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546章 襄阳往事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云清回忆道:那是刚进入荆州地界时发生的事,徐母不忍见那女子被赶出去,主动表示可以让她跟自己住在一个房间。云清等人当时没有阻挠,徐母单独一个房间,出于善心收留那女子一晚,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第二天一早,大家便分道扬镳。

    他们很快就将这次偶遇抛在脑后。

    徐母和云清,都觉得这只是一个小插曲,没有向领地说明的必要。

    燕姬的确是襄阳人!

    鱼不智找来徐飘渺,让他派几名墨者去襄阳一带,暗中查燕姬的身世。

    徐飘渺默然领命,转身离去。

    现在派人去襄阳,最快得一两个月才会有消息,鱼不智不想等那么久。

    “易副城主。”

    “在!”

    “你也别闲着,去打听消息。”

    易风莫名其妙:“属下能做什么?”

    “你那位学兄翟冏,好象就是襄阳人吧?”

    易风如梦方醒,拊掌而笑:“不错!翟兄不仅是襄阳人,襄阳翟氏与蔡氏斗了几辈人,有难以调解的仇怨。既然此事牵涉到蔡氏,翟兄但有所知,必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鱼不智眼珠子转了转,道:“我记得你想让你那位学兄加入逐鹿领。”

    “是啊,可翟兄一直没有答应。翟兄才学在我之上,属下愿以副城主之位邀他加入,翟兄也始终不允……”

    “副城主之位拱手让人,我点头了没有?你是觉得我逐鹿领的副城主,才学高就有资格做?我今天不妨告诉你,副城主最重要的是能够让我放心,我不认同,才学再高有屁用?易风,你胆儿肥啊,谁给你私相授受的权力?”

    易风一滞,冷汗涔涔。

    他愿将副城主之位让给翟冏,是觉得翟冏更有才能,相信翟冏能在这个岗位上做得更好,因此他不惜以此拉拢翟冏,为领地招揽一位有用之材。被领主当面指出后才发现,这样做貌似有私相授受的嫌疑,谁做副城主可不是他自己说了算,易风心中惶恐不安。

    除了惶恐,更多的是感动。

    被鱼不智呵斥,易风生不出半分不满。

    的确是他考虑不周,而且,领主话中的潜台词也很分明:我信你。

    就凭这一点,易风觉得自己此前的所有努力,所有付出都有了价值。

    鱼不智继续道:“你想为领地招揽人才,甚至不惜自我牺牲,这份心情我明白,但有些事情可能不象你想象的那样简单。你可曾想过,你愿意让位给翟冏,会不会反而对他带来压力,成为他拒绝加入逐鹿领的原因?”

    “这,怎么会……”

    “怎么不会?”

    鱼不智没好气道:“易地而处,你比翟冏才学好,翟冏邀请你加入领地,甚至表示愿让出自己的高位。他如此待你,你又不是自私自利之人,忍心抢他的位置?即使是考虑到个人声名,这种事也最好不要做,对不对?”

    易风木立当场。

    一语惊醒梦中人,领主的话让他懊悔不已。

    逐鹿领用人标准,向来是重才学和态度,内部和睦,没有倾轧,没有内斗,大家各凭本事和成绩证明自己的价值,共同推动领地发展。外部敌对势力隔三差五地搞事情,也成为逐鹿领内部团结的催化剂。

    在这种环境呆久了,对人情世故的认知难免变得比较淡泊。

    领地内部接受并认同这些观念,不容易看出端倪,与外面的人打交道,往往便显得头脑简单,太过白目。

    易风愿以副城主之位邀翟冏,反而让翟冏更难接受。

    易风毕竟在鹿门山求过学,鱼不智一提醒,他很快想到另外一种可能:即使邀请成功,领主同意翟冏取代他出任副城主,翟冏会不会认为逐鹿领主薄情寡义?

    真是不可原谅!

    “你想翟冏加入逐鹿领,就别再说让副城主之位那样的话。”

    “是,属下明白了。”

    “翟氏与蔡氏势同水火,指使曹寅越境进攻的是蔡瑁,倒是一个机会。不妨跟你那位学兄放点风。让他知道此事,或许能助他痛下决心。”

    易风大喜,匆匆离去。

    不出所料,逐鹿领很快迎来一位中级官吏。

    翟冏正式投效。

    翟冏走的是官吏路线,初始智力值70点,比中级官吏门槛超出10点,也比易风的62点初始智力高出不少,鹿门山正式弟子,还是比门生强一些。由于徐庶和荀衍都是谋士路线,领地纯粹官吏体系中,翟冏稳居第一。

    翟冏答应加入领地前提了一个要求:他不会出任领地副城主。

    鱼不智明确告诉他,让副城主之位纯属易风自作主张,代表他的心意,但自己对易风的工作非常满意,从未同意过他的这个想法,让翟冏放心。

    易风羞愧无地,一番好心,差点把事情搞砸。

    翟冏被安排在初级培训中心,这个建筑物需要中级官吏主持,逐鹿领中级官吏就易风和翟冏,易风仍然继续做他的副城主,翟冏负责培训中心。培训中心不会有多少事,鱼不智要求翟冏先跟易风熟悉领地事务,等将来时机成熟,或另有任用。

    翟冏慨然应诺。

    说起蔡氏,翟冏知无不言。

    翟氏是襄阳大家族,现在固然远不及蔡氏有势力,可蔡氏兴盛是最近一两代人的人,在此之前,两大宗族算是旗鼓相当,否则也不会缠斗几代。况且,以翟氏和蔡氏几代人的恩怨,蔡氏崛起后他们仍能在襄阳继续生存,可见翟氏在当地颇有影响力,非普通家族可比。

    两家关系恶劣,翟冏对蔡氏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话。

    “襄阳原有五大家族,蔡氏和我翟氏均位列其中,两家虽然有些旧怨,彼此间常会有一些争斗,却多是在正常范围之内,并没有特别出格之处。可随着上代蔡氏家主蔡讽将亲妹嫁给太尉张温为妻,蔡氏迅速崛起,很快将其他四大家族甩在身后,形成一枝独秀的局面。”

    嫁张温为妻的蔡氏上代家主亲妹,就是蔡瑁的姑母。

    “蔡氏强盛,希望扩大在襄阳的势力,而这必然触动其他家族的利益。”

    “蔡氏扩张,首先拿我翟氏开刀。”

    “翟氏与蔡氏数代恩怨,襄阳当地人心知肚明,因此蔡氏对翟氏下手,大家皆以为理所当然。我翟氏不甘坐以待毙,当时试图找其他大家族联手,可其他大家族不愿直接与如日中天的蔡氏结怨,以‘两家私怨由来已久,外人不便介入’为由,拒绝帮助翟氏,翟氏遂被蔡氏以种种手段抢夺利益,退化为襄阳当地的一个普通家族。”

    忆起当年之事,翟冏仍感慨万千。

    不过翟冏还算客观,宗族斗争本就很残酷,这些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世家豪族间的斗争向来如此,家族实力膨胀到一定程度,几乎都会走上扩张之路,优先拿那些有旧怨的仇家开刀,无可厚非。

    “翟氏遭遇重创,襄阳家族以为蔡氏已可满足,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抢夺翟氏传统势力范围后不久,蔡氏毫无征召地发起了第二波斗争,突然对五大家族中另一个家族动手。蔡氏准备充分,收买该家族对现状不满的族人里应外合,在极短时间内将该家族打得溃不成军,等到襄阳其他家族反应过来时,该家族已经毫无还手之力,受损程度比我翟氏还要严重。”

    “侵占两大家族诸多利益,蔡氏越发强大,实力凌驾于所有家族之上。不久,蔡讽将长女嫁给襄阳名士黄承彦为妻,蔡氏家族影响力进一步扩大,声势一时无两。蔡氏的强大、以及强烈的扩张**,引发襄阳其他家族高度警惕,其它家族为自保开始抱团,约定守望相助,共同对抗蔡氏的扩张。”

    “接下来蔡氏接连几次试图吞并小家族,都被其他襄阳家族合力阻止。大家都明白,如果再坐视其他家族被蔡氏一一击溃,到最后谁都难以幸免。单个家族难以抗衡蔡氏,但很多世家豪族在襄阳经营数代,势力早已伸入各行各业,世家间又多有姻亲联系,齐心协力,倒也能抗衡蔡氏。”

    “蔡氏受挫,不得不偃旗息鼓。”

    “不久,蔡讽将家主之位传给蔡瑁,不再过问族中事务。”

    “正当大家以为蔡氏已放弃扩张,襄阳接连发生两起耸人听闻之事。”

    说到这里,翟冏停了下来,愤懑之色溢于言表。

    鱼不智和易风同时问道:“何事?”

    “襄阳五大家族,翟氏、熊氏先后被蔡氏打压,元气大伤,对抗蔡氏主要靠另外两大家族,杜氏和燕氏。那杜氏和燕氏在襄阳扎根已久,实力不俗,抱起团来倒也能与蔡氏斗上一斗。只要杜氏和燕氏屹立不倒,蔡氏想独霸襄阳地区,只能是镜花水月。”

    听到燕氏二字,鱼不智和易风交换了一个眼色。

    徐母收留的女子,名叫燕姬!

    “蔡氏很清楚这一点,着手分化两家联盟,派人向两家提亲,但杜氏、燕氏看穿了蔡氏狼子野心,不仅没有答应,回过头来两家嫡系便立下婚约,希望以此巩固两家关系,并向蔡氏显示绝不妥协的立场。”

    “可是,燕家小姐还没过门,杜氏便发生一场大火,杜家庄沦为焦土,杜氏家主嫡系一脉,包括仆役婢女,共计一百多条人命,没一个人逃出来。事发之后,当地家族都认为这场大火烧的太过蹊跷,那么大的庄园,一百多条人命无一幸免,完全不合乎情理。”

    “杜氏遭此大劫,群龙无首,蔡氏趁机发难,大肆侵吞杜氏家业,其它家族虽试图阻止,但杜氏自己都没有能挑大梁的人出来,外人又能帮到多少?于是大家眼眨眨看着杜氏败落,而蔡氏选择发难的时机又太过可疑,成为唯一的受益者,坊间传闻那场大火是蔡氏所为。”

    “家族斗争屡见不鲜,但大多在法理框架内进行,侵吞产业也就罢了,很少会过激到杀伤人命。如果杜氏遭遇的那场大火并非天灾,是有人故意纵火烧死杜氏满门,无疑开了一个非常坏的先例,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襄阳众家族群情激愤,燕氏与其他家族联名请命,要求官府彻查此事,”

    “官府调查草草结束,宣称没有证据证明火灾是人为,不要无端怀疑。”

    “有小家族的人在官府,传出消息说,南郡太守知道蔡氏与张温渊源,有意压下杜氏失火一案,下令襄阳县府不可多事,故而调查只是虚应故事。大家虽然愤怒,却完全没有办法。”

    “至此,襄阳原先的五大家族仅剩蔡氏和燕氏,两家势力已相差悬殊。杜氏出事后燕氏独木难支,虽有其他小家族支持,也无法继续与蔡氏抗衡。燕氏认清现实后,不得不主动向蔡氏示好,并愿意送出一些利益,承认蔡氏在襄阳的霸主地位,但蔡氏没有接受。”

    “杜氏失火一事发生不久,一群流寇突袭燕氏庄园。”

    “燕氏知道蔡氏不会善罢甘休,事前有所防备,有积极编练庄勇护庄,据说还购置了一批威力不错的机关兽,防御能力不差。可进攻庄园的不是一般的流寇,而是凶名赫赫的武陵寇……”

    易风惊呼出声:“武陵寇!”

    鱼不智瞥了他一眼,示意易风稍安勿躁。

    “没错,就是武陵寇。”

    翟冏给出了肯定回答,他知道易风为什么会如此失态,在逐鹿领住了这么久,对领地过去的一些事情多少有些了解,武陵寇曾多次进犯逐鹿领,翟冏是知道的。更何况,讨伐董卓战役期间武陵寇来犯,翟冏那时正好在逐鹿领,知道两家曾经多次交手。

    “武陵寇悍不畏死,不计代价强攻庄园,最终燕家庄被攻破,燕氏家主一脉大多被杀。好在燕家庄的顽强抵抗争取到一些时间,其它家族闻讯派人赶来驰援,武陵寇被迫退走,燕氏才避免了被灭门的惨剧。”

    “众所周知,武陵寇拿钱办事,很少无故发起攻击,更何况燕家庄防御力量不俗,武陵寇不惜损兵折将发起强攻,无论如何解释不过去。”

    “所有疑点,都指向蔡氏!”

    “纵火灭门还不够,居然借流寇之手清除异已……”

    “此事激起所有家族强烈义愤,燕氏、杜氏遗孤开始以仇杀手段复仇,蔡氏接连有落单族人被杀,蔡氏跳出来谴责,但那时候已没有人理会他们。大家同情燕氏和杜氏遭遇,就算有人目击他们下手杀人,也不会主动告发,甚至别的家族个别族人也开始暗算蔡氏族人……”

    “久而久之,蔡氏终于无法承受血腥报复,请南郡太守调解。蔡氏不敢承认杜氏、燕氏遭遇是他们所为,但还是被逼得对天盟誓,蔡氏以后绝不会对襄阳家族行类似手段,事情才算告一段落。”

    “我翟氏能在襄阳存留至今,也是沾了当年盟誓的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