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525章 来自荆州府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易风道:“指使曹寅进攻逐鹿领的人,很可能来自荆州府。”

    鱼不智眉头拧成了“川”字,问道:“荆州府?怎么会是荆州府?”

    易风面色凝重,他深知这个消息意味着什么。

    “主公,且听我细细道来,情况是这样的……”

    武陵军退走后,逐鹿领随即向武陵派出了两组墨卫,暗中查控消息。

    逐鹿领需要搞清楚,曹寅越境攻打逐鹿领的原因。

    曹寅是武陵太守,对他而言,进入巴郡覆灭一个玩家领地,对他没有半分好处,反而会承受到来自各方面的攻诘和责难。曹寅义无反顾地做了,甚至连攻城器械都有出动,徐庶和鱼不智一致认为,其中必有隐情。

    十有**,曹寅是一把刀,替人办事。

    刀固然能伤人,但只是工具,工具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握刀的手。

    曹寅做坏事被抓现行,自有赵部和两个州牧府处理,鱼不智并不关心。但是,逐鹿领必须找到“手”,只有找出藏在幕后的黑手,搞清楚究竟是谁要对付逐鹿领,才能够因应作出有效应对。

    武陵军出手,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信号。

    鱼不智没有忘记,来自npc势力的进攻,逐鹿领已经遭遇多次。

    最早是以马袁义为代表的黄巾势力,攻打逐鹿领的原因已经大白天下,并顺利解除了隐患。可来自武陵的npc势力进攻,一直显得有些莫名其妙,武陵寇两度来犯,损失惨重却并未知难而退,见流寇组织奈何不了逐鹿领,后来连武陵正规军都出动了,似乎不灭逐鹿领势不罢休,到底谁那么大仇?

    买通流寇并不难,哪怕是赫赫有名的武陵冦,找准门路,给钱就行。

    但能让一位诸侯冒天下之大不韪出手,这份能量就很大了。

    太守可不是随便花些钱就能说动的,即便是非常贪财的太守。

    再贪财的诸侯,也未必敢越境打一个玩家领地,影响太恶劣,而且肯定会招致对面诸侯实施对抗举措;更好笑的是,武陵军和境内贼寇组织一起行动,这已经不是笑柄了,这是丑闻!

    怎么洗都洗不白的丑闻!

    能让曹寅抛开所有顾忌,不惜树敌、不怕出丑的势力,是何等强大?

    鱼不智感觉到强烈的危机。

    武陵军明显与复仇者联盟有合作,复仇者联盟在没有攻城器械的情况下,径直在逐鹿城外扎营待援,就是因为知道武陵军会来帮忙。到最后,围攻逐鹿领的部队由诸侯部队、流寇和玩家部队组成,不同来历不相统属的几股势力纠合在一起,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主持这一切的势力,最起码有很强的动员能力。

    不仅曹寅参战动机存疑,复仇者联盟的能量,也有些出乎意料之外。

    复仇者联盟和武陵寇联手进攻逐鹿领,已经不止一次。

    武陵寇和逐鹿领第一次打交道,是徐母从老家迁往逐鹿领,武陵寇出手劫持(或劫杀),所幸陈到一路护送,逐鹿军及时接应,才顺利接回徐母。

    那次陈到为护徐母,杀死的武陵寇不少。

    孤立无援,容不得他手下留情。

    益州叛乱那次,武陵寇卷土重来,鱼不智还认为或许武陵寇是想复仇。但连续两次被揍得找到北,武陵寇理应知难而退,毕竟流寇习惯见风使舵,不提倡视死如归,武陵寇闯刀山不皱眉的执着,着实不象专业流寇的风格。

    讨伐董卓战役,武陵寇第三次出现在领地周边。

    鱼不智终于可以肯定,这个流寇组织屡次来犯,不为私仇,定有委托!

    武陵寇是业界知名团队,口碑良好,收费也很高。迎接徐母到逐鹿领,是游戏初期发生的事情,鱼不智不认为,那时候玩家就有能力雇佣武陵寇,就算找到门路,也很难承担昂贵的费用。

    雇佣武陵寇的,应该是npc势力。

    那么问题来了。

    复仇者联盟是玩家组织,如何做到与npc势力联合行动?

    该联盟是否已经搭上了幕后势力?

    抑或,复仇者联盟只是和武陵寇有合作?

    这些问题逐鹿领需要一一查证,可这趟水太浑,一时间很难找到答案。得知武陵太守府的调查有进展,鱼不智原本希望这是一个突破口,听到易风说出“荆州府”三个字时,鱼不智顿时感觉暗无天日。

    哥这是作了什么孽……

    他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但墨卫显然也不会凭空杜撰,敢报上来,自有他们的依据。

    派到武陵的两组墨卫,轮班潜入武陵太守府监视和调查。

    越境巴郡之事败露,武陵太守府近来人心惶惶,府内差役、仆人和军士多有私下议论,墨卫曾试过窃听,但很快便不得不放弃。

    一是人手不够。

    二是太守府那些人所言多是捕风捉影,以讹传讹,造谣生事个个厉害,就是没什么有价值的情报,小道消息听多了,意志坚定的墨卫都觉受不了。

    墨卫领队不再将主要精力放在太守府下人身上,转而监视对外往来。

    这是墨卫临行前,领地下达的指导意见。

    事情败露,曹寅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必定会想办法和指使者联络,寻求进一步的指示,或想办法尽快脱身。只要盯紧太守府对外联络的渠道,发现指使者线索的机会不小,再顺藤摸瓜,真相迟早水落石出。

    奇怪的是,曹寅一直闭门不出,也没有派府中人远行的迹象。

    除了荆州府时常有调查越境事件的使者过来,太守府门可罗雀。

    为防止曹寅就近将消息传到府外,再由府外的人转达指使者,墨卫甚至跟踪负责太守府对外采办的管家,同样一无所获。

    监视多日,一无所获,墨卫意识到情况不大对劲。

    以曹寅的处境,不应该还能如此淡定,最起码应该想办法和外界联络。既不跑,也不躲,甚至不试图与外界联络,怎么看都象是在等死。

    有人提出:“会不会曹寅另有办法与外界联络?”

    一语惊醒梦中人。

    没错,曹寅现在就象是惊弓之鸟,理应时刻关注外界最新动向。

    太守府几乎闭门不出,少数外出采买的下人,不象能接触到机密。

    荆州府使者!

    最近只有荆州府使者频频出入太守府。

    巴郡太守赵部陈兵武陵边境,而荆益两州州牧府正抓紧时间展开调查,荆州府使者到武陵太守府查证询问,看起来合情合理,墨卫先前不以为意。现在细细想来,荆州府使者跑太守府比较勤快,很可能荆州府使者借查案为名,偷偷向曹寅通报最新状况,否则很难解释曹寅为何能稳坐钓鱼台。

    只是怀疑不行,得有实证。

    墨卫随即将荆州使列为重点监视对象。

    墨卫发现荆州使来时,曹寅多是在书房单独与使者见面。为打探情报,有身手高强的墨卫武者,冒险潜入曹寅书房窃听情报。接连荆州使入府,所问都是与案件有关,要曹寅对事件作出合理解释,或对其辩解之辞再作追诘,公事公办,再无其他。

    潜藏多日,终有回报。

    又一名荆州使入府,与曹寅相见。

    墨卫听到以下对话。

    曹寅:“大人可有别的指示?”

    使者:“曹太守且安心等待,这件事,大人自会全力斡旋。”

    曹寅:“巴郡军已距秭归不远,让我如何安心?”

    使者:“荆州府已派大将文聘率部进入武陵境内,明为监视,实为保护曹太守。武陵军虽有越境巴郡之举,但并没有进攻江州,巴郡军若有异动,文聘将军自会阻拦。说到底,就算曹太守有错,武陵也是荆州的,轮不到益州那边指手画脚,曹太守尽可放心。”

    曹寅:“我听命而为,何错之有?”

    使者:“非常时期,太守当慎言!若走漏消息,恐大人也没有办法保你,到时候所有后果,都得太守自当之!”

    曹寅:“我,我明白……”

    这番对话,足以说明曹寅出兵逐鹿领,与荆州府有直接的关系!

    之所以有的荆州使只问案,并非所有使者都涉及机密对话,是为了保守机密。幕后指使者非常小心,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普通使者当中杂夹少量知情人,可减少消息泄露的机率。

    难怪事情败露后,曹寅表现得如此镇定!

    外面浊浪滔天,曹寅也没有跑的意思,就是因为荆州府有他的靠山!

    为避免有人假冒荆州使入武陵太守府报信,墨卫派人跟踪了那名使者。那名使者一路向北直返襄阳,墨卫亲眼看到他进了州牧府。

    使者出自荆州府,确凿无疑了。

    鱼不智问道:“只是这样吗?”

    “是的,暂时就这些,墨卫仍在监视,有新消息会立刻回报。”

    “曹寅出兵居然跟荆州府有关,真是没想到啊。”

    “属下也觉得诡异,我们与荆州府素无瓜葛,没有恩怨,甚至没有来往,荆州府没道理跟一个领地过不去,何况我们不在荆州府管辖范围之内。属下接到消息时,也认为这不可能,但派去武陵的两组墨卫,对这份情报经过反复验证,确信属实。”

    鱼不智点头:“墨卫受墨者熏陶,敏于行而讷于言,要么不报,报则有据,连相关对话、荆州使进入州牧府等细节都有查证过,想来不会有错了。”

    消息可靠,呈现出来的真相一角,却不是逐鹿领愿意看到的。

    逐鹿领号称天下第一城,颇有声名,堪称众多领地中的佼佼者,在全国战役中也有优异表现,声势一时无两。但逐鹿领毕竟只是一个玩家领地,领主中的佼佼者,根本不具备与诸侯势力抗衡的实力。

    鱼不智感觉压力山大。

    居然是荆州府!

    刘表刘景升,名列“八骏”,虽然后世很多人认为他是“守成之犬”,但不可否认的是,刘表在宗贼肆虐的情况下匹马入荆州,迅速掌控了局面。后来北方连年征战,荆州大致安靖,皆刘表之功。此人雄踞荆州近二十年,虽未北进中原与人争雄,可他在世时,没让袁术、孙坚孙策等人占到便宜。

    荆州易主,是刘表死了以后的事情。

    若非刘表重病,两子争嫡,内部不稳,曹操也未必会那么快挥师南下。

    荆州乃四战之地,刘表占据荆州近二十年,稳如泰山,足见其实力。

    刘表是幕后指使者的嫌疑很大,复仇者联盟与曹寅、武陵寇联合行事,是否意味着,复仇者联盟和刘表在一条船上?

    平心而论,鱼不智不认为复仇者联盟已经直接勾搭上刘表。

    玩家势力搭上诸侯,并非完全不可能,但也绝非易事。

    领地进入城市阶段,讨伐董卓战役排名靠前的玩家势力,才获得与历史人物建交的机会。曹寅出兵时战役尚没有结束,很难想象玩家势力可以越过战役奖励的机会,提前与诸侯建交。

    逐鹿领提前和赵部建交,那是两码事。

    按照游戏规则,赵部是太守,位列诸侯,却不是玩家公认的三国诸侯。刘表则不同,实力诸侯,在三国舞台上作为独立势力坚挺近二十年,掌控着偌大的荆州,刘表的份量,不是赵部之流能比的。

    参加全国战役的玩家,与npc建交尚有前提:同一阵营,并肩作战过。

    复仇者联盟何德何能,绕过战役直接搭上没参战的刘表?

    没有那么好的事!

    不过该联盟和荆州府关系如何,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荆州府的威胁,足以让人头大如斗。

    “元直呢?收到消息没有?”

    “这……”

    易风苦笑道:“主公,徐先生请假外出方一日,是否要属下派人去寻找?”

    情报中心本是徐庶管,徐庶外出,跑来找鱼不智汇报的才换成了易风。

    “看我这记性。”

    鱼不智轻拍额头:“不用了。元直休假三日,还有两天,很快就回来了,还是等他回来后再说为好。元直找我请假时欲言又止,请假原因语焉不详,我不好多问,你可知是何缘故?”

    “属下也不是太清楚,猜测可能与先生府中客人有关。”

    “元直家中来客人了?”

    易风对鱼不智忠心耿耿,领地想知道的事,他削尖脑袋也会想法打听,何况这件事情他略知一二,当即道:“一名美貌女子,讨伐董卓战役末期来到逐鹿领,一直住在先生府中。”

    “哦?”

    鱼不智瞪大了眼睛。

    美貌女子,住在徐庶家里,然后徐庶罕见地请假……

    貌似有八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