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533章 摊牌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原本欢声笑语不断的会客厅,倏忽陷入沉默。

    片刻后袁绍终于开口,问起飞鱼领的情形。

    袁绍神情已恢复平静,语调不疾不徐显得很有耐心,询问却非常仔细。从飞鱼领选址开始,到特别领地为何与烟山军交恶,再到后来如何打退烟山军的进犯,每一个细节都没有放过。

    这番从容气度,鱼不智也不禁心折。

    单凭他身上这份处变不惊的镇定,就不是普通人能学到的。

    袁绍问得这么细,固然是为了掌握更多资讯,以便作出最全面的判断,更是为了给自己和在场幕僚们多争取一些时间。从鱼不智抛出“飞鱼领是我的”那句话开始,渤海太守府就面临一个艰难抉择,并且不容回避。

    在场的逢纪和陈琳,明白袁绍的用意,不时提出询问。

    鱼不智非常理解袁绍等人此刻纠结的心情,认真地回答着对方的问题。不过,该遮掩的机密还是得遮掩一番,譬如墨家宗门的存在、传送阵,这些问题太过敏感,且与渤海太守府无关,不需要自曝秘密。

    渤海太守府最关心的事情,是飞鱼领如何与烟山军结仇。

    鱼不智苦笑着说道,飞鱼领孤悬于冀州,很难得到逐鹿领的全面支持,人口是特别领地升级面临的最大难题。为凑齐飞鱼领升级所需人口,飞鱼领在二级乡镇阶段曾有过一次行动,部队潜入中山国,从烟山军控制的山区掳走了数千人口。后来很不走运地被烟山军查到,导致两部烟山军来犯。

    相关的基本事实,鱼不智没有任何隐瞒。

    袁绍是关东诸侯盟主,现在实力不咋样,影响力却是很大。如果袁绍出面保飞鱼领,烟山军的张燕愿不愿意卖他一个面子,怕是谁都说不清楚。总而言之,找袁绍充当保护伞,事情存在外交途径解决的可能,逐鹿领有义务向袁绍披露最真实的情,以便袁绍方面制订最适合的方案。

    对于与烟山军结怨始末,逐鹿领主立场非常鲜明。

    在鱼不智的描述中,飞鱼领外出掳人,是为了领地发展不得已而为之。大老远跑到烟山军控制区掳掠乡民,是对烟山军屡屡寇击郡县的略施薄惩,是大汉朝任何一位有能力有良知的领主,不容回避的责任和义务,所以飞鱼领掳人的动机是高尚的,可歌可泣的;就为了数千人口,不惜发动战争,烟山军这样做很没风度,凭什么他们可以抢郡县财货,别人不能去他们地盘上“解救”被盘剥的无辜乡民?

    鱼不智的逻辑是这样的:

    逐鹿领是有小错,但烟山军的反应过度了。

    烟山军直接发动战争,飞鱼领遭受战乱之苦,所以飞鱼领是受害者!

    打领地已经是恃强凌弱了,更过份的是,烟山军竟然偷袭,罪加一等!

    他对烟山军小题大做对飞鱼领开战的罪恶行为,表示强烈愤慨和不满!

    袁绍和几位智囊听得不时抹汗。

    自个跑到人家地盘上做坏事,引烟山军报复,还能把锅扣在别人头上,逐鹿领主拒绝认错的本事,也的确配得上天下第一城的赫赫威名。

    自始至终,鱼不智都没有明确提出,请袁绍为飞鱼领提供必要的保护。

    袁绍等人暗自赞许。

    事到如今,飞鱼领的麻烦,已经成了渤海太守府的麻烦,有没有明确提请保护都是如此。更何况,渤海太守府需要有一些时间消化和评估这些消息,才能作出最终决定,逐鹿领如果仓促提请保护,逼太守府在缺乏深思熟虑的情况下表态,说不定适得其反。

    问清前因后果,袁绍以有公务需处理为由,请鱼不智在南皮盘桓数日,让他有机会尽地主之谊。

    鱼不智明白,这是渤海太守府要商讨评估此事,有结果后自有后续。

    遂爽快应下就此告辞,带徐庶等人前往太守府馆驿歇息。

    果不其然,当晚逢纪和荀谌来馆驿拜访。

    逢纪在袁绍府中颇受重用,算是渤海太守府的重量级人物,逢纪夜访,多半是带着任务而来。换荀谌来而不是陈琳,则是会面时袁绍曾特意问起,荀休若在逐鹿领的“传闻”是否属实,鱼不智直言,飞鱼领日常主事者正是荀衍,只是这次因故没有来南皮。袁绍派荀谌来,显然是为了拉近关系。

    见过礼,逢纪却并不谈及公事,且多是和徐庶闲聊。

    鱼不智识趣,借故离开,将房间让给逢纪和徐庶。

    逢纪没提太守府对飞鱼领之事的态度,连夜拜访,本就代表一种态度。

    兹事体大,关系到强大的烟山军,渤海太守府应是没有形成统一意见,袁绍派逢纪和荀谌来访,想必是想在正式表态前再摸摸底。渤海太守府起码得知道,冒那么大风险保护飞鱼领,太守府能得到什么。

    逐鹿领需要告诉渤海太守府,他们能给予太守府什么样的好处。

    换句话说,也就是荀谌先前告诉荀衍的那句话,证明逐鹿领的价值。

    考虑到大家的友善关系,以及世家做事的习惯,这些问题不可能由袁绍和鱼不智当面聊。会面时鱼不智有介绍徐庶,太守府那边知道,徐庶是鱼不智的心腹谋士,逢纪刻意和徐庶攀谈,其目的显而易见。主公不方便讲的话,说话有份量的谋士私下里讲清楚,是有必要的。

    既然是谈条件,鱼不智不宜在场。

    就算逢纪和徐庶谈得很不愉快,援起袖子干架,也无损两边主公脸面。派荀谌过来作陪,就是想利用荀氏两边都有人的情分,必要时负责降火。

    这些套路鱼不智不懂,徐庶也不在行,但荀氏出身的荀衍却是行家。荀衍没有来南皮,却为本次南皮之行做了充分准备。

    顺便说一下荀衍没来的原因。

    鱼不智原本以为,荀谌在太守府做事,荀衍理应参加本次拜会,但荀衍本人却认为不是太合适,至少这一次不合适。

    荀衍告诉鱼不智,自己已经私下到南皮见过其弟并交换意见,虽说荀谌并没有出卖渤海太守府利益,但提前知道内幕却是不争的事实,荀谌又不能提前跟袁绍提起,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让逐鹿领自己来揭开谜底。严格地讲,这构成知情不报,虽然情有可原,但是否追究在袁绍一念之间。

    另一方面,荀衍前几天才到过荀谌府上。

    袁绍是渤海太守,南皮是他的大本营,鱼不智等人登门拜访,袁绍必定会想到荀氏的关联,如果袁绍想查,认出荀衍的可能性很大。

    稳妥做法,是暂时不去南皮,避免袁绍对荀谌产生猜忌。

    说白了,逐鹿领为袁绍带去的不只是礼物,还有难以预测的风险。

    兄弟分别在不同势力效力,固然能更好保全家族,但该避讳的得避讳,该藏拙时也得藏拙,其中的学问和细微把握,不是一般人能够玩得转的。

    高门子弟待人接物的智慧,让鱼不智叹服。

    高门之所以能传承很多代,正是因为具备这些智慧。

    有荀衍事先提醒,徐庶对这场摊牌做好了充分准备。

    谈判过程很顺畅,逢纪和徐庶都是智计之士,要表述意见和捍卫利益,不一定非得剑拔弩张。况且两家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关系算是比较友好,困扰大家的唯一问题就是烟山军,烟山军将来继续找飞鱼领麻烦的可能性,还只是存在于纸面上,存在和平收场的可能,大家完全没必要自乱阵脚。

    大家都是聪明人,聪明人之间讲话,大多点到为止。

    逢纪只字没提,保护飞鱼领会让渤海太守府有哪些风险,但徐庶分明都意会到了。徐庶也没有道出逐鹿领可以拿出的筹码,轻言细语中,渤海太守府能从逐鹿领得到的东西,逢纪也知道得一清二楚。

    虽然谈着生死攸关的大事,却没有半点火星。

    与其说是一场谈判,倒不如说是充分交换意见。

    整个谈判,和风细雨,波澜不惊。

    末了,徐庶看似不经意地告诉逢纪,巴郡太守赵部向来和鱼不智友善,赵部对渤海太守过往行事十分钦佩,视渤海太守为国之栋梁,有攀附之意。得知鱼不智和渤海太守结识,赵部大为羡慕,并称自己因武陵军入侵之事,与武陵势不两立,没有办法同行一睹袁绍英容。遂托鱼不智代他向袁绍致以问候,感谢其对待武陵军越境的表态,希望将来有机会与关东盟主结识。

    注意,徐庶直接用了“攀附”这个词。

    说某人想攀附别人,有明显贬义。

    况且赵部是太守,袁绍也是太守,职位相当,这个词用得更有问题。

    逢纪却是心领神会,称回去后定会将此事转告袁绍。

    徐庶道出这个消息,让逢纪暗自吃了一惊。

    逢纪是袁绍智囊,了解各方情报是日常功课。

    赵部和鱼不智关系不错,不是什么秘密,黄巾战役时赵部就对鱼不智发布了任务;讨伐董卓战役中逐鹿领被攻打时,出兵解围的也是巴郡军,随着更多细节得以披露,赵部伏兵逐鹿领的迹象也越来越明显,整个事件极不寻常。

    作为关东盟主的智囊,逢纪知道的情报更多。

    益州牧刘焉想拿掉赵部,赵部日子难过,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逢纪原本以为,赵部隐伏于逐鹿领,并最终为逐鹿领解围,不管是巧合,抑或是合谋,都是赵部为求自保的挣扎之举,逐鹿领顶多是给予协助。可现在看来,实际情况未必是那样。

    就在一瞬间,逢纪脑子里想到很多。

    赵部被州府逼迫时显得毫无还手之力,却突然公开响应号召,参与讨伐国贼,无疑是一步妙棋。赵部为官多年,为人执重,临机决断鲜有亮点,这样的一个人,能想出这步妙棋?

    如果不是赵部,又会是谁?

    逐鹿领!

    藏兵逐鹿领境内,关键时刻帮鱼不智解围,而鱼不智在领地被围攻时,坚持不召回出击军团,无不说明,逐鹿领有非常大的嫌疑。

    一定是逐鹿领!

    玩家领地有这样的能量,着实让人惊叹。

    当然赵部的情况有些特殊,被益州牧逼到墙角,需要一切可能的帮助。率部藏身逐鹿领,对赵部和鱼不智来讲是双赢的局面,赵部可暂避益州府,鱼不智的大本营有强援守护,出击军团可以安心在战区征伐。

    但是,徐庶刚才暗示了,赵部希望通过逐鹿领的关系,攀附渤海太守。

    如此机密的事,从逐鹿领智囊口中道出,而且是在逐鹿领和渤海太守府谈判时道出,分明有将此作为交换条件的意思。

    说明什么?

    逐鹿领对巴郡太守府的影响力之大,远远超出他先前的判断!

    徐庶暗示的其他回报,也非常可观。

    飞鱼领那位神勇的年青武将,是领主结义兄弟,曾经与白马将军共同打击入侵幽州的鲜卑骑兵,深受白马将军欣赏。飞鱼领已经就开展战马贸易一事,获得北平太守支持,如果将来渤海太守府需要战马,可以从飞鱼领名下的商队以优惠价格购入。

    徐庶直言,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北平太守不知道飞鱼领归属逐鹿领,希望渤海太守府也能帮着保守机密。他同时表示,必要时飞鱼领可以作为渤海和北平的桥梁,为两郡的繁荣发展尽一分心力。

    战马贸易!

    自建商队!

    外交掮客!

    几个关键信息,逢纪牢记于心。

    巴郡、北平郡、渤海郡,逐鹿领都能发挥直接影响力,只是程度不同。一个玩家领地竟然具备这样的影响力,简直颠覆了逢纪对领地的既定认知。

    软实力有,硬实力同样不容小觑。

    逐鹿军的硬度,早已经过多次恶战考验,骁勇善战,威名远扬。

    逐鹿军有这样的光辉,主要在于军中有优秀战将。

    代表领地和渤海太守府摊牌的徐庶,才智气度也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有忠勇战将,有筹谋之士,有铁匠大师,有商队人才……

    必须对逐鹿领的综合实力,重新进行评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