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551章 公孙瓒的活跃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袁绍欲立刘虞为天子,其他关东诸侯要么表示支持,要么无可无不可。

    袁术却表示反对。

    汝南袁氏为著名门阀,世代显贵,四世三公更让袁氏门生故吏遍天下,讨伐董卓战役时,十八路诸侯里有好几位州刺史,但盟主是渤海太守袁绍,负责调派军粮的是南阳太守袁术,袁氏兄弟占据了联军最重要的两个位置,不难看出袁氏影响力多么强大。

    实力往往与野心成正比。

    袁术的成见不及其兄袁绍,但他才是真正的袁氏嫡子,按照家族惯例,基本可以肯定袁术会成为袁氏正统继承人,因此袁术向来都是“志存高远”。袁术见汉室衰微,早已心怀异志,袁绍想立刘虞为天子,他坚决反对。

    袁术反对原因无外乎以下几点:

    1、刘虞是成年人,不便操控。

    2、刘虞在幽州,袁术离得太远,立刘虞为天子,便宜的是袁绍等河北诸侯,远在南阳的袁术什么好处都没有。

    3、不让袁绍过得太滋润。刘虞当天子,最大受益者必是袁绍,袁绍很可能就此摆脱寄人篱下的尴尬境地,成为关东最具权势者。两人虽为兄弟,但庶出的袁绍一直混得比袁术好,外界对袁绍的评价普遍比袁术高,以袁术的骄傲自负,心里哪会服气。况且,世家大族虽有重视嫡子的传统,但如果庶子太过优秀,废嫡立庶也是有可能的,袁术安能不担心。

    于公于私,袁术都见不得袁绍好。

    袁术以大义反对改立天子,袁绍不能说他不对。

    毕竟天子年幼,无有过失,不比历史上某些暴君昏君,仅仅因为董卓把持了朝政,就要把年幼无助的天子废掉另立,情理上存在瑕疵。

    但袁绍也不是会轻易放弃的人。

    他知道袁术反对是出于私心,而袁绍自己想立天子,其实也是有私心,大家都为了各自利益,不是某人反对就会甘愿作罢的。当今天子虽然无错,可朝政被董卓把持也是事实,关东不遵王令,延宕久了,天下必大乱,袁绍另立天子重整关东秩序,大义上也完全说得过去。

    袁绍不顾袁术反对,以关东众将名义,派遣原乐浪太守张歧去见刘虞。

    张歧赶赴幽州,向刘虞呈上众议,表示关东诸侯愿立他为天子。

    忠于汉室的刘虞断然拒绝。

    袁绍仍然不死心,建议刘虞领尚书事,承制封拜,同样被刘虞拒绝。

    刘虞不愿当天子,袁绍借另立天子揽大权的如意算盘彻底落空,只能继续困守渤海一郡,承受韩馥不断挤压生存空间。

    事成事败只在一线之间,待遇相差却是天远地远。

    另立天子不成,韩馥步步进逼,袁绍心中的苦闷可想而知。

    最近还有一件让他烦心的事情,那就是公孙瓒的活跃。

    公孙瓒和袁绍有很多相似之处,两人都是一郡太守,同在河北,一起参加了讨伐董卓行动,甚至连与本州上官有龃龉都一般无二,公孙瓒和幽州牧刘虞因为政见分歧,关系一直比较紧张。

    可公孙瓒的日子比袁绍要好过得多。

    他与刘虞不睦,不过刘虞是个温和的政治家,又不通武事,虽然对公孙瓒一味强硬对待游牧民族不满,刘虞也没有利用职权对公孙瓒全力打压。其中有公孙瓒在幽州威名赫赫不宜轻动,和刘虞自身性格宽厚的原因,另一方面,跟幽州局势也有关系。

    刘虞知道,他对异族实施怀柔政策之所以反应良好,并不是这些异族本质多么淳朴善良,而是跟公孙瓒的血腥镇压脱不了干系。

    以往幽州游牧民族经常寇边,掠夺财货,制造杀戮,白马将军横空出世,以杀止杀,杀得游牧民族胆战心寒。刘虞上任后施行怀柔。对幽州游牧民族而言,无异于黑暗中的一盏明灯,而公孙瓒是确保幽州秩序的基石。刘虞是卓越的政治家,深知治理好幽州必须刚柔并济,他济之以柔,公孙瓒以刚勇辅之,异族才不敢贸然妄动。

    正因如此,虽然政见严重对立,刘虞也没有过分压制公孙瓒。

    刘虞不通武事,而震慑异族必须有强大武力,于是公孙瓒对异族的威慑力得以维持,公孙瓒虽然只是一郡太守,手中掌握的武力却是幽州最强。凭这一点,公孙瓒稳居河北军事强人宝座。

    关东无天子,诸侯拼实力。

    公孙瓒是北平太守,受幽州牧刘虞节制,但军力强盛的公孙瓒最近不太安分,显得过分活跃。黄巾战役结束这么久,由于朝堂纷争和天灾**不断,没有余力征讨各地黄巾余党,很多地方的黄巾军声势复起,其中尤以青州、徐州为最,公孙瓒派人告诉袁绍,他打算起兵南下讨伐青徐黄巾。

    表面上看,公孙瓒是为国平叛,应予支持。

    但袁绍心知并非如此,公孙瓒是想借平定黄巾之机,扩充其势力范围。

    当今关东,但凡稍有些实力的诸侯,都会有扩张之心。

    幽州是大汉北方边陲,公孙瓒地盘在北平,以他目前掌握的军事力量,自然不会满足于偏居北平一隅之地。公孙瓒想扩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在幽州占地盘,要么南下逐鹿,再没有第三条路。

    在幽州扩张也有两个选项,向西或向东。

    右北平西面,是幽州人口最多、最富庶的精华部分,那是刘虞的地盘。

    公孙瓒现在还没有胆子直接跟刘虞开战。

    军事方面:刘虞虽不懂军事,但州牧能调动诸多军队,州府军队战斗力如何姑且不论,数量却是不会少,而较精锐的护乌桓校尉部、护鲜卑校尉部都遵刘虞号令,还有众多被公孙瓒打怕的异族站在刘虞那边,以右北平现在的军力,真要跟幽州府开战,除非速胜,否则很可能被拖进泥潭。

    政治方面:刘虞是汉室宗亲、重臣,又是幽州牧,出身和官职都在公孙瓒之上,关东不遵奉天子号令是一回事,公然以下犯上、诛杀宗室重臣又是另一回事,毕竟现在还没有诸侯宣称反对汉室。不需要天子号令过来,关东诸侯人人都有权力出兵讨伐他。何况刘虞到幽州后怀柔异族,爱护百姓,幽州民众都很爱戴他,公孙瓒如果对刘虞用兵,大机率成为过街老鼠。

    向西不可行,向东呢?

    右北平东面是辽西、昌黎、辽东等地,土地不能说少,人口却是不多,物产也不丰富。这些地方更加远离中原地区,偏居一隅很难参与中原争霸,而且北面都是异族,需时刻提防异族劫掠,占据这些地方得到的不只资产,还有负担和麻烦。更重要的是,东边这些地盘也归刘虞,公孙瓒私下侵占,将不可避免地与刘虞对上。

    如果公孙瓒愿意与刘虞开战,他要抢的不会是右北平以东,而是西面!

    对公孙瓒而言,在幽州就地扩张,目前是不可能的。

    如此一来,公孙瓒扩张方向只能是南面。

    幽州以南是冀州,冀州的刺史韩馥和渤海太守袁绍都参加过讨伐董卓,公孙瓒向冀州扩张,先不说他打不打得过韩馥和袁绍联手,背盟的恶名会一直伴随着他。关东诸侯们虽然各有各的打算,恨不得一口吞掉其他诸侯,但至少目前大家还保持着表面上的和谐,谁都不想第一个当反面典型。

    冀州再往南,是青州。

    冀州不能打,青州却是一个再合适不过的目标。

    首先,青州现在没有州刺史,存在权力真空。

    黄巾起义失败已经多年,但青州一直是黄巾重灾区,前任青州刺史是汉中南郑人张琰,张琰于前年(189年)去职,由于朝堂斗争等原因,新的青州刺史迟迟没有任命下来,后来董卓上台搞得天怒人怨,关东集体不买他的帐,想任命青州刺史更是不可能的事,青州就这样出现权力真空。

    公孙瓒轻轻松松就让刘备当上平原令,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青州参与讨伐董卓的诸侯仅北海相孔融,公孙瓒只要不动孔融的北海国,量其他诸侯也不能指责他背盟乱来。

    其次,公孙瓒的同门好友刘备在青州,刘备能够以县令身份参加讨董战役,正是公孙瓒带他共襄盛举,退兵时,公孙瓒表刘备为平原相,让刘备完成了从县令到国相的飞跃,正式成为一方诸侯。以公孙瓒和刘备关系,他率部南下青州,刘备必定会予以支持,最起码不用担心粮草会接济不上。等他在青州打下地盘,也能指望刘备就近相互照应。

    第三,青州黄巾声势浩大,正好给了公孙瓒出兵干涉的借口!

    公孙瓒说要南下青、徐平定黄巾,提徐州只是掩人耳目,毕竟徐州黄巾也闹得厉害,公孙瓒只平定青州黄巾,近在咫尺的徐州黄巾却不管不顾,难免会惹人质疑,索性一并提出来。徐州刺史陶谦也有参加讨董,公孙瓒不会将陶谦视为目标,至少现在还不会。

    公孙瓒派人向袁绍说这事,正是想试探袁绍的态度。

    袁绍是关东盟主,公孙瓒想搞大动作,如果没得到袁绍默许或者支持,搞不好忙活半天,白欢喜一场;除此之外,公孙瓒没有自己的水师,北平军南下青州必须从冀州过境,最近的路就是从渤海郡南下,无论如何,公孙瓒都必须跟袁绍商量好。

    北平使者来了几天,袁绍至今没有给出答复。

    答应公孙瓒到青州镇压黄巾,公孙瓒会顺势坐大,让幽州军事强人坐大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公孙瓒在青州扩张,绝不是让他多块地盘那么简单。

    如果公孙瓒扩张到青州,势力范围分为互不相连的两部分,稍稍有点常识,都知道这样的局面不保险,最好是能将势力范围连在一起。要想将北平和青州连在一起,只有吞并冀州才有可能做到!

    袁绍怎么可能蠢到引火烧身?

    但公孙瓒打着平定黄巾的旗号,袁绍倘若拒绝,势必会被斥责“不顾青徐百姓死活”。袁绍现在还没有想到怎样才能体面地回绝,既不给公孙瓒冲出幽州的机会,自己又不至于落下被人抨击的口实。

    这件事情,让袁绍伤透了脑筋。

    公孙瓒要求平定青州黄巾,背后折射出有实力的关东诸侯正蠢蠢欲动,甚至已经展开实际行动。别的太守已经摩拳擦掌准备开拓疆土,身为关东盟主的袁绍,却还受制于冀州府的压制,在夹缝中生存,让袁绍怎能不急?

    有心腹幕僚提议:与其公孙瓒南下平青州,不如袁绍自己动手,只要他拿下青州自领青州刺史或州牧,有了立足之地,总好过继续留在渤海郡,被韩馥排挤要好许多。

    这个提议让袁绍心动,但反对的声浪也不小。

    反对者指出:青州残破,百业凋蔽,人口物资远不及冀州,倘若袁绍占了青州之地,韩馥必不会容许他继续盘踞渤海,从而彻底错失吞并冀州的机会,从长远看,舍冀州就青州不智。况且袁绍现在是关东盟主,借平定黄巾为名进占残破青州,获利不丰,却会被外界视作假公济私侵吞土地,有损信誉,有失人心,很可能直接动摇他关东盟主地位,为大败笔。

    反对者的担忧,给袁绍泼了一盆冷水。

    他当上关东盟主,靠的是出身和名声,声誉受损失去人心,非他所愿。

    袁绍这几天一直在纠结,反复权衡利弊,拖着没有给右北平准确回复。但袁绍不可能一直拖下去,公孙瓒已经出招,他必须尽快做出决断。

    大家都在等待他的决定。

    不仅是北平使者,还有渤海太守府的心腹重臣。

    这个决断对袁绍实在太重要,他至今没能下定决心。

    进退两难。

    袁绍闭上眼睛,揉着胀痛的太阳穴,一声长叹。

    一名侍女轻轻走了进来,告诉袁绍,逢纪求见。

    袁绍猛然坐正,脸上的疲惫迅速敛去。

    逢纪进来时,看到的依然是那个威严自信的袁绍。

    “元图这个时候过来找我,何事?”

    逢纪面色凝重:“黑山军昨夜偷袭飞鱼领。”

    “当真?”

    “应该不假,不智城主就在外面,怒不可遏,亲自登门讨说法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