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513章 在自家主城纵火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木角领事变,是近期最令人震惊的突发事件。番□茄  ``-.`xf`q-x`

    该事变引来无数玩家关注,大家迫切想知道事件后续发展。

    恰好在木角领的玩家抓住难得的机会,开展直播,通常能有不少观众。不过,由于战斗发生在木角城核心区域,为保证领地兵力调动不被人泄密,寄生下令封锁道路,城主办公室方圆五百步范围内,不允许有玩家停留,导致各位播主没有办法提供近景视频,所有直播都是远景,事发是在夜晚,能见度不高,道路封锁后,观众们很难再看到清晰的战斗场面。

    游戏是汉末背景,领地建筑物遵循着古代建筑风格,播主们想在木角城找座高楼俯瞰都不可能。木角领出击军团回城后,蜂拥而上围攻逐鹿军,客观上也遮挡了直播角度,后来木角军背影见得不少,“商人”身影却难觅。

    这也使得,外界对奇袭部队的战斗方式并不了解。

    人的门板阵、巴渝战舞和白的超长长矛,全都具备鲜明特征。白与蛮牛的强硬碰撞,两边军团技对轰等情形,也因为木角领封锁的缘故,幸运地没有被外界所掌握。

    飞石炮塔投入战斗后,外界同样一无所知。

    直播视频唯一能证明的是:“商队”战力惊人,至今仍在抵抗守军反扑!

    另一个显而易见的现象,木角领被迫独自镇压“商队”,没有友军帮忙。

    这个现象让大家非常惊讶,寄生的办公室被打,千钧一发之际,没理由拒绝友好势力拔刀相助,而是外部势力无法插手!

    消息很快得到证实。

    有在木角城的玩家军团试图帮忙,附近领地也愿出兵,却遭到了拒绝。寄生明确告诉大家,他们无法插手。

    寄生拒绝外界帮助,是因为逐鹿领凭战役敌对阵营的方式展开奇袭,现在是战役尾声,绝大部分参战玩家势力已被淘汰出局。

    从讨伐董卓战役开始的那一天起,诸侯阵营玩家数量向来更多一些。只看逐鹿领假扮穆忠的人让木角军出击,离木角领最近的诸侯阵营领地在三十里外,就不难想象到,木角领周边找不到仍有战役资格的同阵营玩家,无须感到惊讶。

    其他玩家不明究里,纷纷自行脑补。

    以“商队暴动”为基础的脑补,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歪。

    惹怒商队居然不能请援军帮忙,必须自己面对!

    不要招惹商队!

    回到战场。

    飞石炮塔石弹太小,无法象投石车那样,对建筑物或城墙造成高伤害,但用来对付在狭窄街道中打巷战的敌方士兵,却是再好用不过。

    四台飞石炮塔分镇四方路口,每过40秒投出一块拳头大小的圆形石弹,甭管命中率多么低,实际伤害多么微不足道,威慑力相当可观。

    炮塔一出,木角军士气略微受挫。

    先前那股舍生忘死的狂热劲一泄,前线逐鹿军承受的压力明显降低。参加奇袭的都是逐鹿领最精锐部队,意志坚定,战力过硬,即使木角军不惜一切拼命,也很难撼动他们的防线,区别只在于本方会付出多么大代价。如今对方锐气稍泄,没了那股一往无前的气势,守起来自然更加容易。

    看到本军进攻迟迟没有进展,寄生焦头烂额。

    观战这么一会,他充分见识了逐鹿军的强悍。

    白兵是最善守的部队,领地守护兽蛮牛强行冲阵,根本不是血肉之躯能够阻挡,可是白兵硬是生生硬扛下来,而且付出的代价并不是很大。如果寄生没有发动化身加持天赋,任由蛮牛继续与白纠缠,搞不好蛮牛已经死于乱矛之下。

    传奇佣兵人则更擅长进攻,可人有传统武器大门板,几十面大门板往前面一竖,把主街道切割开来,人在里面轻车熟路,木角军进去连天南地北都未必能分清,被人们虐是意料之中的事。大门板保护着人,甚至连木角骑将的军团技都被门板阵削弱,再加上人们发动了巴渝战舞,打起仗来如有神助,让和他们交战的木角军感觉非常憋屈。

    点子太扎手!

    论单兵战力,白和人等级比木角军高,尤其白兵等级高达70级,小boss一般的存在。空旷地形展开大规模围攻还有几分胜算,巷战地形五十号人就能把一条街道堵得严严实实,木角军兵力再多,同时能冲上去近战的就那么点人,一线交手兵力大致相当,而逐鹿军平均战力有明显优势,木角军相当于排着队上去送死。

    寄生已经看清了形势。

    四段街道,每段街道50人便足以扼守住,逐鹿军最多一共向前线派出两百人,就能力保防线不失。逐鹿领出动的奇袭部队近千人,还有大量人手在十字路口周围休整,随时准备接替前线受伤或显露疲态的将士,确保前线始终保持着强大战力。

    寄生甚至怀疑,照这个节奏打下去,搞不好逐鹿军能守住阵地几天!

    几天,足够让他们把领主办公室拆几遍……

    不能再这样下去!

    寄生向来冷静,见势头不对,果断变招。

    滞留在后方的木角军士,开始沿着逐鹿军防线边缘,拆街道两边建筑。自拆建筑物,主动拓宽进攻路线,增加逐鹿军防守面积,才能逼逐鹿军投入更多兵力防守,削弱其防线厚度。

    寄生的变招,还不仅于此。

    领地部队在拼命,官吏们也没有闲着,组织了大量青壮乡民搬运物资,耽误救火亦在所不惜。木角领打开府库,将大量火油往主城中心位置搬运,与此同时,就近收集各种易燃物,凭借临时发布的战时法令,要求所有平民或店铺,无条件提供尽可能多的易燃物。拆自家建筑的木角军,也将拆出来的木料搬到街道旁,供后面的人调用。

    大量易燃品沿街旁摆放,很快堆起了一座座小山!

    木角乡民显然也很珍惜他们的家园,没有人抱怨,大家都在全力以赴。

    无数木角乡民如同勤劳的蚂蚁,带着易燃物从四面八方涌向城市中心,收集的物资越来越多,小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变高变长。

    又一批乡民扛着梯子奔了过来。

    将木梯架在主街道建筑物旁边,身强力壮的乡民纷纷往上爬,在建筑物顶部排成一条条人工传送线。街道上,有人将运到的火油浇在易燃物上,然后沿着梯子,将浸了油的物资手把手传递过去,从屋顶向城市中心挺进!

    逐鹿军人少,要抵御木角军疯狂进攻,还要加快速度捣毁领主办公室,弓手尤其少,很难阻止从半空迫近的木角乡民。搬运易燃物资的全都是平民,在没有遭遇直接攻击的情况下,这些精锐的逐鹿将士,本能地不愿对平民挥起屠刀,更何况,奇袭部队打定主意巷战死守,几乎没有携带箭矢。

    见此情形,徐庶背心不禁冒出一阵冷汗。

    千算万算,他事先没有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形。

    木角领摆明了要用火攻,逼迫逐鹿军放弃阵地,堪称破釜沉舟的一击。

    逐鹿军奇袭部队人手有限,虽说是以商队身份入城,却没有真正商队的虚拟运输空间,能携入城内的物资有限。人手少,运输能力不足,放弃远程对抗能力,是通盘权衡后,不得不作出的战略抉择。

    无法用远程打击阻挠敌方从半空接近也就罢了,如果来的是木角守军,从房顶绕过前方防线,大不了奇袭部队多出一些人手,凭借绝对实力优势,粉碎木角军立体进攻倒也不难。但现在木角领从房顶运送易燃物过来,以火攻、烟熏挤压逐鹿军本就不大的控制空间,仓促间如何破解?

    战场情势瞬息万变,再好的军师也不可能掌握到所有情况。

    徐庶很清楚这一点,但他仍然感到自责。

    怎么办?

    “咚!”

    小型冲车撞击领主办公室的声音响起,徐庶眼前一亮。

    包围圈外围,更多木角乡民爬上房顶。

    不同的街道,都有木角乡民在房顶作业,传送线继续延伸!

    各条战线从房顶前进了约四十步,便停了下来。

    他们已经不需要继续前进。

    逐鹿军人手有限,为减轻防守压力,尽可能收缩防线,只扼守了城市中心十字路口百步半径的区域。较小防御面积使得奇袭部队控制区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安全地点,始终处在敌军外围弓箭射程之内,但附近的建筑物会为奇袭部队提供必要的保护,还节省了前线兵力需求。

    这样的安排,本来没有问题。

    可木角领主够狠,直接在自家主城附近用火攻,连眉头都不带皱一下,只要能保住领地不失,寄生不在乎任何代价。

    水火无情。

    火攻人力难抗,可如此一来,奇袭部队缺乏纵深的劣势被无限放大。

    在奇袭部队防线后方四十步距离抛下易燃物,一旦点燃,守在一线的白和人将被迫后撤,从而拱手让出超过六成的有效控制范围。木角领显然很熟悉自己的主场,收复这些失地后,他们将获得足够好的射击位置,直接远程压制攻击领主办公室的奇袭部队!

    被浇过火油的易燃物品从房顶扔下,坠物如雨,蔚为壮观。

    后方轮休的逐鹿军试图将坠落物易燃物搬开,但很快便停止做无用功。

    易燃物太多,很快堵满了街道!

    几根燃烧的火把被扔了进来,浇过火油的易燃物一点就着,不一会儿,数十步长的街道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火把刚落下,守在外围的白和人便开始后撤。

    他们是最精锐的战士,却没有办法在烈火在正常战斗,没有人能做到。

    漫天大火,烧红了夜空。

    刚刚从前线退回来的陈到,来到徐庶身旁,一眼便看到禽迪。禽迪返回宗门,是在陈到加入逐鹿领之后,陈到对这位青涩有礼的墨家少年也是非常喜爱,乍然见到多年不见的禽迪,嘴角不禁浮起几抹笑意。

    “小迪,什么时候来的?”

    “刚到一会,叔至兄。”

    陈到欣然点头,道:“你离开领地好几年,甚是挂念,暗疾可好利索了?”

    不等禽迪开口,徐庶抢先道:“叔至有所不知,师门奇珍灵药敞开供应,小迪那些暗疾怎么可能没好?暗疾没好的话,师门前辈也不会同意他出山。”

    禽迪腼腆地笑着,一如从前。

    身处险地,不是叙旧的时候,陈到很快将话题引向火攻。

    “纵火逼我们放弃外围防线,可火烧起来之后,他们一时间也进不来。往后五十步是内围环道,除非刮起大风,火势将止于环道,延烧不到内围,他们放这把火,岂不是平白让我们获得喘息之机?怕是有后手!”

    陈到平时沉默低调,那是性格使然,智谋识见一点不差。

    说到火攻利弊,陈到几句话直接说到了点子上。

    放火逼退奇袭部队,自己人也受阻进不来,任由逐鹿军继续拆办公室,那显然是一个大笑话。

    徐庶笑了起来:“没错,如果任由火势止息的话,我们至少可以先将木角领拆掉两级,降至三级乡镇。就算到时候他们抵近用弓箭招呼,我们也能硬撑着把办公室拆到底,寄生一定不会那样做。”

    陈到和徐庶是挚友,见他如此神情,心知徐庶已成竹在胸。

    “如何发难?”

    “四条街道皆起火,看似一般无二,实则抛下的易燃物数量却有不同。南街扔下的东西相对少些,且多是容易很快燃尽的细材,必是从南街突破!”

    陈到眸中精芒一闪而过:“我去准备!”

    “好,小迪会助你一臂之力。”

    木角军主攻方向,的确是南街。

    有意识地控制投放数量,并区分不同易燃品,南街火势最容易停下来。更令人难以预料的是,木角军发动的时间,并不是火势完全停下来之后。

    随着一声呐喊,南街两侧房顶向下倾倒一桶桶水,仿佛下起了雨。

    仓促之间,泼下的水无法让大火立刻熄灭,却能让火势比刚才小一些,更多水桶被搬到房顶上,多花些时间,总能让这段街道的火势彻底熄灭。

    火势稍受控制,木角军精选出来的敢死队便开始行动。

    敢死队扛着浇过水的被盖,冲进燃烧的街道,向办公室方向进发。

    在大火仍在燃烧的时候冲进去,的确有可能做到出奇不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