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550章 袁绍的谋(3/15)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渤海治所,南皮。

    袁绍从议事厅离开,一路上大步流星返回居所,袁绍的衣饰整齐干净,神情肃穆,目不斜视,不怒而威。所过之处,沿途太守府守卫军士,无不向他送去钦佩、敬仰的目光,在很多人心目中,出身名门又激昂奋进的袁绍,是一个值得全心追随的大英雄。

    袁绍按剑而行,没有话。

    渤海军虽然缺少钱粮,大伙儿也没有乱,因为袁绍始终那样坚定自信。大家坚信,在袁绍带领下,渤海太守府必将克服所有困难,前途一片光明。

    袁绍没有乱,其他人也就安心。

    这就是袁绍的气质,其他人想学也学不到。这份气质,绝不仅仅因为袁绍出自汝南袁氏,更是来自他过往的活跃表现,和独特的个人魅力。

    稳重有力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进入居所才消失不见。

    没有人知道,离开部下视线的袁绍,会是什么样子。

    幸亏他们不知道。

    如果他们当中有人能够看到,或许会感到失望和惊讶。

    回到居所内的袁本初,那副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昂然气势荡然无存,他象是失去了气力,倚着几,显得疲惫不堪,神情也很焦躁。

    两名侍女心翼翼地走过来,替他脱掉衣袍,换上轻便禅服,另有侍女奉上清茶,然后低垂着头,双手垂在膝前,碎步退了出去。整个过程中,她们都竭力避免发出不必要的响声,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府中每个人都知道,最近太守大人心情不太好。

    其实不是不太好,是很不好。

    袁绍在外面一直表现得沉稳有威严,似乎一切尽在他掌握,成竹在胸,没有什么可以让他退缩,府内的人最清楚,那只是他刻意制造出来的假象。袁氏子弟、关东盟主,看似风光无限,肩上承受的压力也非常人所能想象。

    袁绍最近过得舒心。

    韩馥对袁绍这支客军的忌惮之意越发明显,前几天又派人过来,是黑山军作乱,冀州府库遭黑山军劫掠,损失惨重,不得不进一步削减供给。

    袁绍明白韩馥什么意思,无外乎逼他解散部分军队。

    不解散也行,反正冀州府能给渤海太守府的东西就这么多,未来很可能还会继续减少,要不要保留现有军队规模,袁绍自己看着办就是。

    如今王令不达关东,各路诸侯无不厉兵秣马,准备大干一场,这个节骨眼上,袁绍怎么可能遂了韩馥心意,主动削减好不容易招募起来的部队?袁氏子弟、关东盟主的身份,帮助他筹集到一些军饷,可资源并不是太多,硬着头皮一直强撑,终究不是长远之计。

    袁绍寄身渤海,受冀州府接济,心里却看不起容留他的韩馥。

    韩馥生性怯懦,缺少主见,出身跟袁绍相差甚远,而且韩馥昔日曾是袁氏故吏,袁绍从来不认为韩馥有资格跟他平起平坐。哪怕韩馥是冀州牧,他寄居在韩馥地盘上,这份心理优势也从未动摇。

    然而,在他看来庸碌无能的韩馥,竟然敢对他不断进逼。

    袁绍认为自己遭受了莫大羞辱,恨不得悍然起兵推翻韩馥,取而代之,实现早就萌生过的、吞并冀州的野望。但是,冀州为天下之重资,全力动员带甲之士可上百万,粮草足堪支用十年,渤海军却归饥疲不堪,真要打起来,袁绍半分把握都没有。

    韩馥虽然在压迫他的生存空间,但归根结底是不希望自己地盘上养一只猛虎,想用这样的方式逼猛虎自行离去,没有一定要置袁绍死地的想法。继续虚与委蛇,日子窘迫一点,倒也不是过不下去,可一旦开战动起刀兵,赢了当然皆大欢喜,万一输掉战争,袁绍将失去立锥之地,甚至性命。

    实力悬殊,难有胜算。

    袁绍无奈,只得忍耐。

    继续与韩馥周旋,还有关乎大局的考虑,袁绍需要韩馥的支持。

    天子被挟持到长安,朝堂权柄尽归董卓掌握,关东诸侯不可能尊奉董卓号令,自行其事。关东无主,袁绍这盟主身份也因诸侯们的私心,以及他自身缺乏雄厚实力,实际上不是那么管用,时间久了,不用董卓出兵东进,关东很可能自个先乱了阵脚。

    没有天子,缺失大义,难以持久。

    袁绍认为只有另立天子,才能在大义上与长安抗衡!

    他的想法,得到大多数诸侯支持,其中就包括韩馥。

    汉室传承数百年,宗亲血脉很多,袁绍选中了幽州牧刘虞。刘虞是宗室重臣,政绩卓著,贤名远播,朝廷改刺史为州牧后推出的三大州牧之一,既有实力,又不缺名望,袁绍认为刘虞是最适合的天子人选。

    之所以选中刘虞,除实力和名望外,还有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原因。

    其一,刘虞为政宽仁,在幽州以怀柔政策对待当地游牧民族,与主张强硬的白马将军公孙瓒截然相反。刘虞是杰出的政治家,但他不擅长武事,象他这样的人被捧为天子,与长安朝廷相争,终究得靠关东这些实力诸侯,大家都认为,奉刘虞为天子,起码自身利益不会遭受损失。

    袁绍也存了这样的心思。

    他主张奉刘虞为天子,又是关东盟主,事成之后,必然得到刘虞倚重。有天子支持,袁绍可以轻而易举地摆脱目前面临的困境,就算不在冀州了,借口对付董卓去幽州收编刘虞的势力,岂不美哉?

    韩馥大力支持立刘虞,想来也是看清了这一点。

    只要袁绍能离开冀州,韩馥愿意举四肢赞成。

    其二,刘虞在关东,确切地讲是在河北,奉其为天子,河南的那些诸侯除非肯放弃地盘,否则不可能成为天子近臣。河北的几个诸侯却是不同,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韩馥和袁绍离幽州最近,公孙瓒本身就是在幽州,三大诸侯平步青云的希望很大。

    鉴于韩馥已经是冀州牧,守着冀州便足以让他满足,亲近天子的主观意愿未必强烈,公孙瓒又因政见不同和刘虞不睦,袁绍很可能会独揽大权。

    换句话,若刘虞为天子,袁绍最有希望操控朝政,成为关东的董卓!

    袁绍算盘敲得叮当响,但事情进展并不顺利。

    其他诸侯也不傻,大家各怀鬼胎,袁绍想凭借立刘虞的机会一飞冲天,也有人不想成全他,明确表态反对。

    袁绍万万没想到,最大反对者竟然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