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544章 燕姬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大街上不宜多谈机密。

    两人当即回到领主办公室,又让人找来副城主易风,共同商议此事。

    易风一听是蔡瑁暗中指使,眉头立刻皱了老高。

    他是荆州人,深知襄阳蔡氏势力多么庞大,刘表初入荆州,能够迅速打开局面,固然有其出身、能力原因在里面,可他得到南郡两大豪门支持,也是刘表能够顺利平定江南的重要因素。

    新扎州牧上任,宣告荆州迎来一个全新时代。

    州牧权力远超刺史。

    刘表入主荆州,从根本上改变了荆州势力格局。

    一朝天子一朝臣,旧的官僚体系不再安稳,即便曾经的实权派郡太守,在州牧面前屁都不是。刘表一个不乐意,将他们从太守宝座上直接撸下来,不费吹灰之力,谁都不敢有脾气。这种情形下,太守们争相巴结刘表信任的州府官员,一点儿也不奇怪。

    人情政治,自古皆然。

    政治就是人情,人情就是政治。

    当今荆州,刘表倚重信任者,莫过于襄阳蔡氏的蔡瑁,和中庐蒯氏的蒯良和蒯越兄弟。这三个人是刘表手下最炙手可热的人物,家族势力也非同小可,太守们想要在州府找靠山,蔡氏和蒯氏都是最适合的人选。

    武陵太守曹寅显然选择了亲近蔡氏。

    蔡瑁让他越境巴郡,对付一个玩家领地,即使曹寅明知道这样做可能招惹麻烦,可他为了向蔡瑁表达忠心,不得不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更何况,那时候赵部已公开响应关东诸侯号召,声称即将赶赴洛阳讨逆,巴郡必然空虚,曹寅琢磨着趁这段时间进入巴郡,迅速攻破逐鹿领完成蔡瑁的委托,也要不了多少时间。以快打快,完全可以在很短时间内撤出,在赵部率部外出、巴郡暂时出现势力真空的情况下,风险不是太大。

    可曹寅万万没想到,赵部居然就藏在逐鹿领!

    武陵军进军逐鹿城外,相当于主动跑到巴郡军面前。

    后面的事情,已无需赘述。

    种种证据都指向蔡瑁,从目前掌握的情报看,基本可断定蔡瑁是正主。

    那么问题来了。

    “蔡瑁为什么欲置我们于死地?”鱼不智困惑不已。

    逐鹿领在益州巴郡,襄阳蔡氏在荆州南郡,两郡并不接壤。一个是巴郡玩家领地,另一个是荆州南郡豪族,向来没有接触,八竿子打不到一块,蔡瑁怎么会对逐鹿领有敌意?

    如果没有猜错,雇佣武陵寇的人,多半也是蔡瑁。

    武陵寇接委托的费用不低,普通人未必有足够财力请武陵寇出手,但对襄阳蔡氏达样的豪门来说,那点钱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财力不是问题。

    武陵寇对逐鹿领屡次出手均铩羽而归,损失相当惨重。以流寇团作风,明知不可为,自当果断抽身,已避免更严重的折损。但武陵寇没有那样做,仍然一次次地兴师来犯,如飞蛾扑火一般,留下一次次惨痛回忆。

    这不正常!

    如果武陵寇的雇主是蔡瑁时,一切都有了合理解释。

    蔡氏有钱,能承担高昂的委托费用,属于武陵寇最看重的那部分雇主蔡氏有势,官场江湖都很吃得开,即便武陵寇这样的著名流寇团,一旦接下蔡氏委托,明知要上刀山下火海,未完成任务前也很难轻松抽身不干。

    逐鹿领第一次与武陵寇发生冲突,领地还处于一级乡镇阶段。

    那时的鱼不智,甚至没有离开过垫江县境,怎么可能招惹到襄阳蔡氏?

    众人商议半天,依然一筹莫展。

    睿智如徐庶,一时间也难以揣度出其中缘由。

    不过,查清幕后黑手是蔡瑁,对逐鹿领多少有一些好处,最起码开始着手进行针对性准备,不至于象以前那样,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众人达到一致:继续跟进对蔡瑁的调查,争取早日查清蔡瑁对逐鹿领出手的原因,以便领地对症下药。

    调查蔡瑁这样的地方豪族代表人物,调查难度比调查荆州使要高许多,有必要派出更多墨卫。墨卫归徐庶调遣,调查事件一直是情报中心在跟进,情报中心也归徐庶管,商议结束后,徐庶便匆匆离去,开始着手安排。

    易风却是没有走,欲言又止,面现犹豫之色。

    鱼不智看在眼里,淡淡道:“就你我二人了,说吧。”

    易风欠身道:“主公息怒。属下非是故弄玄虚,只是心中所想或牵涉领地重要人物,心存犹豫,不敢轻易道出。”

    鱼不智不动声色:“你说的重要人物,是元直吧?”

    易风满头大汗,却还是坚定道:“正是。”

    易风落魄时被招揽到逐鹿领,很快委以重任,一直对鱼不智忠心耿耿,他对领地的忠诚不容置疑。刚才商议时,鱼不智就注意到易风神情有异样,虽然他有想办法掩饰,但以鱼不智对他的了解,易风的异状是瞒不过去的。

    易风当时没有说出来,说明他心中有顾虑。

    在场三个人,除易风本人之外就鱼不智和徐庶,易风不可能怀疑领主,那么,让他犹豫不决的对象只能是徐庶了。徐庶离开时易风没有走,进一步证实了鱼不智的猜测。

    每个逐鹿人都知道,徐庶是鱼不智最信任的心腹。

    领地头号智囊、逐鹿军主帅、兼情报中心主官,足以证明徐庶的重要。

    涉及到徐庶,易风的犹豫不决不难理解。

    鱼不智不相信徐庶有问题,无论历史上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徐庶,还是他在游戏中认识的徐元直,都不应该是会背叛的人。但易风矛头指向徐庶,也不会无的放矢,必然有他的理由。

    “说说看,到底怎么回事?”

    易风正容道:“属下认为,徐先生身边的人或与此事有关。”

    鱼不智默然点头,易风质疑的并不是徐庶本人,让他暂时松了一口气,但悬着的心很快又提了起来。徐庶至今尚未婚娶,与母亲相依为命,当初由于徐母的坚持,家里也没有安排仆役婢女,一应家务都是徐母亲自打理,易风说“徐先生身边的人”,除了徐母,还能有谁?

    再一想,武陵寇和逐鹿领第一次交手,不就是徐母来逐鹿领那次吗?

    徐庶正式投效,领地派人去颍川接其母亲过来定居,中途被莫名追杀,要不是陈到遇见,一路护送徐母来巴郡,那一次徐母很难平安抵达逐鹿领。

    逐鹿领最初有怀疑武陵寇袭击徐母的动机,询问徐母缘由,但徐母对此表现得很茫然,她以前住在老家,与人无怨,压根不明白为何会被盯上。后来武陵寇又两次大举来犯,摆明是想灭掉逐鹿领,鱼不智和徐庶遂认为,武陵寇当初袭击徐母,很可能是冲着逐鹿领而来,那时候徐庶已贵为逐鹿军主帅,被领主视为臂膀,抓住徐母胁迫徐庶也是有可能的。

    然而,这个推测也有很多难以解释的地方。

    事发时,徐庶正式投效逐鹿领不久,襄阳的蔡瑁怎么能知道徐庶底细?在徐母来逐鹿领的路上,武陵寇出手,他们又是怎么知道徐母会过来,并在路上成功堵住徐母等人?除此之外,对付一个性情温婉,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妇人,请动武陵寇这样的著名流寇团,数百武陵寇从荆州追到益州,是不是显得太过隆重?

    徐母被袭击一事,疑点重重。

    鱼不智一度认为,或许是一场误会,武陵寇误中副车所致,可武陵寇后来又几度来袭,误会的可能性已微乎其微。只不过,后面几次武陵寇与其他势力联手,目标直指逐鹿领,大家也就没继续往徐母身上想。

    蔡瑁浮出水面后,一些疑点先前未被重视的疑点,又显现出来。

    徐母来逐鹿领时,是在荆州境内遇袭,而蔡氏正是荆州豪强最开始找徐母麻烦的人并非武陵寇,战力不济却气焰嚣张,应是平时横行霸道惯了,陈到认为是某个世家或豪族私兵,如今看来,很可能就是蔡氏的私兵,陈到的判断非常准确若非刚好遇到陈到,徐母等人恐难以脱身,可陈到再强也只是一个人,以蔡氏在荆州的势力,有很多手段用明面手段将他们截住,但蔡氏偏偏选择了最见不得光、最决绝的方式处理此事,且事后一直锲而不舍,为什么?

    蔡瑁对付逐鹿领,到底是针对徐母,还是针对逐鹿领本身?

    眼前迷雾,难以看清。

    易风此时提出徐庶身边人或与此事有关,想来是有了一些发现。

    沉默半晌,鱼不智缓缓道:“你是说徐母?”

    他很不想这样问,却不得不直面这个问题,心中纠结不已。

    关系到徐庶,难免患得患失。

    “不是。”易风正容道:“主公可还记得,徐先生家来了一位美貌女子?”

    那位美貌女子,鱼不智当然记得,那是徐庶请假暂离领地那几天,易风临时接下情报中心,汇报墨卫查到指使者来自荆州府时的事情。易风曾经提起过那位女子,说是一直住在徐庶府里,一度撩起某人八卦之魂。

    鱼不智最初还以为,那位名叫燕姬的女子来到逐鹿领,住在徐庶家中,说不定跟徐庶有类似姻亲之约的特殊关系,借此调笑徐庶,后来才知不是。

    徐庶澄清道,那燕姬只是与徐母认识,因为家中遭逢变故,举目无亲,知道徐母来了逐鹿领,遂跑来投靠。徐母觉得燕姬这样的美貌女子独居多有不便,于是将她留在府中,徐庶跟燕姬此前并不熟悉,更遑论特殊关系。

    而且燕姬早已许过人家,只可惜夫家闹了场大火,满门死于烈焰之中,可怜燕姬尚未过门就成了未亡人,乡人指她克夫。后来燕姬自家遭遇变故,于是“克夫”很快升级为“妨家”、“扫把星”,亲友竟不敢收留,乡人担心她招来灾祸,不容她留在故土,燕姬被迫背井离乡。

    是善良的徐母收留了她。

    得知燕姬身世后,鱼不智唏嘘不已。

    他当然不信燕姬是什么扫把星,古人蒙昧,将连遭不幸的人视为不吉,今人却不会如此狭隘。鱼不智专门借故去了徐庶家,见到那叫燕姬的女子,的确是面若桃李,举止落落大方,谈吐间礼仪无亏,不难看出其家境应该不差,接受过很好的家庭教育。若不是家中连遭变故,很难想象燕姬这样的女子会流落在外,漂泊无依。

    鱼不智遂撺掇徐庶,索性将燕姬娶了,真正成为一家人。

    徐庶只是笑着摇头,没有说什么。

    后来与禽迪聊起此事,鱼不智才知道自己的无心之举,非常不合时宜。

    徐庶出身寒门。

    寒门是指门第势力较低的世家,并非贫寒微贱的家庭,寒门也叫庶族,仍然是门伐阶级,跟贫民阶级不是一回事。既然是世家门伐,必然保留着一些世家的风气和作派,门户之见根深缔固,正妻之位通常找门户相当的女子,虽然也可以娶别的女子为妾,可象徐庶这样至今还没有娶妻的子弟,先纳一个曾经有过婚约,被人称之为“扫把星”的女子,是万万不行的。

    鱼不智不明就里,撺掇徐庶娶燕姬,是非常失礼的行为。

    徐庶没有明确指出,想来也是知道领主不懂这些规矩,并非有意冒犯,又不便讲清楚其中关键以免鱼不智尴尬,只能一笑置之。

    徐母是知书达理之人,知道燕姬久住家中可能会惹人非议,如果只是她自己倒没有什么,可还有徐庶这未婚青年住在家里,有些事很难讲清楚。不久前,徐母将燕姬收为义女,以此避嫌。

    燕姬大徐庶一个月,从此两人姐弟相称。

    易风言下之意,分明指向燕姬。

    鱼不智皱眉道:“说出你的理由?”

    “属下曾听徐先生说过,燕姬并不是颍川人,先生在颍川时从未见过,这次收留燕姬,皆因徐伯母怜其身世坎坷。属下知道这个消息后心中不安,担心徐伯母和先生被奸人所骗,遂自作主张暗中找招老前辈查访燕姬底细,前辈告诉属下,燕姬不是颍川口音,倒象是南郡襄阳一带的口音……”

    鱼不智没有责怪易风,易风完全是出于公心,为领地排除隐患。

    招老头肯答应易风,想必也是因为这一点。

    鱼不智现在已完全明白易风的担忧。

    徐庶是颍川人,徐母来逐鹿领前从未离开豫州,哪来的荆州亲朋?从颍川到巴郡,必过荆州,有没有可能,是徐母来逐鹿领的路上和燕姬相识?

    燕姬是襄阳口音,而蔡氏正是襄阳豪族!

    徐母遇袭,逐鹿领被侵犯,会不会与燕姬有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