定去职,不会有任何悬念。赵太守丢官去职,关东阵营失去一位敢于讨伐董卓的诸侯,本初会失去一位愿与你共赴国难的伙伴。”

    关东阵营失去一位诸侯,不过是一句套话。

    袁绍失去一位伙伴,关系到切身利益,才是袁绍最关心的事情。

    袁绍叹道:“你要知道,即使我愿调停,刘益州肯不肯接受还是未知数,是以赵太守能否继续执掌巴郡,我现在也没有把握。赵太守曾响应义举,又是不智的朋友,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袖手旁观。”

    鱼不智代赵部谢过。

    袁绍当即修书一封,交给鱼不智。

    “曹寅伏诛,联合调查组现在仍然在荆益之地,不智将此信交给他们,他们自会与刘益州交涉。至于成与不成你我静观其变吧。”

    鱼不智收好书信,告辞而去。

    走出太守府,立该拨打通讯手镯。

    久久发:“什么事?”

    “帮我查一下,袁绍派来的联合调查团现在哪里?”

    “联合调查团?你又想搞什么妖蛾子?”

    “曹寅挂了,赵部药丸,我找本初兄帮忙替他续命”

    “停!查到告诉你。”

    结束通讯,久久发抹了一把汗。

    信息量有点大,感觉脑子被掏空。

    曹寅挂了,这事他知道,可曹寅挂了为什么赵部要完?

    鱼不智在讨伐董卓战役中排名靠前,获得与npc结交的权力,最终选择了袁绍,久久发也知道。但是,赵部要完,远在河北的袁绍凭什么帮赵部续命?袁绍能踢刘焉屁股还是咋的?

    天下军团外交官,居然没能一下子理顺中间的关系,真是丢人呐

    不过话说回来,军团外交官有必要分析诸侯间的恩怨情仇吗?不是本外交官不专业,是鱼不智那厮太过bt,刚才叫袁绍“本初兄”,故意的吧

    为了不让自尊受到过度摧残,久久发果断决定先不管其中利害,帮鱼不智找到人再说。袁绍的联合调查组参与调查越境事件,常往返荆益两地,鱼不智一个人不好查,天下军团成员众多,几乎任何时候都有军团成员在邻近郡县活动,要查什么不过是举手之劳,打个招呼便是。

    等待久久发那边的消息时,鱼不智眉头微蹙。

    袁绍答应帮赵部,早在他意料之中。

    赵部委婉向袁绍表达过投靠意愿,袁绍接受了赵部的投靠,于情于理,袁绍都不应该弃赵部于不顾。更何况,袁绍和赵部隔了这么远,不用他两肋插刀,嘴上表达一下支持就算是尽到了义务,袁绍没理由连这点姿态都不愿做,平白落下见死不救的骂名。

    但袁绍的态度,给鱼不智提了个醒。

    没有在第一时间应下,说明袁绍很不看好刘焉会接受调解,放过赵部。

    仔细一想,他似乎把事情想得太简单。

    刘焉希望拿下赵部,在益州早已不是秘密,每一只蚂蚁都在奔走相告。赵部先是响应关东诸侯号召,后来借口武陵军入境,把局面搅浑以求自保,导致刘焉迟迟没能把赵部弄下课,对刘焉威信也形成了打击。刘焉为宣示自己在益州的绝对权力,就不可能轻易与赵部握手言和。

    此外,刘焉要考虑的不只是自身威严、面子,还有利益。

    刘焉急于拿下赵部,并不是赵部之前有开罪于他,而是新晋州牧需要拉拢益州地方豪强,以换取地方豪强对他的支持。巴郡的很多职位,刘焉已经许给他人,正因如此,他才不得不拒绝赵部的示好,一条路走到底。

    牺牲赵部,换取整个益州的安稳,刘焉自然不会犹豫。

    既关乎面子、威信,又关乎承诺和权力平衡,刘焉很难改变立场。

    袁绍是关东诸侯盟主,出身于汝南袁氏,可关东诸侯离益州太过遥远,鞭虽长,莫能及。刘焉汉室宗亲出出身,也无须太过在意袁绍显赫家世。他是先帝正式册封的州牧,权势地位比客居冀州一隅的袁绍好了不知多少。无论从哪方面看,刘焉都在袁绍之上,大可不必理睬袁绍的斡旋。

    换言之,鱼不智高估了袁绍对刘焉的影响力。

    仅靠袁绍出面,恐怕不足以让刘焉放过赵部。

    得另外找人帮忙!

    问题是能找谁?

    跟逐鹿领有交集的诸侯有三位太守:袁绍、赵部和公孙瓒。

    袁绍答应帮忙,赵部是被打压的当事人,除了这两位,只剩下公孙瓒。

    但是,逐鹿领和公孙瓒并没有直接联系。

    白马将军确实够仗义,先是送给曲晨500匹上品战马,最近又帮助蚂蚁商队落实了战马贸易,但公孙瓒至今不知道飞鱼领和逐鹿领原本是一家,鱼不智应该以什么身份请公孙瓒帮忙?以逐鹿领主身份求见,公孙瓒未必愿意鸟他;拉着曲晨以飞鱼领主身份拜访,公孙瓒肯定能见着,可鱼不智是不是应该说清楚,渤海领主为什么要替巴郡太守搬救兵?

    鱼不智有些后悔,没有早点跟公孙瓒吐露实情。

    平时没维护好关系,有事找人帮忙才表明身份,这么现实会没有朋友的。即使鱼不智再想帮赵部脱困,也知道现在跑去找公孙瓒非常不合适。再说,公孙瓒也是河北太守,名望、出身和影响力远不及袁绍,如果刘焉连袁绍的面子都不给,把公孙瓒搭上去基本也于事无补。

    人到用时方恨少。

    请不到强力外援,自己出面呢?

    更不可能!

    在玩家里面,鱼不智算是混得不错了,和刘焉也曾经有过一丁点交情,可刘焉是政治家,那点交情早已成为过眼云烟,况且鱼不智公然支持赵部,相当于站在刘焉对立面,刘焉不打击报复他已经算厚道了。鱼不智现在去绵竹求见刘焉,恐怕连州牧府大门都进不了。

    肿么办?

    还能找谁帮忙?

    鱼不智挠着头,喃喃自语:“上哪去找够份量又愿意帮忙的人”

    蓦然,鱼不智眼前一亮。

    就在这时,通讯手镯亮起。

    久久发:“还在武陵治所临沅,谢谢。”

    鱼不智一楞:“有没有搞错,你谢我?”

    “没错。”

    久久发干笑道:“毕之的领地升一级城市后,随机到中级织坊,你知道织工多难入手,何况是中级织工,我们担心毕方领升二级城市前搞不定,所以你懂的。”

    织工生产高价值商品丝绸,游戏中将织工人才划入严格管制人才类型,虽说天无绝人之路,浮屠总会留下一些后门,让玩家领地有机会搞到织工,可玩家能找到的织工几乎都是初级人才,罕有例外。逐鹿领获得高级职工,不仅仅因为鱼不智和巴郡太守赵部交情足够铁,还得感谢黄巾军仗义背锅。有黄巾军寇击郡县先例,赵部才敢以黄巾作乱为由将官籍高级织工“挂失”,瞒天过海,将国有资产转移。

    其他领主想搞到高级织工,比登天还难。

    毕之的毕方领,是天下军团最早拿下的领地。

    第一个领地,天下军团上下非常重视,对毕方领投入了大量军团资源,毕方领作为新生领地这么快就升到城市级,并且正朝着二级城市发起冲击,足以看出天下军团在该领地身上投资不少。毕方领前期发展基本一帆风顺,这次随机到中级织工,军团上下折腾了许久都未能解决,眼看石制城墙渐渐合龙,不得不向鱼不智求援。

    “行,我回去后跟易风说一声。”鱼不智爽快答应下来。

    “那就好。借我们用用,领地升级后就还。”

    “不用,一个中级织工而已。”

    结束通讯,久久发泪流满面。

    一个中级织工,而已?

    军团上下削尖脑袋都束手无策的难题,在他嘴里象是比喝水还要简单。

    这家伙是在故意气我们吗?

    如果久久发知道逐鹿领有大师级织工,他一定不会这样想。

    大师级人才授徒15天即可出师,比高级人才少一半时间,更难得的是,大师可能直接培养出中级人才,只是机率并不是太高。郑何氏晋级大师后,一直没有停止人才培训,直接以中级织工身份出师的不下二十位,送一位中级织工给天下军团,对逐鹿领来说的确不是什么大事。

    走进传送阵,白光闪过。

    二十分钟后,鱼不智出现在武陵治所临沅,找到联合调查团住所。

    代表袁绍与两大州府交涉,联合调查团必须得有一位够份量的主事者,袁绍派出的是陈琳。陈琳素有才华,在士人中名气很大,而且他投奔袁绍前曾在何进的大将军府任主簿,能力和资历都足以胜任。

    得知鱼不智来访,陈琳匆匆出迎。

    “不智城主,何故来此?”

    鱼不智将袁绍的信交给他,同时简要交代了前因后果。

    陈琳观信之后,道:“幸亏不智城主来得及时,曹寅已死,我等正打算返回南皮,再晚两日恐怕就错过了。待我稍事收拾,明天一早就前往绵竹。”

    “且慢。”

    鱼不智又摸出一封信,笑道:“孔璋(陈琳字)先生,不妨带上这个。”

    “这是”

    “车骑将军写给刘益州的信。”

    陈琳大吃一惊,问道:“可是朱车骑?”

    陈琳这样问,是有原因的。

    近年东汉连遭巨变,朝中重臣更迭极快,董卓入洛阳后关东王令不行,关东诸侯自领或乱表官职渐渐多了起来。就拿车骑将军这个职位来说,讨伐董卓时袁绍就自领过,陶谦表朱儁为车骑将军是前不久的事,袁绍没有反对,但也没有说自己不再是车骑将军,这阵子双车骑并行。

    鱼不智摸出车骑将军的信,陈琳能马上想到朱儁,反应已经相当快了。

    “正是朱车骑。”

    陈琳大喜过望:“大妙!朱车骑乃朝廷宿将,威望甚高,昔日益州叛乱,正是朱车骑率部镇压才得以平息,朱车骑替赵太守求情,刘益州必会重视。”

    “既如此,静候孔璋先生佳音。”

    来见陈琳前,鱼不智又跑了趟中牟,希望朱儁能够拉赵部一把。

    他和朱儁仅一面之缘,还是刚刚认识,没有深交,转头就找朱儁掺合这种麻烦事,按理说不应该,但鱼不智没有别的选择,只好硬着头皮一试。

    别看朱儁没有地盘,连诸侯都不是,可人家大汉名将的口碑不是假的,本来威望就很高,与董卓决裂进一步提升了民间对他的评价。况且朱儁率部平定了益州叛乱,没有朱儁与叛军恶战,益州现在是什么状况难以预料,从这个角度来看,刘焉应该感谢朱儁。

    鱼不智替袁绍向朱儁送信时,朱儁提起过赵部坚守巴郡对全局的贡献。短暂的接触中,鱼不智明显有感觉到,这位朝廷宿将仍然秉持着一颗公心,遂萌生了向朱儁求助的念头。

    从某种角度讲,朱儁的份量比袁绍重得多。

    见到朱儁前,鱼不智没敢抱太大希望,做好了铩羽而归的准备。

    事情比他预计的顺利许多。

    朱儁本就对某位忠直之士颇有好感,见他替平叛有功的赵部四处奔走,不惜得罪州牧,坚信这货忠厚仁义、大公无私。朱儁感念昔日赵部的战功,遂当场修书一封,让鱼不智交给刘焉。

    朱儁看错了人。

    鱼不智没有自己去找刘焉,转过头把信交给陈琳,是想找个人拉仇恨。

    这厮跟“忠厚”二字完全不匹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