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514章 从烈焰中走来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木角军在火势未尽时发动强攻,出人意料。

    泼水,强冲,一气呵成,正赶去南街的白毦兵未能到位,眼看最前面的木角军敢死队员,很快就能冲过火场。

    就在这时,一只机关狼冲了上去。

    机关狼做工称不上精巧,毕竟是木制机关兽,外相相似度能达到五六分已属不易,这只机关狼奔跑动作也略显违和,缺少一份真狼奔跑的自然。尽管如此,机关狼总能及时避开地上杂物,快步向前。

    机关狼冲进火场。

    它没有锋锐的狼牙,全速狂奔着,把自己当成炮弹一样射了出去,准确地撞在一堵由多张湿棉被铺就、十多人合力扛起的“移动防火墙”。机关狼不足以抵销“移动防火墙”的冲量,却能影响负重狂奔的敢死队员节奏,有人脚下趔趄,若非同伴身体缓冲,很可能彻底失去平衡。

    穿行火场燥热难耐,小队成员却纷纷惊出一身冷汗。

    如果有人失去平衡摔倒,“移动防火墙”瓦解,势必会引发灾难性后果。他们会直接暴露在烈火之中,高温和烟尘会夺去大家的性命。

    “好险!”

    “小心点!”

    “刚才怎么回事?”

    “撞到什么了,可能是街上的障碍物。”

    敢死队员们后怕不已,好在没有出现严重纰漏,大家还可以继续前进,争取尽快通过这段恐怖的火场。

    火场外,禽迪盘膝坐在地上。

    徐飘渺站在他身侧,警惕地注视着火场内的情形,神情肃然。

    禽迪专注地看着腿上的罗盘,白皙的手指与罗盘不断触碰,轻灵迅快,宛如琴师在弹奏一首优美的乐曲。他用最轻松写意的方式,操纵着机关兽,让火场中的机关兽对木角军敢死队发起致命一击。

    跃动的火焰,飘零的浓烟,肉眼根本看不清火场内的情形。

    禽迪能,罗盘就是他的眼睛。

    他操纵下的机关狼,在火场中横冲直闯,左冲右突。

    机关狼是他临时向同行机关师所借。

    徐庶见木角领准备用火攻,正在焦躁的时候,小型冲车撞击办公室的声响给了他灵感:部队没有办法在火场战斗,机关兽支撑一阵子总能行吧?只要破坏木角军穿越火场的节奏,就能有效阻挠对手,赢得更多时间!

    跟禽迪一说,禽迪大为赞同。

    墨家机关兽多为木制,在火场中待久了也会受损,却比人能坚持更久。

    唯一问题是,禽迪没有随身携带机关兽的习惯。

    他刚加入逐鹿领的时候便是如此。

    墨家机关师一脉,分为好几个分支。

    有的机关师侧重操纵机关兽战斗,属于战斗机关师;有的侧重于研究和制造,属于学者机关师;也有机关师两样都不放弃,既有驾驭机关兽战斗的能力,又在机关器械学钻研上投入精力。禽迪属于比较少见的、侧重于研究和制造的学者机关师,很少将精力用在操纵机关兽战斗上面,当然,他懂得如何操纵机关兽的要领,只是作战经验完全无法与战斗机关师媲美。

    参加这次行动,禽迪做了自认为非常充分的准备。

    他的准备仅限于飞石炮塔……

    他的机关术造诣非常高,眼界同样很高,如果让禽迪一定要作出选择,他愿意带的战斗机关兽,起码是墨家战偶那个级别,墨家战偶无法小型化,无法以机关包形式携带,禽迪出山时并没有在宗门领用机关兽。

    好在同行的四位墨家机关师,清一色的战斗机关师。

    那几位战斗机关师要操纵冲车,无暇顾及其他,禽迪向他们借机关兽,他们自然不会反对,纷纷将随身机关**给禽迪。

    随身机关兽,通常是小型机关兽。

    中型机关兽对材料要求更高,普通机关师难以承担,只有那些在宗门地位崇高的弟子,才有可能获得稀有材料,或者直接在宗门府库领用成品。参战的四位战斗机关师,随身携带的都是小型机关兽。

    随身机关兽通常有特殊能力。

    或吐火、或放烟、或发射暗器,五花八门,各有绝活。

    冲进火场的机关狼,特殊能力是喷毒液,可现在是在火场中战斗,对手藏身厚厚的移动防火墙内,特殊能力无用武之地,只能靠本体力量战斗。如此严酷的战斗环境下,随身机关兽的战力下降很多。

    机关狼冲不垮移动防火墙,让禽迪无比怀念墨家战偶。

    “要是能随身携带一具战偶……”

    禽迪心中暗自叹息着,手下却没有慢半分,他一边继续在罗盘上指挥机关狼飞扑大咬,一边将借来的另外几个机关兽放了出去。

    质量不够,数量补!

    一狼两狗,奔进火场支援。

    禽迪同时指挥四只机关兽,挥洒自如,犹有余力。

    敢死队员们想赶紧离开,奈何狼狗联军执意挽留。

    狼狗联军不断阻挠,迟滞他们的脚步。

    这个小队完全不知道外面有什么,他们被机关兽的扑击搞得晕头转向,方向感全无。为了避免高温和浓烟进入,移动防火墙没有办法留出观察口,敢死队员们只能凭着对领地街道的熟悉,一鼓作气冲过这几十步火场,机关兽的骚扰,成功地将这支敢死小队带进沟里,在火场中没头苍蝇般乱闯。

    移动防火墙可以暂时将大火和浓烟隔绝在外,却隔绝不了高温和闷热。

    浇过水的多重被盖十分沉重,不断消耗着他们的体力。

    不断有人跌倒,敢死队终于无法继续保持防火墙的稳定性,棉被解体,将他们直接暴露在火场中,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起。他们的命运已经注定,临死前,终于看到攻击他们的机关兽。

    第一个“移动防火墙”小队解体,影响了接踵而来的其他小分队。

    街道就这么宽。

    在此之前,街上被扔了很多易燃物,有的还没有彻底燃尽,在只能看到墙内地面的情况下,冲过数十步火场并不容易。打头阵的小队进展不错,奈何机关兽跳出来搅局,使得他们功败垂成,不得不在火场中挣扎求存。

    没有移动防火墙保护,十多人被烈焰和高温折磨得发狂。

    跳动的烈火让他们根本不敢睁开眼睛,凭着本能的指引,向他们各自认为正确的方向狂奔。

    有人相撞,在火场翻滚哀号。

    有人直接冲撞到后面的移动防火墙,拼命想揭开底部钻进去,而里面的人不敢揭开“墙体”,以免大火和浓烟进入内部,让大家也跟着一起玩完。

    更有甚者,没有移动防火墙保护的敢死队员,身上全都已经着了火,让那些还受到保护的队员们忌惮不已,拼命阻止其他人钻入。纠缠中,一个个移动防火墙放缓了脚步。纠缠中,更多墙体瓦解,更多人陷入绝境,混乱变得更加严重。

    狼狗联军身上也纷纷起火,却依然活跃在火场,将局面弄得更乱。

    在内部机括被毁之前,狼狗联军还能闹腾一阵。

    场外的禽迪停止了操作。

    他知道,现在已经没有操作的必要。

    木角军敢死队先锋没能顺利穿越火场,仍滞留在火场内,敢死队的决死行动彻底失败,再没有办法打逐鹿军一个措手不及。机关兽挡下这一阵,为白毦争取到足够时间,即使大火很快熄灭,木角军可以畅通无阻冲进来,也很难撼动白毦的防线。

    他有点惋惜未能保住那几只机关兽。

    并非那些机关兽多么珍贵,都是他向师兄们借来的心爱之物。

    陈到走了过来:“到后面休息一会吧,这里交给我。”

    看到陈到握着长矛的双手血肉模糊,脸上却仍旧挂着温和笑意的武将,禽迪忽然觉得,那些机关兽毁得很有价值。能够用死物代替领地将士作战,让将士们有更多喘息的机会,损毁机关兽又何妨?

    应该琢磨一下,机关兽上阵助战的课题!

    机关兽造价不太便宜,可这么多年过去,领地应该比以前有钱了吧……

    “小迪,怎么了?”

    “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入神了。”

    清醒过来的禽迪一边解释,一边向陈到行礼,和徐飘渺一起回到后方。

    禽迪退开的时候,木角军已经停止了冲锋。

    通往领主办公室的路被自己人堵死,后面的敢死队员进退两难,停留在滚烫闷热的火场简直是一场噩梦,檞寄生不得不叫停敢死队的行动。

    向来沉着冷静的檞寄生,此时脸色灰暗得可怕。

    绞尽脑汁,不惜代价策划的行动,前面进展还比较顺利,却在最关键的冲阵环节功亏一篑,檞寄生心中有一鼓浓浓的无力感。

    竟然被识破了……

    玩家跟王级谋士过招,的确很容易伤自尊……

    檞寄生竭力将沮丧等负面情绪从脑海中排除,虽说敢死队冲火场的行动失败,木角军未能顺利占据内线有利位置,但现在战斗还没有结束,木角领不能放弃。最起码,逐鹿军被迫放弃外围阵地,失去了大片活动空间。

    冲进去,远程部队可直接压制领主办公室。

    还有机会!

    木角领开始最后一搏。

    乡民取水灭火,希望尽快将大火扑灭,让本方将士能够趁势收复失地。可徐庶现在就希望火能烧得更久一些,分派人手阻止对方灭火。白毦兵冲进木角领主攻的南街两侧建筑物,超长矛朝天乱捅,将屋顶捅得七零八落,那些被组织起来助战的乡民失去立足点,不得不退了回去。

    房顶无法作业,木角领只能从外围地面开始,慢慢向内推进。

    这无疑会耽误不少时间。

    此时此刻,时间尤其宝贵。

    领主办公室耐久度仍在持续下降,逼得木角领拼尽全力,与时间赛跑。檞寄生认真比对办公室耐久下降速度,和灭火的速度,不禁发出一声轻叹。根据估算,除非有奇迹发生,木角领不可能在领主办公室被拆掉一级之前,扑灭南街大火,将弓手送到能够压制办公室周边区域的位置。

    木角领降级已不可避免!

    因为领主办公室被拆降级,二级城市阶段新增建筑物会消失,升级时随机到的可升级建筑物打回原形。木角领是全国最早升到二级城市的领地,经过长时间建设,领地新增建筑物进度已接近尾声,被打回一级城市顶峰。虽说可在战斗结束后,立刻无障碍重新回到二级城市行列,但此前投入的时间和资源全部付诸东流,损失极其惨重。

    同样是拆领主办公室,不同时段拆,损失也不一样。

    刚升级时被拆,和即将升级时被拆,完全是两回事!

    檞寄生眼睛里满是血丝。

    被迫放弃战役总榜第一,他还能说服自己,先保住领地更要紧。可是,当他拼尽全力仍无法收复失地,领地难逃降级厄运时,檞寄生胸中郁积的愤怒和失望,已经到达极致。

    更严峻的是,扑灭大火后,能不能迅速瓦解逐鹿军防线,还是未知数。

    里面是逐鹿军!

    那个混蛋把逐鹿领最精锐的力量全都派了出来,哪会那么容易攻破?

    一个不留神,木角领很可能不止降1级!

    檞寄生悚然而惊,一股凉气从尾椎骨直冲后脑勺。

    他终于冷静下来,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木角领面临的问题,不是能不能保住领地规模等级,而是能否活下去!

    领地降级,建筑物、人口、部队上限随之调整,木角领如果只是降到一级城市,可保留五千最大兵力,现有兵力还能继续为他所用。可要是再降下去,能用的部队越来越少,又被逐鹿军守着办公室猛拆,怎么活得了?

    绝对不能连续降级!

    四条街道的灭火工作在同步进行,但所有部队被调到南街,余火被完全扑灭后,他们会第一时间冲进去占领曾经的火场,压制领主办公室,并进行最后的决战。

    南街,燃烧的街道还剩下十步左右。

    木角军已做好了冲刺准备。

    为出奇不意,领地刻意控制了进度,剩下这段距离看起来火势还很大,但灭火队有把握在很短时间内将火完全扑灭。

    灭火队在等待总攻命令。

    木角军也在等待。

    就在这时,一支部队突然从火场中冲了出来!

    十步火场,全速跑过或不会受到严重伤害,但这支部队却并非如此。

    他们列阵而出!

    排着整齐的阵列,踏着整齐的步伐,从熊熊烈焰中走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