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553章 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渤海使者找到张燕,要求就苦哂撕毁协议袭击飞鱼领一事,给出解释。

    张燕表示会彻查此事,待调查清楚后会给渤海太守府一个明确的说法。这个要求合情合理,渤海使者遂回来复命,等待张燕所谓的“明确说法”。

    结果事情迟迟没有下文。

    倒不是张燕存心不管,苦哂部的私下行动,给平难中郎将出了个难题。张燕对苦哂私下搞事情也很恼怒,可他虽然是黑山军名义上的共主,对各部实际控制力却相当有限,这件事如何收场,对张燕也是一个考验。

    该做不该做的事情,苦哂都已经做了。

    从情理道义上讲,黑山军理亏,需要给袁绍一个交代。

    事情是苦哂做的,祸也是苦哂闯的,责任当然也应该苦哂来负,可如果张燕就这样把苦哂推出去,黑山军面子上也挂不住。黑山军大多是起义农民,造反派的江湖气难免会重一些,这时候让苦哂自己负责,难免会被大家视为无情,张燕不得不考虑各部部众的感受。

    苦哂部的糟糕现状,也让张燕不忍对他们更多苛责。

    连番受挫于一个玩家领地,部众战死者高达数千人,部众们心气全无,一片悲声。张燕派去苦哂部的使者回来说,一些部众因为对苦哂极度失望,已经离开据点另觅他处,导致该部人心惶惶,苦哂焦头烂额,正全力安抚部众,没有心情理会如何收场的问题。

    使者本想请苦哂去见张燕,见此情形,也不好坚持。

    苦哂显得很消沉,告诉使者:如何处置,中郎将自决便是。

    苦哂部如此凄惨,张燕更不可能落井下石,让苦哂出来负责。考虑到苦哂部与飞鱼领的旧怨,以及苦哂惨败后,一直被其他黑山部奚落和嘲讽,该部铤而走险跑去袭击飞鱼领的附属领地,也有其内部不得已的原因,值得同情。

    如此一来,张燕萌生出庇护苦哂之意。

    张燕是黑山军共主,苦哂事情做得再不对,也是黑山军一部,部下出了事情,当老大的说什么都得帮忙兜着。保住苦哂部,不仅是在维护整个黑山军的尊严,也能收服人心,提升黑山内部团结,起码苦哂会感激他。

    于是乎,张燕开始拖。

    袁绍那边没收到回音,大概也看出张燕的心思。

    以黑山军的组织模式,张燕的确不太好处理,应该是打算拖一段时间,让时间淡化冲突,大事化小事化了。

    同是诸侯,袁绍理解张燕的做法。

    换作他处在张燕的位置上,部下做了丢人现眼的事情,肯定也不希望闹大,先拖上一段时间,然后轻描淡写地给个内部处罚,象征性给个交代。最后大家再补上一个协议,消除隐患,彼此面子都过得去,事情也就结了。

    袁绍理解张燕,鱼不智却不是那么好讲话。

    逐鹿领主的愤怒,似乎并没有随着时间减弱,隔三差五便派人到渤海太守府询问进展,负责此事的逢纪不堪其扰。鉴于逐鹿领主一直喊打喊杀,要求严惩肇事者,情绪激动,渤海太守府不便把话说得太直白,只好以“张燕尚未回话”打发,希望逐鹿领能早日悟出其中门道。

    逢纪想不通,逐鹿领为何在这件事情上态度如此强硬。

    跟黑山军开战?

    渤海太守府都不敢放这话,逐鹿领主哪来的自信?

    或许对一位执拗又好战的浑人来说,打黑山军跟挑战山贼没区别

    逐鹿领的徐元直和荀休若都是智者,领主认知出现严重偏差,他们两个作为领主信任的智囊,难道不应该及时出言提醒吗?哪能这个样子,过几天就派人过来追问进展,搞得渤海太守府没有喘息的机会。

    一直追问渤海太守府,难道不觉得失礼吗?

    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逢纪若有所悟。

    有徐庶和荀衍两人在,逐鹿领不会不知道,苦哂部袭击附属领地事件,最终还是得靠外交途径解决,外交解决需要时间。喊打喊杀不仅于事无补,反而可能让局势更加复杂,而且一直催渤海太守府,明显有失礼数。

    逐鹿领不应该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故意为之!

    他们这样做,真的是想和黑山军开战吗?

    不可能!

    任何稍有理智的人都知道,与黑山军开战是什么后果,飞鱼领难保。

    逐鹿领既没有那样的实力,也难以承受全面开战的后果。

    既然如此,鱼不智为什么表现如此强硬?

    逢纪从逐鹿领的立场琢磨,很快找到他认为比较合理的解释。

    简单地讲:示之以强,以进为退!

    逐鹿领不愿与黑山军开战,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鱼不智费那么大劲和渤海太守府交好,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希望借袁绍威势,确保飞鱼领安全。渤海太守府斡旋成功,逐鹿领支付酬金时很爽快,也说明他们对和平协议感到满意,不希望与强大的黑山军对敌。

    然而,协议墨迹未干,苦哂部便再次出手。

    结果大家也知道了,苦哂部再次惨败,飞鱼领损失微乎其微。

    这场战斗,飞鱼领没有吃亏,受伤的是苦哂部。

    战场上占尽便宜的飞鱼领,按理说不至于如此激动。

    与其说逐鹿领是对苦哂部背信弃义感到愤怒,倒不如说,是对未来飞鱼领的安全状况高度担忧。连关东盟主和黑山军首领达成的协议,都可以被轻易撕毁,飞鱼领的安全保障自然无从谈起。

    鱼不智始终揪着这件事不放,是想把事情搞大,利用袁绍和张燕都不愿全面开战、并且都需要维护和平协议的有效性,给黑山军内部那些蠢蠢欲动的家伙一个深刻教训,让他们明白,违约入侵飞鱼领会有严重后果!

    苦哂部是黑山一部,连续被一个玩家领地挫败,甚至连部首都被俘虏,颜面无光的不仅仅是苦哂部。如果这次苦哂部来犯,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难保其它敌视飞鱼领的黑山军有样学样,悍然发起军事行动。

    这才是逐鹿领最担心的。

    鱼不智想充分利用这次占理的机会,定基调,立规矩。

    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

    鱼不智不是想真的和黑山军开战,但苦哂部必须受到惩罚。

    一定是这样!

    不得不承认,逢纪能成为袁绍倚重的幕僚,的确相当有才能。

    他的推测,大部分都是对的。

    逐鹿领的确是想借题发挥,以强硬姿态,为飞鱼领谋得更稳固的和平。

    很难再有这么好的机会。

    首先,本方占理,道理全在逐鹿领这边。

    其次,和平协议由袁绍和张燕共同商定,苦哂部乱来,两位诸侯都得站出来背书。更妙的是,两位诸侯彼此忌惮,谁都不想开战,逐鹿领再怎么闹腾,两边也很难真的打起来,而逐鹿领不依不饶带来的压力,最终都会压到苦哂身上,让他充分体会一下何谓压力山大。

    这次事情闹得越大,将来黑山各部找飞鱼领麻烦的机率就越小。

    看清逐鹿领的用意,逢纪不禁笑了起来。

    逐鹿领主哪里是自以为是的土包子,这位属狐狸的吧?

    逢纪并不反感这些小算计,逐鹿领维护领地权益无可厚非。

    更重要的是,逐鹿领的算计与渤海太守府并无利益冲突。

    渤海太守府是和平协议缔造者、当事方之一,这次苦哂部偷袭飞鱼领,不仅撕毁了渤海太守府和张燕达成的协议,还再次进入渤海境内,为维护袁绍的声誉和尊严,渤海太守府也必须作出强硬反应。从这一点来看,逐鹿领和渤海太守府的利益高度一致。

    逐鹿领锲而不舍地催促,想必正是因为看清了这一点。

    这是阳谋。

    逢纪知道,渤海太守府有必要作出改变。

    一昧息事宁人,固然能减轻与黑山军发生摩擦的风险,却容易让人看透渤海太守府孱弱的本质。适度展现强硬姿态,既能更好维护袁绍的声望,也能让外界难以看清渤海太守府虚实,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渤海太守府的态度,陡然变得强硬。

    张燕很快察觉到渤海太守府施加的压力,对方摆明不接受息事宁人。

    张燕心中恼怒,却不能发作。

    对方占理。

    黑山军经常寇击郡县,无法无天,外界并无多少非议,因为大家皆知张燕名为平难中郎将,实际上就是一个独霸一方的叛军头子,起兵作乱是他的本分。可刚刚答应和别人和睦相处,收了人家东西,转头就撕毁协议,必然会受到世人谴责,这是信誉问题,跟是不是叛军没有半毛钱关系

    打败苦哂部的是一个玩家领地,好丢人

    更何况,苦哂这次也相当于打了袁绍的脸,关东盟主不是那么好惹的。

    渤海太守府态度日趋强硬,黑山军又不可能交出苦哂,张燕纠结万分。

    但事情已经发生,不可能一直拖下去,终究得有个官方交代。

    黑山军正式回复渤海太守府:经调查,黑山苦哂部对飞鱼领的袭击行动,系部内少数激进分子鼓惑挑起,违约行为仅代表当事人,并非黑山军立场。黑山军对苦哂部私下进入渤海郡、袭击飞鱼领表示遗憾,黑山军重视与渤海太守府先前达成的协议,将追究苦哂部相关人员责任。苦哂部单方面违背协议影响恶劣,黑山军责令该部退还先前飞鱼领支付的掳人补偿金,并确保以后不再发生类似事件

    黑山军的交代,分明表达出黑山军将保护苦哂部的态度。

    “将追究苦哂部相关人员责任”,不过是一句场面话,如何处罚,甚至会不会真的处罚,外人不可能知道。

    袁绍接受了张燕的说法。

    张燕护短是意料之中的事,别说黑山军实力在袁绍之上,即使实力不及对手,也不可能将犯错的部下往外推。甭管张燕后面会不会处罚苦哂部,最起码他作出了妥协姿态。

    实际上,张燕表现出了足够诚意。

    首先,他承认苦哂部袭击飞鱼领不对,违背了双方达成的协议。

    其次,让苦哂部退回补偿金,以示歉意。

    第三,要求苦哂部作出保证,不可再寻衅飞鱼领。

    作为黑山军首领,张燕能这样处理,算是给足了袁绍面子。袁绍如果不懂得见好就收,纠结于某些细节,事情只会变得越来越糟。

    将结果通知逐鹿领,先前一直喊打喊杀的鱼不智,“勉为其难”地接受了交涉结果,只是强调了不希望再发生类似事件,并主动表示一码归一码,那些补偿是飞鱼领掳人应该付出的代价,不需要苦哂部退回。

    鱼不智的表态让袁绍深感欣慰。

    在他看来,虽然鱼不智有时显得比较躁动,但起码还是识大体的。

    一场风波,到这个时候看起来已经圆满解决。

    张燕承认苦哂部行为不端,避免此事持续发酵对黑山军声誉带来损伤,既显示出黑山军重视承诺,又向袁绍传递出更为清晰的友善信号,算是一次成功的危机公关袁绍在该事件中展现出了些许关东盟主的影响力,对苦哂部私下入境表达不满,借此向张燕划下了红线,算是一举两得逐鹿领也有理由高兴,利用袁绍和张燕相互忌惮,揪住苦哂部背弃协议做文章,不费一兵一卒,只是嘴巴上嚷嚷几声,飞鱼领的安全更有保障。

    如果事情就此收场,大家都能满意。

    然而,一个小小的意外,让原本已平息的局势骤然紧张。

    苦哂部连遭玩家领地挫败,引发某些黑山部对苦哂部不满。

    张燕被迫承认黑山军某部违背和平协议,向渤海太守府和飞鱼领表示歉意,更是让一些黑山军感到屈辱。他们理解张燕无法持强硬立场,即使是在黑山军内部,对苦哂收了赔偿金还跑去搞偷袭,大多也是不齿。

    如果打定主意要报复,你丫的为啥收人家赔偿?

    害得首领不得不替你们认错,羞不羞?

    潮水般的鄙夷和谩骂,将苦哂部淹没。

    苦哂部本就士气低落,人心不稳,被同伴这样挤兑,很多人无法承受,部众流失不少。留下的苦哂部众,把帐通通算到了飞鱼领头上,并偏执地认为,只有完成对飞鱼领的复仇,苦哂部才能重新崛起。

    百余部众再次潜入渤海,夜间破坏篱笆墙,钻进西卫镇内纵火。

    虽然守军很快发现有人混入,迅速阻止并唤醒乡民们灭火,但正值天干物燥,西卫镇仅有几口水井导致救火很艰难,三位乡民被烧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