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531章 价值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使用机关代替人操控传送阵,是墨家先辈们想出的办法。

    宗门重地,不容有失,让外人入驻暗宗门,把持与外界相通的传送阵,其安全性值得怀疑。于是墨家先辈们在阴阳家帮助下,发挥出机关术优势,楞是将需要阴阳家传承才能启用的人工操作,用机关完美解决。

    墨家在传统优势领域的牛逼,鱼不智就一个大写的“服”字。

    不需要逐鹿领搭阴阳家学徒进去,是再好不过的结果。

    回到领地,鱼不智立刻传送五德村,找邹谈老人具言此事。

    阴阳家流传下来的典籍里,有帮墨家建立传送阵的记录。

    当时出手的阴阳家前辈出于保密要求,并没有留下宗门具体位置信息,甚至也没有提到明暗宗门,只是简单记下为墨家建传送阵。记述重点是对墨家利用机关术实现传送阵操作的壮举,对墨家机关造诣有非常高的评价,认为墨家用机关术代替人工操作的做法,值得阴阳家借鉴。

    那位先辈指出,机关代替人力,可能是阴阳家传承发展的一个方向。

    于是历代阴阳家传人,都知道这件事。

    神秘的墨家机关人,让阴阳家们心驰神往,可除了那位宗门先辈本人,再没有第二个阴阳家见过能操作传送阵的机关人。邹谈知道两大学派先辈的那段交情,墨家需要重启传送阵,他二话没说便答应下来。

    邹谈随即传送飞鱼领,自有徐飘渺带他去宗门。

    墨家宗门的事情告一段落,接下来的主要任务是前往南皮,拜访袁绍。

    拜会礼物早已备齐,随时可以动身,不过见袁绍不比见墨家宗门简单。袁绍出身极其尊崇,地方诸侯,而且是关东诸侯公推的盟主,即便有浮屠牵线,促成建交,可见袁绍这样的官场中人,很多规矩还是要讲的。

    首次见面,鱼不智打算先派人跟袁绍那边打个招呼,约定好时间过去。但他这次跑来找袁绍,可不仅仅是见个面那样简单,还肩负着重要的使命,飞鱼领安全和赵部处境改善,都离不开袁绍帮助,会面前的准备更加缜密。

    逐鹿领没有急着派人去太守府,先让荀衍去找荀谌。

    荀谌在袁绍府中效力,荀衍则在逐鹿领做事,同胞兄弟之间先摸个底。

    当初荀衍投靠逐鹿领后,一直没有回过颍川。

    这次去见荀谌,是他投逐鹿领后第一次去见族人。

    之所以这样,有飞鱼领需要保密的原因,也有荀氏内部的原因。

    据说荀衍跑到逐鹿领效力,荀氏内部有些微辞,认为他有辱家门荣誉。尽管逐鹿领在玩家领地中是佼佼者,闯下不小名堂,在民间也有不错声望,但终究只是一个玩家领地,颍川荀氏很难接受荀衍的决定。后来才知道,荀氏曾秘密派人到逐鹿领找荀衍,想询问他为何做出如此决定,但荀衍加入领地不久,就被派往冀州创建特别领地,荀氏的人暗访月余,黯然而归。

    若非荀衍曾高调亮相巴郡太守府,荀氏甚至怀疑,他有没来过逐鹿领。

    荀衍回来时,面色有些凝重。

    鱼不智还以为他与荀谌相见有些不愉快,荀衍却道,并非如此。

    他与荀谌毕竟是兄弟,无论大家在哪效力,家族血缘的纽带不会消失,荀谌就算不理解荀衍的选择,荀衍始终是他的兄长。兄友弟恭,荀衍再有不对,也轮不到荀谌这个当弟弟的来讲。

    再说两人分别多年,再次相见,感慨欢喜还来不及,气氛一直很融洽。

    不过避免的,荀谌有当面问起,荀衍为何投靠逐鹿领。

    荀衍不吝各种华丽辞藻和感人激情,将鱼不智描述为天下无双的存在,俨然自己能够有机会为逐鹿领效力,是自己的无上光荣,占了大便宜一般。荀谌也是智计过人,明白自己这位三兄,对逐鹿领主陷入迷恋状态,效力逐鹿领态度非常坚决,遂断了劝他回头的心思,只谈兄弟之谊,免伤和气。

    因为荀衍的缘故,荀谌有特别留意过逐鹿领的情况。

    抛开成见,逐鹿领堪称玩家领地中的翘楚,且在两次全国战役中都有惊艳表现。既然荀衍铁了心要为逐鹿领效命,只能随他去。

    世道乱了,谁也不知道未来会变得怎样。

    家中有人跑到强大玩家领地做事,也未必是一件坏事。

    荀衍没有忘记,他来见荀谌的任务,接下来开始谈正事。

    他先问荀谌是否知道逐鹿领主与袁本初结交。

    荀谌点头,却有些不以为然。

    荀谌直言不讳地指出,决定和关东盟主结交,逐鹿领的选择颇有见地,可逐鹿领位于益州巴郡,与渤海郡离得太远,很难获得太多实质性的帮助。虽说十八镇诸侯都不在益州,无认逐鹿领怎么选,不会有近水楼台的效果,但选择和河北诸侯结交,在他看来并不明智。

    荀衍对此不置可否,直接道出飞鱼领的来历。

    荀谌大吃一惊。

    他终于知道,兄长加入逐鹿领后突然销声匿迹,甚至没有与家中联络,原来是来到冀州创建特别领地。难怪飞鱼领那么低调,若非为了获得人口,无意中在幽并狼灾中闯下偌大名声,前不久又因打退黑山军入侵,再次被推到风口浪尖上,飞鱼领很可能还是一个籍籍无名的领地。

    既然飞鱼领是逐鹿领分城,很多看似奇怪的事情,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荀氏多智者,接收到一些细节,往往就能推演出很多信息。

    选择和袁绍结交,是因为飞鱼领就在渤海!

    逐鹿领难以直接受惠,但飞鱼领可以。

    而且这个分城招惹上了黑山军,就近有保护伞的意图十分明显!

    前番黑山军悍然进入渤海,已经让渤海太守府颜面无光,太守府智囊们有专门讨论此事。若黑山军对飞鱼领不依不饶,太守府将面临艰难选择:要么睁一口眼闭一口眼,默许黑山军与飞鱼领解决“私怨”,明哲保身;要么坚决不接受黑山军进入辖区,维护地方诸侯最基本的尊严。

    谋士们分歧比较大,未能形成定见。

    对这件事,荀谌还在权衡,没有特定立场。

    现在袁绍空有声名却缺乏实权,硬扛黑山军风险太大,但任由黑山军入境,对袁绍声望的打击太大,怎么选似乎都要挨刀。听兄长荀衍这么一说,荀谌不禁苦笑,他知道袁绍很可能不得不与黑山军撕破脸。

    并非因为他和荀衍是亲兄弟,大家各为其主各尽其职,这是基本规则。

    关键在于,鱼不智选了袁绍。

    鱼不智选择与袁绍结交,为袁绍带来的不只是友谊,更是风险!

    即使袁绍明知这是杯毒酒,也只能硬着头皮喝下。

    不为别的,就因为他出自汝南袁氏。

    鱼不智曾经在益州平叛战争中帮过袁绍,又以讨伐董卓战役阵营第一的佳绩,选择和袁绍结交,他的特别领地在袁绍地盘上,面临黑山军威胁。袁绍如果因为畏惧黑山军势大,不理睬飞鱼领死活……

    袁绍丢不起那人!

    就算袁绍能豁出脸面,袁氏也丢不起那人!

    荀谌心如明镜,知道兄长为什么先来找自己。

    他告诉荀衍,袁绍一定会保飞鱼领,但很可能对鱼不智产生怨恨。

    谁都不愿被人当枪使。

    这也是逐鹿领最担心的情况。

    荀谌是袁绍的谋士,他直接证实了这种可能性,再无侥幸可言。

    如果因为飞鱼领的安全强行把袁绍拖下水,以后哪还有好处可捞?更何况,逐鹿领还有其他需要借助袁绍力量的地方,譬如帮助赵部改善处境。逼着袁绍背锅,还想他心甘情愿地再帮些忙,那是傻子才会干的事。

    荀衍回来时神情凝重,就是因为这件事情。

    他还带回来荀衍的建议:证明逐鹿领对渤海太守府有足够价值。

    鱼不智若有所思:“证明我们的价值啊……”

    荀谌的建议是对的。

    要想跟袁绍长期合作,让他甘愿替逐鹿领挡刀而无怨言,必须能给袁绍带来足够的好处。袁绍将来有多风光,荀衍和徐庶或许并不笃定,玩家却是再清楚不过,这样的潜力股,值得长期持有,坐等升值。

    问题是,逐鹿领如何才能证明自己的价值?

    逐鹿领需要筹码。

    拿出让诸侯满意的东西,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并非全无办法。

    袁氏门生故吏遍天下,有家族光环加身,袁绍招揽人才相对比较容易,但光有人才还不够,还得有钱粮支撑。袁绍仅渤海一郡,钱粮不足,起兵后一直靠冀州府接济,一旦冀州牧韩馥掐断供给,袁绍就得抓狂。

    对冀州府而言,袁绍是外来者,是不速之客。

    当初韩馥愿意支持袁绍,本指望他扳倒董卓后回中央任职,以后说不定能关照一下自己。孰料董卓也是个狠人,一把火烧了洛阳,裹胁天子、百官和百姓西迁,诸侯联军散去,袁绍回不了中央朝廷,继续盘踞渤海郡,要说韩馥心里没意见,怕是谁都不会相信。

    指望韩馥长期输送钱粮助袁绍养兵,是一件很不靠谱的事。

    话说,没直接赶袁绍离开,已经很给面子了。

    袁绍无处可去,客居渤海又被州府所忌,未来难免起冲突。

    董卓迁都,关东无主,诸侯们彼此攻伐兼并已有先例,这便让袁绍有了反客为主的想法。在联兵讨董时,袁绍曾经问过曹操:“大事如果不顺,什么地方可以据守呢?”曹操反问:“足下的意思怎样呢?”袁绍答道:“我南据黄河,北守燕、代,兼有乌丸、鲜卑之众,然后南向争夺天下,这样也许可以成功吧!”袁绍所谓南据黄河,北守燕、代,其中间广大地区正是物产丰富、人口众多的冀州。

    可见取代韩馥,成为冀州之主,袁绍早有想法。

    要想在乱世中站稳脚跟,离不开一支能征善战的军队,养兵和购置军备物资都离不开雄厚的资金。逐鹿领没有办法为袁绍提供资金援助,却有能力让袁绍以较为便宜的价格,买到某种战略物资。

    战马!

    冀州靠近幽并,但并非上品战马产地,冀州诸侯军队中的马匹,多是从诸如苏双、张世平这样的马商手中购得。商人逐利,即便卖给诸侯势力赚得少一些,难免还是会赚上一笔。

    曲晨与北平太守公孙瓒有交情,公孙瓒曾经说过,飞鱼领如果想买马,可去北平找他,那些游牧民族部落不敢不给他面子,这是非常难得的资源。在公孙瓒的支持下开展战马贸易,飞鱼领有天然优势。

    蚂蚁商队逐渐走上正轨,战马是主营业务,由于此前飞鱼领战马过剩,商队先后卖出了几百匹,将库存消化了不少。苏三将商队打理得蒸蒸日上,眼看过剩战马数量越来越少,逐鹿领在全国战役中又收获颇丰,有能力拿出与北平开展战马贸易的本金,正式启动战马贸易的条件已经成熟。

    贸易启动,逐鹿领可以长期提供低价战马,这就有了合作价值!

    公孙瓒身上,还能挖掘出其他价值。

    袁绍盘踞渤海,有图谋冀州之心,但他现在钱粮短缺,没有信心与韩馥翻脸,这就需要借助外势。按照历史轨迹,袁绍与韩馥交恶后,正是和白马将军约定瓜分地盘,公孙瓒提兵南下,最终才吓得韩馥乖乖让出冀州。

    公孙瓒很欣赏曲晨,这是私谊。

    私谊或许不足以影响诸侯之间的关系,但并非全无好处,有这份私谊,逐鹿领具备成为渤海和北平之间沟通桥梁的价值!

    这两大价值能否实现,都系在公孙瓒一人身上。

    带上荀衍临时准备的礼物,曲晨匆匆踏上前往北平之路。

    曲晨前往北平的时候,鱼不智也没有闲着。

    他回了逐鹿领,去江州找赵部。

    逐鹿领希望借助袁绍的力量,帮赵部改善处境,在他看来是有求于人。

    徐庶却有不同看法。

    徐庶认为,袁绍帮赵部发声,只是动动嘴的事情,袁绍没有实质付出,却可以获得赵部的感激,甚至某种程度的配合与追随。换一个角度看,逐鹿领相当于帮袁绍拉了一位有份量的强援。

    所以,这也是逐鹿领的价值体现。

    鱼不智对徐庶佩服得五体投地。

    明明是找袁绍办事,经他这样一解读,倒成了逐鹿领主动送温暖。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