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511章 归来

时间:2017-10-05作者:懒猫不瘦

    木角领慧星般崛起的历程,颇具传奇色彩。

    先是组建骑兵部队,黄巾战役抢到功勋总榜第二,后续发展顺风顺水,甚至比逐鹿领更早升到二级城市,讨伐董卓战役目前也排名榜首……这样一个领地,任何人都不敢轻视。

    鱼不智向来很重视木角领。

    即使大家敌对立场明显,但木角领的成就仍然让鱼不智不吝赞美之辞。正因如此,鱼不智趁战役机会覆灭木角领的决心,也非同一般强烈。通过易容将精兵猛将送入木角城腹地,堪称一场豪赌,赢了自然什么都好说,可一旦失手落败,领地精英沦丧敌城,势必会对逐鹿领造成毁灭性打击。

    为避免悲剧结果出现,鱼不智和徐庶作出决定前,反复推敲全盘计划,将能够想到的所有不利因素都考虑在内。自忖有能力排除掉任何艰难险阻,将木角领就地覆灭,以竞全功。

    白毦和賨人为主体的奇袭部队,在巷战地形,应能抵御很长一段时间。外围能扛住,哪怕城主办公室是铁做的,逐鹿军也能把它拆掉!

    然而,穆忠喊出“我主有所恃”,却也不象是在开玩笑。

    檞寄生的确还有底牌。

    黄巾战役总榜第二,木角领获得一次抽取幸运轮盘的机会,檞寄生手气不错,抽到一个守护兽蛮牛。

    蛮牛天赋能力比较实用。

    其中一个天赋能力,领地部队获得力量和防御加成,攻防从端均提升,提升幅度仅仅为5%,却是能作用于全军的基础加成,对部队实力提升的效果非常显著。木角军战役表现优于普通领主部队,蛮牛的加成功不可没。

    逐鹿军防线如铜墙铁壁,本军推进受阻,檞寄生毫不犹豫唤出守护兽。

    具备战斗能力的守护兽,可以在领地范围内出战!

    “哞!哞哞!”

    城市东南角,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叫声。

    沉重的蹄声由远而近,一只蛮牛狂奔而来。

    蛮牛通体全烟,高度竟超过两米五,身长至少在四米上下,体型巨大。头上双角如两把尖刀挺立,粗而锋锐,眼睛则是暗红色,显得暴躁和凶横,它在长街上横冲直闯,挡在它面前的任何东西,都无法让蛮牛暂时停下来,几名木角乡民躲闪不及,也被蛮牛撞上,目测生还希望渺茫。

    木角领的守护兽蛮牛,出场时就是这么暴力,霸气侧漏。

    “哞!”

    一声长嗥,蛮牛埋头冲向入侵者。

    沉重的牛蹄让长街颤抖,锋锐的双角寒气逼人。

    蛮牛从东南方向过来,它冲击的是白毦。

    没有賨人的门板阵掩护,但白毦是以“善守”闻名天下的精锐!

    蛮牛凶焰涛天,白毦阵形丝毫不为所动,呐喊着将手中长矛拼命刺出!

    “砰砰!”

    蛮牛狂奔带来的强大冲势,透过长矛传递到白毦兵身上,首当其冲的几名白毦兵直接失去对武器的控制,被倒撞回来的长矛击得倒飞而出,碧血洒长空,落地时已生机全无。其他白毦虽没有彻底失去对长矛的控制权,但急促的碰撞让很多人虎口崩裂,双手鲜血淋漓,仍竭力向蛮牛突刺。

    蛮牛凶悍,冲阵时连挡路的自己人都撞,进攻这个路口的木角军避让。

    更多白毦兵冲了上去,替换受伤的战友,继续对蛮牛发起围攻。

    长矛沉重,十多根超长长矛连续捅刺,终于将蛮牛的冲势消去。只是蛮牛皮粗肉厚,以白毦兵的战力,长矛顶多入肉两分,以蛮牛的庞大体形,长矛阵捅刺未能对它造成致命伤害,反而进一步激发了蛮牛凶性。

    愤怒的狂牛突然转身离去,撞飞几名打算冲上去的木角军士。

    五十步外,蛮牛蹶着蹄子再度狂奔,竟是打算故伎重施,再冲一次。

    蛮牛冲击力不容小觑,第一波冲击让数名白毦阵亡,至少十多人受伤,若任由它持续冲击,对白毦十分不利。

    蹄声如雷,震得长街颤动。

    白毦兵结成矛阵,大家肩并肩,屏息凝神,严阵以待。

    所有人都明白,最前面的战士直接承受蛮牛,几乎必死无疑,但没有人退缩。白毦是领地最早组建的部队,有着光荣的战史和传统,历经百劫,从不言弃,他们可以战死沙场,但绝不会在敌人面前失去斗志和勇气!

    蛮牛越来越近,白毦兵将手中长矛略向后缩,准备迎击。

    一个高大身影越众而出,抢在白毦兵之前,独自向蛮牛冲去。杂役装扮无法掩盖其发于内而形于外的飒爽英姿,以及睥睨强敌的豪情。

    这个人当然是陈到。

    不愿让麾下战士死于蛮牛冲撞之下,白毦之主,选择了独自迎上去!

    一个标准的突刺。

    没有任何花巧,以最直接的方式刺向蛮牛!

    蛮牛毕竟是领地守护兽,非正常存在,刚才差点冲破白毦矛阵,现在哪会在乎单独的一个人。四蹄发力蹬地,魁首略微低下,将牛角迎向矛尖,准备用矛尖挡下长矛的猛刺。

    间不容发之际,陈到手中看似一往无前的长矛猛然停下。

    回收!

    再刺!

    蛮牛的如意算盘未能打响,坚硬的牛角没能挡住长矛,被陈到的长矛刺中颈部。王级武将的实力,即使精锐如白毦兵也无法比拟,陈到手中矛突破厚厚的蛮牛皮,深达七分,在蛮牛身上捅出一个大血洞。

    “哞!”

    蛮牛吃痛,发出一声悲鸣。

    陈到也不好过,狂暴蛮牛的力量连白毦矛阵都要付出惨重代价,他挺身而出独自硬扛,不可避免地虎口迸裂,并且被狂猛的冲击力,撞得凌空飞退。尽管双手血流如注,陈到仍稳稳地握着长矛,没有让长矛失控弹回,造成第二次伤害。

    见陈到被撞得飞回来,沿途白毦果断弃矛,以身躯帮助主将消去冲势。

    其他白毦呐喊着猛扑上去。

    点点矛影一阵乱捅。蛮牛身上多出大片血洞,虽入肉不深,却仍然让蛮牛痛得抓狂,身躯狂扭,牛角乱撞,接连十多名白毦被撞得飞退,但空隙很快会被其他白毦填补,始终保持着对蛮牛的围攻之势。

    蛮牛是非常强悍的守护兽,力大无穷,冲阵本是它的强项,只可惜它遇到的是白毦,系统评定等级高达70级、以坚韧善战闻名的白毦。

    又一名白毦兵被长矛传来的力量撞飞。

    刚刚落地的陈到,不顾双手血肉模糊,不顾胸中气血翻涌,冲将上去。王级武将加入,蛮牛倒了八辈子血霉,被捅得连连怒吼,狂性大发。

    白毦与领地守护兽血战的时候,十多名烟袍人从房顶穿过木角领防线,进入到木角城中心地带,与奇袭部队会合。数十名墨家死士在外四处纵火,除了扰乱木角领,另一个重要目的,就是为这些墨者进入中央创造机会。

    这些墨者,是作战计划中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

    他们是机关师。

    十多名墨家弟子,真正的机关师只有五人,其他人全都是掩护他们的墨家死士,由墨卫首领徐飘渺亲自带队。墨家机关师一脉近些年十分落魄,传承进展不顺,当初派到逐鹿领共23名墨者,其中21人是墨家死士,机关师只有两人,可见现在墨家机关师传承青黄不接。

    这一战,墨家机关师来了五位!

    落地之后,徐飘渺带着机关师们奔向徐庶。

    徐飘渺羞愧道:“先生,路上遭遇对方武师截杀,可能耽误了一些时间。”

    徐庶温和一笑:“你们没有来迟,时间正好。”

    徐飘渺松了一口气,墨家弟子最重诺言,尤其是现在这种时候,晚到一分钟,都可能有多名白毦和賨人丧命,徐飘渺脑子里的弦一直崩得很紧。

    “动手吧!”

    四名墨家机关师默然抱拳为礼,也不多言,奔向不远处的领主办公室。

    一边跑,一边往外扔机关包。

    机关包落地后开始变形,不断向外扩展,密集的“咔咔”声不绝于耳。

    变形结束时,四辆小型冲车矗立场内。这几辆小型冲车虽然个头不高,难以在真正的攻城战中发挥作用,可用来对付类似领主办公室的小型建筑,这些小型冲车的效果非常值得期待。

    冲车很快组装完毕。

    在机关师的指挥下,冲车下方的车轮转动起来,缓缓滚向领主办公室。

    搞拆迁的白毦兵让出位置,冲车滑入,撞槌自动冲向办公室墙身。

    “咚!咚!”

    接连几下沉闷的撞击声过后,领主办公室血值骤降,减少了约10%!

    一轮冲车齐撞,竟比数十名白毦兵苦干的效果还要明显。

    专业攻城器械,效果就是不凡!

    冲车对建筑物的破坏力非常大,但也有一个缺陷:攻击频率偏慢。

    白毦出手七八次的时间,冲车只能作出一次撞击。

    威力大得令人拍案叫绝,攻击频率也慢得让人潸然泪下,但平心而论,冲车对建筑物的伤害效果,比白毦兵强出太多。小型冲车加入后,领主办公室耐久度下降明显加快。

    四名墨家机关师,最擅长的机关并非冲车。

    这些冲车,是墨家宗门专为本次奇袭行动赶制。

    在敌人主城搞违法拆迁,关键在于一个快字。

    拆得越快,奇袭部队的损失越小。

    奇袭木角领的构想很早就有提出来,虽然当时不知道是否有机会实施,鱼不智还是拜托墨家宗门,看能否赶制一些对建筑物破坏力足够大的器械。

    墨家因为门下弟子小武被双魔虐杀,矢志报复。可双魔为木角领效力,受木角领庇护,正常情况下,墨家很难绕过木角领击杀对手,再加上逐鹿领和木角领针锋相对,墨家选择站在逐鹿领这边,默默地做好了准备。

    从实战效果来看,冲车的确是拆迁利器。

    冲车每一轮撞击,办公室耐久度都会下降一截。

    徐庶频频点头,感慨道:“墨家机关,名不虚传!”

    徐飘渺道:“可惜时间紧迫,宗门只赶制出四辆冲车,要不然还能更快。”

    “这么短的时间,能赶制出四辆已经不容易……”徐庶忽然停下。

    他分明记得,徐飘渺带了五位机关师过来,指挥冲车撞办公室的只有四人,还有一人仍然站在徐飘渺身后。徐庶观察细致入微,进一步回忆起,最后一人似乎始终躲在同伴身后,未曾与他照面。

    徐庶不动声色,佯作观察战情挪了几步,挪出空间。

    率先印入眼帘的,是一双清澈的眼睛,眼睛里有几分激动,几分腼腆。这双清澈眼睛,属于一位眉目清秀的少年,只是身上的稚嫩气质淡去几分,眉宇间多出几分沉稳和镇定。

    见徐庶看到自己,少年腼腆地笑了起来。

    他笑的时候,那份青涩,一如从前。

    徐庶失声道:“小迪?”

    禽迪双手作揖,欣然道:“本想战后相见,既已识破,小弟见过徐兄。”

    第五名机关师,竟然是回墨家宗门潜修了很久的禽迪!

    禽迪离开逐鹿领返回宗门疗伤,至今已有数年时间。禽迪是墨家数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弟子,被宗门长老和当代巨子视为中兴墨家的唯一希望。墨家打开宗门秘库,取出珍藏为禽迪治疗暗伤,同时历代巨子留下的手札悉数对禽迪开放,让他能够更好地了解机关器械之道,将来重振墨家辉煌。

    数年时间过去,禽迪暗伤尽去,机关术造诣也突飞猛进。

    直到最近,他感觉到机关术上的研究在进展明显降低,遇到了一个瓶颈。墨家机关之道,仅研究理论皓首穷经难以登峰造极,闷门造车埋头苦干同样难有惊世之作,需理论联系实际,齐头并进,方能登堂入室。

    宗门老人商议之后,认为应该为禽迪安排又一场历练。

    就在这个时候,徐飘渺受鱼不智所托,返回宗门转告鱼不智的请求,着手研制冲车。考虑到潜入木角城发动奇袭的计划有很大风险,宗门本不愿让禽迪知晓,可禽迪还是无意中得知此事。知道领地有大行动,押上大量精锐直取木角领,禽迪哪里按捺得住,执意参与。

    宗门诸老苦劝多日,也未能让他改变主意。

    小迪看似乖巧懂事,其实骨子里很倔,宗门无奈,只得让他跟着来。

    这便是禽迪突然现身的原因。
小说推荐