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554章 吝啬成性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西卫镇守军发现有人潜入纵火,随即发生战斗,百余苦哂部激进分子挟恨而来,不过他们毕竟客场作战,又势单力孤,毫无悬念地被守军击败。除十余人趁着夜色逃脱,其他人悉数被当场格杀或俘虏。

    有抓到俘虏,对方来历很快查明。

    刚回到逐鹿领的鱼不智,接到消息后脸色铁青。他万万没想到,苦哂部竟然如此胆大妄为,屡次违背袁绍与张燕达成的协议。

    袁绍和张燕获悉后,也感到非常震惊。

    张燕的愤怒和不满,甚至比袁绍还要明显。

    黑山军首领连下面的部众都约束不了,接二连三撕毁他亲自与人达成的协议,外界会怎么看他张燕?将来谁还会相信黑山军?

    平心而论,张燕在黑山军内部的影响力不算差,以他的威望和控制力,不应该发生这样的事情。众多黑山部首中,苦哂也从不是难以约束的刺头,之所以苦哂部接连不遵号令,在张燕已经与袁绍达成和解的情况下犯事,主要是因为他们长期遭受各部嘲笑、导致大家心态失衡的结果。

    为了证明自己,他们不惜铤而走险。

    黑山军类似松散联盟的组织结构,也是苦哂部突然失控的重要原因。组织结构松散、各部之间的比较和竞争未必都是良性,顺风顺水时还看不出什么,逆境时,内部矛盾往往会集中爆发,难以收拾。

    由于张燕难以深入插手各部事务,缺乏足够威慑力,在部众人心惶惶、怨气郁结的情况下,保住队伍才是苦哂的第一要务,哪会管张燕是否满意。

    苦哂部的失控,使黑山军组织弱点彻底暴露。

    张燕派人前来质问苦哂。

    苦哂辩称纵火并非他的主意,自己也是事后才知情,至于该如何交代,苦哂只是冷笑,并不答话。

    苦哂不是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也知道苦哂部的异动让张燕承受了极大压力,但他现在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苦哂部连遭打击人心离散,又接连闯下大祸,即便勉强保住一些部众,苦哂部也势必实力大损,再难有所作为,苦哂心灰意冷,张燕这时候派人来质问他,他自然不愿买帐。

    苦哂的态度,彻底激怒了张燕。

    不过,愤怒的张燕仍然为苦哂留了余地。

    张燕告诉渤海使:“苦哂部不遵号令,该部与飞鱼领恩怨,已难以化解。以后飞鱼领和苦哂部是战是和,我一概不过问。”

    渤海使来之前,早就被逢纪提醒可能是这个结果,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张燕其实也没有太多选择。苦哂再不对,也是黑山军的部首,张燕不可能因为外界因素治他的罪,管不了,又不便治罪,最好就是放手不管。

    渤海使道:“在下来之前,我主让在下向中郎将请教一事。”

    张燕道:“但说无妨。”

    “有人越境进入渤海境,行不轨之事,渤海太守府当如何应之?”

    张燕久久无言。

    袁绍名为请教,实为警告。

    苦哂部屡次报复,矛头虽指向飞鱼领,可飞鱼领位于渤海郡境内,苦哂部每一次报复飞鱼领,实际上都构成了越境事实,有损渤海太守府颜面。袁绍是渤海太守,即使不愿与黑山军交恶,却也不可能一直视若无睹。让使者当面请教,分明是告诉张燕,今后黑山军再有越境行为,渤海太守府不会继续容忍。

    沉默半晌,张燕怅然道:“守土有责,按律行事,无可厚非。”

    使者作揖:“中郎将深明大义,在下这就回去复命,告辞。”

    飞鱼城。

    领主办公室,刚从南皮回来的荀衍,向鱼不智和徐庶通报消息。

    “……平难中郎将失去对苦哂部的控制,不再过问我们与苦哂部冲突。渤海太守府说,张燕不再插手我们与苦哂部的事情,让我们私下解决恩怨,太守府也不便继续公然帮我们。不过,太守府还是向黑山军发出明确信号,不会容忍苦哂部继续越境,算是间接对飞鱼领提供保护。”

    “逢元图私下告诉属下,渤海太守府辗转得知,苦哂部因为连番受挫,部众纷纷加入其他黑山部,该部元气大伤。逢元图认为,此后一段时间里,苦哂部应该没有能力对飞鱼领构成重大威胁,即便有行动,也应该是类似上次纵火那样的小打小闹,我们平时警惕一些,不会有什么大事。”

    “即使以后苦哂部缓过气来,想大举向飞鱼领报复,渤海太守府不会坐视他们随意入境。倘若苦哂部坚持闯入,渤海太守府可以守土之名拦阻,太守府已经向平难中郎将打过招呼,到时兵戎相见,也没什么好说。”

    “大致情形就是如此,逢元图让属下转告主公,请您切勿焦躁……”

    鱼不智冷然一笑:“焦躁?我现在平静得很。”

    荀衍没有说话。

    的确看不出鱼不智有任何焦躁迹象,他只是非常不爽。

    渤海太守府不愿激化与黑山军的矛盾,希望飞鱼领息事宁人,鱼不智却难以苟同。苦哂部第一次违约,还可以推说咽不下惨败给飞鱼领这口气,在激愤状态下作出了过火举动,可调解过后马上跑到西卫镇纵火又算什么?完全无法原谅!

    鱼不智目光扫过徐庶和荀衍,沉声道:“你们觉得,苦哂部会收手吗?”

    “不会。”

    “不会。”

    徐庶和荀衍回答得很干脆。

    苦哂部两次违约,连张燕都压不住,说明苦哂部对飞鱼领恨到了极点。仇恨的种子已经萌芽,很难消解。

    “我也这么认为。”

    鱼不智道:“第一次袭击西卫镇领,他们输得很彻底,袁绍那边派人向张燕要说法,张燕肯定有警告苦哂部守规矩,可结果呢?马上又跑来纵火。苦哂部现在人数锐减,但认定飞鱼领是他们不共戴天的仇人,一定会挑事。”

    徐庶和荀衍默然点头,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乡民被烧死的惨剧,不能再发生在我们领地!”

    “这种敌人,讲道理是没用的,只能靠刀剑决定谁更有发言权。”

    “况且‘钉子计划’即将展开,那边一动,少不了抽调领地大量部队,破虏骑肯定会被征调。破虏骑一走,飞鱼领这边防卫能力更加不济,所以我们必须尽快解决麻烦,消除这里的不稳定因素……”

    荀衍面现忧色。

    抽调破虏骑,飞鱼领将暂时失去一支快速部队,还有飞鱼领最高军事主官曲晨,这位王级武将带他的骑兵离开,对飞鱼领军备影响很大。最近飞鱼领安全形势恶化,荀衍很希望曲晨留下坐镇,但他不能。

    “钉子计划”已进入倒计时。

    “钉子计划”是领地筹谋已久的行动,其重要性不在创建飞鱼领之下,而面临的挑战和困难,比昔日创建飞鱼领高出不止一个档次。逐鹿领早就有实施该计划的想法,但因为各种原因,直到最近一段时间,该计划付诸实施的种种客观条件才大致满足。

    对逐鹿领而言,“钉子计划”不容有失。

    为确保“钉子计划”顺利实施,逐鹿领做了许多准备。

    有直接的,也有间接的。

    西卫镇被苦哂部袭击后,鱼不智展现不依不饶的强硬态度,不惜冒着触怒袁绍的风险不断催促,就是希望借此向袁绍和张燕施加压力,让飞鱼领在今后保持长时间安定,届时才能放心从飞鱼领抽调部队。

    鱼不智很不希望节外生枝,但很多事情不由他的主观意志决定。

    苦哂部正威胁着飞鱼领!

    鱼不智决定铲除他,哪怕他是黑山军一部。

    张燕让他们自己解决私人恩怨,想必是认为飞鱼领不可能主动取攻势,谁会想到一个玩家领地敢主动进攻黑山军?这就是张燕为苦哂留下的余地。

    鱼不智打算给他一个惊喜。

    让我们自己解决?行,劳资解决给你看!

    “元直,准备动手。”

    徐庶点头,道:“得从主城调些部队过来!”

    鱼不智皱眉:“从主城调人,路上起码几个月。”

    飞鱼领最能打的部队是破虏骑,等级55级,与黑山军相当,50级的磐石营和水师与对手存在级差,处于下风,主场打防守倒还将就能用,客场出战黑山军,靠飞鱼领的这些部队会比较吃力。

    逐鹿军最精锐的两支特殊兵种都在主城,新组建坦克重步也在逐鹿领,徐庶希望从主城调兵过来不难理解。可是,上几个月时间从逐鹿领调兵,势必影响“钉子计划”进度,让鱼不智有些犹豫。

    徐庶神情严肃:“传送阵。”

    鱼不智楞住了。

    传送阵可以传送乡民,当然也可以调兵,但传送一人需要费一万金,费用极其昂贵。即便逐鹿领经济最宽裕的时候,也从未有过利用传送阵调兵的想法,何况领地升三级城市后建设开销庞大,蚂蚁入侵动用的资金并未完全收回,还要为“钉子计划”储备粮草,近期领地资金非常紧张。

    这个节骨眼上,徐庶提出通过传送阵调兵……

    但鱼不智没有犹豫,直接道:“准备调多少人?”

    鱼不智对徐庶的信任毫无保留,即便徐庶家里多了位来历可疑的燕姬,即便此时他还不知道徐庶暗中指引领地调查燕姬,这份信任也从未动摇过。除此之外,鱼不智脑子还算灵光,他和徐庶能形成某种程度的默契和共鸣,他知道徐庶的目的。

    徐庶要求传送阵调兵,是为了时效性。

    一则避免影响“钉子计划”,二则快速发动打击,收出奇不意之效。

    “两百人。”

    徐庶成竹在胸,道:“事情办完,他们从这边出发,在司隶和大队会合。”

    “好。”

    调两百人过来,传送费就得两百万。

    但为了速战速决,为了出奇不意,这笔钱不得不。

    一名阴阳家学徒传送到逐鹿城,将一封信交给副城主易风。易风看到信上的领主印鉴后,立刻着手安排调兵事宜。

    鱼不智本人不回去,让阴阳家学徒带信,原因只有一个:省钱。

    半年之期已过,传送阵的阴阳家完成了轮换,这些在五德村求学的阴阳师学徒,对阴阳家传承的掌握程度,比第一批接受少量培训就被派来看传送阵的学徒,明显要高出不少。

    他们可以自由往返主城与飞鱼领之间,不用传送费!

    逐鹿领收入不少,可日常开销甚巨,管钱袋子的易副城主越来越吝啬,整天都在琢磨怎么开源节流,能省的钱坚决省。这不,阴阳师学徒刚轮换,就被他发现“商机”,提出让阴阳师学徒捎带着干些跑腿的活,小事情传话,大事情带信,为领地节约成本作出应有的贡献。

    对这个提议,鱼不智内心其实是拒绝的。

    这些学徒,都是邹谈老人千挑万选出来的宝贵人才,就为了省那点钱,打扰人家钻研博大精深的阴阳家传承,这样做真的好吗?

    以逐鹿领的财力,至于抠成这样?

    真是如大家说的那样,吝啬成性呢……

    可看到易风一脸的认真,还有他头上的几根白发,鱼不智不忍拒绝。

    如果易风不是这么“抠”,而是象他一样大手大脚,逐鹿领的财务状况,或许早就难以为继。正是因为有这位抠门的副城主掌管经济,领地建设才能平稳有序地不断向前推进,需要钱的地方,很少因为缺钱而陷入停滞。

    抠,是易风的职责,也是他的本分。

    鱼不智尊重易风,也尊重易风履行他的职责。

    徐庶抽调的两百精锐,是王平的无当飞军。

    黑山军啸聚太行山谷,擅长山地作战的无当飞军,最适合执行该任务。接到命令后,王平亲自率部出征。

    兵马未动,斥候先行,墨卫率先向中山国方向进发。

    飞鱼领安全形势恶化,需要加强情报收集能力,荀衍遂将特别领地武师组织起来,又就近从墨家宗门请来了几名墨者当教官,成立了冀州墨卫。冀州墨卫人数较少,总共才二十余人,但特别领地周边形势远没有主据那边复杂,冀州墨卫倒也能满足领地所需。

    数日后,墨卫带回准确情报。

    当晚,逐鹿军消失在夜幕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