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516章 木角领覆灭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领主办公室被强拆,木角领降级为一级城市。

    最大兵力只剩下5000人,檞寄生必须抛弃多余部队,被骗出城的部队是理所当然的舍弃对象,战斗在继续,檞寄生必须尽量保留领地内的部队。他知道这些军士胆气已泄,战斗意志说不定还比不上被调走的守军,可远水解不了近渴,他必须抓紧一切可用的力量在。

    然而,胜负的天平早已倾斜。

    逐鹿军强行将防线外移,直至推进到火攻之前的防线才肯作罢。

    现在的形势跟此前有很大不同。

    另外几条方向的大火尚未扑灭,灭火工作实际上已经停滞,并且短期内难以恢复。领地降级也涉及到主城人口,官吏们正火急火燎张罗着移民,很多乡民要离开主城,城内一阵大乱。

    墨家死士纷纷回到办公室附近。

    无论他们在外面怎么折腾,木角城不可能变得更乱。

    大势如此,逐鹿军变得无比悠闲。

    他们暂时只需守住唯一能通行的南街,大量战士正处于战场休整状态。前线白毦的日子也较轻松,木角军胆气已泄,对上从列焰中走出的白毦兵,腿脚顿时变得不是很利索,再加上部队实力存在巨大差距,更加彰显得白毦所向无敌,难以战胜。

    禽迪的四架飞石炮塔全瞄准南街,时不时让木角军品尝石弹的滋味。

    近有浴火而出的白毦,远有乱打一气的石弹,木角军承受着非人折磨。即使如此,毫无同情心的徐庶似乎还不满意,他让禽迪将飞石炮塔发射时间错开,避免让木角军轻易找到发射规律,让木角将士时刻提心吊胆,身心饱受煎熬。

    木角领的负隅顽抗,不过是垂死挣扎,改变不了任何结果。

    “叮咚:凉州张掖郡木角领的领主办公室被破坏,领地等级下降一级,目前木角领的等级为三级乡镇。”

    大江南北一片哗然。

    木角领第一次降级时,很多人还倾向于认为,檞寄生付出代价后能必能挽回颓势,毕竟木角领是有实力的强大领地。随着第二次降级公告出现,木角领陷入大混乱,所有人都明白,一个强大领地正在走向命运的终结。

    木角领再也组织不起有威胁的抵抗。

    办公室耐久降至镇级水平,拆迁进度明显变快。

    “叮咚:凉州张掖郡木角领的领主办公室被破坏,领地等级下降一级,目前木角领的等级为二级乡镇。”

    檞寄生眼睛发直,大势已去。

    虽然骑将仍在前线战斗,可现在,个人的力量无法撼动逐鹿军的强势,何况他的对手是白毦兵,名震天下的特殊兵种。骑将是唯一能对白毦构成些许威胁的存在,凭着个人勇武,偶尔能制造一些杀伤,但陈到注意到他,陈到爱兵,不顾虎口有伤,上前与木角骑将交手,骑将再没有半分机会。

    木角领的噩运已无法避免!

    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竭力平复激烈的情绪。

    檞寄生找人叫来仍在前线作战的骑将。

    让他放弃这场没有希望的战斗,立刻离开。

    骑将明白领主的意志,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就走。

    徐庶在后方远远看到,本待将骑将拿下,可这次跟以往覆灭领地不同。以前都是凭绝对实力全面压制,目标领地一切物事都是战利品,今天却是伪装入城,处于被围攻压制境地,再不能象往常那样予取予求,只得作罢。

    檞寄生又叫来一位转职官吏说话。

    也不知说了什么,转职官吏面色惨白,似在向领主陈情,但檞寄生态度坚决不为所动,那转职官吏无奈,叫上一队军士匆匆离开。

    城外小树林。

    鱼不智看着穆忠,神情有些不悦。

    他跟这位转职官吏聊了半天,将行动的很多细节和盘托出,坦然相告。

    他这么做,倒不是象穆忠所想的那样,眼看大功告成,想找个人倾诉。

    鱼不智还没有沦落到,需要找陌生npc倾诉刷满足感的地步。

    久久发就在旁边,此君当听众绝对比穆忠称职的多,久久发也是玩家,交流无障碍,而且好奇心超强,倘若鱼不智愿意放宽对机密信息的限制,不难想象久久发会多么惊讶,让某人的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

    鱼不智不是那么无聊的人。

    他愿意和穆忠聊,自有他的原因。

    情报显示,穆忠堪称檞寄生心腹,在木角领地位非常高,掌握领地诸多机密,正好通过交流印证对木角领的判断是否准确,顺便套取更多情报。如果奇袭失败,战场外有些收获,或能让逐鹿领今后面对木角领时,少走一些弯路;如果奇袭成功,一举灭掉木角领,也尽量在那之前,搞清楚困扰他很久的一些疑问。

    徐庶那边进展顺利,让鱼不智省了很多事。

    一个即将覆灭的领地,不值得套取更多情报,解开疑团就好。

    最大的疑团,当然就是檞寄生为何与逐鹿领为敌。

    木角领初次与逐鹿领交锋,是在益州叛乱时期,五百木角骑兵到巴郡,策应当时化名黄义的马袁义叛军和武陵寇,以骑兵袭扰牵制逐鹿领的兵力,揭开了两大领地斗争的序幕。

    那时的逐鹿领,早已声名鹊起。

    村庄规模实现剿灭山寨的壮举、一刀峡力挽狂澜、黄巾起义表现突出、以无可争议的优势拿下总榜头名……正常情况下,主动招惹象逐鹿领这样的领地并不明智,檞寄生偏偏就那样做了,明知不能够出手,明知骑兵去了很可能暴露,他还是悍然派过来五百骑兵恶心人。

    鱼不智最初判断,或许可视作是强大领地间的竞争。

    黄巾起义战役,木角领总榜第二。

    总榜第二视总榜第一为最大对手,可能性貌似存在。

    但仔细一琢磨,这个理由根本站不住脚。

    第二看不惯第一,所以要痛下杀手,那是极端偏执的人才会有的逻辑。领地调查木角领获得的情报,基本可以断定檞寄生是个非常低调的人,与偏执、自大、狂傲等“优良品质”没什么关系。

    更重要的是,两家不存在短兵相接的竞争关系。

    逐鹿领在益州,木角领在凉州,相距千余里,两家素无瓜葛,莫名其妙地突然发难,吃撑了还是咋的?鱼不智可不是省油的灯,曾经的割鹿盟,就为了打土豪分点好处,后来要么被逐鹿领灭,要么跑路,有前车之鉴的。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与逐鹿领为敌无异于自找麻烦,非常不明智。

    低调的檞寄生不会看不清这一点。

    但他还是断然与逐鹿领交恶,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竞争,而是勾结npc势力,直接要让逐鹿领覆灭。第一次铩羽而归,趁讨伐董卓战役卷土重来,可见檞寄生并非一时头脑发热,是铁了心要搞事情。

    覆灭逐鹿领,对木角领有什么好处?

    没有。

    至少没有直接好处,还可能因为逐鹿领的反扑遭到沉重打击!

    问题来了,檞寄生为什么要这样做?

    鱼不智跟徐庶、荀衍等人讨论过多次,始终没有一个站得住脚的理由。自己想不通,那就只能想办法从敌人口中找答案,以穆忠在木角领的地位,如果檞寄生以外还有一个人知道原因,那个人只能是穆忠。

    穆忠刚才主动表示,愿意回答问题。

    鱼不智抛出这个问题,满心以为马上能得到答案,穆忠的回答却是……

    “不知道?你不知道?”

    穆忠惨然一笑:“大人不相信,在下也无话可说。”

    “我主英明睿智,目光远大,所做之决定,皆有必然要那么做的理由。在下愚钝,我主有命,自当全力完成便是,虽然在下也很纳闷,不清楚为何定要对付逐鹿领,却不敢违逆我主之意……”

    “事到如今,在下没必要在这件事情上哄骗大人。”

    鱼不智面色稍霁。

    木角领覆灭在即,对方确实没必要骗他。

    鱼不智道:“下一个问题:你们如何与复仇者联盟、武陵寇和曹寅联系?”

    “在下,在下还是不知……如何对付逐鹿领,都是我主亲自操办,对外联络皆无须他人插手。在下只需负责为南下部队提供必要的军械和补给,后续事宜无需知道,武陵寇和曹寅太守有参与攻打逐鹿领,也是事后从其他渠道获悉,并非领主大人提起……”

    穆忠有些尴尬,是他主动表示愿意回答问题,作为对鱼不智告诉他这么多消息的回报。没成想,鱼不智提了两个问题,他连一个都答不上来。

    他讲话越来越小声,最后还是忍不住道:“那个,复仇者联盟是什么?”

    鱼不智和久久发对视一眼,都很无奈。

    所谓“最能干的官吏”,原来只是一个傀儡。

    穆忠显然对自家领主很忠心,盲目崇拜近乎盲从,潜意识里坚信领主所为皆是对的,再加上檞寄生习惯低调,不喜多言,穆忠也就剩执行的份。

    能把属下脑袋洗成这样,檞寄生的确是个厉害角色。

    鱼不智再没有继续提问的欲望。

    最关键的问题他已经问过,没有得到答案,其他细枝末节,不问也罢。

    唤来死士为穆忠松绑,告诉他可以自由离去,木角官吏还以为听错了,他没想到鱼不智会放他离开。不过转念一想,木角领覆灭在即,对方似乎没必要取他一条命,又无意招揽他加入,放他离开,也在情理之中。

    堂堂木角领副城主,竟被视为不值得招揽的存在……

    不管怎么说,对方肯留他一命,也算厚道。

    穆忠羞愧无地,自尊心备受打击,踉跄而去。

    久久发问道:“我们要不要去跟徐庶等人汇合?”

    “我们过去干嘛?”

    鱼不智笑道:“直播间都在说,木角领是因为横征暴敛被中立商队报复,现在很多人在质疑这个说法,大家质疑中立商队怎么可能有如此强的实力,又因为徐庶等人的商人装扮困惑。我们现在过去,象不象恐怖袭击发生后,某个恐怖组织自己跳出来认领……”

    久久发叹道:“也是,但不能亲眼见证木角领覆灭,有点可惜。”

    “灭领地又不是第一回了,没什么好看的。”

    系统公告在继续。

    “叮咚:凉州张掖郡木角领领主办公室被破坏,领地等级下降一级,因木角领本为一级村落,从此木角领在神州大地除名。”

    木角领覆灭了。

    直播画面还在继续。

    失去庇护的木角乡民成了流民,纷纷扶老携幼,寻找新的家园。现场一片混乱,“商队中人”迅速离开,数百人很快在人潮中消失。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曾经热闹喧嚣的直播间,忽然变得一片安静。

    强如木角领这样的领地,二级城市规模,被不到一千人围着城市中心,顶着守军猛攻,把领主办公室强行拆掉,导致木角领神州除名……如此荒谬的事情,居然真的成为现实。

    商队有那么强?

    如果不是中立商队,又是谁策划了这次行动?

    战役期间,木角领本该受到参战规则保护,谁绕过系统干了这一票?如果是玩家势力所为,奇袭部队怎么混进木角城内?

    自始至终,他们都是商人打扮。

    难道玩家可以伪装部队?

    木角领覆灭了,留下太多疑团和震撼。

    随后很长一段,众多玩家试图还原木角领覆灭的真相。

    领主们尤其热心。

    没有哪位领主希望,木角领的悲剧发生在自家领地,大家想找到答案。

    有玩家以“中立npc商队覆灭玩家领地是不可原谅的bug”为由,要求官方作出解释。官方很快回应:木角领事件为玩家势力所为,完全遵循游戏既定规则,不存在所谓的bug。

    声明一出,大家松了一口气。

    不是商队就好。

    如果商队都如此可怕,大家还玩个毛线!

    官方证实是玩家干的,大家罗列出所有能够想到的、理论上讲得通的可能,其中就包括“玩家领地伪装潜入”。

    该观点认为:现行宣战制度,全国战役期间,只有敌对阵营玩家利用战役规则发难,才能解释事发前木角领毫无防备,因为不需要通过正常宣战程序。事件发生时战役已到尾声,剩下的玩家不多,敌对阵营有能力实施该事件的玩家势力,更是屈指可数。

    逐鹿领,成为最大嫌疑目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