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557章 清新脱俗的提议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前任青州刺史张琰去职已久,新刺史迟迟没有定下来,按理说朝廷才有资格任命刺史,但如今天子被董卓挟持,关东不遵长安号令,混乱不安。袁绍试图立刘虞为帝,正是希望借此确立名份,恢复关东秩序,只可惜刘虞忠于汉室,缺乏野心,袁绍的计划落空。

    这次任命青州刺史,是袁绍的一次大胆试探。

    关东无主,新帝难立,关东盟主身份任命官员,行不行得通?

    如果大家伙买帐,没有出现明确反弹声浪,袁绍这关东盟主,岂不是相当于代天子治理关东?虽说由于名分、利益和平衡等原因,难免有这样那样的限制,但还是比此前纯粹挂个名号没有实权相比,优胜不知多少!

    袁绍任命的青州刺史,名叫焦和。

    焦和出任青州刺史,没有引起多少非议。

    青州刺史空缺一年有余,现在关东诸侯又不可能承认董卓安排的人选,由盟主推出人选,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即使大家捞不到好处,但也没损失,最重要的是绝对不能便宜了董卓。

    当然,难免有诸侯觊觎青州之地,公孙瓒就是如此。

    青州地区这些年黄巾猖獗,搞得民不聊生,想平定青州绝非一件易事,军力不够强盛的诸侯,未必愿意接一个烫手山芋。公孙瓒倒是比较有底气,但他的老巢右北平与青州不接壤,跨境而击释出的扩张信号未免太过强烈,容易引起其他关东诸侯的警惕。公孙瓒虽有南下之意,却不得不考虑由此可能带来的后果,他向袁绍提出到青州平叛,同样是在试探外界反应。

    现阶段,关东秩序处于重塑期。

    袁绍不支持北平军难下,直接任命一位新的青州刺史收拾残局,公孙瓒虽然有点失望,却也不是完全无法接受;青州的北海相孔融是孔子后人,青州名士,打理好他的北海便心满意足,如今青州黄巾闹腾得厉害,难免冲击到北海国,如果新刺史能拨乱反正,孔融欢迎都来不及。

    抱有吞并青州之心的公孙瓒、和青州当地诸侯北海相孔融都没有反对,其他诸侯更无话可说,这事跟他们没直接关系。

    焦和走马上任,袁绍是最大受益者。

    焦和是袁绍任命,必然亲近袁绍。

    实际上,他只是袁绍推出的一个傀儡。

    任命的青州刺史顺利通过,对袁绍的意义非同一般。

    关东诸侯承认焦和坐上刺史之位,就是默认了袁绍有任免官吏的权力!

    袁绍任命焦和的时间点选得很好。正值黑山军刚和冀州诸侯联军对峙,感受到黑山军的威胁,让很多关东诸侯抱团心理抬头,袁绍以盟主身份对一个无主之地任命官吏,遭受强烈反对的可能性相对更小一些。

    意在青州的公孙瓒,又因为冀州境内正在打仗,如果北平军挥师南下,难免卷入与关东诸侯与黑山军的战事,公孙瓒不愿为人作嫁衣,索性按兵不动。等到冀州战事结束,焦和早已走马上任,公孙瓒错失南下良机。

    任命焦和获得通过,给了袁绍极大信心。

    渤海军敢主动挑起事端,极力破坏韩馥与黑山军的和解,同时与黑山军与韩馥交恶,与焦和坐上青州刺史位不无关系。

    韩馥以减少物资输送的手段逼袁绍削减部队,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其最终目的无外乎逼袁绍离开冀州,若非这次冀州府与黑山军爆发冲突,渤海太守府日子会非常难过,暂时的合作,消弥不了深层次的矛盾。袁绍有心夺占冀州,跟韩馥翻脸是早晚的事。

    至于黑山军,从张燕接受袁绍外交斡旋、到苦哂部屡次违令擅自行动、再到对峙阶段对黑山军的直观了解,袁绍看穿黑山军内部混乱,外强中干,偏偏还占据了河北那么多地盘,黑山军在袁绍心中的定位,逐渐从“强敌”变为“肥羊”。况且,关东诸侯抱团对抗黑山军大势初显,韩馥也得对黑山军表现强硬,袁绍和黑山军作战,韩馥不但不能反对,还得提供后勤支援,眼睁睁看着袁绍继续壮大。

    一箭双雕,袁绍没理由拒绝。

    任命青州刺史、与韩馥关系恶化,对黑山军的和解态度彻底转向强硬,袁绍最近大动作频频。

    很少有人知道,袁绍的转变为何这么快,这么彻底。

    除形势所迫之外,某个玩家领地也起到了推波助澜作用。

    这个玩家领地,当然就是逐鹿领。

    南皮太守府,一场饮宴正在进行。

    “若非不智献计,我要么答应公孙瓒南下,要么放弃渤海自己去青州。当初还觉得异想天开,细细品味,才发现此法大妙,将来若果真能占据冀州,有所成就,皆不智提醒之功也。”

    袁绍端起酒杯,向鱼不智颌首示意,一饮而尽。

    鱼不智有样学样,也将杯中酒喝完,游戏中喝酒他千杯不醉。

    鱼不智将酒杯轻轻放下,笑道:“本初兄过誉了,我当时就是随口一说,能够成事,皆本初兄和太守府诸君筹谋有方,实不敢居功。”

    袁绍感慨道:“不智真君子也!”

    从鱼不智改称袁绍为“本初兄”,而且袁绍在鱼不智面前,甚至没有掩饰自己有占据冀州之心,不难看出近期两人交情突飞猛进。看到两人此时如此和谐友善,谁能想到不久以前,袁绍还一度将鱼不智视为麻烦制造者?

    逐鹿领灭了苦哂部,尽管是苦哂部屡次进犯在先,可此举直接导致黑山军各部群情激愤,纷纷起兵要教训飞鱼领。袁绍守土有责,为保住自身颜面,不得不硬着头皮派军队阻止,与人多势众的黑山军对阵。那个时候,袁绍恨不得自个把飞鱼领给推平,免得拉着自己往火坑里跳。

    若非韩馥也被迫卷入,与袁绍联手抗衡黑山军,袁绍势必骑虎难下。

    就是在那个时候,鱼不智再次到南皮求见袁绍。

    袁绍恼怒鱼不智擅自行动,把他架在火上烤,但韩馥找他联手对敌时,困扰渤海太守府很久的物资供给难题迎刃而解,袁绍算是因祸得福,对拖他下水的鱼不智,怨念也就淡了几分。

    若没有逐鹿领闯祸,袁绍的日子会非常难过。

    鱼不智和袁绍正式结交,有一点朋友之谊,何况逐鹿领实力不容小觑,袁绍说不定将来还有用得着逐鹿领的时候,故袁绍并没有过分责备鱼不智,只是劝他以后行事不可鲁莽,以免搞出事情难以收拾。

    不管怎么说,袁绍的确是被他拖进火坑,现在渤海军还在前线与黑山军对峙,阻止对方进入渤海境找飞鱼领报仇。看在袁绍正帮飞鱼领挡刀的份上,鱼不智态度很端正,诚恳表示,报复苦哂部一事有欠考虑,对渤海太守府被牵连深感抱歉。

    袁绍不会相信鱼不智是误打误撞,不过,这厮认罪伏法的态度还不错,而且渤海太守府因祸得福,袁绍心情大好。袁绍那时候也有烦心事,就是如何回复公孙瓒南下平定青州黄巾,想起鱼不智的义弟与公孙瓒关系不错,顺口将此事道出,希望听听鱼不智的看法。

    询问鱼不智意见,袁绍其实也没抱太大希望,玩家能有什么高见?

    甚至表述的时候,有些利害关系他也没有讲得太明,比如说公孙瓒南下是为了占据青州,以及关东诸侯间的复杂关系。出乎袁绍意料的是,鱼不智一眼便看穿公孙瓒想抢地盘,并站在维护袁绍利益的角度,指出绝对不能让公孙瓒占领青州,否则袁绍将来很可能被南北夹击。

    一名领主玩家能看到这一点,让袁绍大吃一惊。

    鱼不智分析问题时,处处以袁绍利益出发,更是让袁绍心中欣慰不已。

    袁绍顺口问起,应如何应对?

    鱼不智遂提出:公孙瓒提出南下青州,是因青州无主,关东王令不行,故无主之地会引起争夺,争斗一起,关东必大乱。袁绍身为关东诸侯盟主,有责任避免关东陷入乱局,国家危难之秋,袁绍应提身而出,,在关东物色人才保境安民,为关东百姓谋福祉,替朝廷分忧。

    鱼不智这番话,惊醒梦中人。

    历史上,关东实力诸侯私自任命地方官的事情屡见不鲜。

    袁绍有做过,后来他还曾任命臧洪为青州刺史,臧洪是焦和的继任者。席卷河北之后,更是让三个儿子和外甥高干分别出任青冀幽并四州的刺史。

    袁术有做过,孙坚就依附于他。

    公孙瓒也有做过,界桥之战前,公孙瓒攻破青、徐黄巾,兵势日盛,任命严纲为冀州牧、田楷为青州牧、单经为兖州牧。

    大家都不遵从长安的命令,你可封官,我也可封官,甚至有时候同一个官职发生冲突,青州就是如此,至于谁说了算,最后还是得靠实力说话。

    不过,那都是后来发生的事情。

    讨伐董卓战役刚结束,暂时还没有人这么做过!

    (公孙瓒表刘备为平原相,是演义的描述,刘备后来确有做到平原相,但不是因为讨董有功,公孙瓒封田楷为青州牧时,刘备在公孙瓒手底下混,为别部司马,和田楷一起在青州对抗袁绍。)

    鱼不智提出的自行任命官吏没有先例,听起来让人耳目一新。

    由于这是历史上曾经大行其道的做法,可行性毋庸置疑,既清新脱俗,又切实可行,立刻打动了袁绍。

    袁绍对鱼不智好感度猛增,正是因为鱼不智建议他自行任命官吏。

    这是袁绍将来必然会做的事情,只是游戏进程还没有推进到那个阶段,鱼不智领先一步告之,还非常贴心地为袁绍编出一套冠冕堂皇的说辞,明明是扶植党羽,美化成为国分忧,袁绍当然感到满意。

    因为这个提议,鱼不智迅速获得袁绍信任。

    看似不费吹灰之力,实际上并非如此。

    首先,任何玩家都有对某些历史事件“未卜先知”的能力,但不代表玩家可以随随便便泄露天机,游戏中,要想影响p,首先得有相对稳固的关系,p地位越高,玩家越难取得可向其进言或建议的资格,袁绍这样的人物,其结交难度显然非常高,若非逐鹿领是讨伐董卓战役阵营第一,硬实力作保障,几乎不可能有机会跟袁绍说上话。

    其次,即使能说上话,对方愿不愿意听,也是一个很考验人的技术活,时机把握、进言方式、沟通技巧、进言合理性、是否涉及敏感历史事件等,都会直接影响到最后结果。

    在正确的时间做了正确的事,才使得鱼不智的提议大获成功。

    逐鹿领和渤海太守府开始深入合作,第一个目标,是共同打击黑山军。

    黑山军要攻击飞鱼领,就是逐鹿领的敌人;袁绍任命焦和当青州刺史,但焦和稳定局势需要时间,在将青州纳入掌控之前,袁绍得牢牢扎根渤海,韩馥显然会持续施加压力,袁绍也需要借打击黑山军为掩护,让韩馥不便明目张胆地扼制自己,等待取代韩馥占据冀州的有利时机。

    在打击黑山军问题上,鱼不智和袁绍的利益高度一致。

    黑山军损失越大,飞鱼领越安全。

    飞鱼领的部队轮番出动,在边境地区,和渤海军一起与黑山军展开对峙,并多次参与战斗。等后来韩馥和张燕私下达成和解,黑山军主动撤退,飞鱼领也曾派出部队,直接参与了对黑山军的伏击。

    一系列军事合作,增进了逐鹿领和渤海太守府彼此间的互信。

    黑山军退兵后,鱼不智拜访太守府,袁绍热情地邀他饮宴,如此礼遇,足以说明现在是鱼不智和袁绍打交道以来,关系最好的时期。

    鱼不智跑南皮找袁绍,初衷自然不是为了喝酒。

    鱼不智告诉袁绍,逐鹿领那边有些情况需要尽快处理。敌人实力不俗,仅靠主据部队应付恐有些吃力,考虑到渤海形势趋于缓和,他打算从飞鱼领抽调部队增援,包括义弟曲晨的骑兵。随后一段时间,飞鱼领兵力会比较空虚,倘若有事,希望袁绍能多加照拂。

    袁绍笑道:“小事而已,飞鱼领在我地盘上,不智大可放心。我正好也有一事,想请不智帮个忙。”

    鱼不智道:“何事?”

    “帮我送一封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