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527章 访宗门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飞鱼领传送阵。

    隐藏着传送阵的这个房间,两名负责值守的阴阳家学徒,醉心于钻研,便是有问题需要讨论时,两人都保持着轻声的习惯,房内向来非常安静。

    如果没有特别的事情,两位学徒能在传送阵旁钻研一整天。

    入门不久,就被挑选出来负责传送阵运营,无法近距离聆听邹谈教诲,两名学徒都有些许遗憾,唯有自己钻研时更加努力,才有可能不被那些仍留在谷内的同门抛下太远。好在值守期限仅有半年,眼看着轮换之期将近,两名阴阳家学徒心中颇有些激动。

    离回谷之期渐近,两人更加用功。

    按照常理,回谷后老师很快会安排考试,考察他们在外值守时的学业。他们可不希望,自己交上的答卷不合格。领主大人把大家送到五德村,接受绝迹了数百年的阴阳家传承,所有人都知道这是难得的造化,大家很珍惜这样的机会,更不希望因为自己的懈怠,让领地蒙羞。

    忽然,两人同时转头望向传送阵。

    传送阵蓝色微芒亮起,如同会呼吸一般,时明时灭。

    四个人鱼贯而出,笑着对两位学徒点头致意。两位学徒却不敢如此随意,当即起身,郑重还礼。待四人离开,轮值的阴阳家学徒拿出登记簿上,端端正正地写下名字:鱼不智、徐庶、禽迪、徐飘渺。

    鱼不智和徐庶到飞鱼领不止一次;墨家宗门暴露后,徐飘渺有事需请示宗门时,也开始大大方方地走传送阵;刚从宗门回归的禽迪算是新面孔,但他前段时间到过飞鱼领,与久违了的义兄曲晨相聚,值守学员也认得他。

    事实上,两名值守学员对禽迪颇有些好奇。

    他们到逐鹿领的时间比较晚,成为逐鹿人时,禽迪已经离开了逐鹿领。不过,在那些资历比较早的逐鹿领老乡民中间,一直流传着禽迪诸多轶事,领主义弟、墨家弟子、机关天才、谦逊有礼、平时腼腆害羞战斗倔强刚烈……

    其他品质他们暂且没有见识到,谦逊有礼倒是有体会。

    明明是领主结义兄弟,集墨家宗门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天之骄子,初次走传送阵登记姓名过程中,墨家少年的谦恭和配合给他们留下了深刻印象。禽迪对传送阵构造和原理很感兴趣,跑来向两位值守学徒请教,执礼甚恭,完全没有一点架子。

    两位阴阳师学徒终于明白,为何很多老乡民如此怀念禽迪。

    这样的少年,没有人不喜欢。

    鱼不智三人联袂而来,主要是为两件事。

    一是拜访袁绍。

    讨伐董卓战役,逐鹿领拿下诸侯阵营功勋值第一名,决定和袁绍结交,现在鱼不智和袁绍已是友人关系。到目前为止,两个人还没有正式见过面,要想稳固并维系这份关系,有必要多多走动。

    当前面临的局势,到袁绍处走动也变得刻不容缓。飞鱼领被黑山军盯上,赵部被益州牧逼迫,都关系到逐鹿领切身利益。谁也猜不准什么时候危机被引爆,此时当未雨绸缪。

    袁绍这条粗腿对逐鹿领十分重要,必须抱紧。

    鱼不智之所以选择与袁绍结交,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大家有点交情。

    益州叛乱期间,前期曹孟德大出风头,衬得袁绍庸碌无为。后来袁绍得知逐鹿领有山地快速行军之法,遂请逐鹿领相助,鱼不智二话不说应下,帮助袁绍成就大功,大家算是有一段善缘。

    有这层渊源在,交往起来无疑会容易一些。

    鱼不智特意带上徐庶,不仅因为徐庶是头号智囊,还因为他当初到袁绍营中帮过忙,尽管当时和袁本初没说上几句话,起码混到个脸熟。

    另一个任务,是拜访墨家宗门。

    因为禽迪的关系,墨家没少帮逐鹿领义务劳动。

    先是徐飘渺等人进驻逐鹿领听调;双魔现身后,又将宗门唯一的大师级高手派出过来;黑山军进犯飞鱼领,墨家派弟子在山区狙击,功不可没;奇袭木角领计划付诸行动,墨家二话没说,派出宗门死士和机关师参战。

    屡次出手,墨家弟子战损难免,但墨家从未吭过声。

    这个宗门重视义理,认为对的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历史上,多有墨家弟子为他们心中的大义,直面强权,不惜慷慨赴死。或许在他们看来,他们是在实现自身价值,为了所谓的大义,鱼不智并不完全理解墨者这份情怀,但他对这些有信仰的苦行者充满敬意。

    既然知道墨家宗门在飞鱼领南部群山之中,登门造访是必然的。

    喊上禽迪和徐飘渺,就是因为要去墨家宗门。

    飞鱼领办公室。

    得知领主来了,荀衍和曲晨赶到办公室。

    见只有他们两人,鱼不智随口问道:“甘宁还没回来吗?”

    荀衍笑道:“从洛阳回返,没有那么快的。不过根据行程,就快回来了。”

    截止鱼不智等人过来时,王平等人也还在路上。

    这就是npc的无奈,没办法驿站传送,出趟远门,路上消耗大量时间。逐鹿领内部倒是建立了传送体系,却仅可实现逐鹿领和飞鱼领的定点传送,从洛阳战区回返,只能靠双腿走回来。

    “休若,礼物都准备好了吗?”

    “禀报主公,考虑到太守府和宗门身份尊贵,且各有喜好,属下以为,不宜送市井俗礼,准备送渤海太守府和墨家宗门的礼物,由属下亲自安排。开列出来的东西,很多领地没有,只能通过商队在市面上收购,买到一些,但还是有空缺,一时难以筹备。”

    “好在苏三能干,亲自回了趟苏家庄,不仅将所缺礼物悉数补齐,还从苏家府库中额外带回几件礼物,都是可遇不可求的稀罕物事,慨然相赠。得苏氏大力支持,礼物皆已备妥,属下带了清单过来,请主公过目。”

    说罢,荀衍递上一张纸。

    鱼不智连连摆手:“休若斟酌便是,无需告我。”

    荀衍也不坚持,笑着将清单收起。

    “事不宜迟,既然礼物都准备好了,我们就先去拜访小迪宗门长辈吧。飘渺还得辛苦一趟,提前回去向贵门前辈请示,看贵门前辈最近是否方便。方便的话,我们明天就可以过去。”

    拜访墨家宗门,顺序在造访渤海太守府之前。出发之前,也没忘记让墨家弟子先回去请示一番,足以看出鱼不智对墨家的尊重。

    “今晚必有回讯。”

    徐飘渺点头,应诺了一声,快步离去。

    当晚徐飘渺从墨家宗门,带来确切回复:“明日恭候。”

    一夜无话。

    翌日,徐飘渺和禽迪带鱼不智进山,十多名破虏骑战士带着礼物同行。

    徐庶和荀衍也有参加。

    徐庶是逐鹿领头号谋士、领地军事力量统帅,和领主一同去拜访墨家,更显得逐鹿领对墨家的重视。徐庶是游侠出身,是游侠会正式成员,墨家死士有加入游侠会的传统,徐庶自己就认识数位墨家弟子,墨家弟子身上的坚韧无畏,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能有机会一窥传说中的墨家宗门,徐庶心中激动不已。

    荀衍出自名门,与游侠组织没什么渊源,但他是飞鱼领主事者,常驻冀州,将来说不定与墨家宗门会有更多交集,先认识一下也是好的。再说,前番黑山军来犯时,墨家宗门出手相助,荀衍登门致谢,是理所当然的事。

    曲晨这次却是没有去。

    甘宁和冀州磐石营没回来,飞鱼领防卫空虚,领主带着荀衍去了山里,飞鱼领总得有人坐镇,曲晨是当然的人选。曲晨也很想跟去看看,毕竟墨家宗门所在一直不为外界所知,神秘色彩极强,以曲晨的心性,自然很想亲自去看看,但飞鱼领需要大将镇守,他这次没有办法成行。

    曲晨对此也不是太遗憾。

    他常驻飞鱼领,距墨家宗门近在咫尺,又跟禽迪有结拜兄弟这层关系,这次去不了,以后还会有机会。禽迪的性情,曲晨是很清楚的,根本不可能拒绝他的“合理”请求,对于这一点,曲晨有十足把握。

    队伍在群山中穿行。

    进入山区后不久,沿途不时有黑袍人在周围出现,显然都是墨家死士,他们也不上来打招呼,顶多与徐飘渺和禽迪略微颌首,然后很快消失不见。

    鱼不智问禽迪:“这是何意?”

    “保护。山中有猛兽出没,宗门派出弟子沿途护送,确保我们的安全。”

    “就算有猛兽,奈何不了我们吧?”

    随行军士姑且不提,徐庶是正式游侠,徐飘渺更是墨家死士一脉当代领军人物,很早就是高级武师,被视为继独臂长老之之后,当代最有可能晋级大师的存在,武功极高。以这一行人的实力,除非碰到妖兽,普通猛兽很难在他们手底下讨到好。

    禽迪洒然一笑:“是啊,这是墨家宗门迎接贵客的礼仪。”

    鱼不智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他万万没想到,墨家竟如此重视逐鹿领,礼遇有加。

    墨家礼遇逐鹿领,显然不是因为逐鹿领是“天下第一城”,是因为禽迪。

    墨者重义轻利,逐鹿领在领地里面实力再强,也不会让他们高看一眼。禽迪是墨家复兴的希望,墨家宗门视若性命的存在,鱼不智和禽迪有结义之情,感情深厚,墨家才会破例与一个玩家领地结交,并给予很高的礼遇。

    当初鱼不智要和禽迪结拜,直接原因是为了钓曲晨。

    鱼不智无比庆幸当初的决定。

    兴之所至的结拜,收获了一员猛将,并获得墨家长期支持,赚大发了。

    一路前行,徐飘渺在一处山壁前停了下来。

    大家所立之处,几颗参天古树挺拔高耸,有清流沿着山壁潺潺往下淌,怪石嶙峋,青苔如毯,藤蔓爬满山壁,仍掩不住湿气扑面。

    附近景致,徐庶隐隐觉得有些眼熟,他虽说没有过目不忘的特殊才能,但记忆力绝非常人可比,心知以前应该有来过附近,或者至少看到过。仔细一想,忆起这片地方,似乎正是昔日他陪红菽部落少族长罗虎查探山区,远望时看到的那片法阵轮廓。

    大家只道是要在此休息一会,徐飘渺却转身道:“到了。”

    众人面面相觑,视线中并没有路。

    徐飘渺是典型的墨者作派,沉默寡言,喜欢用行动说话。

    他开始鼓掌。

    三下掌声过后,大家面前陡然一阵模糊,如同船儿行过湖面,荡起一阵阵涟漪,面前的怪石、古树、青苔、藤蔓等事物,在涟漪中弯折、破碎,就好象由风化砂石结成的雕塑,因为遭遇到外力,不可抑制地分崩离析。

    完整的景观飞快变得破碎,然后重组。

    几息之间,重组完成。

    片刻前,他们前面是高耸的山壁。

    而现在,大家已置身于一个幽静山谷之中。

    山谷占地颇大,几条清溪汇入一面湖泊。

    湖岸边坐落着一间间茅草屋,屋子周围种着一些农作物,大多是粮食,还有少量常见蔬菜。身着黑袍的墨者在山谷中走动,或在院中或湖边练剑,或专注地鼓捣着一些机关零件,谷中出现这么多陌生人,他们最多只是看上一眼,随即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大哥,宗门外面幻阵遮掩,路人即使走近查看,也找不到宗门入口。”

    “入谷机关,由内控制,寻常时候是门中弟子归来,入山谷时也得拿身份名牌并核对数种联络暗号,以查证来者身份,并暗查是否被外人胁迫,核对无误后才会放行。今日守谷弟子定是知道逐鹿领前来造访,又有小弟和徐兄在场,直接就放行了。”

    鱼不智啧啧称赞。

    难怪当初领地遍查山区没发现墨家宗门,外有幻阵掩饰,哪里看得到。

    徐庶也是大感有趣,他先前在山上遥望发现阵法痕迹,还以为是巧合,如今才知并非鬼斧天工,竟然是墨家宗门藏身于此。入谷机关在谷内,检验程序如此严苛,就算他当时返回查看,想来也不会有更进一步的收获。

    徐飘渺道:“巨子不便远迎,我带诸位去宗门议事堂。”

    “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