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555章 报复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冀州中山国,某山谷。

    苦哂目光呆滞,望着天上圆月。

    月华轻柔温婉如水,可落在苦哂眼里,却硬是看出满满的萧瑟和凄凉。

    月亮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苦哂的心境。

    在黑山军序列里,苦哂部从来不是人丁众多的大部,却也不是个小部,人口和兵力基本处于中等水平。最鼎盛的时候,可以拉扯出接近一万五千人的队伍,甭管里面有多少老弱病残充数,其动员能力相当不错。

    黑山徒众流动较大,有人会因厌倦离开,返乡或找地方重新做回平民,有人会因为不满现状,另投其他黑山部,或干脆呼朋唤友另起炉灶。因此,除有限的几个大部持续保持着体量,别的黑山部往往不够稳定,大起大落,时而兴盛,时而衰弱,甚至无声无息地湮没。象苦哂部这样,能够长期保持在中游位置的黑山部,其实也算相当难得。

    可现在,苦哂部正滑向深渊。

    部众死的死,散的散,几个月前还热热闹闹的山谷,可以动员万余人,这才没过多久,谷内变得冷冷清清。现在谷内还剩下两千多部众,大多是跟随他很久的老部下,可即使是这些老部下,很多人也萌生了去意。

    苦哂倾尽全力,无力将苦哂部从悬崖边回来。

    正因如此,他分外绝望。

    从第一次惨败给飞鱼领开始,苦哂部的命运已经注定,无法逆转。

    堂堂黑山一部,败给一个玩家领地,都将是无法获得原谅的奇耻大辱。更何况,那次苦哂部是以偷袭方式发难,还拉上了白雀部从山谷奇袭。比一个黑山部战败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两个黑山部联手仍然惨败。

    没有人会理会飞鱼领易守难攻,也不会有人关心飞鱼军战力不俗。

    失败就是失败!

    失败者没有资格讲客观困难,只能接受羞辱。

    自那以后,苦哂部众就再也抬不起头来,被同僚羞辱,部内怨气郁结,为了重新提振士气,苦哂不惜背负背信弃义的骂名,不惜冒着触怒黑山大首领张燕的风险,率部众再次出动,希望获得一场胜利,洗刷掉身上耻辱。

    第二次行动,苦哂并未奢望一举攻进飞鱼城,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

    他的目标一直很明确,就是攻破飞鱼领在峡谷道外新建的附属领地。只要攻下西卫镇,挽回些许颜面,象征性地表示苦哂部获得胜利,完成了对敌人的报复,让他对内对外都有个交代,苦哂就心满意足了。

    可惜天地不仁,如此卑微的愿望也没有让他实现。

    正名不成,反而再遭羞辱和打击,还彻底激怒了张燕……

    苦哂部的没落已成定局。

    怎么会这样?

    当然是因为那个该死的领地,飞鱼领!

    他很后悔跑去打飞鱼领。

    飞鱼领易守难攻,有猛将镇守,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挑战这样的领地纯属自个找不痛快。但苦哂没有别的选择,飞鱼领先跑到他地盘上掳人,让苦哂部沦为笑柄,查到飞鱼领所为却不展开报复,恐怕苦哂部早就散了。

    苦哂坚持认为,全都是飞鱼领的错。

    如果飞鱼领不跑到安国县掳人,苦哂部不会报复;苦哂部不采取行动,就不会招致第一场惨败,然后是第二场……从飞鱼领掳人开始,双方敌对,直接导致后面一系列的事情发生。

    苦哂心中苦闷。

    到处都有人口,为何飞鱼领偏偏挑苦哂部下手?

    掳了人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让我们的人发现?

    外面传来一阵喧嚣,声量颇大,苦哂也懒得理会。

    最近部内气氛很不好,每天都有部众吵架打架,甚至连动刀子的都有。大家需要发泄,苦哂对此无能为力,索性听之任之。

    喧嚣声更大了,分明还有刀剑相击的搏杀声。

    “又打起来了啊……”苦哂幽幽叹息。

    抱起怀里的酒坛,凑近嘴边准备猛灌一顿,才发现酒坛早已空空如也。

    “啪!”

    酒坛被砸在地上,四分五裂。

    亲兵冲了进来,焦急不安道:“头领,不好了!”

    苦哂醉眼惺忪,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慌什么?他们想打就让他们打,等他们打累了再说!”

    亲兵一楞,茫然道:“让他们打?这,这怎么行……”

    苦哂嗤笑道:“打架而已,出不了人命的。”

    亲兵惶急道:“不是,不是打架,是敌袭!敌袭!”

    苦哂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谷口。

    飞鱼军杀散匆匆赶到的零散黑山军,向山谷深处挺进。

    到目前为止,部队的行动十分顺利。

    苦哂部士气低落,人心惶惶,部众大量流失,山谷外围值守人数锐减,值守的黑山军士大多无精打采,防卫体系漏洞百出。事实上,他们压根没想到有人敢跑到他们据点偷袭,他们是黑山军,向来只有黑山军出去打人,从未听说过黑山军据点被人袭击,至少这几年没有过。

    长久的安宁,让苦哂部丧失了警惕。

    再加上部内最近倒霉事不断,大厦将倾,值守将士更加缺乏动力。

    外围防守松懈,给了墨卫很多施展空间,在几名墨者带领下,墨卫神不知鬼不觉地接连摸掉外围几个哨所,主力部队沿着墨卫开辟出来的通道,向苦哂部盘踞的山谷深处走去。如果不是苦哂部保留着设置暗哨的习惯,飞鱼领出击部队,很可能悄然长驱直入,直插山谷中心区域。

    暗哨很快被击杀,但谷中敌人已收到了警报。

    好在最近人员损失和流失比较严重,苦哂部的组织体系显得比较混乱。收到警报后,有人没头苍蝇似的找头目,有人乱哄哄地鼓噪迎敌,还有人首先想到的是赶紧躲起来,让别人去拼命。

    黑山军士气低落乱成一片,面对有备而来的对手,高下立判。

    徐庶挂帅,两千磐石营倾巢而出,特别领地头号猛将曲晨也随军征战,还有王平的两百无当飞军助战。飞鱼领出击兵力和苦哂余部大致相当,但高端战力完胜,由两名王级人才和一名高级武将组成的阵容,光是军团技,就足以让黑山军喝上几壶。

    苦哂部屡次进犯飞鱼领,最近一次纵火更是让数位乡民罹难,逐鹿将士对此极度不满。这次军事行动被大家一致定义为复仇,将士们挟恨而来,杀气腾腾,与士气低落的苦哂部形成鲜明对比。

    曲晨和王戣冲杀在最前面。

    逐鹿武将有临阵当先的传统,况且这次是潜入敌人地盘作战,必须速战速决,徐庶一早就让曲晨上阵,就是想尽快结束战斗,以免夜长梦多。

    山谷攻防,曲晨这样的猛人上阵,简直跟bug一样无解。

    王级猛将领衔冲阵,守军完全挡不住逐鹿军前进的步伐。

    逐鹿军势如破竹!

    冲杀到山谷中部时,黑山军终于组织起象模象样的防御阵势,苦哂集结部众,打算依托地形以密集防御阻挡逐鹿军的进攻。

    苦哂的思路没问题,只可惜他的对手是逐鹿军。

    军团技在黑山军人群中绽放!

    第一个军团技爆开,原本站满人的地方为之一空。

    紧接着是第二个。

    接连两个军团技,彻底摧毁了黑山军仅存的抵抗意志。

    磐石营随即发起正面强攻!

    随着苦哂被曲晨阵前斩杀,黑山军再无战心,兵败如山倒。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残存黑山军既愤怒又绝望。

    部首被杀,抵抗无望,一些黑山军试图向逐鹿军投降,遭到断然拒绝。

    鱼不智的命令非常明确:不接受投降!

    将士们严格执行了命令。

    逐鹿军带不走俘虏,也不想带。

    苦哂部屡次背弃和平协议偷袭飞鱼领,他们当中的很多人曾经被俘虏,飞鱼领将他们放回去后,不仅没有感激之心,反而再次对飞鱼领挥舞屠刀。凡此种种,令逐鹿军上下对苦哂部痛恨至极,领主决定全歼这支黑山残部,参战将士只觉得大快人心,谁都不会对这些人生出同情之心。

    飞鱼领需要向黑山军传递一个明确信号:犯我者必诛!

    外交斡旋彰显了飞鱼领珍惜和平;血腥报复则表明飞鱼领不惧怕战争。

    投降无望,绝望的苦哂部只得继续徒劳的抵抗。

    部分黑山部众,奔向山谷另一个出口。

    等待他们的是无当飞军,无当飞军只来了两百人,可作为特殊兵种,飞军的战斗力是磐石营无法比拟的。无当飞军的任务是堵另一个出口,提防被大部队击溃的敌军残部逃脱,飞军的扎马钉用于封锁道路,效果奇佳。

    除少数人躲在隐密处幸运逃过一劫,谷中其它黑山军被全歼!

    战斗结束,逐鹿军扬长而去。

    逐鹿军离开很久,一些幸存的黑山军仍沉浸在恐惧之中,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这些幸存者,亲眼见证了逐鹿军的狠辣无情,尤其是拒不接受投降的决绝,眼睛都不眨地将一个个黑山军砍倒在血泊中,给他们带来了深深的恐惧,久久无法平息。

    拒绝投降……

    好残暴……

    苦哂部被全歼,河北震动。

    那是一个黑山部!

    尽管事发时苦哂部已经因为一系列挫败,元气大伤,可一个黑山部的老巢被人攻破,包括部首在内,谷中部众悉数被杀害,自黑山军起事以来,还没有出现过。

    从来没有!

    幸存苦哂部众道出,袭击者拒绝接受投降后,更是引起一片哗然。

    连投降都不接受,多大的仇?

    太凶残了!

    袭击者没有在现场留下任何能表明身份的线索,不过苦哂部有幸存者,幸存者们证实,进攻山谷的是领主部队,苦哂被一员使戟的武将当场击杀,杀死苦哂的那员武将,正是飞鱼领骑将!

    即使没有幸存者指证,飞鱼领也是最大嫌疑人。

    苦哂部在与飞鱼领的斗争中连遭挫败,导致苦哂部沦为黑山军的笑柄,飞鱼领随之进入黑山各部视线。飞鱼军表现出的远超普通领地的强悍战力,给黑山各部留下了深刻印象。到中山国全歼苦哂部,需要非同一般的胆略、强悍的战斗力、以及强烈的**,而这三点,都能从飞鱼领身上找到。

    苦哂部在时,被视为黑山军的耻辱,没少被各部羞辱。

    但苦哂部惨遭“灭门”,激起一些黑山军同仇敌忾之心,多部蠢蠢欲动。

    再怎么说,苦哂部是黑山军一部。

    黑山军在河北横行惯了,岂能容忍这样的奇耻大辱!

    袁绍的愤怒丝毫不比黑山少。

    他收到消息比黑山军早一些。

    战斗结束后,鱼不智特意跑了趟南皮城,很开心地向他通报“好消息”。

    “张燕让我们私下解决两家的恩怨,我觉得他说得很对……”

    “我刚刚歼灭了苦哂部,那厮不会再找飞鱼领麻烦,天下太平了……”

    “本初也不用担心那厮再越境渤海,别谢我,朋友就该两肋插刀嘛……”

    袁绍宁愿那只是一场梦。

    袁绍当时差点疯掉,连鱼不智什么时候走的,他都不记得了。

    他万万没想到,逐鹿领竟然敢跑到中山国报复苦哂部,将苦哂部歼灭。飞鱼领与黑山军的仇算是结深了,再难化解。

    这不只是鱼不智和黑山军的事,袁绍不可避免地被鱼不智拖进了火坑。

    飞鱼领在渤海。

    黑山军要找飞鱼领报仇,势必入境渤海,袁绍怎么办?

    拦,与黑山军结仇;不拦,关东盟主颜面扫地。

    想起前不久,警告张燕别再让黑山军进入渤海境内,袁绍就欲哭无泪。

    那家伙难道不是故意的吗?

    前段时间还赞许鱼不智识大体,袁绍恨不得自挖双目,那厮压根就不是会识大体的人!

    真是个浑人呐……

    堂堂袁氏后人,关东诸侯盟主,怎么能跟这种浑人结交!

    事已至此,追悔无益,袁绍只得使出浑身解数,化解即将到来的危机。

    几部黑山军出现在渤海边境,被渤海军拦阻。

    黑山军提出他们入境渤海是为了教训飞鱼领,没有侵犯渤海境之意,要求借道通过。

    渤海军断然拒绝。

    渤海军先是强调本方有守土之责,无法退让;接着指出飞鱼领与苦哂部曾达成和平协议,苦哂部屡次违约袭击飞鱼领,导致事态一发不可收拾;最后搬出张燕,平难中郎将张燕曾明确表示,由飞鱼领和苦哂部自行解决,飞鱼领出手虽然重了点,但并没有悖离渤海太守府和平难中郎将府的约定,黑山军各部报复飞鱼领,道义上站不住脚。

    两边各持已见,都心存忌惮不愿与对方开战,形成对峙。

    事件持续发酵。

    更多黑山部行动起来,但他们大多知道张燕曾经与袁绍达成和平协议,知道苦哂部覆灭有作死成分,在张燕发话之前,他们不敢轻易与袁绍开战,遂在冀州寇击郡县,展示实力,顺带发泄心中的不满。

    冀州刺史韩馥躺着中枪。

    郡县接连被攻击,府库遭掠夺,韩馥忍无可忍,发兵钳制黑山军。

    冀州局势骤然紧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