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536章 取经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外交战线进展顺利,鱼不智可以把更多精力投入到领地发展中。

    逐鹿领办公室。

    “易副城主,石制城墙还有多久才好啊?”鱼不智悠然问道。

    易风按捺着心头的激动,笑道:“禀主公,最多五日,我们的石制城墙就将完成收尾合龙。”

    “其他准备,都已齐备?”

    “其他条件早已达成,只待城墙完成合龙,领地就能升到三级城市了。”

    鱼不智满意点头。

    自打顶级铁匠铺升级后,逐鹿领本轮未完成建筑物只剩下两个:二级石制城墙和初级兵工厂。

    初级兵工厂需要综合性人才,领地很早就着手进行的多技能人才培养,凭借着远超普通领地的人才厚度,批量培养多技能人才,重点就是“铁匠+木匠”的组合。从技术层面讲,培养中级人才并没有无法逾越的技术障碍,练习够了,时间够了,晋级水到渠成。

    经过长期努力,人才培训计划逐渐显现成效。

    当初为提高获得兵工厂人才机率,首批多技能人才培训,“铁匠+木匠”组合有五人同时受训。截至目前,有两名受训者达标,不仅逐鹿领的初级兵工厂投入运营,飞鱼领需要的技能人才一并搞定。

    巧合的是,两名达标者是亲兄弟。

    哥哥叫任劳,原是铁匠转攻木工手艺;弟弟叫任怨,原是木匠改修铁匠技艺,双双入选培训者名单,双双脱颖而出。

    行政中心据此作出猜想:选择有血缘关系的人才接受培训,并让受训者转攻血缘亲属原本从事的职业技能,或有助于受训者更快取得突破。该猜想是否正确,目前不得而知,但培训多技能人才是领地系统工程,行政中心还在继续总结经验,为后续培训做好准备。

    多技能人才培训获突破,影响领地升级的只剩下城墙。

    城墙拖在最后面,是意料之中的事。

    石制城墙被城市级领主们视为资金烟洞,除了需反复建设之外,工程量也大得让人无语,最晚竣工不足为奇。

    更何况,逐鹿领的石制城墙建设进度,中途一度受到打断。参加讨伐董卓战役期间,逐鹿领遭遇了强敌来犯,联军部队兵临城外,并直接对主城发动强攻。虽然领地守军守住了阵线,没有被敌军攻破城池,不过战斗过程中,石制城墙的施工不得不停滞,且遭受到一定程度的损坏,耽误了城墙工程的施工进度。

    在战火中发展,成果来之不易。

    鱼不智对易风非常满意,领地建设能有条不紊地推进,易风功不可没。这位鹿门山落魄学子,能力虽无法与徐庶、荀衍相提并论,但他沉稳细致,有很强责任心,在逐鹿领内务管家位置上干得有声有色。

    毕竟有过在鹿门山求学的履历,尽管被变相撵出山门,底子是不差的。在一个玩家领地当副城主,能力足敷使用。

    更难得的是,易风有一份公心。

    前不久,易风举贤不避亲,积极向领主姑推荐自己昔日学兄,称翟冏才能远胜于自己,希望能够让翟冏加入逐鹿领。当然这只是易风单方面的想法,翟冏本人似乎对此缺乏强烈意愿,目前还处于游说阶段。私下里,易风甚至主动提出,他愿退位让贤,以逐鹿领副城主之位邀翟冏加入领地。

    鱼不智并未答应,心中却着实感动。

    没有多少人会象易风这样,为领地招揽人才,不惜拱手让出自己前途。他在最落魄之时被鱼不智招揽,并提拔重用,对领主忠诚之心可昭日月。

    翟冏游历四方,在逐鹿城偶遇易风,得知易风已是天下第一城副城主,翟冏心中大受触动。因为家族与襄阳蔡氏有嫌隙,蔡氏现在受到刘表重用,翟冏几乎没有回荆州府出仕之可能。逐鹿领是玩家领地中的佼佼者,据说颍川荀氏的休若先生都在为逐鹿领效力,对翟冏多少具备一些吸引力。

    翟冏没有离开逐鹿领,也没有答应招揽,犹豫考虑中。

    愿意考虑,就说明可能有戏。

    易风这落魄门生尚且如此优秀,正式弟子的才能更让鱼不智期待。

    “易副城主,你那位学兄可有改变主意?”

    “还没有。翟兄有意动,却始终不肯点头,甚是奇怪。”

    易风显然有点灰心丧气,他是真想把翟冏拉进逐鹿领阵营,不仅是报答翟冏当年在鹿门山对他的照拂,更因为翟冏是领地需要的人才。

    鱼不智安慰道:“这种事情急不得,慢慢来吧。”

    “属下明白。”

    鱼不智等待石制城墙完工的时候,幽州布兵领迎来一位客人。

    布兵领和丰产领皆知名领地,可一个在幽州,一个在扬州,向无往来,战役活动也没有合作。苏离突然联系好好,表示希望拜访布兵领,让好好大感意外,但苏离主动提出拜访,他不可能拒人于千里之外,只好答应。

    见面之后,好好终于明白苏离的来意。

    苏离参观过刚完成重建的布兵水师,对布兵水师的威武雄壮赞不绝口,表示丰产领有意启动建设水师,希望能够从布兵领学习一些经验。

    搞了半天,苏离是冲着水师来的。

    好好很快想通其中关键。

    讨伐董卓战役期间,非鱼水师大举南下进攻丰产领。非鱼水师虽然无力对丰产主城构成威胁,不过凭借水师之利,对丰产领持续袭扰却是不难,庙街十三少借着压制两个靠海附属领地,牵扯大量丰产领守军精力,而非鱼水师则可随时抽身进攻其他防御薄弱处,可谓占尽了上风。

    如果不是非鱼领因为被动任务被踢出局,丰产领的痛苦仍会持续。

    丰产领之所以如此被动,就在于两个领地水师实力相差悬殊。

    非鱼领很早就开始投资船坞,造船业发展良好,成为游戏中第一个拥有战船制造能力的领地。在自家船坞支持下,非鱼水师建设占据先天之利,清一色的战船配置,进一步提升了水师战力。

    而丰产领这边,当时丰产领根本没有水师编制!

    水师强藩攻打一个没有水师的领地,结果可想而知。

    从庙街十三少不惜部分放弃战役,让水师倾巢而出远征丰产领,不难看出两大领地之间存在着难以调和的矛盾,非鱼领最强的就是水师,难保将来不会再次出现水师远征的故事。苏离显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全国战役一结束,就开始着手建设领地水师力量。

    众所周知,步兵领向来重视水师,在水师建设方面有充足经验。

    丰产领没有水师建设经验,苏离索性跑步兵领参观学习。

    好好感慨不已,哥的水师虽然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战绩,名气是出去了。

    被人认同的感觉,让好好心情极为舒畅。

    苏离跑来取经,好好也不吝告诉对方,水师建设的关键所在。

    好好道:“组建水师,必须得有战船,切记!”

    水师强弱,首看战船。

    好好遂以自家水师海难现身说法,让苏离明白,战船对水师多么重要。游戏中有些数据是死的,战船甭管大小,就是比普通民船抗风浪。步兵水师当初没有战船,跑大海中间浪,收获一场惨烈海难;有了一批小战船后,再去海里拉练,心中有底,以前那种忐忑心情也淡了几分。

    听好好这么一讲,苏离深以为然。

    “不错,当初非鱼水师在我那边捣乱时,小破船跑得贼快!”

    好好道:“那肯定的,我看过你们的交战视频,别看非鱼水师的船不大,那都是货真价实的战船,斥候和游艇,和我现在装备的同一型号。”

    苏离想了想,道:“要不你卖些战船给我吧,价钱好商量!”

    好好半晌说不出话来。

    苏离是出了名的土豪,又急着组建水师对抗非鱼领,对战船价格不会太计较,卖船给他不仅能赚到一大笔,还能收获一份感激,可谓一举两得。但问题是,步兵领的战船并非自制,同样是从外部购入,哪有船卖给苏离?

    好好只得告诉苏离,自家战船也是向别人买的。

    苏离仍然兴致勃勃:“哦,那能不能告诉我是哪家?我去找他们谈。”

    好好苦笑道:“不是我不告诉你,你去找他们,多半是买不到一艘船的。”

    苏离脸色大变:“卖你战船的不会是非鱼领吧?”

    非鱼领的船坞发展形势喜人,是全国第一个具备战船生产能力的领地,苏离见好好面上神情,猛然想到步兵领战船或来自非鱼领。

    非鱼领和丰产领势如水火,前段时间刚刚打了一架,苏离痛下决心组建水师,正是为了抗衡非鱼领的水师力量。如果好好的战船从非鱼领购得,苏离的确不太可能从对方手中买到战船,庙街十三少绝对不会资敌。

    苏离想到非鱼领,好好抓狂中。

    步兵领的战船来自飞鱼领,而不是非鱼领,但好好早已通过蛛丝马迹,认定飞鱼领是非鱼领的特别领地。故而,他刚才才会说,苏离去找飞鱼领,很可能买不到战船。话一说出口,好好就后悔了,从他的角度看,这已经涉嫌暴露飞鱼领真实来历,虽说他猜到飞鱼领来历并非靠庙街十三少剧透,全凭聪明的脑袋瓜,可就这样平白无故把别人秘密踢爆,终究不太好。

    更何况,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是苏离,庙街十三少的死敌!

    从道德层面讲,好好不愿无谓踢爆飞鱼领来历。

    从合作层面讲,飞鱼领卖战船给步兵领,大家是有合作的。

    好好相信庙街十三少应该知道,自己已经猜到飞鱼领来历,有暗示过。对方之所以肯卖船给自己,应该不仅仅是因为先前大家的合作,很可能庙街十三少希望借此封好好口。当然非鱼领从未提出明确要求,好好将其视作是心照不宣的默契,既然步兵领拿到了想要的东西,还是应该厚道一点。

    刚才说得太快,搞不好会泄露飞鱼领机密,好好大为后悔。

    苏离果然一下子想透其中关键,直接问是不是非鱼领,好好头大如斗。

    他到底是承认好,还是不承认好?

    不能承认!

    打死都不能说!

    说漏嘴是无心之过,做错事就得想办法弥补,而非破罐子破摔。

    可是,他该怎么回答苏离?

    承认非鱼领是不可能的,因为和步兵领直接交易的根本就不是非鱼领;可刚才说漏了一句,苏离已经意识到,战船来源很可能与非鱼领有关,好好这时候说战船从飞鱼领购入,岂不是告诉苏离,飞鱼领和非鱼领是一家?

    所以,飞鱼领的名字也不能提!

    好好欲哭无泪,特别领地名字为什么和主据那么近?

    低调点不行吗?

    这名字取得,简直此地无银三百两嘛!

    话说当初庙街十三少是怎么想的?取这破名字,让哥如何能够掩盖嘛!

    思来想去,好好决定模糊处理。

    好好诚恳地告诉苏离,卖步兵领战船的领地很低调,不喜欢抛头露面,也不想成为众矢之的。步兵领和该领地打过多次交道,算是老朋友了,对方才勉强肯卖战船给自己,苏离骤然找个门去,对方基本不可能答应卖船。

    好歹先将飞鱼领不愿卖船的动机给粉饰一番,顺便为自己不提飞鱼领名字找一个借口。至于苏离信不信,信多少,不是好好能够决定的。

    庙街十三少,哥最多帮你掩盖到这地步了……

    苏离显然有些失望,但还是接受了好好的说法,没有表现出明显不快。虽说他是游戏中公认的壕中之壕,却没有个别土豪的目中无人和咄咄气焰。

    好好原本以为可以顺利过关,不料苏离提出一个新方案。

    苏离请好好帮忙,代购战船。

    该领地低调,不喜与外界打交道,没问题,我不问该领地名称都可以。托本就有合作关系的步兵领代购,这要求不过分吧?

    苏离当即表示,如果步兵领能帮忙,购船总金额的一成作为代购佣金。

    好好泪流满面。

    不愧是土豪领主,这佣金给的爽快,事情能谈成的话,获得的佣金不会是一个小数目,可以缓解步兵领因大量购买战船形成的资金压力。

    步兵水师承载着好好登陆倭岛的梦想,与非(飞)鱼领保持良好合作,是实现该梦想的重要保障。好好不可能为了苏离的佣金,故意欺骗飞鱼领,隐瞒替丰产领代购战船的真相,这关系到他的梦想,还有为人处事的底线。

    可问题是,飞鱼领怎么可能卖船给丰产领?

    (还有)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 手机版: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