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529章 孟进的请求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孟进开口了,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侃侃而谈。

    “城主心意,老夫尽知。”

    “贵领一腔好意,希望我门弟子衣食用度富足,但墨家讲求磨砺意志,外物富足于此不利,故负担宗门日常用度一事,再也休提。”

    “小迪是墨家期盼了很久的天才弟子,将来需要承担复兴宗门的责任。相信城主也清楚,为让小迪能专注于机关术研究,他的私事宗门非常慎重,墨家派人进驻逐鹿领,很大原因是为了让小迪安心。”

    “但是,城主得知道,墨者助逐鹿领,不仅因为城主与小迪感情深厚。还有别的原因。我墨家虽已没落多年,弟子却不算少,任何时候在外走动的墨者,不会低于百人,在外走动的墨者,几乎都会遇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如果仅因私谊宗门就得全力相助,再多人手也不够用,是不是?”

    鱼不智楞住了。

    他一直以为,墨家对逐鹿领的无私帮助,完全是看在义弟禽迪的份上,毕竟禽迪代表着墨家的未来,故宗门不惜一切,让他能安心研究机关术。现在孟进如此讲,分明还有别的原因。

    目光望向徐庶,徐庶满面于思,微微摇头,显然对此也是一头雾水。

    鱼不智只好道:“晚辈愚钝,请前辈明示。”

    “我们愿助逐鹿领,是对贵领地行事方式的高度肯定。”

    “小迪告诉我们,他的义兄宽厚爱民,逐鹿领乡民薪资高居全国之冠,尽管领地曾经不堪重负,你仍不愿降低薪资水平,此等仁心,我等深赏之;巴郡鼠患肆虐,往垫江扩展,你不顾逐鹿领将士和賨人佣兵大战疲惫之身,毅然率部赶往一刀峡阻击,并发动其他势力驰援,垫江百姓得以免受鼠害,急公好义,我等深赏之;天下乱起百姓流离,逐鹿领从中斡旋为郡府分忧,巴郡恢复安靖,逐鹿领当居首功,屡遭黄巾报复亦无悔,我等深赏之……”

    “宗门查证,皆为事实。”

    “纵观逐鹿领行事,与墨家大义多有相符,我等相助,主因就在这里。”

    “与逐鹿领接触过的墨者,对贵领及城主评价很高,从普通墨侠到宗门长老都是如此。宗门上下,皆认为逐鹿领乃仁善之领,墨家崇兼爱非攻,实力虽大不如前,得遇城主这样的皎皎义士,墨家理应助一臂之力。”

    “更何况,你与小迪情同手足……”

    这一番话,听得鱼不智十分汗颜。

    墨家的评判标准和思维方式,让他暗自庆幸不已。

    巨子孟进提出的种种美德,大多是在领地发展过程中顺势而为。

    骨子里还是以领地利益为重。

    领地高薪资高福利,是当初为了争取难民,和第一个申请跨越式升级时难度加倍的结果;阻击鼠潮,直接原因是他不愿发展步伐被拖住,力阻垫江成为灾区;至于黄巾战役为郡守府分忧,更是让鱼不智脸上火辣辣地,他有收报名费的好不好?拉有多玩家参与平叛有提成的知道不?

    可是,这些作为在墨者眼中,却成了急公好义、天下为公的伟岸之举!

    不可否认,客观上的确让乡民们过上了好日子,但真的只是巧合啊。

    真是羞愧呢,哥哪有那么伟大。

    元直和休若是知道真相的,尤其徐庶,领地元老呢。

    前辈如此谬赞,他们怕是会笑破肚皮吧……

    鱼不智恨不得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佯装眼部不适,抬手揉眼睛,心虚的领主偷瞥了徐庶和荀衍那边一眼。

    咦,这两个家伙怎么这表情?

    满脸激动,眼眶含泪,频频点头,就算捧哥,表演也不用如此用力嘛,难道这两个家伙也跟巨子看法一样?想想还真有这可能,徐庶是游侠出身,历史上他的那些事迹,足以证明他相当认同墨家某些观点。荀衍出身名门,按理说不应该被忽悠,可他来历比较特殊,自带“忠贞不二”属性,让他评价哥,没有第二种说法,身上全是优点!

    这种感觉,还真是诡异呢……

    巨子这番话,让鱼不智吃了个定心汤圆。

    他拜访墨家宗门,看望小迪师门长辈,除感谢墨家长期的帮助和支持,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与墨家建立牢靠的联系,或类似同盟的关系。巨子孟进已主动把话挑明了,鱼不智是深受墨家赏识的道德模范,当代最高尚的领主,又是墨家天才弟子的兄长,墨家不撑逐鹿领,还能撑谁?

    还有谁!

    随后的情形,的确是鱼不智想到的那样。

    孟进拒绝了逐鹿领的资助好意,但承认墨家与逐鹿领的友善关系。

    义之所至,墨者为不相干的陌生人抛头颅洒热血,眉毛都不会皱一下。明确承认逐鹿领是墨家的朋友,已经跟结盟没什么区别了。

    孟进对鱼不智提了两点请求。

    第一、照顾好禽迪。

    禽迪参悟机关术到了瓶颈期,需离开宗门寻求突破,小迪想回逐鹿领。墨家知道逐鹿领虽然实力不错,可遇到的对手通常也很凶残,虽说有徐飘渺等人跟随保护,宗门还是很担心禽迪的安全,希望鱼不智也要提高警惕,不要让禽迪参加太过危险的行动。

    孟进特别提醒鱼不智,留心双魔。

    大团和枯树复出后,投靠在檞寄生领地,逐鹿领易容奇袭木角领一役,招锋和独臂长老牵制住了两位大师级高手,让奇袭部队能够心无旁骛地与守军作战。四位大师捉对厮杀,旗鼓相当,谁也奈何不了谁。

    奇袭战的结果,以木角领神州除名告终。

    木角领降至村庄级时,双魔知道大势已去,这两人都是自私自利之辈,临危自保对他们而言,不会有任何心理障碍,与领地共存亡不合他们风格。一声吆喝,双魔果断弃领地而去。

    武师对决,和武将之间的战斗方式不太一样,武师更注重技巧和身法,境界到一定程度的武师,和同阶武师交手除非被围攻,或情势所逼不得不拼死力战,即使打不赢,跑掉还是比较容易的。

    大师级武师更是如此。

    双魔逃走,招锋和独臂长老虽竭力“挽留”,最终也没留住。

    孟进告诉鱼不智,大团枯树当年被打下山崖,躲了十几年才重新出山,还没逍遥多久,又被鱼不智把他们投靠的领地灭了。以双魔一贯心性脾气,对出手的逐鹿领和墨家必有怨恨。

    墨家宗门藏在深山,谷中多墨侠,双魔就算找到宗门位置,也没有可能攻进墨家宗门。而且双魔也知道,墨家有很多身手高明的墨侠,为护宗门不惜赴死,双魔心头再不满,也不太敢找墨家的麻烦。

    逐鹿领则不同。

    奇袭木角领一役,墨者是帮手,逐鹿领才是“元凶”。

    双魔提前逃跑,对木角领谈不上忠诚,但他们离开时领地已是村庄级,覆灭已经是在所难免。领地处于城市和乡镇阶段时,两人始终在努力周旋。可见他们对自己在木角领的生活比较满意。逐鹿领将他们复出后找到的安乐窝连根拔起,双魔显然不会感觉舒服。

    仅仅是这样,双魔未必愿意找逐鹿领麻烦。

    可逐鹿领的招锋和双魔有很深渊源,当年一路追杀,将双魔击落山崖,正是招锋带的头。复出后又碰上这一档子事,新仇旧恨,涌上心头,逐鹿领被双魔惦记的可能性骤然被提得很高。

    如果双魔找逐鹿领报复,回到领地的禽迪,不可避免地存在风险。

    禽迪和鱼不智是结义兄弟,逐鹿领奠基人之一,在领地地位非同寻常。除此之外,墨家弟子身份,也有可能增加双魔将禽迪列为袭击目标的机率。双魔不具备与墨家宗门硬撼的能力,但对付一位墨家机关师,却是一件再容易不过的事情。

    得孟进提醒,鱼不智大为紧张。

    双魔跑掉,他没觉得是一件多么严重的事。

    个人恩怨和领地斗争是两码事,木角领一毁,双魔不再是他的敌人。

    他现在才意识到,事情未必如他所愿。

    从两人的黑历史不难看出,双魔并非正常npc,而是两朵邪恶的奇葩。浮屠为他们设置了残忍复杂的性格,加上悲惨经历,让他们变得相当危险。被两位凶残成性的大师级高手盯上,绝不是一件愉快的事。

    鱼不智现在唯有希望,孟进的担心是杞人忧天。

    转念一想,真干起架来,逐鹿领也不会怵双魔。

    逐鹿领武师力量雄厚,以墨家弟子为骨干的墨卫渐趋成熟,战力不俗。还有老头在家里坐镇,当年老头带几十号人把双魔撵得鸡飞狗跳,逐鹿领和墨家关系亲密,难道还凑不出追杀阵容?况且逐鹿领武师不会孤军奋战,还有领地军队为他们撑腰,虎怕虎?

    如此一想,鱼不智平衡了。

    他不希望禽迪有危险,建议禽迪先留在宗门,等确定风头过了再回去。

    可这一次,向来乖巧听话的小迪死活不答应。

    “领地有事,小弟岂可坐视?”

    禽迪骨子里的执拗,显露无遗。

    鱼不智大感头痛,指望孟进拿出巨子的威严管一管,墨者非常讲纪律。

    孟进却似完全不理解鱼不智的苦心,毫不掩饰对禽迪这一决定的欣赏。

    “临危惜身,非墨者所为。”

    巨子金口一开,事情再无转寰余地。

    墨家看重弟子心性意志,清苦生活和严格纪律,都是为了培养弟子坚定意志,心志不坚者,天赋再高,也很难成为墨家重要弟子。禽迪是墨家天才弟子,肩负重振宗门的希望,正因为这样,宗门对他的要求反而更高。

    天才弟子,首先得是一名合格的墨者。

    放禽迪出谷,让他直面可能的危险,但宗门也会给予他必要的保护。直面危险是意志品质,抵挡危险靠身手武功,禽迪会一些技击之术,可说到底,他是一名机关师,而非墨侠。

    孟进告诉鱼不智,独臂长老与招锋久别重逢,想在领地再呆一段时间。

    所谓“久别重逢”,明眼人都知道是一个借口,独臂长老在逐鹿领住的时间可不短了,继续呆在逐鹿领,摆明是为了就近保护禽迪。鱼不智求之不得,两位大师级武师坐镇,禽迪安全相当有保障,领地也更加安稳。

    第二件事情,是贸易合作。

    墨家宗门藏于深山,衣食基本自给自足,但还是需要从外部购入物资。让墨者自种自食不难办到,但日常用的一些有技术含量的东西,如果也要求墨者自己解决,那墨者需要学很多手艺,这不现实。

    在墨家“自力更生”思想号召下,日常生活物资采买量,数量并不多。但机关师制作机关器械,绝大部分材料宗门内无法提供,必须得诉诸外求。

    机关材料消耗不算快,头疼的是材料繁多,而机关师造东西没个定准,一会造这种,一会造那种。研究或灵感来了尝试新东西时,更是难以预料,导致材料消耗没有规律。宗门内的机关材料,经常缺这样少那样。

    墨家没落了几百年,深知告墨侠一派无法振兴门派。

    为了让机关师一派恢复荣光,宗门竭尽全力满足机关师的工作需求。除对机关师一派的期望以外,还有更为现实的原因,维系宗门运行的收入,大部分来自机关师的贡献,出售墨家机关包是宗门主要经济来源。

    每隔一段时间,宗门就得派人出来买材料。

    宗门偏僻,道路难行,对外采买往往会花费墨家弟子很多时间和精力,这些都还没什么,吃苦耐劳是墨者本色。可经常刚买回材料不久,材料库又出现缺货,管库房的墨者疲于奔命。

    墨家的这个难题,飞鱼领可以轻松帮忙解决。

    孟进希望,在飞鱼领设联络点。

    墨家会在飞鱼领建立一个材料库房,以满足宗门不断变化的物资需求。

    鱼不智当即答应下来。

    孟进提出的这个请示,其实和鱼不智最初提出的,为墨家宗门提供物资基本是一回事,只不过墨家设联络点主要是为了机关材料,宗门内墨者生活物资占的比例非常少,另外就是墨家不接受馈赠,需要什么自己掏钱。

    墨家没落已久,风骨始终如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