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515章 绝对守护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白毦兵列阵从火场中出来。

    他们步伐坚定有力,行进速度也不是太快,踏出整齐又沉重的脚步声,在这种情形下,自有一种慑人心魄的魔力。熊熊烈焰在他们身边欢腾飞舞,却无法伤到他们分毫,烈烈火光,为他们镀上一层淡淡金光,反而更加映衬出他们的威武和不凡。

    烈火中走出,宛如来自修罗炼狱的魔军。

    目睹这一幕的木角军民,整齐划一地倒吸一口凉气。

    大家全都惊呆了。

    居然不怕火?

    妖术!

    这些家伙是会妖术的怪物!

    难怪怎么都没有办法突破对方防线,那么多兄弟袍泽丧命,始终收复不了失地,原来我们的对手是如此恐怖的存在。

    不是大家不努力,人怎么打得过怪物?

    矛阵如林,铮亮锋锐的矛尖,隐隐反射出身后火场的情形。

    飞舞生灭的火蛇变幻莫测,与沉稳持重的白毦形成鲜明的对比。

    白毦兵浴火而出,对木角军民信心和士气的摧残,是毁灭性的。

    集中了大量木角人的南街,本该喧嚣,却寂静如死域。很多木角军民遍体生寒,发自内心深处的冷意,让他们茫然无措地看着不断逼近的白毦,不知该如何是好。先前那份为保卫家园不惜赴死的壮烈情怀,不知不觉间早已消逝一空,只剩下无尽的恐惧。

    檞寄生的呼喊声响起:“都楞着干什么?战斗!”

    一名转职官吏脸色苍白,下意识道:“主公,他们会妖术……”

    檞寄生气得差点吐血:“这只是某种避火的方法,绝对不是什么妖术!”

    “把他们推回去!”

    檞寄生的判断没有错,只可惜他难以很快说服木角军民。

    白毦发动了特殊军团技,绝对守护。

    黄巾战役期间,逐鹿领被马袁义率部围攻,白毦血战晋级获军团传统。

    白毦的军团传统是捍卫。

    无敌30秒,冷却3小时。

    游戏中出现的秒、小时等时间单位,指的都是现实时间。

    冷却3小时,换算成游戏时间刚好是一天。

    获得军团传统后,白毦从未在战斗中发动特殊军团技,这还是第一次。

    30秒无敌,足以让白毦在关键时刻反守为攻,抢在木角军总攻之前,从看似绝不可能通过的火场中通过。陈到列阵而出,是为了应付南街敌军优势兵力围攻。然而他没有料到,白毦这样踏步穿越火场,看起来从容不迫,进一步增加了对手心理压力。

    夫战,勇气也。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木角军在领主和主将反复呵斥下,在白毦明晃晃的长矛逼迫下,不得不为生存而战,可他们再也无法象最初那样坚定无畏。即便领主办公室的耐久度降到了危险范围,木角军也没有任何办法。

    他们尽力了,但对手实在太强。

    就算没有踏火而出带来的震慑效果,白毦在先前战斗中,防线始终坚不可摧,无论木角军强攻,抑或是守护兽冲撞,都无法撼动白毦兵的防线。那些与白毦交过手的人,更能体会到这支部队的强大、稳定和坚韧,皆已到达极致,强得让对手绝望。

    交手之后,陈到发现木角军仿佛突然失了魂一般,战斗力降了一截。

    白毦不惜发动,是为了防止木角军推进到内围,远程压制进攻领主办公室的本方部队。白毦出击,阻挡木角军总攻,就算最终难以收复失地,也能尽量拖延一些时间。倘若白毦出击不利,賨人会在领主办公室附近布下门板大阵,掩护拆迁队,并以此为基础打造最后的防线。

    陈到准备乘胜追击。

    仅仅阻挡敌人进攻未免保守,他认为可以设定更高的作战目标。

    白毦的作战目标,变成了收复失地。

    南街之敌比他事先预料的要多很多,基本可以肯定,木角军大多在此,可陈到仍然决定继续向前推,恢复对手发动火攻前的防线。战机稍纵即逝,既然本军在战斗中有明显优势,就应该好好利用这样的优势。

    白毦向着长街上烟压压的敌人,发起了进攻。

    “叮咚:凉州张掖郡木角领领主办公室被破坏,领地等级下降一级,目前木角领的等级为一级城市。”

    领主办公室被拆,木角领惨遭降级。

    消息一出,举国震惊。

    即便那些在各个直播间高谈阔论,叫嚣“商队务必为民除害”的玩家,基本都是出于一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希望剧情越精彩越好,两边打得越惨烈越痛快。都知道木角领主檞寄生不喜与外界交流,神秘色彩浓郁,再加上木角领强藩地位不可动摇,想看他吃亏的大有人在。

    无论如何,之前没有人当真以为,木角领摆不平商队暴动。

    全国首个二级城市、两次全国战役表现优异,又是在自己的主城作战,据说暴乱商队人数也不是太多,木角领怎么可能打不赢?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越来越惊讶。

    城市中心被封锁,大家不知道具体战况,即便如此,人们讨论的重点,也多是商队还能坚持多久,而不是木角领能否顺利镇压所谓的“商队暴动”。直到系统公告响起,他们才惊觉战斗进程完全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

    无数人难以置信。

    木角领不仅未能迅速平叛,还被强行拆掉了办公室!

    各直播间远景显示,木角城中火光冲天,有消息说是檞寄生主动纵火,迫使商队后退。当时大家还以为是假消息,强大如木角领,竟然被逼得在自家主城纵火,对手得多强大才能把檞寄生逼到这个份上?大家一边倒的认为,放火的定是商队中人,借火势阻挡木角军的围剿。

    “要不是这场大火,战斗恐怕早就结束了……”

    很多人这样想。

    木角领被拆降级的事实,让大家不得不重新审视这场战斗。

    檞寄生封锁主城,导致大家看不到真实的战斗情形,可还是有越来越多的玩家,对“商队暴动”说提出质疑。一批商队居然以寡敌众,正面抗衡游戏中最顶尖的玩家领地,可能吗?

    哪有如此凶残的商队?

    没有确凿的视频资料,大家只能疑惑着,大家只能耐心等待真相浮出。然而,檞寄生自始至终没有出来说话,以他平常一贯不与外界交流的作风,他不吭声并没有出乎大家意料之外,可其它玩家又被挡在外围,木角领事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成为游戏中的一大悬案。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此时此刻,大家被木角领降级雷得不轻。

    消息传出时,木角城外还有一个人痛不欲生。

    这个人就是穆忠。

    木角城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穆忠付出了很多心血。领主不喜抛头露面,他被培养成领地军民有口皆碑的“最能干的官吏”,穆忠既有惶恐又感骄傲,可无论惶恐还是骄傲,都改变不了穆忠在木角领中的重要地位,他的生命早已与木角领连在一起,休戚与共,荣辱相随。

    可现在,木角领降级了。

    他比任何人更清楚,这次降级对领地带来的损失有多惨重。

    除开时间和金钱,还有难以估量的先发优势。

    领地曾经是那样强大,却如此无厘头地被人攻入主城,惨遭降级……

    穆忠心中除了绝望、失落,还有无尽的悔恨。

    檞寄生只管领地大略,很少插手具体事务,因此穆忠早已习惯做决定,大多数时候姑,他是领地做决定的那个人。既然是决策者,不可能永远对,领主采取的是放羊式管理,并不会对他的错误过分苛责,因此穆忠并不惧怕承担失败的责任。现在领地降级,他下意识把责任揽在自己肩上。

    穆忠很善于反思己过,那是他成长的秘诀。

    如果不是我轻信人言,被逐鹿领骗出领地……

    如果我没有被骗出来,领地守军不会离开……

    如果我没有失手被擒,事情发生时,领地应该不会那样混乱……

    他陷入深深的自责,面色惨白,双眸无神,身躯开始不听使唤地颤抖。

    就在他懊悔无地的时候,还有人不断用言语刺激他脆弱的神经。

    “我本来以为木角领降级时会很开心,可现在看来,其实没什么特别。”

    “节哀,才降一级而已,后面还有。”

    “第一次最难拆,后面会越来越快,我保证。”

    “你不用太难过,我的部队一动手,檞寄生立刻放弃了战役全军回城,你们领主亲自坐镇都搞不定的事情,你就算在场,仍然不会有第二个结果。包括你们被调走的那些军队,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在城市中心打巷战,只要让我的人有机会到达目标位置,你们再多部队,也很难突破防线……”

    穆忠心中一阵烦恶。

    他知道,鱼不智说得没错,看起来是出于善意劝他节哀顺便,可言语中那份显而易见的优越感算什么?胜利者宣言?

    穆忠咬牙道:“你先别得意,我主一定会将你的部队全歼!”

    “我给你一些信息:我奇袭部队共932人,到现在为止,阵亡了87人。”鱼不智翻看着领主手册,平静问道:“全歼我的部队,你觉得还有可能吗?”

    穆忠苍白的面庞恢复了一些血色,随即变得通红。

    二级城市阶段尚且突破不了对手防线,现在被强行降了一级,领地部队上限减少,办公室耐久度降低,压制逐鹿军难度自然更大。鱼不智告诉他的战斗数据,更是让穆忠难以接受,仗打了这么久,对方才阵亡了87人,木角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弱了?

    穆忠知道木角军在全力猛攻,他甚至知道,领主纵火烧城。这个消息一度让他愕然,但仔细一想,以领主大人性情,的确做得出这样的决定。

    鱼不智并不介意让穆忠知道这些。

    对方越是如此,穆忠心里越虚。

    没有绝对自信,很难想象鱼不智会如此对待一位俘虏。

    不足千人混入城内发难,一边抵抗守军围攻,一边强行拆领主办公室,穆忠完全能够想象,这批人是多么精锐。可他完全无法接受,领地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却只是获得击杀对方87人的战果。

    完了!

    无力回天!

    看见鱼不智一脸的轻松,穆忠心中满是苦涩。

    “不智城主,贵部将士战力强得可怕。”

    穆忠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道:“容在下冒昧问一句,送他们进入木角城,难道你就从未想过他们会失败吗?如此强悍的战士,相信贵领也不会太多,一旦他们行动失败,全部战死在城内,逐鹿领能承受这样的代价?”

    “不能。”鱼不智坦然道。

    两位王级人才,一支最顶尖的特殊兵种,老游侠招锋,天赋异禀的培瓜,包括墨家长老在内的若干墨家死士……这样的阵容如果断送在木角城,鱼不智觉得自己一定会疯掉。

    他现在还不知道,禽迪也在里面。

    穆忠得到了答案,惨然一笑:“我明白了,谁都输不起。逐鹿军一发动,不是木角领被颠覆,就是贵部精锐全军覆没,最后是你们赢了……”

    鱼不智摇头:“不对。”

    穆忠莫名其妙:“哪里不对?”

    “就算我们行动失败,也不会全军覆没。”

    “怎么可能!”

    鱼不智笑了起来:“如果没有可靠的退路,我不会同意发起这场行动,具体是什么方法,不方便说。”

    穆忠直楞楞盯着鱼不智,似乎想找出对方说谎的证据。

    见某人关键时刻卖关子,一直在旁观望的久久发终于淡定不能:“喂,难道你的军团传送卷轴没有用?我记得徐庶回城时就用掉了!到底什么方法?说嘛说嘛,人家领地都快被你拆光了,好歹让人死得明白嘛,对不对?”

    鱼不智面无表情:“我不说,就是因为某人在,要不某人先离开一会?”

    久久发果断装傻,负手望天:“今晚的太阳真好看……”

    穆忠叹道:“多谢不智城主坦然相告,有什么想问在下的,你就问吧。”

    鱼不智满意地笑了起来,他耐着性子跟一名npc聊这么久,坦然相告很多事情,就是想从对方口中得到一些消息。穆忠显然很清楚这一点,眼见主城被拆,索性主动把话挑明。

    “有件事我很纳闷,木角领为何主动与逐鹿领为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