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552章 旧伤痊愈,又挨一刀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前不久,飞鱼领在峡谷道以西创建了一个附属领地,西卫镇。

    西卫镇创建伊始,没有获得升级机会,还是一级乡镇规模。创建这个附属领地,是为了让飞鱼领走出峡谷道,在峡谷道外有一个前出据点,避免再象以前那样,被人将峡谷道一封,里面的部队很难出去。

    谁都没有想到,西卫镇刚刚建立,就迎来一群不速之客。

    昨晚,数千武装部队袭击了这个小乡镇。

    偷袭者潜行接近西卫镇,被镇内值守战士发现后,夜袭断然改为强攻,杀气腾腾地直接冲向镇内,大有一鼓作气强行将西卫镇掀翻的气势。

    偷袭者明显低估了西卫镇的防守能力。

    西卫镇虽然只是一级乡镇,却是飞鱼领向山谷外扩张的第一个前哨站,其安全备受重视。西卫镇刚建成,就有五百磐石营驻守在这里,荀衍还不惜投入重金,在西卫镇每一面篱笆墙后各建有20个箭塔,并全部升到中级,80个中级箭塔,总耗资将近48万,对因为囊中羞涩用钱向来精打细算的荀衍而言,堪称是难得一见的大手笔投入。

    前期的投入,紧要关头展现出了价值。

    五百磐石营利用地形坚守着防线,袭击者来势汹汹的强攻被挡了下来,守军得到了箭塔群的火力支持,不断杀伤袭击者。激战半晌,袭击者始终未能突破西卫镇防线,反而被箭塔群射得叫苦连天,徒自损失人命。

    西卫镇与特别领地之间隔着峡谷道,长达数里,飞鱼领又向来不对玩家开放,无法利用玩家实现特别领地和西卫镇的即时通讯。

    没有玩家帮忙,荀衍决定用土办法。

    西卫镇内筑有一个烽火台,约定若有敌人来袭,白日举烟,夜间放火。飞鱼城附近一座山峰顶部可勉强看到西卫镇,日夜有人在峰顶值守,见到信号,就知道前方出了事,值守人员也不用忙着立刻下山禀告,只需按特定节奏敲一通锣,城内立刻就会向西卫镇派出援军,确保第一时间有增援。

    西卫镇的战斗刚开始,飞鱼城就察觉到了。

    事实上,即使没有烽火台传讯,没有山顶值守人员敲锣,飞鱼领也知道前方有事,西卫镇攻防战发出的各种声音,在安静的夜晚传出很远。

    破虏骑出动!

    峡谷道方向传来的马蹄声越来越近,袭击者不得不下令撤退。

    袭击者不知道西卫镇能及时向后方传递消息,错误估计援军赶到时间,这个误判,让他们付出了沉重代价。他们听到马蹄声打算撤退时,实际上已经晚了,错过安全撤退的机会。

    磐石营要确保西卫镇安全,人数又远少于对手,不敢轻出,但破虏骑却没有这些顾忌。破虏骑是曲晨亲手组建的部队,首次上战场就是与黑山军交手,在曲晨带领下,破虏骑将骑兵部队快速、机动、灵活的特点发挥的淋漓尽致,对黑山军造成极大杀伤,一战成名。

    初战有如此表现,破虏骑兵信心倍增,心气极高。

    破虏骑刚出峡谷道,见到敌人撤退,曲晨率部绕过西卫镇,衔尾追击!

    两条腿的步兵,显然跑不过四条腿的骑兵。

    破虏骑追杀十余里才收兵还营,两千多袭击西卫镇的部队,被骑兵击杀和俘虏的就超过千人,再加上先前强攻西卫镇时折了数百人,断送在西卫镇周边的部队人数,占到本次来袭总人数的一半左右,损失极其惨重。

    飞鱼领的损失,微乎其微。

    西卫镇攻防战,磐石营拥有地利优势,守军知道飞鱼领很快会派援军,坚守住防线就是胜利,稳扎稳打,绝不贪功冒进,磐石营仅折损了数十人;破虏骑到时敌军正仓皇后退无心恋战,全是一边倒的追杀,几乎没有战损。

    一场夜袭,以进攻方惨败、防守方完胜告终。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形,是因为袭击者对飞鱼领出现了一系列严重误判。袭击者先是轻视西卫镇防卫力量,导致久攻不下,没能按原计划速战速决;后来误判飞鱼领增援速度,未能及时抽身,最终落得惨败而归。

    俘虏被隔离审讯,很快老实交待。

    他们是黑山军。

    确切地讲,是黑山军苦哂部,就是上次主导进犯飞鱼领的那一部。

    苦哂部和飞鱼领的纠葛,可谓由来已久。

    在苦哂部眼中,飞鱼领傲然是一个麻烦制造者,给他们带来巨大屈辱。

    一个小小的渤海领地,居然跑到中山国山区掳人,一夜掳走数千村民,事情传开后,苦哂部立即沦为黑山部的笑柄。向来只有黑山军抢别人的份,居然有人敢跑到黑山军地盘上掳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成功了,难道不好笑?

    很长一段时间,苦哂部的人被嘲讽得厉害,大家都憋着一口气。

    无意中查到失踪村民行踪,找到掳人的飞鱼领,尽管渤海是袁绍地盘,苦哂仍然决定冒险,率部一举覆灭飞鱼领,以断然行动洗刷飞鱼领带给他们的耻辱。他的决定得到所有部众支持,苦哂部上下,迫切需要挽回颜面。趁袁绍前往洛阳讨伐董卓,苦哂悍然率部进入渤海郡,还邀请了关系比较亲近的白雀部帮忙,排出如此庞大的阵容,就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

    然而,飞鱼领没有覆灭,苦哂部和白雀部却遭遇惨败!

    两部折损了大量部众,两位部首也未能幸免,双双被俘。

    后来张燕接受了袁绍的外交斡旋,所有被俘黑山军,包括两位部首苦哂和白雀都被放了回来,飞鱼领还为昔日掳人事件作出赔偿,以换取和平,避免再动刀兵,张燕也承诺黑山军不会再就此事报复飞鱼领。冲突看似得到了妥善解决,可并非所有人都愿意就此揭过旧的一页,翻起新篇章。

    张燕是黑山共主,但黑山军内部山头林立,各部各自为政,只是团结在黑山军旗号下的松散联盟。张燕代表黑山军表态,愿意不再追究飞鱼领和黑山军的恩怨,令感觉严重受辱的苦哂部非常不满。

    被人偷偷掳走人口,已经让苦哂部非常丢脸,但还可解释为对手暗中行事,他们不小心着了道。出动大部队跑到渤海郡攻打肇事者,结果又被人揍得满地找牙,如果不是对方明显忌惮黑山军的整体实力,被俘的黑山将士恐怕性命难保,面子里子算是全丢光了。

    苦哂等人被放回去后,深切感受到何谓生不如死。

    苦哂部上下一致认为,不做点什么,苦哂部的人恐怕永远都抬不起头。关系到所有人的尊严与荣耀,苦哂部众也顾不得张燕与袁绍达成协议,强烈要求私下对飞鱼领展开报复。

    眼看部众群情激愤,强阻有失人心,很可能导致部众离心,为避免部众因为强烈的羞辱感离去,苦哂硬着头皮答应了部众要求。虽然此举违背了张燕作出的承诺,很可能招致张燕不满,但张燕的不满与保住部众相比,显然后者更为重要,也更为迫切。

    苦哂相信张燕能够理解自己的处境,只要不做得太过分,适当给飞鱼领一些教训,让苦哂部能够找回一丢丢面子,将来再谈和也不迟。从中斡旋的袁绍肯定会感到不快,但想必袁绍也不会愿意与强大的黑山军为敌,顶多指责一番,最后还是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后不了了之。

    说到底,黑山军是一个松散联盟,张燕对各部影响力有限。

    对苦哂而言,他必须率部雪耻,让遭受重挫的部众重新凝聚士气。

    苦哂部曾经在飞鱼领吃过苦头。

    即使叫嚣最大声的苦哂部众,也会承认飞鱼领不是他们想捏就能捏的,军势最盛时都没能占到便宜,如今苦哂部元气大伤,正面强攻肯定不可取,必须众长计议,寻找合适的机会。

    正好飞鱼领对外扩张,在峡谷道外建立附属领地。苦哂部斥候传回消息,部众们个个泪流满面,认为这是老天爷给他们的复仇良机。

    强攻峡谷道不成,谷外的附属领地还打不过?

    推掉飞鱼领一个新建附属领地,飞鱼领损失不大,对苦哂部意义不小。这份“战绩”,代表了苦哂部百折不挠,代表了苦哂部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代表苦哂部并不是象黑山其他部所谓的“废物”,部众从此找回尊严,大家可以不用再缩着脑袋做人!

    苦哂部卷土重来。

    袁绍已回到渤海,苦哂部要再战飞鱼领,不可能象上次那样无所顾忌。苦哂挑选了两千多人,分批潜入渤海境内,最后在飞鱼领附近集结。

    行动前,所有人都信心十足。

    两千多黑山军突袭一个乡镇级领地,兵力太多了,战斗应会很快结束。甚至他们可能只需一个冲锋,就能冲散守军防线,冲入镇内展开一场屠杀,迅速拆掉办公室,赶在敌军增援赶到之前,从容离去。

    按照计划,一切都很完美。

    但他们最终收获的是又一场惨败!

    旧伤未愈,又挨一刀。

    逃回根据地的苦哂,知道自己接下来的日子不会好过。

    报复再次失手,被黑山各部无情嘲讽已难以避免,更要命的是,苦哂部公然违反了张燕与袁绍达成的协议。若奇袭成功,告诉飞鱼领下不为例,飞鱼领忌惮黑山军威,说不定事情可以轻松揭过,现在再次惨败而归,威慑力无从谈起,如果对方坚持追究违约,苦哂部连谈判筹码都没有。

    苦哂现在只希望,飞鱼领能见好就收。

    遗憾的是,鱼不智不是那么大度的人,从来都不是。

    得知黑山军偷袭西卫镇,鱼不智炸了。

    为了请袁绍这厮出面斡旋,劳资费了那么多心思,见面就送出500匹上品战马,后来协商好的赔偿也一分不少爽快支付。黑山军答应和解,收了东西却背地里继续捅刀子,这算什么事?

    是可忍,孰不可忍!

    传送飞鱼领,再从飞鱼领驿站传送到南皮,直奔渤海太守府讨要说法。鱼不智已经知道这是苦哂部私下所为,可渤海太守府毕竟是中间人,通过斡旋和黑山方面达成和解协议,黑山军再起干戈,渤海太守府作为中间人,显然不能说此事跟自己无关。

    太守府内,鱼不智毫不掩饰自己的愤怒和不满。

    他将矛头对准黑山军,怒斥对方背信弃义,公然违背大家的共同约定,在答应和解并如数收到赔偿的情况下,偷袭附属领地行为完全无法接受。

    听到这个消息,袁绍半晌无语。

    贼寇就是贼寇,本性难移!

    双方和解还没多久,黑山军就撕毁协议,这巴掌不仅打在飞鱼领身上,更是打在袁绍脸上。再说飞鱼领在袁绍地盘上,飞鱼领再次遇袭,意味着黑山军再一次进入渤海地区,难道不是藐视渤海太守府?

    最近烦心事够多了,黑山军还节外生枝,令袁绍郁闷不已。

    鱼不智扬言要从益州调精锐部队过来,与黑山军死磕到底。

    袁绍只得好言安抚。

    鱼不智此时的愤怒不难理解,袁绍对黑山军如此乱来也非常不满,可就象苦哂预料的那样,袁绍不希望因为这件事情继续升级。逐鹿领和黑山军大打出手,渤海太守府势必不能置身事外,袁绍现在过得如此窘迫,根本没有与黑山军全面开战的能力。

    得知袭击者是黑山苦哂部,袁绍稍稍松了一口气。

    袁绍最担心袭击事件是张燕阳奉阴违,那样的话他将非常被动,要么忍气吞声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要么和黑山军彻底撕破脸皮,怎么选都伤。既然只是苦哂部私下行为,这起冲突还在可控范围之内,大家还有得谈。

    飞鱼领附属领地遇袭一事,袁绍必须作出反应。

    渤海太守府很快派出使者,找张燕交涉此事。

    得知苦哂部偷偷跑去找飞鱼领报仇,张燕也是气不打一处来。

    苦哂此举不仅让他难堪,黑山军信誉也会因此而受损。

    和解协议是张燕签的,因为苦哂那会还是俘虏,张燕没有办法先征询他的意见,如果张燕不答应和解,苦哂说不定现在还在南皮吃牢饭。后来飞鱼领给的赔偿,张燕如数给了苦哂部,如果苦哂不愿放弃复仇,当时就该明确讲出来,收了赔偿又去动人家附属领地,事情做的不地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