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548章 “利”与“害”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漆工好说,玉匠没有。”

    得知逐鹿领需要工匠人才,赵部直接道。

    鱼不智笑逐颜开,也不客气:“待会你把人给我,玉匠再帮我留意一下。”

    “好。”

    “江州是郡治所在,怎会连玉匠都没有?”

    赵部瞥了鱼不智一眼,幽幽叹道:“以前是有,但益州这些年战乱不断,黄巾军、五斗米和夷民接连作乱,民生受影响严重,与百姓生计息息相关的行业还好一些,玉器这样的奢侈品行业萎缩厉害。”

    还有一点赵部没有说,那就是巴郡的紧张形势。

    刘焉想把赵部从巴郡太守位置上掀下来,赵部为求自保竭尽所能周旋,在益州不是什么秘密。巴郡军揪着武陵军越境一事不放,陈兵巴郡与武陵边境地带,益州府的部队也在巴郡周边驻扎,打着驰援赵部的旗号,实则对巴郡虎视眈眈,个中隐情,脑子稍微活泛一点的,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巴郡,已经成了益州最有可能爆发战争的不稳定地区。

    战云密布,前途叵测。

    少数巴郡世家因为对局势担忧,不愿立危墙之下,开始向外地转移族人和产业,以免将来战事爆发时全族都陷在里面。

    当地世家豪族尚且如此,来巴郡的外地商队也明显减少。

    商队减少的直接后果,就是物资流通出现问题。

    一些产能偏少的物资,因为市场供应不足价格飞涨,当地产能较大的出口型产品,因为商队收购量降低出现积压,价格持续走低。虽然现在战争还没有爆发,但对巴郡民生的影响,正在变得越来越明显。

    玉器是有钱人玩的东西,与民众生计和健康关联度不高,受影响更大。

    总而言之,即使得到袁绍表态支持,赵部的日子还是不好过。

    虽然直接被益州府进攻的威胁相对降低,但巴郡还是得承受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除非与益州府达成某种形式的和解,这种情形很难彻底改观。如果不是赵部在巴郡经营多年,在当地素有威望,根基不弱,很多当地世家豪族愿意支持他,恐怕用不着刘焉派兵打过来,巴郡早就不战自乱。

    赵部对此没有更好的应对之策,只能默默忍耐,等待转机。

    “还有一件事告诉你,暗中指使曹寅进入巴郡的人,我已经查出来了。”

    赵部眉毛一挑:“谁?”

    “蔡瑁。”

    “消息确凿吗?”

    “**不离十吧,是这样的……”

    听完鱼不智的陈述,赵部眉头皱得老高,半晌才道:“你怎会惹上蔡氏?”

    赵部揪着武陵军越境一事不放,声称曹寅阴谋攻打江州城,颠覆他对巴郡的统治,可大家都明白这是他为求自保的口实。武陵军进入巴郡不假,带攻城器械也不假,但曹寅打算颠覆的对象从来不是巴郡太守府,是逐鹿领。曹寅只是一把被人使唤的刀,真正对逐鹿领有敌意的,是拿刀的人。

    既然蔡瑁是幕后主使,显然蔡瑁对逐鹿领有敌意。

    能够让他不惜请武陵寇、武陵军同时出手,这敌意可不是那么简单。

    鱼不智叫起了撞天屈。

    “我哪有招惹他?简直莫名其妙!搞不好是那厮脑袋抽风……”

    “不智,你不了解世家。”

    赵部正容道:“世家说什么话,做什么事,大多有一个东西在贯穿始终,利害。为家族谋取利益,避免损失,是世家的本能,象蔡氏那样的大世家,绝对不可能无缘无故对一个离襄阳那么远的领地下手。”

    “蔡氏这些年崛起,所用的手段未必尽都光明,但不可否认的是,那些不光明手段也是为家族利益。从蔡瑁出任蔡氏家主之后的种种行事来看,此人胆子很大,出手狠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象他这样的人,更不会轻易做出冲动之事。”

    “家主代表的不仅仅是权力,还有责任。”

    “蔡氏传承多代,蔡瑁很清楚自己的责任。蔡瑁父亲是襄阳大士蔡讽,蔡讽虽不再担任家主,可蔡瑁若敢任性妄为,蔡讽也不会答应。”

    “所以,我不认为蔡瑁会无故找上逐鹿领,一定是有原因的。”

    鱼不智苦笑道:“我要是知道那厮为什么找上我,就不会这么头痛了。逐鹿领跟蔡氏以前从来没有瓜葛,和武陵寇初次交手的时候,逐鹿领是一个二级乡镇,我甚至还没离开过垫江,怎么可能跟襄阳大族结怨?”

    赵部点头,就算鱼不智胆大包天,那时候也没有机会招惹到蔡氏。

    “照你刚才所言,问题应该就出在徐元直母亲身上。”

    “徐母收留那位叫燕姬的女子歇宿一晚,遭到蔡氏猜忌,蔡氏出动家仆私军没能拦下徐母,后来不惜让武陵寇出手。如此行事,普通世家碍于声名也未必干得出来,何况是荆州大族蔡氏。如果我所料不差,那位燕姬身上必然对蔡氏非常重要的东西,以至于蔡氏家主不惜代价,也要拿到手。”

    鱼不智一惊:“对蔡氏非常重要的东西,会是什么?”

    赵部又好气又好笑:“我怎么可能知道?你可以从燕姬身上查嘛。”

    鱼不智泪流满面:“燕姬被徐母收为义女,住在元直家。”

    赵部没有说话。

    他和鱼不智相识这么久,很清楚徐庶是鱼不智的左膀右臂,深受信任。以鱼不智对徐庶的重视程度,除非有直接证据,很难想象他会明着查燕姬。

    如何查燕姬,这是逐鹿领家务事,赵部不便说太多。

    他能做的,就是尽量帮鱼不智分析其中利害。

    鱼不智又道:“燕姬或出自襄阳燕氏,燕氏被武陵寇袭击后已经没落了,一个没落家族的孤女,有什么值得蔡氏穷追不舍?是燕氏有不得了的利益,还是掌握着足以让蔡氏忌惮的秘密?”

    屋内陷入长时间的沉默。

    赵部忽然道:“有一件事,我一直觉得有些奇怪。”

    “什么?”

    “你有没有觉得,武陵寇对这件事参与过深?”

    鱼不智一滞,皱眉苦思。

    赵部继续道:“武陵寇进犯逐鹿领已不是一次两次。”

    “你的逐鹿领可不是普通领地,军力非常强,外战屡屡创下骄人战绩,而且随着领地规模不断提升,逐鹿领实力和影响力在持续增长。武陵寇虽然薄有声名,但实际上仍然难脱流寇禀性,习惯欺软怕硬,最懂见风使舵,他们接下的委托,必然是自信有能力做到才会接取,区别只在于代价几何。”

    “武陵寇追杀徐母那会,其实力远在逐鹿领之上,可后面两次来犯时,他们已经是弱势一方,其武力不足以威胁到逐鹿领,且每次都是铩羽而归。按照流寇一贯作风,他们早就应该收手不干了,可他们还在不断跑来受辱。”

    “徒自损失人命,仍锲而不舍,就为了蔡氏的委托金吗?”

    当然不会!

    流寇如果不懂得看清形势,趋吉避凶,早就被灭了。

    鱼不智脑中灵光一闪。

    “会不会是这件事也关系到武陵寇切身利益?”

    赵部想了想,道:“的确有可能,但我认为可能性不大。什么样的事情,既能让一个荆州大族铤而走险,又让一个流寇团体不惜代价?两个差别如此之大的群体,几乎没有共同利益,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他们两家都如此紧张。”

    鱼不智目光炯炯,道:“燕氏遇袭!”

    赵部眼前一亮。

    燕氏遇袭事件,受益者是襄阳蔡氏,动手的正是武陵寇。

    这起事件当年在荆州闹得沸沸扬扬,成为一桩公案,外界普遍认为是襄阳蔡氏买通武陵寇出手。一个象蔡氏这样的大家族,竟然与流寇勾结强灭竞争对手,显然逾越了家族争斗的红线,影响极其恶劣。再加上燕氏遇袭前不久,杜氏那场匪夷所思的灭门大火,同样是蔡氏受益,外界对蔡氏的不择手段,厌恶到了极点。

    虽然蔡氏矢口否认,但没有人相信他们的说辞。

    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该事件是蔡氏所为,但杜氏、燕氏以血还血的报复,并没有引起世人谴责,反而获得同情,那么多与事件没有直接关系的家族,纷纷加入到对蔡氏族人打闷棍的行列中,可见人心背向。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

    曾经有一段时间,襄阳几乎每天都有蔡氏族人被打、被杀的事件发生,蔡氏成为过街老鼠。蔡氏一度寄望于官府力量出面镇压,可无论襄阳县府,还是南郡太守府,都没有全力为蔡氏背书。

    官府也不是傻子,明知此事蔡氏有重大嫌疑,襄阳各家族的愤怒到达极点,若强行镇压,很可能让愤怒的民怨继续升级,最终一发而不可收拾。另一方面,县府和太守府的官员,大部分是本地家族子弟担任,就拿襄阳县府为例,没落的四大家族就有多人在县府做事,这些人恨蔡氏都来不及,其他家族中人也是同仇敌忾,怎么可能帮蔡氏遮风挡雨?

    蔡氏吃到苦头,才知犯众怒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蔡瑁出来公开立誓,纯粹是不得已而为之。

    杜氏灭门大火、燕氏被武陵寇袭击,让蔡氏轻松击溃了襄阳家族联盟,但蔡氏内部对这样的行为都难以认同。要知道,蔡瑁父亲蔡讽是襄阳名士,誉满荆州,蔡氏能跟张温和黄承彦结为亲家,看中的可不仅仅是蔡氏身家,还有蔡氏的名望,若蔡氏声名狼藉,想让张温和黄承彦娶蔡氏女?没可能!

    事情发生后,蔡氏内部对蔡瑁多是谴责之声。

    就家族扩张而言,蔡瑁是最大功臣,但留下的后遗症实在太严重了。

    蔡氏遭遇襄阳众家族全方位激烈抵制,除族人被打被杀之外,蔡氏生意受到其他家族联手打压,出仕子弟受到同僚排挤,求学学子被礼送回家,还有很多公众场合拒绝蔡氏族人进入……

    所有报复,都落到蔡氏族人身上,族人自然对蔡瑁不满。

    当然,即便在家族内部,蔡瑁也死活没敢承认,那两件坏事跟他有关。

    一旦承认,他的家主之位肯定不保。

    也正是因为他没有承认,其父蔡讽在族中又有很大声望,最终才没有更换家主。最终蔡讽亲自出面请官府作见证人,蔡瑁对外公开立誓,襄阳各家族才勉强接受,事件逐渐平息。

    当时若有证据证明两起公案与蔡氏有关,蔡氏很难全身而退。

    不仅蔡氏难以脱身,武陵寇也会有大麻烦。

    武陵寇是流寇,为财进攻燕家庄是流寇本分(虽然武陵寇很少尽本分),可如果武陵寇进攻燕家庄是受蔡氏指使,性质完全不同,家族与流寇勾结,或许历朝历代都有人暗地里做,但明面上绝对不被允许。

    一旦有人公然逾越红线,末日也就不远了。

    武陵寇也不例外。

    武陵寇逍遥这么多年,不是地方官府没有能力剿灭他们,而是嫌麻烦,剿匪要拿命去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是,如果有证据证明武陵寇和蔡氏勾结,官府想继续装傻都不行了,不把武陵寇剿灭,小心官位不稳。

    再看逐鹿领被武陵寇屡次进犯。

    现在看来,武陵寇盯上逐鹿领,很可能是因为燕姬。

    蔡瑁指使曹寅攻打逐鹿领,也很可能是因为燕姬。

    燕姬只是一名没落家族的孤女,女子地位不高,即便燕氏有不得了的家族利益,按照家族惯例,燕姬没资格知晓这些事情。况且燕家庄遇袭时事出突然,其他家族援军赶到时,燕家庄并没有被全面攻破,燕氏家主临时将秘密告诉燕姬,可能性同样不大。

    蔡瑁和武陵寇不放过燕姬,不是因为利益。

    刚才赵部说过,世家豪族行事,有两个字贯穿始终:利害。

    这句话提醒了鱼不智。

    既然蔡氏不放过燕姬,不为“利”,难道为“害”?

    有没有可能是燕姬掌握了某些讯息,让蔡氏和武陵寇都感觉到威胁?

    譬如说,能证明蔡氏和武陵寇勾结的证据!

    从时间上看,徐母首次遇见燕姬时,距燕家庄被袭击没多久,而那个时候蔡氏应该已经在襄阳成了过街老鼠,狼狈不堪。如果燕姬手上有证据,不仅蔡瑁立刻完蛋,武陵寇也很可能跟着陪葬。

    关系到生死存亡,不容他们不尽心。

    尽管事情已过去几年,可一旦证据曝出,其杀伤力仍然不会逊色多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